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黄奇帆 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 (1)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esttesttest 于 2019-05-12 12:58:15

回答: 但愿刘这事就翻篇了,总把新桃换旧符。各自换人接着掐。 由 SR 于 2019-05-12 06:11:05



作者:[黄奇帆] 来源:[网友推荐] 2019-04-28


导读:2019年4月9日晚,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复旦大学以“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为主题发表演讲。

黄奇帆指出,国际贸易格局已发生根本变化,表现为货物贸易中零部件、原材料等中间品的比重得到了极大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也得到了极大提升。整个生产力体系方面的变化,正在影响和产生新的世界贸易规则。

他认为,当今的世界贸易版图变化,不仅仅是核心技术、资本多少的竞争,更讲对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控制能力。“谁如果控制产业链,谁其实就是在出行业标准,就是大头。”

“三链”的特征性发展,也引出了世界贸易新格局中一个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制度的变化,就是“三零”原则的提出——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

那么,“三零”原则在中国的具体实施情况如何?“零关税”对中国工农业到底是冲击还是调剂?“零壁垒”的实现体现在哪些方面?“零补贴”是否能够倒逼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创新?


今天一共要讲八个要点。

第一,这三十多年来,世界贸易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国际贸易的产品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三四十年前,也就是1980、1990年,这个期间,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国际贸易的总量当中,70%左右是成品的贸易。你这个国家把拖拉机卖给我,我这儿把机床卖给你。总之,是一种产成品的交易。由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企业做出来的产品,卖到另外一个国家去。产成品之间的贸易,占全世界货物贸易的比例,一般达到70%左右。

到2010年的时候,整个世界的总贸易额里面,60%的贸易量是中间品的贸易,是零部件、原材料各种中间品的贸易。

这是2010年的时候,比例其实倒了过来,就是说60%是中间品,40%是产成品。

又过了七八年,到了去年,如果再根据去年总贸易量里面的品种进行测度一下的话,贸易量中的70%以上,是零部件、原材料的中间品。这里面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世界上主要的贸易品,已经不是由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企业来把它生产出来,卖到另外一个国家,往往是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生产的上千个零部件互相组合,形成的一个产品。也就是这个产品,不是一个国家做的,是几十个国家,是几百个企业,在不同的地方,生产组合的。

这样一个过程就产生了中间品的贸易,也是这个过程产生了服务贸易的飞速发展。这三十年,服务贸易的量,包括生产性物流、生产性服务业,产业链金融,各种各样的科研开发、研究设计。总而言之,在三四十年前,在全球贸易中,服务贸易,跟货物贸易来比的话,是5:95的关系。

现在,服务贸易的总量,跟货物贸易的总量大概是30:70的关系。这里面就出现了贸易格局变化。

一个叫货物贸易中的中间品的比重上升到70%以上。第二个叫做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的总贸易量中,服务贸易的比重从百分之几变成了百分之三十。这个概念是因为这十几年、二十几年全球服务贸易始终表现为15%到20%的增长率。在中国,最近这十年服务贸易每年的增长都在25%以上。所以中国服务贸易的量是三年翻一番,全球服务贸易是五年翻一番,而货物贸易一般要十年翻一番。在这个意义上,结构变了。

世界贸易格局变了,表现为货物贸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的比重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也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整个生产力体系这方面的变化,正在影响和产生新的世界贸易规则。

第二点,由于产品交换,贸易格局的这种变化,生产这种产品的企业的组织、管理方式也发生深刻的变化。

现在一个产品,涉及到几千个零部件,在几百个国家或者几十个国家,在形成一个游走的逻辑链,那么谁是灵魂、谁牵头、谁在管理、谁把众多的几百个上千个中小企业产业链中的企业组织在一起,谁就是这个世界制造业的大头、领袖、集群的灵魂。所以现在看世界的制造业,不像几十年前,看一个一个单个的企业规模多大,而是看产业链的集群、供应链的纽带、价值链的枢纽。谁控制着这个集群,谁是这个纽带的核心,谁是这个价值链的枢纽,谁就是龙头老大。

比如苹果,苹果手机里面,一共涉及到500多个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全世界有几百个企业,在为苹果加工零部件。涉及到几十个国家。问题是,这几十个国家的几百个企业各个有专利,并不是说苹果发明了手机的全部专利,然后把专利交给了这些配套企业、零部件厂、中间厂,让他们为苹果来进行制造。事实上,这个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零部件供应企业,各个有专利,各个有拿手好戏。他们的这些专利、拿手好戏,都是苹果不掌握的。但是苹果产生了标准,产生了纽带。所有供应链上符合苹果标准的各种各样的产品,你有创新、有专利、有各方面的知识,苹果就选择了你。有人说核心技术只有我有,我不卖给你,你手机就停产了。这话也没错。假如高通不把芯片卖给苹果,那苹果不就瘫痪了吗?问题是苹果是世界使用芯片最大的户头。如果苹果不使用高通的芯片,高通就死了,是高通先死,而苹果还有其他的芯片可以选择。苹果只是遇上一点困难,而高通立马就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当今世界的产业链,产业巨头,产业竞争能力,不仅仅是核心技术的竞争,不仅仅是资本多少的竞争,讲资本,讲技术,更讲产业链的控制能力。

谁如果控制产业链,谁其实就是在出行业标准,就是大头。谁控制供应链的,你其实是供应链的纽带。你在组织整个供应链体系,几百、上千个企业,都跟着你的指挥棒,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哪儿,一天的间隙都不差,在几乎没有零部件库存的背景下,几百个工厂,非常有组织、非常高效地在世界各地形成一个组合。在这个意义上讲,供应链的纽带也十分重要。

产业链的行业标准十分重要。各种各样的专利发明,是围绕着这个标准,我发明了专利,但要符合你这个标准,你才会用我的专利。

价值链是在说什么?实际当这个世界几千个零部件、组件、大大小小的部件在组合的时候,实际上都在做贸易。这个贸易的几百个企业,几千个零部件分布在几十个国家,各种各样的城市里,是不是每单之间,零部件和零部件厂,零部件和总装厂,都在做贸易,都在相互结帐?其实不是这么结的,他是一个通过互联网、通过通信系统在世界上某个自由港形成一个结算点。苹果一年产生上万亿美元总的销售值。这个销售值,所有的零部件厂平行地都跟苹果的结算中心发生网络的直接联系,然后进行结算。

这种结算在不同的国家之间,你是美元,他是法郎,他是人民币,他是韩元。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是在一个自由港,自由港的税率只有15%,甚至12.5%。所以它的结算税收低。外汇交易是个离岸交易。离岸交易中心往往是在自由港。跨国公司的结算点,从来不是在一个点上,不是在几百个企业、几百个城市、几百个活动点上发生结算。利用这个互联网,统统在这个结算点结算,这就是结算的枢纽。

我在重庆的时候,在2008、2009年把惠普拉到重庆来建厂。当时一台笔记本电脑就有一千五六百个零部件,比手机的零部件多。我们定了项目开始干了以后,我问惠普的人你在哪里结算?他说在新加坡。我说你明明在我这儿生产,为什么在新加坡结算?他说,我们全球的惠普,所有的生产点、研发点、零部件的点,通通不在当地做结算,都跟新加坡的惠普结算中心做结算。然后由结算中心结算出来钱支付给各个零部件配套企业,也支付给各种物流,研发的单位,也支付各种专利等方面。

在这个意义上讲,因为自由港本身就成了离岸金融的结算点。

我也跟他讨论过,2008、2009年的时候,中国一年有差不多三万多亿美元,的进出口,其中一万八千亿加工贸易就是全球产业链布局,但我们一万八千亿美元的结算都不在中国。接近4000亿在新加坡,因为它是自由港,所得税率17%,加上一个自由港的离岸金融政策。3000亿在香港,因为香港设了自由港。然后还有3000多亿在爱尔兰,爱尔兰是英国旁边的一个自由港。还有一部分是在台湾,台湾所得税也是17%,也是一种自由港的性质。还有一部分在首尔以及东京。就是说整个接近两万亿美元的结算都不在中国。中国只是在做加工的苦力。金融结算产生税收,金融结算产生专利、版税,金融结算产生高附加值的服务贸易,这些都不在中国。这个意思就是说,谁掌控这个结算点,谁也是这个产业链的中心。

大体上,由于这三四十年,出现了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共同生产一个产品,就使得这个产品在加工过程中的产业链形成上中下游的产业链集群。这个集群中各种企业,互相供应零部件、原材料、供应金融,整个体系服务链,生产性服务业,整个服务贸易都在这个供应链中体现出来。这个供应链的纽带,起着枢纽纽带的作用,关键的作用。最终这个纽带也好产业链,当然要赚钱要结算。谁掌控这三个点,掌控枢纽,掌控纽带,掌控产业链的集群。谁就是世界贸易中的产业巨头。你掌控了这三个但你没钱,不用担心,各种私募基金、产业资本都会往你这儿来,因为你有钱赚、有市场。有技术的人都为产业链服务,做芯片也是零部件,做液晶面板也是零部件。有些核心的东西它自己做。但是苹果没做芯片,苹果也没做液晶面板,三星又做芯片又做液晶面板。三星举国体制是韩国特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产业链是在分工当中产生的。世界贸易是在互动中形成的。这个过程中,新的贸易格局形成了新的世界级企业的产生方法和控制产业的特征。特征就是三链,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产业链的集群、价值链的枢纽和供应链的纽带。这是第二个特征。世界贸易格局由第一个特征引发第二个特征。跨国公司适应这种贸易格局、生产方式的变化,它的组织方式、控制方式、管理方式也发生变化。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由于世界贸易格局特征的变化,由于跨国公司管理世界级的产品的管理模式的变化,也就是“三链”这种特征性的发展,引出了世界贸易新格局中的一个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制度的变化,就是“三零”原则的提出。

本来WTO从关贸总协定开始,总之就是努力的推动自由贸易,降低各国的关税。五十年前关税平均高度是50%-60%。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时候,关税一般都降到了WTO的关税水平,都降到了10%以下。WTO要求中国的关税也要下降。以前我们汽车进口关税170%。后来降到50%。现在我们汽车进口关税还在25%的水平。但我们整个中国的加权平均的关税率,80、90年代是在40%-50%。到了90年代末加入WTO的时候到了百分之十几。WTO给我们一个过渡期,要求我们十五年内降到15%以内。我们到2015年,的确降到9.5%。到去年已经降到7.5%。不过整个世界的贸易,已经降到了5%以内。美国现在是2.5%。

讲这段是说WTO的运转功能,已经使得在世界贸易发展中,各国关税不断下降。关税越低,越代表了一种贸易的自由化。但这个低关税在世界贸易变化的格局中也不适应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你要收3%或者5%的关税。如果我生产了一个杯子,卖到你国家,你这个国家只是在我这个杯子价值上加5%的关税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如果我这个产品,中间的环节有几十次的要经过各个国家的海关,要跨越各个国家的国界。因为是几十个国家,在共同生产一个产品,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零部件做出来了,到另一个国家变成一个部件。部件做出来了,再到又一个国家,变成一个模组,一个系统件,系统件又运到最终总装厂,经过四个企业。如果这四个国家都跟你征5%的关税。这一部分就重复形成了百分之十几的关税,而且把劳动力、物流、运输中的这些非产品的硬件部分,都是一些服务的部分都算到了这个产品的价格上,海关征税的时候,是按价值多少来算你多少税。就比如说一千公里的铁路运输的费用,航空运输的费用,不断的叠加,叠加的过程中都变成了关税的一个基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大家发现,必须是零关税才能适应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共同制造一个产品。而这个产品又从最终生产厂又卖到全世界,零关税在这个过程是最合理的。所以零关税就这么提出来的。

第二条,企业的运作模式的变化。

第三条,就是国家和国家的关税的运作模式,也跟着要变化。

这个变化就提出了零关税。

第二个,零壁垒。为什么要讲零壁垒?因为当有几十个国家,共同生产这个产品,这个产品的产业链涉及到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如果这几百个企业之间的营商环境不同,你这个国家在这方面是准入的,他那个国家在这方面是不准入,跨国公司在生产力布局的时候,按照资源优化配置,这部分布在这儿,那部分布在那儿,布在你这儿市场不准入,布在那儿,你又来一个侵犯知识产权。必须有一个大体一致的营商环境,几十个国家之间才能共同生产这个产品,我们现在讲营商环境要国际化,要法治化,要公平公正公开化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它涉及到,如果三个国家的制度不同,那企业要在三个国家里面布这个产业链是很麻烦的。

而且这个营商环境不仅是零部件加工厂、制造厂。还涉及到,产业链中间互相供给产生的供应链,供应链有物流企业、航空运输、铁路运输、汽车运输这些都是物流,还涉及到物流当中保税服务,仓储服务,配送中心服务,还会涉及到生产性金融企业,产业链金融以及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在许多国家,这个是开放的。但在另外有相当一些国家的这些领域中,很多是保守的。这个时候,产业链布局都会受影响。所以关于营商环境中的要求,其实就是一个壁垒,就是营商环境。如果你的营商环境会侵犯知识产权的,你实际上就是一种壁垒。如果你的营商环境里面,劳动力保护,社保制度跟世界各国都不同,是很冷漠的,很不合理的,也会有问题。如果你的生产关系里面的生态环保做的很差,也是一个问题。还有同等国民待遇,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市场中心、国家采购各个方面的组织方法。

营商环境就是壁垒的问题。当你把你的营商环境国际化的时候,你就相当于在三个零里面的零壁垒方面做到跟国际营商环境完全一致,你就是零壁垒。壁垒不是我买你的东西,你不卖给我。你给它设置了一个壁垒。这是一个最直白的理解。但是更多的讨论,是指营商环境的国际化,这是第二个概念。当几百个国家几十个国家共同生产一个产品,这几十个国家的营商国际化、一体化、法治化显得多么的重要。

第三个,是零补贴。

所谓零补贴,就是如果一个国家,为了争夺产业链,为了争夺企业到这儿来落户,有意给这些企业进行一定的税务补助。这个补助会使得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国的布点发生扭曲。你如果一补贴,产业链扭曲到你这儿,对别的国家也不公平。如果大家都乱补贴,到后来也会出现问题。“三零”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来。

原来,国家海关之间的管理规则,都是在国境线上收取关税或者设置非关税的贸易壁垒。那么现在进入三零以后,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海关显得意义不那么大了,只是在起进出口的统计,管理走私或者有些不允许的菜单。那只是在管制的,对一般的制造业来说,三零就相当于国门打开,关税壁垒消除。然后真正的国家和国家对贸易的管理,就从国门、国境上的关税和非关税品种的管理。进入到国内,按自由贸易去协定,定下来国内区域中的营商环境的互相约束、互相管理。

你如果国内的贸易环境不符合国际标准,我就提抗议。反过来,他如果不符合,我也可以跟他提抗议,互相之间有一定的监督作用。这是我想说的第三个方面。

这三个方面,是一个逻辑推理,从国际贸易格局变化,到跨国公司运营方式三零为特征的运营方式的变化。到WTO,各个国家之间贸易规则都趋向于三零,这么一个原则的概念。这是我讲的一个变化的趋势,讲了三个要点。

第四个,有关我们整个国家、整个世界在这样的变化趋势里面,关于三零原则的讨论、发展,现在处在什么状态?

事实上,美国还是比较先进的。2002年,他就提出了“三零”的概念。提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计划。在WTO里,他也提,在G7,也就是最主要的西方七个发达国家,工业国之间,提了一份“三零”原则实施的时间表。争取到2010年,把关税降到5%以内。争取到2015年的时候,把这个关税降到零。这件事在2002年提出来,显然当时来看整个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事实上到2010年的时候,全球WTO的主要发达国家关税基本上都降到了5%以下,基本上都达到美国设想的第一阶段。但最近七八年世界贸易“三零”走向,美国计划并没有实现。到2018、2017基本上和2010年的关税平均度差不多。

这个主要是在WTO里面,讨论关税为零很难通过。WTO,是多边协议体系,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要有一个国家,成员组织中的一个成员不同意就不能通过。它是有一票反对就不通过的多边体制。

这里面,你说零,往往是指工业国当中,几十个发达国家产业链都在你这些地方转来转去的,对你是有好处的。但你一旦通过,那些跟你供应链无关的,比如非洲的、拉丁美洲的一些搞农业的国家,他的关税也一起变成零。工业中的好处,产业链的裨益跟这些搞农业的国家无关。一般大国小国之间,落后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要在WTO里统一地通过这个“三零”原则也的确很难。那么就在这个七八年,尤其是最近这七八年,也就是从2005年以后,到2010年之后,FTA,双边的贸易体的讨论,或者是一个地区,五六个国家、七八个国家形成一个贸易体的讨论就不断增加。给人感觉好像发达国家在进行双边谈判,抛弃WTO,把WTO边缘化了。这个概念有这种现象,但事实上我们平心而论,是因为“三零”这个原则的受益区域还是有一定范围的。这个范围的相关的国家和地区,比较可以认同产生共识。不相关的就不一定跟你有共识。在这个意义上讲,FTA,是全球化发展中,生产力发展到这个阶段,进一步促使全球化发展中的一个新的特征。它倒不见得是逆全球化。FTA不是逆WTO,FTA也不是逆全球化。它是全球化发展到更高级阶段以后必然的趋势。美国在2002年的时候,想在WTO里实现“三零”原则,当时提出来了。第一阶段目标,实现,第二阶段归零的目标,没实现。这个十来年过程中,FTA谈判变成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之间,一个主要的贸易谈判原则的一个体系。WTO的作用越来越小了,或者这些事情都不讨论了,那不是有点边缘化了吗?大家在讨论WTO的规则要改变。议事规则、管理规则、裁决规则要改变等等。这就是现在世界贸易格局中的新特点。

最近几年,以“三零”为背景、为基础的FTA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发展还是有比较快的进度。可以看到,去年日本跟欧洲的FTA谈判已经签订协议。并且将在今年下半年生效。这一块代表多少?日本的经济差不多五六万亿美元。欧洲的经济也有十几万亿美元。加在一起,差不多二十多万亿。全球经济总共70万亿,这里面有1/3的一块就形成了,这是一个。第二个,美国和欧洲的协议,各方面的条款,都谈好了,还有一部分没谈好。去年年底签了部分协定,敲定到今年六七月份希望签约,当然现在还没有签约,还在谈判,主要是为农业问题,欧洲和美国在讨论,目前还没有统一共识的现象。原来预计六七月份签约生效,可能会推到年底。第三个是美国跟日本贸易协定,已经谈了两年,目前基本上框架文字都有了,还在进行最后的讨论。另外,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北美的自由贸易协定已经签了。

讲这段话的意思是,如果在今后的一年,或者在2020年,这几块都加在一起,那么这几个国家,欧洲、美国、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这块,它的经济总量占全球54%,这些地区互相的贸易总量占全球贸易的55%左右。这个意思是相当于美国人在通过FTA的过程,把原来已经淡出的G7又恢复变成了一个一体化的贸易体。

新世纪以来G7变成了G20。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中国没有介入到这个自贸体的贸易圈里,那么我们等于进入了WTO,却又在FTA的范围里出圈了。如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进入了FTA,那么加上中国占世界经济16%的经济规模,54%+16%,就等于世界经济的70%。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贸易体了。

贸易量,还不是70%,因为中国的贸易量占全球1/3。在这个意义上讲,这块加上去全球贸易70%-80%就在这个圈里了。在这个意义上,我要讲第四点,就是以“三零”为基础的自由贸易体系,目前这十几年的发展过程处在什么状况,中国又处在什么状况。我们因为没有去从“三零”角度去跟他们讨论,现在我们跟美国的中美贸易战也不是讨论“三零”的,是在讨论贸易顺差逆差和其他的具体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欧美、日美、欧洲和日本,这个事情,我们有一个怎么去介入的问题。

同样以日本牵头的,就是亚洲太平洋地区的自贸体。涉及到11个国家。后来,特朗普上来以后,说美国退出TPP。现在这个贸易体协议倒也签了,是日本挑头的,我们中国还没介入。这么一个亚洲地区,中国不介入,这个自贸体,某种角度上说功能丧失了一半。反过来我们的确该去介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国际贸易,今后很重要一个格局。就是以“三零”为原则、纲领的国际贸易的体系的介入、参与、甚至到里面进行很重要的推进工作。这个事情做的好,相当于第二次入市。如果说过去2000年时候的入世引领中国15年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发生重要变化的话,那么这一阶段的事情谈好对中国国际贸易、国际经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展的贡献和作用,以及我们整个中国在2035年成为世界的现代化的大国、2050年成为强国,都会奠定十分重要的作用。这是我想讲第四点,就是以“三零”为原则的FTA的谈判、讨论、区域协定、自由贸易协定,目前在整个世界的格局,状况。第五点、第六点、第七点,具体跟大家讨论一下“三零”原则在中国具体实施的情况。

第五点讲零关税在中国实施会发生什么变化;第六点讲零壁垒在中国实施主要抓什么事;第七点讲零补贴。这三个零,分别讲三条。

第五条,就是讲零关税的问题。

大家有时候,有一种感觉,一讲到零关税就是国门大开,外国货冲击进来,中国的农业会萎缩,工业也会萎缩,服务业也会萎缩,这种观点在90年代讨论也多得很。到要进入WTO的时候了,早进好还是晚进好?有的人说越晚进越好。让我们自己养的大一点、肥一点、强一点,开门了,不会受人家欺负。

那么实际上,当时上海方面,就跟国家提了一个基本逻辑,就是进WTO,早进比晚进好,在这方面,提出了一整套的方案。事实证明,WTO进去以后,我们不管是农业、工业、还是服务业,基本没有受到太多的冲击。反过来,我们金融,出现了世界级的最大的金融企业。在2000年的时候,世界金融体系里面,中国所有金融机构都不要说前十位,前二十位一个都没有。现在前十位的银行里我们占五个,前十位的保险公司里面我们也占好多个。讲这段话的意思,通过开放,我们得到的好处是多多。

同样,现在大家也会想到,如果关税归零了,会出现什么情况?抽象地讲容易走极端,做任何事都要具体分析,了解问题本质,才能把思维逻辑讲清楚。下面我们就分析中国经济开放,如果按零关税开放以后的几个板块的概念。

第一,当然大家都会想到,工业品、制造业,不管是机器设备,还是汽车产品,还是轻工业,或者其他的工业品,大家首先,看到中国的制造业,特别是产业链当中的零部件中间体,已经占全球零部件中间体,这个概念来说,还就是占60%。这个意思,在中国的进出口一年四万亿美元,然后我们这四万亿美元,进出口里面,跟全国的贸易结构是一样的。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一大的贸易国。所以,全球的贸易特征里,中国的贸易特征是聚焦的。我们这个四万亿里面,60%多,就是零部件贸易。

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已经是制造业大国了,我们每年进口一万八千亿,这个进口量里面60%-70%就是零部件。我们芯片进口,就两千多亿美元。液晶面板还进口一千多亿美元,各种都是部件。当你把工业品变成零关税的时候,我们的企业进口关税没了,成本下降了,是最大的受益体,对中国制造业来说。这是第一。



阅读次数:85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