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是中国人不识货。 06年陈带着项目回国, 没人鸟他。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胡涂仙 于 2018-10-02 10:22:46

回答: 估计被瑞典一家三口那事给搅黄乐:)瑞典人投票诺奖 由 康成 于 2018-10-02 05:08:16

陈不但是第一个PDL1分子的发现者,还是开创PD1-PDL1免疫治疗的创始人。

耶鲁王俊博士的评论比较公平: 今年的Nobel医学奖给得非常不伦不类,我感到非常不公正,也为陈教授鸣不平。理由如下:
1. 如果是因为发现基因得奖,那发现CTLA-4的是Pierre Goldstein ,发现PD1的是Honjo, 发现PD-L1的是陈教授。而PD-1之所以和其他immune inhibitory receptors ,比如CTLA-4,LAG3/Tim3不一样的地方,是其配体在肿瘤微环境的调控作用,这点是其最特别的地方。
2. 如果是因为发现新基因/pathway在肿瘤的治疗作用得奖。那发现CTLA-4抗体肿瘤治疗作用的是Allison,发现PD-L1/PD1途径抗体治疗作用的是陈教授,这点从文章和专利都有很多的证据。东大做了一点点肿瘤的工作,比陈教授都晚,而且Honjo只是挂名,这些工作还是东大另一个教授minato做的。
3. 真正把PD1/PDL1 连在一起,发现interaction的不是Freeman,是Clive wood,后者因为种种原因,其贡献不为人所知。
4. 得奖理由是”for the discovery of cancer therapy on negative regulation of inhibitory pathways” 听起来有点像第二点,但给的却是不伦不类的人物组合。
5. 如果是考虑到给第三个人,可能造成给不了Freeman,有冲突。但因为发现interaction的是Wood,我觉得冲突应该不存在。当然也有朋友提到可能是最近瑞典中国游客事件的影响,这个有点扯,但是也不是没可能。
6. 恭喜Allison和Honjo, 他们都是免疫领域的先驱。Allison codiscovered TCR, Honjo 还是AID的发现者。而陈教授是肿瘤免疫领域的先驱,给肿瘤免疫免疫调节分子的奖不给陈教授,是Nobel prize Committe的重大失误。当年TLR的奖漏掉了同在耶鲁的Ruslan, DNA 结构的奖漏掉了女性科学家Franklin , 他们的贡献,值得称道。
7. 由衷感谢陈教授在肿瘤免疫领域三十年的踏实辛勤的耕耘。他是这个领域真正做出最有创造工作的科学家之一。从1992年第一次把B7分子引入肿瘤治疗,到发现4-BB, PD-L1/PD1, B7-H2/3/4, VISTA(PD-1H), LIGHT,RELT, B7-H5/CD28H,以及后续很多新分子新途径的抗肿瘤功能。毫不夸张的讲,陈教授奠定了肿瘤免疫免疫调节分子领域半个江山!这点也是独一无二的。这些贡献远远不止PD1/PDL1,拯救了无数肿瘤患者,也远远大于这个奖本身。

阅读次数:30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