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炮”、法兰西怪癖与阴化审美观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蜗牛跑步11 于 2018-09-10 12:21:01

近几年来,流行一种“娘炮”或“小鲜肉”的说法与社会现象。见象生义,不由得将多年前本人所发的一个议论,再复述如下:

法国路易十五当政,别称“香水宫廷”的时代,曾出现一种行为叫做“法兰西怪癖” 或“法兰西畸形”:凡是女人喜欢穿戴的东西,男人便视为时尚,如着女装、涂香粉,装假发、按花边、戴耳环、佩钻饰、戴羽帽、以及穿彩履等等。

当今的时尚男士,也越来越女性化:光滑柔顺的披肩长发,白晰透嫩的皮肤,纤细轻舒的眉毛,红润性感的嘴唇,摇曳多姿的耳环,绚丽多彩的衣衫……;就连大名鼎鼎的NBA篮板王罗德曼扮酷,也要涂着眼影、染着指甲油、穿着婚纱招摇过市。

据说中性化风潮带来的中性审美成为世人追求个性化的风向标;再极端一点说,男性女性化及其带来的阴化审美观更成为后现代大众消费模仿文化的图腾崇拜。当前男性与女性审美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二者之间的中线也越来越趋于一致。实际上,男性中性化与女性中性化的两股源头恐怕最终合为一流。

据美国性心理学家研究,越来越多的女人喜欢女性化的男人,因此李奥纳多和汤姆.克鲁斯这样的略带阴柔的英俊小生最受女性欢迎。甚至不少女子认为,这两位影星,倘若再女性化15%,恐怕更受欢迎。

中国文化中,自古形容才子的标准语言是:骨骼清奇,唇红齿白,手无缚鸡之力。在当下华人世界,女人们梦寐以求的帅哥十有八九是缺乏硬度与棱角的中性化情种。

有人认为,象一切事物一样,在人们自身发展中,也具有阴性能量或特质与阳性能量或特质,或称之女性能量与男性能量。美国对11岁的孩子做过调查,约有90%的孩子认为,男性化的特质不外乎是:正直、刚强、积极、坚定、冒险、独立、强势、粗线条.....;女性化的特质则接近:温柔、顺从、情绪化、软弱、心肠软、多话、善变的......。

一般说来女性倾向阴性能量温柔体贴,被动接纳;而一般男性倾向阳性能量,表现为强悍刚烈,积极侵略。但不管男女,每个人都具有有阴性与阳性两种能量,只是在比例上阴性能量多的,有女性化倾向,而阳性能量多的,有男性化倾向;不一定男人就是男性化倾向,女人就是女性化倾向,男人也有女性化倾向,女人也有男性化倾向。

按中国传统的说法:女人带阳刚气者,命运比较坎珂辛苦,会克父克夫克子,原因可能是女性阳刚容易与长辈或男性起冲突,一起生活自然不和,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或生病或意外,就说是被平时刚烈不和的女性所克。这是男性社会里女性被逼迫的一项事实。

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很多身兼职业妇女与家庭主妇的女性,她们能量好工作有劲效率高,只要她的丈夫爱她配合她,她是作牛作马也心甘情愿,有这样阳性能量的女人在身边,很多胆小的男人有靠山,因为没事男人作主,有事女人把关,只要有正确的认识,男人可以放弃五千年男性社会的优势,愿意与女人作很好的协调,男人就有福了,因为生活的责任女人可以扛起一半以上。

通常认为,如果一个男人的阳性能量弱,而阴性能量强,就被贬为男性发育不纯,几乎与废人差不多。但实际上,现代人多数的工作都是劳心,而非直接劳力的,即着重决策力与人际关系。决策力需要全面周到地考量每一个可能性,人际关系更是需要耐力和善解人意。而这两项都是阴性能量的特质,一般男人缺乏这些特质,所以感觉工作与人际给他的精神压力很大,故男人的寿命比女人短就是压力大形成的。倘若一个男人先天的阴性能量就很强,如果社会肯定他,他必可以将他的才华发挥的更琳璃尽致,对他个人对社会都是正向的效意。

一位台湾作家是这样看的,以往都会认为,最男性化的男性+最女性化的女性=最佳家庭组合。男主外女主内,大家都和乐融融,这在20年前可能都还是。但是因为现在环境变化太多,如今这种黄金组合已经沦为最坏的组合,但这当然也有美满的,因为他的可变性最少几乎是不容协调的地方。主要因为是,女性的工作机会增加,大家对于家庭的观念也开始改变,婚姻选择性变化增加,使的传统女性在面对工作以及家庭时变的双份负担,也因此离婚率变化会跟此有关。

现在只要挖挖脑袋想一想,或者是路上随处可见的性别角色定位会这么地造成混乱?在过去,比较女性化的男人其实没什么生存余地,会被同伴讥笑为娘娘腔,在女性堆里又不会被视为女性。回来看之前大家所向往,也琅琅上口的名词:“新好男人”。新好男人给人新的感觉是什么呢?体贴和温柔。世界上不是没有可爱的男生,就某种方面来说,像女人的男人。还有一些看了之后就会大叹“当男人太可惜了!”的男人。

心理学的课程提到,其实一个人都可能有4种属性:男性化、女性化、两者皆高、未开化。跟其性别其实不一定相符,也就是,可能跟已经被社会化的我们的刻板印象不同。缩小来说,真正能够最快适应社会的是哪一种男人?相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是两者皆高的男人最能适应。比较类似新好男人的一类,同时兼有男性化的特质跟女性化的特质,如情绪解放、体贴、敏感等。
有人评论:看看美女作家陈染、卫慧们的文章就可以发现,女主人公热恋的都是女性化的男人,连名字都女性化了。在她们的作品中自恋自怜情结贯穿全文。作品的性别流露迥异于主流(男性的)。有个日本人说中国没有好作家是只有主流的男性文学没有真正的女性作家意识和男性作家意识,被我们的爱国青年骂了个狗血淋头。其实如果没有陈染、卫慧们的存在,那日本人的话是一点没错儿。我们现在颇受尊敬的几位女作家其实是自觉将男性主流意识内化的男作家,不说文学成就如何,跟陈染、卫慧们比,她们的性别自觉差的太远。

在某些专家看来,女性化的男人,等待着被爱。只有当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有女人欣赏与感激时,他的内在男性化才会急升,以驱除女性化的元素。女性化的男人,即是一名被动、怯弱的男人,多数会被很男性化的女人吸引,亦即是一名很主动的女人。然而,事情发展下去之后,男人一样要变得男性化,而女人亦需要变回女性化,爱情才能调和地发展下去。

提到“法兰西怪癖”,就顺便提及一下它的反效应--当年1980年代“寻找男子汉”的现象。

女性本身太弱,随便找一个男人,就觉得比没有强。女性自身强了,便看不上一般的男人。可是比这些女强人强的男人却太少了。不少女性的一双眼睛好像一台天平,称来称去,看来大部分男人连够不够男子汉的份量都大成问题。20世纪80年代中期,已故著名剧作家沙叶新推出了一部话剧《寻找男子汉》,引起许许多多女性的共鸣。剧中,那位女主角试图到处找真正的男子汉,结果大失所望。她所碰到的男人无非都是一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娘娘腔的奶油小生、鬼头鬼脑的小混混、庸庸碌碌的公务员、自命不凡的空谈客、迂臭酸腐的弱书生、投机钻营的生意人……


什么是理想的男子汉?这个问题就像什么是女性美一样太难于界定。

是从外形上讲,高大健壮、英挺伟岸、相貌堂堂、线条分明、阳刚粗犷?是从性格上讲,坚毅果敢、机敏冷静、豪迈洒脱、心胸开阔、风趣幽默?是从人品上讲,忠诚可靠、言行如一、疾恶如仇、扶危济困、责任感强?还是从事业上讲,好学上进、成熟练达、精明强干、眼界远大、成就卓著?

然而,所有这些都太抽象了。于是,不少女性在能够直观形象到的电影中去找。当时的中国电影无法提供这样的男子汉,于是就从外国电影那里碰运气。正好刚赶上开放,一部叫《追捕》的日本警匪动作片应运而来。其中,那个演主角杜丘的日本男星高仓健顿时征服了千千万万中国女影迷的芳心。“高仓健”这个角色看起来体格有力强壮,面容硬棱硬角,表情冷峻莫测,个性坚定无畏,做事干脆彻底。这种人在中国电影中根本看不到,那一阵子,“高仓健”简直成了理想男子汉的代名词。

随着开放,更多的外来片子占据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香港的、欧洲的、好莱坞的……这就为中国的女观众们提供了更多的银幕硬汉子的形象。

后来,关于男子汉的讨论让人觉得乏味了。有人干脆作了一个简短的总结:男子汉就是在某一点或某几点上能吸引女性的家伙;可不是,有爱唐僧的,有爱孙悟空的,有爱沙和尚的,也有爱猪八戒的,爱谁谁就是男子汉。

所谓寻找男子汉,只是一些成熟的、有头脑的“大女人”们的所言所为。其实对芸芸众生的诸如女小市民、女青工、女中学生、低年级大学女生一类的“小女子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并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是那种你侬我侬、卿卿我我、情意绵绵的大少爷、小帅哥或文弱酸书生们。20世纪80年代中期,台湾的琼瑶作品登陆大陆,正好迎合了“小女子们”的精神需求。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庭院深深》、《几度夕阳红》、《雀儿上枝头》……使“小女子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度过工余、课余和饭后茶余。银幕上“白马王子”的形象化就是台湾影星秦汉、秦祥林或张佩华们。





不像香港影视那样努力表现一种男子气,哪怕是一种野性或邪恶的男子气,台湾的影视总表现一种凄楚楚、软绵绵、泪涟涟、茫然然的男女之情。本来,大陆电影中的“非男子汉化”已经够足的了,琼瑶的东西把这种“非男子汉化”更是推向了极端。

与“高仓健热”相反相成,“琼瑶热”是对中国大陆10年“文革”中“爱情荒漠”的一种冲击。人们刚刚厌倦了“阶级感情加同志战斗友谊式”的“结合”,乍一碰到“琼瑶式”的浪漫之情,怎能不如醉如痴呢?

对常人来说,什么是最缺的,什么就是最需要的。然而,这种满足暂时最缺的“最需要”,并非对国民的精神生活是最有益的。

 喜欢什么样的男性?阳刚的,还是阴柔的?大丈夫型,还是奶油小生型?这是旁人不得代庖的女性的自由选择。

本来,男性作为整体并不是铁板一块,它是无数多元个体的矛盾结合。对“男子汉”的界定,是一种主观价值和爱好的给予。

“琼瑶式”的爱情童话是超越现实生活的理想化和虚幻化,“小女子们”往往在把自己摆进这种理想的虚构中时,就像在彼岸的仙境里飘飘渺渺、昏昏然然,当猛一回到现实的此岸时便会摔得头破血流。

“琼瑶热”所产生的再次“非男子汉化”在满足部分女性的精神需要后,不久又逐渐降温。生活毕竟是现实的,浪漫仅仅是现实条件制约下的浪漫。

不论“大女人们”还是“小女子们”所能碰到的男人们都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现实凡人,而非“天神”、“天使”或“王公”、“王子”。既是凡人,就会有弱点、有缺陷,就应对之有宽容、有包容。(转自新浪博客)


阅读次数:77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