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瓦上青苔的回應: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糟木匠 于 2019-06-11 00:39:59

回答: 好文! 由 三山半落 于 2019-06-10 22:14:22

莫瞎猜了,我回應幾句(作者:瓦上青苔)

爆米花轉來木頭寫的帖子,大家都猜木頭筆下那個被抓破臉的女孩就是我。老實說,是我,也不是我。

我們六渡橋街坊中的伢們,大躍進之後,差不多都是從小學一年級就同班一直到中學畢業。木頭的媽媽我們都曉得的,很小就認識。街道居委會的主任張太婆帶人檢查衛生檢查防火,木頭的媽媽有時會是其中之一。我記得蠻清楚的是她媽一般說來話不多,是蠻會跟人打交道的人。

桃源坊幼兒園離六渡橋有點遠,街坊的伢們都不會跑那麼遠。我是跟著我媽每天上桃源坊幼兒園。就像木頭說的,小時候的事我也記得不多,不過打架的事真的記得蠻清楚。木头的妈妈我認得的,她帶木頭上我們幼兒園,一開始我冇注意,在木頭到我們幼兒園之前我也不認得木頭。那時每天下午都有值日生檢查大家的手和手絹,覺得很拉垮就告訴老師,老師就要把拉垮手洗乾淨。

我從來冇當過值日生,我的確聽人說過木頭的手指頭總是很髒。我媽說手指髒肚子裏會長蛔蟲,蛔蟲很細很長,還會傳染給別人。我看過蛔蟲的,有一挓那麼長。

記憶裏,木頭特別笨。手工勞動,裁紙疊織,他疊的小鳥一點也不像。打架的那天,嘀嗒說木頭很笨,還說他的手很拉垮,他就跟嘀嗒吵嘴。到了下午,我們用手絹紮花,木頭半個小時都冇紮好,我媽特別教他老半天。我跟嘀嗒說話,一轉頭,我的手絹花不見了,再看,在木頭手上,我就一下想到了蛔蟲,隔著桌子,我就一把把我的手絹話抓過來。木頭說是老師給他照著做的,嘀嗒说不給不給拆掉了不給他,嘀嗒一把將我紮好的手絹花拉開了。木頭跟嘀嗒吵架,我幫嘀嗒助威,木頭轉身就抓我的臉,我的力氣比木頭大,把他一把推到了,我騎在他身上不讓他打我。

至於木頭故事中的結尾,那應該不是事實吧(哈,是事實也行)。其實,雖然小學中學不是一個班,我一直都認識木頭的,我也沒有插班到他們班上。記得好像初一的時候,他的一篇作文也在我們班上讀過。我跟本就冇認真聽,不記得他寫了寫麼事。我猜,他寫我插到他們班上,就是想說十年,再加十年,五歲時抓臉,使用最簡便的方法說我們那時的年紀(那時真的很年輕,很懷念那個時候)。

我的確給他留過我當時上班的電話,好像婚禮完了大家都說以後要多聯繫,沒有任何特別的意思。在那以前沒有和木頭有什麼對話,只是婚禮期間瞎扯過幾句,後來也沒有任何聯繫的。木頭的帖子,哈,寫的蠻浪漫的,只不過沒有多少事實。


阅读次数:17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