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补足漏贴的一大段内文。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PKM 于 2019-11-07 11:20:24

回答: ZT:老老王:独领风骚的台“毒”工业革命 由 TPKM 于 2019-11-07 11:00:30

老老王:独领风骚的台“毒”工业革命

如果要综述一下如今全球毒♂品市场的基本状况,那么可以说,台岛差不多是制毒界的维多利亚时代大英帝国,独一无二的顶级制毒工业国,吊打其它还在地里种“毒”农业国,逼格UPUPUP中。

可见我们中国人是有志气的,哪怕是继承了中华传统糟粕的鬼岛众,也立志要做犯罪界的大姐头!

先说一下如今全球的禁毒状况——如今全球吸毒人口估测在两亿五千万到三亿之间,毒♂品年度交易额超过8000亿美元,美国固然依旧是最大的市场,消费了全世界60%的毒♂品,中日韩和东南亚这些新兴市场的消费力也不小。非洲和中东吸毒人群也多,但没钱,都是自己种自己吸,构不成多少消费力。

比如也门,几乎全民咀嚼恰特草,但哪个毒枭愿意去也门那边做生意?什么货都卖不动啊!

恰特草出口又困难,保鲜成问题,体积又大,容易被查扣,性价比太低,当成货源地都不行。

因此,扣掉那些自种自吸没法加入国际贸易的“自然经济”部分,主要能赚钱的贩毒市场还是四个,欧洲、美国、东亚和东南亚(澳洲和新西兰也囊括在东南亚市场里)。那么,怎样廉价高效、多快好省地生产出商品,并且便捷隐蔽地运输到上述市场,就成了全球广大毒枭们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嗯,运输这一关暂且不说,先说说生产环节——如果没人制毒,毒枭就算掌握了渠道也是没货卖的。

传统上,全世界有五大毒♂品产地。最老牌的是东南亚金三角,由党国溃兵联合当地土著起家;然后是以阿富汗为主的中亚银新月,在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乱局中崛起;同时崛起的还有南美银三角和内战后的黎巴嫩贝卡谷地,以及近年来兴起的非洲黑三角……但这五大产地都有一个特征:它们都是玩农业的!

也就是说,它们必须占据很大的一片地方种植这些毒物,靠天吃饭,还得担心旱涝虫灾和病害,收成是有限的,所需的劳动力很多。收获之后如何运出去也很成问题,如此成本叠加,价格就不便宜。

更重要的是,农业的单位面积产量是有极限的,哪怕销售市场再怎么旺盛,有限的地皮也种不出更多的货来。而且在那种战乱地方,也很难搞出良好的水利农业基础设施——尤其是狭小的贝卡谷地,面对庞大兴旺的欧洲市场,硬是没办法种出更多的货,只能坐视非洲黑叔叔和南美拉丁女郎挤进自己的渠道中。

而且,传统的毒♂品植物就那么几种,不管如何炮制,尝了几百年的消费者都已经觉得腻味了。

——越是堕落的家伙,就越是追求新鲜感啊!

于是,贩毒界开始从农业时代转入工业大生产,工业合成的高端毒♂品迅速涌现。结果就导致了全球中高端制毒业,向着台湾、越南和东南亚其它一些国家进行转移。

等等,这些国家又没有大片的罂♀粟田,制毒原料从哪里来?

哎,会问出这种问题,就说明你太OUT啦,现在的合成“特货”,都是进口各种无毒的合法原材料,通过机器进行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的啊!谁还傻乎乎地种上一大片从卫星上就能被发现的有关植物啊?

最早的时候,欧美和日本搞出了第一批合成毒♂品。但这年头欧美都在去工业化,日本也是老龄化严重,暴力团也越来越软蛋,以至于连制毒的本事都越来越差,只能向着别国转移。

但是,想要承接这种制毒工业可并不容易,那可是非常尖端的有机化学工业,需要高素质工人和稳定的环境才能玩得转——非法拼凑的制毒流水线是很容易出故障的,不可能跟大规模生产的合法机床一样,弄个初中生过来就可以傻瓜式操作,而是需要随时检修随时调整,还得有稳定的供电供水等等。

炮弹横飞的阿富汗也可以种罂♀粟,但你让他们开个制毒工厂试试看?光是安保成本就亏死了!

欧美那边的工人素质低,被快乐教育搞得连加减乘除都一片茫然,你还指望他看得懂更复杂的有机化学结构式?真看得懂的理科人才,还需要在犯罪团伙里混?这就跟中国古代秀才不会当土匪的道理一样。

中东的教育纸面上看好像还行,实际上却是神学院的念经人才太多,理工人才太少。而且总是打仗基础条件不完善,水电不稳定价格贵,工人的生活成本也贵,生产成本自然压不下去。

南美一票毒枭习惯了靠种植园出货,让他们玩工业制毒立时麻爪,还搞了行业联盟不让人坏规矩,就算有谁敢偷偷搞工业制毒,也会被先辈大佬群起而攻之,所以同样没法工业化。

日韩已经是发达国家,人工费太高了(制毒是不能用奴工的),而且禁毒也严厉,同样不好办。

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本来是最合适的,怎奈中国禁毒太严厉,外国友人也得吃花生米没商量。不过合成毒♂品的有机化学原料,倒是以从中国进货为主,跟中国交通越方便,成本就越低。而这就导致了印度的出局:中印关系一直不太好,又隔着世界屋脊,原料运过去的成本吃不消。

结果,二十一世纪的中高端制毒工业,就成了东南亚和台湾竞争的局面。

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基础设施、教育素质和法律管制方面的竞争——基础设施越完善、教育越好,高素质工人越多,禁毒越松弛,作为生产基地就越有利。

——最终决出的冠军和亚军,分别就是台湾和越南了。一个被视为同胞,一个跟中国山水相连,从大陆进口原材料同样方便,基础设施都差不多(台湾是老化,越南是近年赶上来),教育水平半斤八两,都有漫长的海岸线,出海交易方便……

简而言之,台湾和越南的制毒工业,乃是攀附在中国世界工厂生产链上的两朵奇葩。

为什么台湾是冠军呢?因为越南禁毒相对比较严一点,本国市场小,只有河静(冻死英国货柜的那些人的出发地)与胡志明市管得松,制毒发达,其余地方还好些。而且对外销售也困难。

很多时候,越南毒枭必须搭上港台帮派的路子,才能把自己的货卖出去,中间被抽钱也是没办法。

(越南人当然也有自己的渠道,甚至在美国都有势力,但还是销量不够,产量太大,供过于求。)

而台湾呢,吸毒已经是从小学生开始普及,低级的K他命粉卖得到处都是,如果严查的话,全岛的监狱都装不下,所以只要训诫教育四到八小时就算是惩罚过了——这禁毒力度已经跟墨西哥差不多了。

即使是毒枭,台湾也只关几年而已,有关系的话还能减刑——请不要低估台湾司法系统的腐败程度。

去年甚至有香港女人运毒八公斤在台湾机场被抓,结果无罪释放。

因此,光是台湾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贩毒市场,从2000年到2010年,岛内吸毒人口翻了十五倍,现在飙升到多少已经是天晓得了——反正柯P整天吐槽包尿布上学的台湾女生是越来越多了。

(合成的K他命粉危害较小,戒毒容易,但也会造成膀胱永久收缩,以后一辈子只能包尿布)

甚至台湾军警内部都是大面积贩毒(自行制毒的都有),跟党国当年还在大陆的时候如出一辙。现任新北市党部主任委员的弟弟,十多年前就因为在厦门贩毒而被枪毙了——那时候台湾的产能还没上来呢!

今年9月5日,台东兰屿派出所所长李哲贤贩毒一吨被抓,此人原本已经登船出海逃亡,结果因为晕船严重,觉得坐牢也没晕船难受,居然又回来了,最终被捕,检方求刑十二年——警官贩毒水平高超,诈骗跑遍世界,拍片做鸡的水平在华语圈子里也是一流,如今台湾妹子在澳洲的皮肉生意红红火火,已经没什么份额留给其它地方的同胞了。

再考虑到澳门正在努力搞金融,而金融和期货,其实也是国际资本对赌的一种,变相的赌博而已……

也就是说,黄赌毒的生态位,都已经被占了。香港毫无竞争力。

哎,香港这破地方,未来前途着实渺茫啊!正经行业做不好也就罢了,连犯罪行业都不会做,黄赌毒全都搞不过别人,当海盗又武德匮乏打不动,去当盲流乞讨吧,自尊心又那么强,如何讨得到?

这世上比下海做鸡更悲哀的,恐怕莫过于连鸡都没得做了。

想来想去似乎只好搞邪教了,看着废青们的忽悠煽动能力,当个教主应该还是不错的吧?

阅读次数:9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