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府外贸的武林高手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green 于 2019-01-12 13:34:34

回答: 确实是,只有大国企才能与西方大公司抢些羹。这也就是为什 由 testtesttest 于 2019-01-12 10:14:17

汪彝定,在贸易起飞时代执掌权威鼎盛的国贸局,是臺湾经贸谈判第一人。
我经历了这个繁荣小岛从一九四五到一九九0这段历史上关键时间内的社会变化。这个变化中有很深的痛苦,很多人犯过错误,也包含了史无前例的成功,与很多上贡献了他们的心智与劳力的辉煌成就。
我所见与我所思

  现在再回溯我二十六岁以前在大陆的时光,我曾遍历衰败的北京、新兴的南京、「冒险家乐园」的上海、虽困苦雨信心坚定的大西南,和穷困得今人害怕的大西北;城市、乡村,都熟悉。那一大片贫瘠的土地,那一大群蒙昧的人民要改造为现代国家、现代人民,非一、二百年之力不为功。今人痛惜的是,民国十六年与民国三十九年,当权者两度居于可以改造中国社会的地位,一如日本在明治初年,旧社会、旧礼法已经解体,人民急于求进步,给他们什麽,他们都会接受,但最后却都徒然放走时机。我不太相信什麽主义或哲学,我只相信一个明礼守法的社会制度必将导来进步与繁荣,多一点社会主义,或多一点资本主义;多一点民主,或少一点民主,也都无碍于进步。正如我在「社会纪律重于一切」那篇文章中列举的例子,社会主义气氛浓厚的北欧,比十分资本主义的加勒比海国家不知强多少。十分民主的印度比家长式统治的新加坡,每一方面都赶不上。其间分别是社会纪律,不在制度。
岛内滋长着的暴戾与不诚不信的社会风格,正在把一个四十年纯淨守法的社会改造成到处是狂傲,到处是排斥,到处是贪婪的人群。这个趋势不扭转,臺湾社会的公正基础会从根破坏。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为「社会纪律重于一切」,而我们的社会却正在败坏中,那一党,那一群都是一样。可痛啊!大陆的无知,相对于臺湾的荒诞,实在难分上下。我们凭什麽说我们要以臺湾经验改造大陆民风?

  我实在不知道臺湾社会风气败坏从何时开始。或许过去大陆上只要忠,不怕贪;刑不上大夫、罪不及巨贾的治国之术要负很大责任。但创此风格的层峰已颓,风气未改,又是怎麽回事?



阅读次数:115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