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黄奇帆 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 (2)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esttesttest 于 2019-05-12 12:59:01

回答: 全文-黄奇帆 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 (1) 由 testtesttest 于 2019-05-12 12:58:15

第二,由于,关税下降,生产的成本又下降,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世界产业链里面,我们有最大的产业链集群,但是这个集群里面,我们掌控纽带的,掌控标准的,掌控结算枢纽的,价值链枢纽的企业并不多。比如华为,华为的零部件,有三千六百多家大大小小供应链上的企业。这全球的3000多个企业每年都来开供应链大会。华为就是掌控标准。他的供应链企业比苹果多两倍。为什么?苹果只做手机,华为又做手机又做服务器、通信设备。通信设备里面的零部件原材料更多。所以它掌控产业链上中下游的集群,掌控标准,也掌控价值链中的牵制中枢。

当“三零”变成零关税的时候,对于在中国形成总部,形成中枢,形成集团的龙头等各方面会有提升作用,这是第二个好处。

第三,通过这样的过程,对我们中国的企业,进一步走向世界,也产生好处。就这这个意义,工业品如果把关税趋零的话,事实上对于整个制造业产业链的完整化、集群化和纽带、控制能力有好处,对整个中国工业经济的成本下降有好处。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进一步分析汽车产业,我们现在国内的汽车厂一年生产2500万辆汽车。那么说,如果没有壁垒了,关税为零了,是不是会大量进口国外的汽车,然后冲击中国国内的汽车市场?这话听起来,也有道理。因为我们现在的汽车,比如日本的一个丰田,现在像一个小的面包车一样。在日本就卖40-50万。在我们国内,关税和进口工商税进口增值税一收就变成80-90万,提车可能还提不到,要加近20万才可以提到,最后变成100多万。

我前段跑到深圳,居然跟我合作的二三十个经理,跑到我这里来看我。一看他们开的全都是这种车。香港有两个人是有官邸的,其他人都是自己买房,住自己家里。一个是特首,一个是财政司长。我前两天在香港,去财政司长的家里,我看财政司长的家里除了一栋500平方的别墅以外,最重要就是半山上面有一块非常大的草坪。相当于三个篮球场这么大的一个长方形的草坪,上面一走可以看到香港的各种景观,比如维多利亚海峡的景观。我说你住的比特首家还要好,你怎么可以住这儿?他说英国人规定,财政局长就住在这里,谁当谁就住,谁不当了明天就搬走。他请我们在他家里吃饭。我后来想,有这么一个家,如果不请朋友到这个家里来作客,这个家就像是锦衣夜行。那天,我去看他们的院子里,来了七八个香港的要人,开的车都是方方的面包车。我说你们中邪了,奔驰车都变成这个。这个丰田就大赚一把。

我讲的意思,是不是外国人的车都会这么进来呢?并不会。中国一年是要消费大概2500万辆车。现在这2500万辆里,120万辆从欧洲从美国或者从日本原装进口,其他2400多万辆都是中国自产。但这个中国自产的2400万辆里面有1800万辆是外资企业的车,就是中外合资的车。有德国的、有日本的、有美国的、也有韩国的。在这个意义上,在消费地形成制造业,就近生产出来并卖掉,减少物流。成本低,效益高。再者,他本身就在一个国家里生产,车里也没有关税。哪怕不收关税了,但你从美国、欧洲这么运过来,物流成本多高。对于高档车的消费,那么原本100万辆的,也许可能翻一番,翻两番,变成四五百万辆。但几千万辆规模的,还是本土的企业。这本土企业,无非是开放过程中,合资企业可能变成外资独资企业,但他不会把厂关掉,把美国的产品运过来。他不会做亏本生意。在这种意义上,不用太担心外国的汽车会来冲击我们的这种问题。这个里面,就总的来说,关税下降,会促进中国的生产力结构的提升。促进我们企业的竞争能力的加强。使得我们工商企业的成本下降,有好处的。

第二个事情讲农业。关于中国的农业,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么一个基本面——

第一,我们13亿、14亿人的吃饭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所有吃的东西都外国人供应。好的时候供应,不好的时候给你卡脖子,那饿殍遍野了。中国人的饭碗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掌握在自己手里要具体分析。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不搞国际贸易。这里面有一个基本面的分析。首先我国人多地少。我们拥有全世界19%-20%的人口,14亿人大体上是70亿人的1/5。但我们的可耕地总的亩数,20多亿亩。大体等于世界可耕地的9%。20%的人口只有9%的耕地,我们人均耕地是全球人均耕地的40%。我们土地供应是不够的。第二,中国的淡水资源是全球水资源的6%。人均用淡水资源是全球人均的24%。这两个数据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土地和水从农业角度讲,要完全自给自足,也是很难的。这是第一个基本面的概念。

第二,我们现在差不多有6.6亿吨农作物粮食是在中国的土地上生产出来的,但是我们现在每年要进口农产品一亿吨。加在一起,也就是中国14亿人,一年要吃7.6亿吨农作物。

这一亿吨里面,有个基本的分类,我们现在进口的一亿吨里面,有八千多万吨,进口的是大豆,300多万吨的小麦,300多万吨玉米,300多万吨的糖,还有不是农作物,但是动物,也算农产品。进口的猪肉牛肉其他的肉类,也有几百万吨。统统算起来四个三四百万吨,加一个八千多万吨,加起来一亿吨。

分析现在的进出口的结构,我们脑子里要有数学模型,要有形象的演变。假如农产品关税归零,是不是出现世界上的农产品对中国进行倾销?这个倾销又便宜又好。最后使得中国各种消费者不买中国农村的粮食,最后中国农业萎缩,萎缩到一天,人家突然卡你脖子了,你这个地方瘫痪,出问题。会不会有这种情况?

大体上,一定要做结构分析,才能最后对这个问题进行具体回答。比如中国人主要吃的粮食,是吃大米。这个稻子,欧洲人和美国人想倾销我们,他也没有稻子。稻子主要是由中国人生产的,当然亚洲人也种。我们跟泰国去买稻子,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无非是他的稻子好吃,糯米。吃泰国的米时候,可以一口菜都不吃,一碗饭就吃下去。我还真干过这个事。我跑到泰国,谢国平请我吃饭,他说饭是用泰国香米做出来的,后来我感觉,真不用吃菜。就很愉快的把它吃下去。这个米确实有点特点。

后来,他给了我一包米。大概有两斤米,我还带回来,让我妈做饭吃。

我讲的意思,调剂一点是可能的。但是你要说,他们跟我们来卡脖子,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我们本来就是大国,人家跟你是利益共享,是一个互助互益的贸易行为。

讲这段,首先就是你关税为零。欧洲美国也供应不了你一吨大米。稻子这件事就不存在问题了。要我们把稻子提供了欧美,他零关税,我们也不会去大量的供应,我们没那么多的土地和生产能力。这是第一个层面。

第二个层面,我们确实需要人家进口的,比如说中国现在实际使用的是二十亿亩可耕地。我们一年要自己种一万两千亿斤粮,大体需要12亿亩,意思就是一亩地一年产一千斤。那么12亿亩地就去掉了。然后我们吃蔬菜这类东西和各种瓜果一类的东西自给自销,大体上所需要的产能是6亿亩。剩下两亿亩,要种饲料,饲料转化为猪肉是不够的。因为我们知道,每个人每年平均来说,不管你吃鸡肉、兔肉、猪肉、牛肉大体40公斤左右。那么13亿人,五百多亿公斤,相当于五千多万吨,一吨肉要四斤饲料转化,所以就需要四亿多斤饲料。也还是按一亩地一千斤来算。要四亿亩到五亿亩。这个时候我们只种两亿亩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豆进口到八千多万。

全世界能够做贸易的大豆就一亿多,60%给我们买来了,也就是说在没有零关税的时候,我们就买了一个天花板的量,你想多也多不了。那么零关税情况下大豆的进口也还是八九千亿,不会变一万亿的。这个量大概就是这个量。跟这块相关的是饲料国的概念。我们土地也不够,黑龙江的大豆都给我们做了豆浆吃了,中国人的大豆,自己做豆制品做豆浆能吃掉。还要给牛、给猪吃还真的不够。所以我们都从国外进。

再有,进猪肉,当然也是需要进一点,从美国欧洲或者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等,这是第二块。

第三块,小麦、玉米、糖,这是我们北方人都还喜欢吃面粉的,南方人当然也吃馒头,总之小麦是需要的。玉米也是需要的,即是饲料也可以人吃,同样还有糖,中国人国内的市场每吨是五千块,在欧洲和美洲巴西这些地方糖基本上每吨1500块人民币差价就是三千多,你如果放开一点,就会在这个地方多进一点,把国内糖的价格往下降。不过现在糖尿病越来越多,看到糖就害怕,连花生糖看见了嘴巴想吃也不敢吃。所以总的来说,这个东西变化是有限的,真正要进口的,关税降为零,多点少点,是会带来变化的,应该是在糖、玉米和小麦。但这方面,WTO也好FTA也好,它也是可以有配额的,也是可以管制的。

这是农业分为三块的分析,大家就知道,真的零关税对中国农业总体上是起到调剂补充的作用,是有好处的。

第三方面,当然就是原材料、能源。中国铁矿石少,每年中国的铁矿石,不管我们是压产能还是去库存,我们一年也要生产七亿吨钢,七亿吨钢需要十几亿吨的铁矿石,其中2/3的铁矿石从国外进口,我们国内没有这么多的铁矿石可以供应。这个也就是说你加不加关税,总是这么一个量。

再有,就是石油。现在中国一年用六亿吨油。国内大庆油田、胜利油田生产2亿多吨,进口4亿多吨。我们一年进口的原油花两千多亿美元。这是我们需要进口的。

也就是说你关税是不是零都不相干,已经是2/3的进口,还在大量的增加,再冲击能把你冲到哪儿去?

天然气,我们一年实际上需要至少三千多亿方,现在实际供应方是两千亿方,有许多城市想要天然气但没有供给。两千亿立方米中我们自己生产一千多亿方,从美国从俄罗斯等进口一千多亿方。

我们的能源、原材料本来就在大量的进口,这个意义上不存在怕不怕冲击。反而是通过关税下降,跟世界各国的贸易搞的更平衡更协调,越是这么协调越安全。这是第三方面。

第四方面,就是消费品,包括药品,化妆品,衣服服装,或者其他的日用品。我们现在的消费品,为什么每年上亿的人,出国旅游,大家就 “蚂蚁搬家”式背东西,从世界各国背1500亿美元的货回来。如果这1500亿是我们进口在国内销售,我们就增加1500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而且减少1500亿美元的顺差。但现在,老百姓背回来,不作为国际贸易统计,我们顺差4000亿,人家看着觉得你赚便宜了,实际上我们只顺差2500亿,老百姓这1500亿就没算上。

为什么老百姓会干这个活?就因为关税。到法国、到英国、到美国、到日本买东西,比国内的百货商店里便宜,便宜至少1/3。关税一减以后,这方面,整个的就可以国内消费,商店零售就可以刺激起来。老百姓旅游的时候也可以不用那么辛苦背东西,同时进出口顺差还能平衡。好处多多。包括药品,如果便宜以后,更多的国外药品进来,老百姓许多人到国外买各种各样国内买不到的药,这一类对老百姓改善生活,健康各方面有好处的。从这个角度也是好的。

总的意思,如果具体分析零关税的话,四个方面都是好的,最终还会带来第五方面的好处,就是你零关税的时候,就增加了进口量,使得我们跟国际上的贸易摩擦也会减少。

我们不将贸易顺差作为我们的奋斗目标,也不追求大量出口,当今世界进口大国是经济强国,出口大国不一定是经济强国。出口大国可能是农产品出口大国,加工贸易出口大国。但进口大国一定是强国,为什么?因为,第一你如果是世界上的进口大国,说明你这个国家市场容量大,足以牵动世界。第二,你是进口大国,你往往就成为了世界贸易的定价者。进口量大,定价权就到你这儿来。你就有更大的声音,在世界贸易中,可以发声。第三,进口大国,一定是有非常丰富的外汇储备,或者这个国家的货币本身就是世界的硬通货。人家拿了你人民币就像拿了美元一样,不用再去换,直接当作是自己国家的外汇收起来了。从这个角度,有一天人民币变成了世界硬通货,也是成为进口大国的一种标志。

对刚刚说的五方面做分析可以得出零关税利大于弊。

第六,零壁垒。

零壁垒我开始就讲了一个定义。壁垒,就是要讲营商环境的国际化,要讲市场的开放,要讲数字贸易、服务贸易和服务业的开放。要讲我们中国的企业到海外去投资有便利性,不能跑到海外总是受到别的国家磕磕碰碰的阻拦,就是别的国家给我们很多的壁垒,如果我们签订了零壁垒,我对你没壁垒,你对我也没壁垒,中国企业走出去也方便。有四个方面。

首先,讲营商环境,主要是讲八个要素。

第一准入前国民待遇。有的说同等国民待遇,这讲的是你的企业,我的企业都在这块土地上生成了。这两个生成了的企业一样的待遇。但如果我这个地方有一个规矩,你的企业我就不让你诞生,不给你注册,不让你准入,那你说准入后的国民待遇就是废话一句,我都不让你准入,你就没资格参与公平竞争或者不公平竞争,你连竞争的门槛都不能入。所以这里首先强调的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就是可以不可以到你这个地方开公司,国有企业可以,民营企业可以,外资企业也可以,同等的准入前的待遇。这个定义跟后面的同等国民待遇是两个概念。

第二负面清单管理。负面清单管理我们有一句行话,叫法无禁止都可为。就是对这些企业必须要有负面清单,不能干的我定负面清单。我负面清单之外的你都可以干。前几年我们政府就在搞负面清单。一搞就搞了三百多条。任何一个地方三百多条负面清单,搞得企业什么都不可以。这次人代会,李克强总理报告里讲,负面清单的条目要大大的约束减少,你减少到一定的量以后,法无禁止都可行,企业的自由度就大了。对政府要有一句,法无授权不可为。也就是说政府别多动症,什么都想做。法无授权,你就不能乱管三七。也就是说不能多动症。这两句话是对称。负面清单管理里涉及到这两句话的法治性的意义。

第三个尊重知识产权。

第四个遵守有公平的规范的合理的劳动保障制度。

第五个,生态环境保护的一套制度。环境制度。

第六个竞争中性。竞争中性就是企业产生之后的同等国民待遇。表现在招投标的时候,政府采购的时候,在市场配置资源的时候,在银行贷款提供资金的时候,这个时候,不同的所有制的企业,是同等国民待遇。不能有主观上、客观上的差异。

再有,就是政府要开放市场。开放市场就是我允许你企业成立,但不能让你做的事很有限。比如说我们对外资银行最近提出了三个开放,已经操作落实下去了。以前,允许外资企业建立合资企业,股权比例不能超过25%。银行的股权比例不能超过50%。汽车的外资企业比例不能超过50%等等。现在可以让你70%、80%,乃至独资。这也就是开放一些领域。

还有允许你开银行了,但你这个银行有了之后,要在三十个城市或者三十个省开分行,健全发展。但每开一个支行一个分行都要人民银行银监会去审批,两年三年,那就很麻烦。所以就是说通过备案制可以自由地设立子公司。

同样登记以后营业活动的条款。五个方面还是八个方面还是八十个方面,经营领域里面的具体限制,这一块,怎么放开,也是一种管理方面的事情。所以营商环境,实际上是在讲这些事。这些事涉及到国际化、法治化和公开化。这是营商环境。

第二个方面,就是要开放一些原来比较不开放的禁区。这也是壁垒。主要是讲什么?我们国家四十年在房地产、在工业、在制造业或者基础设施领域,对外资基本上都开放的。这次人代会通过了《外资投资法》实际上把这些年在这个方面的开放政策法治化,形成一个新的法规。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对于我们以前视若禁区的,不怎么开放的,或者嘴上在说开放但操作的时候迈不开步的那些领域,比如教育、卫生、文化、金融、服务贸易等等。这些领域,我们开放度是很低的。跟大家说一个数字,大家就可以想象开放度是很弱的。其实到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外资金融机构的营业额占整个中国金融资产量、营业量、业务量的百分之四点几。那个时候外资金融机构没开放,就是在上海浦东这些地方搞了一下。但是到2018年,十八年过去了,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量,资产量占整个中国金融机构业务量资产量1.6%。这个缩小,说明这十几年外资金融机构发展不快,另外一方面说明中国国内自己的国有民营的金融机构成长得飞快。你分母变大了,分子不动,比例也会缩小。

这个意义上我们在这个领域还真不是担心人家来冲击我们。我们有太强大的壁垒和自卫意识。哪个文件规定的?真没有。稀里糊涂中,懵懵懂懂的,形成非常大的保护体系,玻璃门也好,铜墙铁壁也好。在这个意义上开放有助于我们竞争发展。

医院也是,外资办医院,一般很难的。世界上的一些好的医院,在中国来建生产效力都很低。外资办学校,也是很少或者很慢,他们不是没积极性。他们看到我们有巨大的市场,你就看浦东,那时候我们在浦东的时候,大家意识比较开放,也就是在九十年代的初期,中期的时候,上海浦东就允许外资办小学、初中、高中。包括中欧工商管理学院,都是那时候搞起来的。

浦东金桥有一个小学,进了这个小学可以读到初中,一直读到高中,十年连读的,读了以后,这是外国人办的一个外国学校,贵族学校,然后这个学校的人出来以后,可以有通道到美国常春藤大学里面去读书。结果整个上海,多少人都想到这个地方去,我那个时候是因为在重庆,我根本不来管自己老家浦东的事,后来有一天碰到一个上海人跟我说,他的小孩想到这个学校去。问我有什么办法?我想想这个地方,读书这么难?后来我就问朱晓明——我的老朋友,我说你那个时候搞的学校现在是上海很有名的学校,他说是。这个学校,每年如果有一个名额出来,至少有一百多个人来竞争。这是一个。第二个这个学校定了一条制度,不管上海什么人等,市级领导局级领导还是谁,批条子通通没用。我一听上海还有这样的好学校。我们重庆的学校,我一打听,好学校都如此。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更多的学校进来呢?我到新加坡去,新加坡在2014年的时候办了一个学校,这所学校是美国常青藤大学在新加坡办了一个分校,这个分校一年招生六七百人,几年下来,一共有几千人,95%是大陆的学生。孩子一去读,他的老爸老妈也跟着到那边生活工作,去移民或者什么。总而言之,里面的人,原则上新加坡人去读只占5%,95%是大陆的学生进去了。既然是这样,我问他们校长为什么不开到上海、北京去,而跑到这儿,让我们的学生走来走去?他说是你们不让我们办。我就懵掉了,后来我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从这个角度是要开放的。开放不在嘴上,而是很实质性的,把教育、医院、包括文化,文化里面有大量的创意产业,各方面的内容,也包括物流业。现在物流业,我们想想这里面也没什么复杂性,但外资来干也不大容易干好的。

总的意思就是服务业,服务贸易和数字经济,数字贸易里面,也有很多复杂性的壁垒。比如说你搞了一个研究所,你让外资把研究中心搬过来,他说可以,我们的人搬过来,不可能把美国的书、资料统统搬过来,主要是靠网,如果五十个人在你这儿工作,每天都要跟美国的互联网通,但你们这儿就要翻墙。这翻墙我们是不做的,因为我们的人不能违法。你们中国人自己翻墙是你们的事,我们遵守你们的法律,我们绝不翻墙,因此我们也就无法来中国开研究所、研究中心。就这一个,数据通信的自由,这是FTA讨论里面数字经济的第一条。

第二,当然就是说数字经济里,还有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也是,我们的数字经济是鼓励它发展。在鼓励发展的时候,游戏规则定的比较少,像农村里的庄稼,在田野里杂草乱生,因为游戏规则很少。到了城里,同样这个土地上游戏规则各种交通规则都会比较多。在这个意义上,在美国、欧洲,互联网是他们发明的,但中国有很多的互联网的业态发展的好像很好,但为什么发展不到美国去?发展不到欧洲去?也发展不到日本去?这其实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投资问题,就是法治性的游戏规则不接轨。你到他那里,他那些事不许干,美国人的法律基本上有一个约定,互联网平台不得搞金融。Facebook,七八千亿美元的平台,它没有金融。亚马逊也没有金融的。Google跟我们百度差不多的搞搜索引擎的,他也没有金融的。它就为一切金融服务,为一切企业服务,为一切市场服务。他就做它的平台,不跨界。一跨界,这里面会乱套。而我们这儿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都搞金融了,是你搞金融?还是你乱搞金融?还是你帮助金融提高了一些技术手段?比如说我们的P2P,一搞就搞了上万个。从2006年的第一个宜信到2012、2013年大规模推广,到处都是站台和宣传。报纸上长篇累牍的内容很多,一下子就刮了一阵风,最后这个东西都是什么?是农村里的高利贷在互联网的套路里,在新瓶装老酒。

农村里的高利贷都是亲戚朋友,乡里乡亲的,在几十人几百人的圈子里,互相乱借资,高吸揽储,借新债还老债。如果有最后崩盘了,了不得损失几十万、几百万,最多就损失个几个亿。但一跟互联网结合在一起,可以日行万里,穿透到全国各地。一个网站就把全国各地给覆盖了。几个月几年一过,几百亿的坏账就爆炸了,这里面就有很多游戏规则。数字贸易谈判,这方面游戏规则的谈判,有个判断理解的问题。数字通信,进出自由方面的游戏规则问题。还有就是对于一些数据产权跨界流动的时候,对国家利益各方面的判断,也是一块。

这一块,现在欧洲跟美国谈判也是焦点,日本跟欧洲谈判也是焦点,大家在这块还是很认真的。我讲这段壁垒这件事,内容其实很丰富,是当下,在零关税背景下,国门打开的背景下,壁垒成为各国之间认真计较谈判的重要内容。如果把这些事处理好了,壁垒的问题就解决好了。

第三就是补助。零补贴的问题。

零补贴,其实一可以使得国家一年加入本来要补贴几千亿,现在可以省掉一两千亿,财政可以节约开支,少补贴。这是一个宏观上的好处。第二,补贴的过程,经常会出现跑步前进、灰色交易。实际上少补贴,不搞这种补贴,这一类的不正之风、灰色的现象相对就会收缩减少。第三少搞这种补贴,可以倒逼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创新,自身更加健康。第四,这种补贴,往往变成人多钱多干傻事。反补贴盛行的地方产业结构一定过剩过烂,大家骗钱骗保。

一个电动汽车在补贴的状况下,在2014到2016年三年里面,全国搞电动汽车的法人做的规划,到2020年,这个规划加起来,是多少辆?两千万辆。我生产多少辆,他生产多少辆,报给建设部工业部。规划2000万辆,实际上不会做到。但他就为了骗补奠定基础。这是一个。事实上,前两年大家发现,这个电动车除了骗补产生一个大量的产业以外,没有真正形成多少好的电动车。为什么?全世界的电动车的基本问题没解决。电动车的基本问题是电池、能源,这个电池充一次电跑400公里。用了一年多的时候,充一次电只跑一百多公里、两百公里。到第三年,基本上充一次电只能跑一百公里不到了。而换一个电池等于半辆车的价格,买得起汽车换不起电池。再有电池下雨天水一进立刻短路,车就废掉了。还有电动车容易着火,一撞肯定触电。事实上全世界电动车的基础还没有奠定。美国人说美国的,欧洲人说欧洲的,特斯拉这么有名,电动车的电池根本没发明任何知识产权,就是把七千个我们说的五号电池串成一个大饼装了上去。就是把日本人的五号电池装起来。恰恰在这块没有任何发明,你搞什么知识创新。所以本人干过一个比较混的事。我当时作为市长,2014年我们科委工业经委写报告来,说我们重庆应该争取搞电动车。电动车的补助,要市政府补贴一万辆。因为一辆车我们补贴一万,中央有关部门也补一万,这样一辆车补两万。后来我就想着,刚刚说的这段话,我就在会上说,根本没有任何可能,2020年前不会有电动车的世界。这种事情不是说你创新,就先扑上去。扑上去创新,让实验室去创,别在市场上搞,东西出不来,害了老百姓。现在我们汽车牌照十万块一个,摇三年也不一定摇得到。摇到还出十万。电动车牌照随叫随到,买了电动车套牢了,这个车不行。所以我当时说,这个东西即使国家出一万,白送,我也不干。这个东西搞到后来会是一场灾难。

后来他们又说了很多,我说那弄一百辆吧。他们会开完后跟我做工作。几个委办主任和管工业的副市长跟我说要标一个姿态,要有积极性,重庆是一年生产几百万车的地方,电动车不搞,你就变成一个老古板,后来我同意一千辆,当然各个省里我们是最少的。所以说要看透,不能为了骗补就乱搞。还有光伏电池,等到补贴一取消马上行业就瘫痪。

补贴要补在哪儿?补在生态环保上。补在产业结构调整以后,下岗工人出现了,我补就业、补他下岗工人的生计。第三,补在研发环节上,研发环节里国家补进去了,企业自己也出钱了,科研人员也下了很大的精力,这样产生生产力跟市场竞争中的补贴是无关的。要把这个补贴补到刀口上。

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这三个点就是第五六七个要点。

第八点,要讲一下,应该怎么做呢?我觉得,我们国家在采取措施,中央也非常明确地积极的推进,今年很重要的任务,一边和中美贸易谈判之外,另一边积极的参与和推进双边的,和地区的FTA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推动中国和世界经济在开放当中的引领作用。通过贸易谈判、通过国际贸易之间的这种合作,使得我们的国家跟世界贸易体系形成一个开放的、互利的、普惠的、包容的,而且是共享的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为了实现这个方面,实际上下一轮的贸易谈判,我个人认为是一个要以“三零”原则,为纲领的,为基础的,为前提的FTA的谈判。

因为现在说的FTA谈判,里面主要的就是讨论“三零”。所以实际上“三零”这件事、FTA这件事,在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60条里,第七章第一段专门讲过中国进FTA怎么展开、怎么推进这方面的事。

国家其实想的很长远。下一轮的国际贸易谈判也好,开放过程也好,是会和“三零”原则为基础的贸易格局密切相关的。在这个工作推进的时候,有五个要点要把握好。第一个,“三零”不等于全部归零,“三零”里比如说关税这方面,不是百分之百的商品全部变成零关税,他有一个阶段性和趋势性。比如日本跟欧洲的贸易谈判,他的概念是什么?日本对欧洲的全部的货物贸易的品种,有86%,实施零关税,也就是日本对欧洲,86%的产品关税全部归零。但还有14%的品种,用15年时间,逐步归零。也就是说它有一个阶段性、趋势性,15年为零。这是一个概念。

还有一个概念,就是说15年以后,最终一万个商品里面,我可能会有9500个商品变成完全零关税,但还有那么500个,哪怕是一百年以后我也还是有5%、6%的关税。这也是一个概念。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就是利用“三零”原则中的阶段性、趋势性和某种灵活性,变成国家和国家之间谈判,你争我夺、互相较量的一种筹码,我同意你这两点,你同意我那两点,最后贸易签订了,大家遵守贸易协定。但是“三零”不等于统统归零,这是很具体的概念,这是有关“三零”的灵活性、趋势性、阶段性谈判中,实际上要把握这个东西,我们搞经济学研究的可能在这方面要研究各个国家的案例了。

“三零”的确是要实验的。

为什么三中全会的报告在讲到FTA的时候,后面讲了推出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等等。因为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神圣任务就是对全球的FTA贸易协定中的“三零”原则进行先行试验。试验成功了,国家跟国外签订“三零”原则的贸易协定就有底了,就等于可移植可推广到全国。因为FTA只要一签,就不是国家一部分的签协议,而是整个国家的。这个有点像1990年浦东开发,当时中国的开放还是刚刚在货物贸易领域,在服务业金融业统统都没开放。但国家允许浦东开发,保税区里就干这些服务业开放的活。

比如90年外高桥保税区,国家规定的法规一共七条。第一条,允许保税区里面设置的任何企业都可以做进出口贸易。大家如果年纪大一点知道,90年中国任何企业都没有进出口权。外资、内资、民营、国有企业都没有,只有外贸部直属的外贸公司有进出口权。外高桥保税区允许只要在这里进驻的任何企业都有进出口权。

还可以做转口贸易、加工贸易、离岸贸易。这些概念现在很多人都搞不懂,但当时这个地方就已经可以了。

再有,允许外资在浦东设银行,允许外资在浦东搞百货商店,允许外资在浦东搞保险公司,允许外资在浦东的保税区里搞批发贸易。为什么把批发贸易单列一条呢?现在搞批发,义乌小商品市场都是批发。但是大家知道90年的时候,中国的商品零售刚刚放开,一般批发都是政府管制,在保税区里搞国际批发,是很稀罕的。去年上海进博会里所有的摊位就是进出口的批发贸易,外高桥保税区90年就开始干了的,所以马上就把外高桥的保税区整个的做法移植到进博会里。

大家想象一下,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在90年这个机制下搞起来以后,整个中国现在有138个海关监管局,外高桥保税区是其中一个。但它一年做的进出口贸易是1600亿美元。全中国138个监管区产生的进出口贸易是6000亿美元,外高桥一个等于138个的1/4。第二个它一年的税收都有一千多亿。上海一年一共税收是五千多亿,它就占了1千多亿。上海6000多平方公里,它这里10平方公里,就占1/5。上海一年外贸进出口一年也就是五千多亿,它1600亿,也是1/3。所以外高桥里面做的事,就为整个国家进入WTO以后的开放产生托底的作用。

同样我们现在的FTA要进行贸易谈判。我们自由贸易试验区该是什么?就是“三零”。就是零壁垒,零壁垒里面刚刚说的八种投资环境中的营商环境的八条你就要做。你如果做了可以,外国企业到你这儿做八条可以做到,那么别人去推广就有底了。我们现在有许多自贸区,连“三零”概念都没听到过,也没想过自贸试验区和国际上的双边自贸协定是什么关系?大家可以取网上搜一下,看各地自贸区在干什么?一个自贸区120平方公里,往往在城郊结合部,“征地动迁,集中移贫”,实际上在造新城,没有三年见不到影子的。


(作者简介: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阅读次数:6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