Pepe的新文,欧美做梦想在基辅建个“新新加坡”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esttesttest 于 2024-02-10 11:13:44

回答: 欧拥有的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50%+折扣卖给俄 由 于 2024-02-10 04:17:08

等到停战了,基辅到谁的手里还不知道呢。

“伦敦经济学院设计的一份机密备忘录建议由德国政府、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和弗里德里希*埃伯特基金会(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密切合作,建立一个"在基辅的新新加坡"(new Singapore in Kiev):即"重建",使德国企业从低工资的地狱中获利。”
-------------------------------

为什么梅德韦杰夫可以自由地"狂言"
Pepe Escobar
2024年2月8日

华盛顿正在积极分裂着欧盟,支持狂热的患有俄罗斯恐惧症的立陶宛-波兰-乌克兰轴心。
...
世界必须感谢俄罗斯安全理事会副主席迪米特里梅德韦杰夫。 ...
梅德韦杰夫讲出来是克里姆林宫和俄外交部出于外交原因无法说出的话。

地缘政治和地理经济在翻天覆地的变化,历史在向东看,而美国从内部腐蚀,拼命地抓住它日益减少的全方位优势的碎片,梅德韦杰夫毫不掩饰他多么喜欢烟雾和照明,更不用说雷霆万钧之力了。

下面就是他所说的:

“那些吓尿了裤子的西方政客和他们在北约的平庸将军决定再次恐吓我们。 他们发起了冷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这个演习有来自北约31个国家的90,000名士兵参加,"几乎封锁"了瑞典,有大约50艘战舰,80架飞机,1100辆地面战车,其中包括了133辆坦克参加了演习。

预计演习的某个阶段将在最公然仇视俄罗斯的和最令人厌恶的国家中进行,例如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即靠近俄罗斯边境的国家。

北约那些喋喋不休的人不敢直接说出这个演习的目标是谁,只限于空谈“实施防御计划并阻止最近的对手的潜在侵略”。

但很明显,西方这种显示肌肉的做法是对我们国家的警告。 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们难道不应该适当地威胁俄罗斯并向俄罗斯这个刺猬展示一个肥胖的跨性别的欧洲屁股吗?

结果并不可怕,但意义重大。

毕竟,如果北约本身决定进行这种级别的演习,那就意味着他们真的害怕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仅不相信腐朽的基辅新纳粹政权会取得胜利,而且也不相信基辅会有任何军事上的成功。 此外,当然,他们正在为国内政治目的制定反俄议程,使得他们不满的选民团结起来。

总的来说,这是一场非常危险的玩火游戏。

重要的力量已经集结起来。 自上世纪以来,还没有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演习。 所以这种的规模军演已经是一个被遗忘的事情。

我们不会攻击北约这个集团中的任何国家。 西方所有通情达理的人都明白这一点。 但如果他们玩得太过分,侵犯了我们国家的完整性,他们会立即得到适当的回应。

这只意味着一件事:一场大战,北约将不再回避。

如果任何北约国家开始向班德拉的支持者提供机场或在北约军队中使用新纳粹分子,发生在乌克兰的事也会同样也会发生在北约。 他们肯定会成为我们武装部队的合法目标,并被作为敌人而无情地消灭。

所有戴着北约标志头盔的人,今天在离我们边界不远的地方大摇大摆地使用他们的武器的人都应该记住这一点。”

羞辱性的失败或全面战争

梅德韦杰夫响亮的警告是对罗斯蒂斯拉夫*伊什琴科(Rostislav Ishchenko)的精湛分析的补充。几年前我有幸在莫斯科见过伊什琴科。

这是伊什琴科两个关键的要点:

"今天,欧洲北约成员国军队对真正战争的准备程度低于俄罗斯军队在最困难的90年代时期"。

伊什琴科巧妙地描绘了西方的选择,“要么承认羞辱性的失败,即北约部队在乌克兰战场上的失败;要么与俄罗斯开始一场全面战争,欧洲军队无法承受这场战争,美国也没有能力发动这场战争,因为美国需要与中国纠缠。”

不可避免的结论:美国"遏制俄罗斯"的整个框架正在“崩溃”。

伊什琴科正确地指出,"西方无法在2024年以后对俄罗斯发动代理人战争"(国防部长绍伊古2023年已经公开说过,俄罗斯的特种行动SMO将在2025年结束)。

伊什琴科补充说,"即使北约帮助的乌克兰不仅能够坚持到2024年秋天,甚至坚持到12月份(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乌克兰的末日仍然会来临。西方也无法准备另一个替代方案来取代乌克兰,一个想在与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中为美国而死的国家和人民。”

他们在努力寻找,但很困难。 例如,为三海骗局(指东欧和中欧12个国家的“三海倡议)组织一群鬣狗。 并由中央情报局的宠儿布达诺夫在基辅自由支配它们,对俄罗斯联邦境内搞连环恐怖袭击。

与此同时,伦敦经济学院设计的一份机密备忘录建议由德国政府、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和弗里德里希*埃伯特基金会(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密切合作,建立一个"在基辅的新新加坡"(new Singapore in Kiev):即"重建",使德国企业从低工资的地狱中获利。

好了,没有人知道什么样的"基辅"会以何种形式生存下来。 所以不会有任何重新混合的"新加坡"。

不会有任何妥协

德国分析师巴布(Patrik Baab)对梅德韦杰夫曝光的关键事实进行了细致的分析。

当然,他需要引用北约的斯托尔滕贝格(Stoltenberg)的话。 斯托尔滕贝格已经在记录中委婉地证实,俄乌冲突不是一场“无端”的侵略战争——事实上它是北约挑起的; 而且,这是一场代理人战争,本质上是关于北约东扩的战争。

巴布还正确地承认,2022年3月/4月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和平谈判被美国和英国破坏后,克里姆林宫和俄外交部对西方政治集体的信任度为零。

巴布还提到了西*赫什(Sy Hersh)引用的来自深层政府的消息来源:
"战争结束了。 俄罗斯赢了。”
尽管如此,正如梅德韦杰夫提到的一样,关键点是"华盛顿不会有任何让步。 军事对抗仍在继续。 战争变成了消耗战。" 这与梅德韦杰夫已经明确表示了敖德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哈尔科夫、尼古拉耶夫和基辅将成为“俄罗斯城市”有关。

因此,“事实上排除了妥协的可能性。”

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清楚地了解北约在2022年马德里峰会上通过的战略概念,如何使欧洲彻底军事化。 巴布说:“它提出了针对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进行多领域作战(multi domain warfighting)。 换句话说,核战争。 他还说:‘北约东扩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功。’”

这就是斯托尔滕贝格从北约智囊团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不断重复的言论。

在一系列深入的交流中,摸着莫斯科的脉搏,很明显,克里姆林宫已经准备好应对一场可能持续数年的令人讨厌的消耗战——超越当前的“愤怒的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Raging Twenties: Great Power Politics Meets Techno-Feudalism in the Era of COVID-19 by Pepe Escobar)。 就目前而言,在乌克兰所做的保持不变:蜗牛技术和不可避免的绞肉机相交叉。

正如巴布清楚地理解的那样,最终的结局是"普京正在寻求与西方达成基本的安全协议。"尽管我们都知道,斯特劳斯新保守派在华盛顿制定的政策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但地缘经济方面的事实是明确无误的:被制裁致死的俄罗斯已经超过了德国和英国,现在是欧洲最强大的经济体。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这位德国分析家引用了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托德(Emmanuel Todd)的话(“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并批评了瑞士军事分析家雅克*鲍德(Jacques Baud)。鲍德解释了"自苏联时代以来俄罗斯的复杂战争哲学",包括经济和政治考量。

巴布在接受Rossiyskaya Gazeta采访时还提到了精明的俄国家安全委员会科学委员会的中坚分子谢尔盖卡拉加诺夫:“俄罗斯已经完成了它的欧洲之旅……欧洲,尤其是德国精英正处于历史性失败的状态。 他们500年统治地位的基础——建立在西方经济、政治和文化统治上的军事优势都已经被剥夺了(……)欧盟正在……缓慢但坚定地走向解体。 为此,欧洲精英对俄罗斯表现出的敌对态度已经长达约15年。 他们需要一个外部敌人。”

如有疑问,阅读雪莱的作品
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华盛顿是如何积极的分裂欧盟,转而支持极端仇俄的立陶宛-波兰-乌克兰轴心的。

与此同时,乌克兰的"不妥协"则深深地由地缘经济学决定:欧盟迫切需要获得乌克兰的锂用于"脱碳"骗局; 巨大的矿物财富; 肥沃的黑土地(现在主要是由贝莱登BlackRock,孟山都Monsanto所有); 海上的航线(假设敖德萨不恢复其“俄罗斯城市”的地位);最重要的是,超便宜的劳动力。

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巴布对欧盟和德国的诊断都是悲观的:"欧盟已经失去了中心功能",并且"从历史上看,它作为一个和平项目已经失败了。"毕竟现在美国-立陶宛-波兰-乌克兰轴心"已经定下了基调。”

而且它会变得更糟:"我们不仅成为美国的后院,而且成为俄罗斯的后院。 能源流动和集装箱运输,经济中心正在向东移动,沿着布达佩斯-莫斯科-阿斯塔纳-北京轴心形成。”

因此,当我们纵横梅德韦杰夫、伊什琴科和巴布的观察时,不可避免的结论是,针对 404 国(乌克兰)的代理人战争将在各个层面上不断持续下去。 “和平”谈判绝对不可能——尤其是在美国 11 月大选之前。

伊什琴科明白“这是一场文明灾难”——也许不是“罗马帝国灭亡以来的第一次灾难”:毕竟,自四世纪以来,欧亚大陆的多个文明都崩溃了。 显而易见的是,我们所知道的集体西方正在快速地与一张进入历史垃圾箱的单程票进行调情。

这让我们想到了天才的雪莱,他被浓缩在文学史上最具毁灭性的十四行诗之一《奥兹曼迪亚斯》中,该诗于 1818 年出版:

我遇见一位来自遥远故地的旅者
曾言:“有两只巨石雕刻的石腿,
没有躯体,矗立在这片黄沙中,
边上还躺着半掩于沙中的破碎石脸
眉头紧锁,嘴唇皱起,苦面冷笑
匠人雕刻精湛,这些神情
依然幸存,烙在冰冷的石像上
仿效它们的手,领会它们的心灵:
石像基石上的字,仍可辨读:
“吾乃奥兹曼迪亚斯,万王之王:
仰望我的功绩,枭雄们,绝望吧!”
除此,边上唯剩断壁残垣的消亡
广阔无垠,裸露于地
唯有黄沙向四周蔓延着

当我们在疯狂的黑暗中不断寻找光明时——伴随着日日夜夜不停的种族灭绝——我们可以想象面对着一个巨大的沙漠中间的基座,上面写着几句雪莱的优美韵句“无边无际,光秃秃的” 和“孤独而平坦的”。

这完全是一个巨大的空白空间,反映了政治的黑色真空:唯一重要的是对全球霸权的盲目痴迷,“冷酷指挥的冷笑”,坚持永久性的模糊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哦,是的,这是一首比帝国更长寿的雷霆万钧的十四行诗——包括在我们眼前消失的“巨大的沉船”。


阅读次数:242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图片上传工具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20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