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魏杰-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1 of 3)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esttesttest 于 2018-04-15 05:47:51



作者:魏杰

2018年3月31日,在两会闭幕后,苏州博商会邀请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教授以未来风险和机会为核心,解读中国新经济的“四梁八柱”。




全文结合美元加息、中美贸易战、上海成立石油期货交易所、国企混改、优质债转股、独角兽IPO、房地产税、以比特币为首的ICO数字货币走向等当下经济事件,深刻剖析还原其背后的逻辑,追根溯源。




如果说,十九大和两会宣告了中国进入新时代,并描绘了中国的未来蓝图。那么魏教授此次演讲则是拎出其中的“四梁八柱”为我们梳理其中的内在逻辑和外在表现。不管是对于理解国家意志,还是企业成长,亦或是个人投资,都具有前瞻性意义。




虽然文章较长,但是魏杰教授的分享深入浅出,条理清晰,诙谐幽默,干货满满。




以下为魏杰教授演讲内容:




非常高兴和各位一起做一个分享。




今天的题目是十九大和两会之后中国经济的走势。十九大、两会都已经相继闭幕,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情况,人们都非常关注。




经济走势的分析,最关注两个问题:第一,风险在哪里。风险必须搞清楚,如果搞不清楚,风险要真爆发,那经济可能会出现连续十年的倒退,而且可能没有预案。第二,增长点在哪里。下面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探讨,围绕这两个问题展开。




一、寻找未来风险




风险在哪里,决策层已经有非常明确的共识。我们未来的风险将主要在金融领域,所以提出要防范金融风险。过去我们对未来风险判断,很长时间也认为是在增长,所以长期讲稳增长、保增长,甚至2008年提出要保8。当时之所以稳增长、保增长是一个主题,其实我们判断风险在增长。但现在对未来风险的判断,认为在金融领域,所以提出要防范金融风险。2018年三大战役第一个战役就是防范金融风险。




防范金融风险可能是未来中国经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怎么样防范金融风险?国际教训看,金融风险爆发往往从五个方面的因素引起。中国防范金融风险,也有五大方向。




第一,抑制资产泡沫。什么是资产泡沫?资产价格涨得太快快。什么是资产价格?中国统计资产价格就两个,股票价格、房子价格。理论上讲,房地产市场泡沫,既要防止股价涨太快,也要防止房价涨太快。但这次所讲的抑制泡沫是指房地产,不是指股市。




因为我们预测未来三五年内,中国股市是一个缓慢上升的状态,也就是慢牛,不会出现所谓泡沫。




三个原因:




第一,现在证券监管部门把监控作为第一要务。内部交易、买壳、卖壳,资本大颚的行为极其关注,再加上大数据,使得监管部门任何时候发现任何一支股票在那个地方出现异常波动。




第二,现在监管部门对场外配资非常关注。我们国家有两大资金池:银行、保险。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是重大的资本市场之外的资金池。现在对这两大资金池的监控,非常到位。在这种条件下,股价涨得太快的可能性基本不大。




第三,IPO的快速推进。最快时一个星期上十家公司,慢一点一个星期有一两家。这样的上市速度,我们估计股价涨太多的可能性基本不大。前一段时间由于改革停止了IPO,要把审核制变成注册制。现在明确提出IPO进行过程中也是改革。只要IPO能够持续推进,股价涨太多的可能性也不大。




这三个原因导致未来股市基本上是慢牛,缓慢上升。




现在最关注的资产泡沫,是房地产。担心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引起金融风险。之前参加过不少内部研讨会,人们讨论未来的黑天鹅事件、灰犀牛事件时,许多人都判定是房地产。现在最担心房地产泡沫一旦破灭,会带来一场金融风险。




我们关注房地产是不是形成泡沫,泡沫有的多大,最关注一个数字,住房供给的刚性需求,就是买了是用来住的。如果住房供给过多超过刚性需求,泡沫就会形成。判断房地产有没有泡沫,有多大,最主要的指标就是住房供给刚性需求。如果平均每家五套房了,泡沫一定破了,要房子干吗。但房地产产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经常是住房供给超过刚性需求。




因为房子只要有居住的功能,就会有另外两个属性,金融属性、投资属性。这两种属性一定会产生两个需求,投资性需求,投机性需求。这种需求拉动了住房供给一定会超过刚性需求。一旦住房供给过多超过刚性需求,泡沫形成。




日本房地产泡沫的产生就是住房供给过多超过需求。日本房地产泡沫产生于1985年,引发了1990年的日本金融危机。




日本为什么在1985年形成房地产泡沫?三个原因:第一,1985年日本彻底完成了工业化城市。人们有钱,不知道投资什么。好像现在有人老问我,不买房投资什么。这时候银行就来,你们买房,买了以后抵押给银行,根据你们抵押的数量再给你们放贷,你们还可以继续投资买房。
有钱人买房子不断投资,背后不是刚性需求,是投资性需求和投机性需求,拉动了住房供给一定会超过刚需。




第二,1985年美国要剪日本的羊毛,美国这个国家,谁富了就剪谁的羊毛,好像现在要剪我们的羊毛一样。当时迫使日本政府签了一个《广场协议》,日本政府承诺未来五年内日元每年升值5%。这条规定导致大量外资涌向日本。因为在日本什么都不干都有5%回报。外资投资房地产根本不是为了刚性需求,是投资性需求和投机性需求,拉动住房供给一定会超过刚需。




第三,1985年让日本修改《建筑法》。日本原来的建筑法明确规定旧房子以维修为主,修改之后可以把旧房子炸掉,原来两层现在盖七十层。这三个原因导致日本的住房供给大规模上升。到1989年时,有一些日本精英发现要出问题了,住房供给似乎过多超过刚性需求,如果继续超过,就会引发泡沫,就建议日本政府紧缩。




1989年3月份日本开始紧缩,首先把股市泡沫挤破,大量上市公司亏损。上市公司为了弥补亏损,大规模抛出房子。像现在的常识公司一样,紧接着外资要离开日本了,也大规规模抛出自己手里的房子。这时候不知道谁给日本出一个馊主意,实行房产税。这时候大量房产多的个人也开始抛售房子。几股力量,上市公司、外资、房子多的个人。一下让住房供给超过刚性需求的现象成为现实。1990年泡沫挤破了,导致90年代日本的金融危机。




我前年在东京调研时发现北京房子卖掉一套,在东京可以买三套。因为很便宜,房子多。中国房地产泡沫如果挤破了,后果比日本要严重多了。因为我们个人财富的65%是房产。一旦挤破,所有人财富将缩水,而且所有财富都以现在的价格为基础,一旦大幅度下跌,必然导致信用关系断裂,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所以我们提出要抑制房地产泡沫。抑制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不能继续吹大,继续吹大未来将很麻烦。另外一层,现在也不能挤破,因为现在挤破现在就很麻烦。既不能现在挤破也不能继续吹大,就抑制资产泡沫。




提出中晚期对策和长效机制相结合。




中短期对策有两个政策,一个是严格控制投机性需求和投资性需求。这两股需求拉动住房供给,一定会让住房供给超过刚性需求。就是现在的限购限贷。现在这股冲动很强烈,一旦放开一定会让住房供给远远超过刚性需求。跟大家在底下调研,冲动很强,一线城市每家可以买两套,现在是在大家都想买第三套的时候。因为他觉得好像只有房子才可以抵制通胀。所以人们都有冲动,想进入第三套、地四套,进入投机性需求和投资性需求。如果不限制,最终这股需求拉动住房供给一定会超过刚性需求,所以会持续限购限贷。




第二个政策着力点,约束开发商。开发商不能继续盖下去,这样无限制的继续盖总有一天盖出一个大泡沫出来。李嘉诚先生讲在中国大陆如果不约束盖房子,继续让盖,那十年后中国最不值钱的就是房子。因为供给远远超过刚性需求,所以要约束开发商。两条办法,拿别人的钱盖你只有收益没有风险,拿你的钱盖你会衡量一下这是不是超过刚需了,还要不要盖。




2018年将持续严格控制开发商。另外一个办法,控制新房价。我国现有房地产制度,新房价格是政府控制。用这个办法约束开发者。比如让地价高于房价,让面粉价高于面包,你还盖不盖。已经出现这个情况了,我上次去调研,一家企业拿地时算过帐,一平米卖6万都不赚,卖7万才赚,最后政府说只准卖4万。这就是现在很多地王没有入市,因为入市就赔。这个约束很强,估计会继续用这个办法来控制。对开发商的约束行为,一个是资金,一个是新房价。这是两大政策着力点,控制投机性需求、投资性需求,一个是约束开发商。让住房供给与刚性关系保持在正常上,不能继续增长了。但压力很大。




我最近调研时经常听到三种声音。一种声音是老百姓老问我,我不买房子拿钱干啥。第二种声音是地方政府,说不搞地产,不卖地,财政怎么办。第三种声音,开发商说我只会盖房子,别的事也不会干,不盖房子干嘛。都是要求盖房子,都是极度利益,总有一天为这种利益冲突会搞出大泡沫,住房供给远远超过刚性需求,站在国家层面要站在更高层面看,那就是一定要协调住房供给与刚性需求的关系,这种泡沫不能持续再进行,要维系才行。




这是一个中短期对策,另外一个叫长效机制。比如说共有产权、租售同权、调整一线城市空间布局、房产税等等,都属于长效机制。现在要推出长效机制。比如调整一线城市空间布局,北京率先开始,就是雄安新区。雄安新区实际上是调整北京的重大举措。北京如果无限制的聚集资源,最后大城市病将越来越严重,交通、拥堵、雾霾、民生短缺,一系列大城市病暴露出来。2010年时曾经讨论过要不要迁都,但迁都这块不能随便聊,这是国运的事情,不能随便迁都。去年3月份决定不迁都了,迁非首都功能,就是雄安新区。雄安新区要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
什么叫非首都功能?你先搞清楚什么叫首都功能。首都功能就是四件事,第一,政治中心;第二,国际交往中心;第三,文化中心;第四,科学创新中心。这四条叫首都功能。除此之外都叫非首都功能。




第一,经济中心不是首都功能。经济中心不是首都功能,这么多企业办在北京干什么。流通类企业、制造业企业、总部类,都将迁往雄安新区。




第二,教育中心不是首都功能。大学也得迁,尤其职业教育为特征的大学。我估计清华、北大不会迁,但是扩大规模不行,要扩大规模可以,在外地办分校。深圳市委书记说欢迎清华、北大大深圳办学校。这可以扩大规模,北京不可以。像美国加州大学分校比总部还办得好。




第三,金融中心不是首都功能。这么多金融中心搬到北京一样要迁。




第四,医疗中心不是首都功能。现在北京医院看病的病人里80%都是外地人。分解医疗资源,所以北京的好医院在北京都不能扩大规模,要扩大可以,在外地办分院,等等之类的功能都将转向雄安新区甚至全国各地。




最近我看有些超出我的想象,一部分行政事业单位也要迁离北京。那就是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厉。这么多功能前往雄安新区,这么多功能走了,人就走了,人走了就不人口总量控制住了。




实际上雄安新区一箭双雕。一方面分解了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一方面建出一个新首都出来。一箭双雕,北京已经开始。北京开始了,上海、广州、深圳怎么办?一线城市怎么办?恐怕要研究一下调整空间布局的问题。




上海未来真要走向自由港的话,一些功能恐怕也得想办法要剥离下来。谁来承载上海的一线功能?未来的长三角一定会重新讨论空间布局。这样才符合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一定要综合考虑长三角的空间布局。




广州、深圳提出粤港澳大湾区,中央也同意了,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它叫粤港澳大湾区,不是现在的粤港澳湾区。大湾区,是向粤东发展还是向粤西发展,都会遇到它的问题。这次调整空间布局从一线城市开始。对一线城市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再比如房地产税,今年两会讨论最热烈的话题是房地产税。讨论的热点不是要不要上,是讨论怎么上的问题。告诉大家房地产税要推出了,今年可能起草房地产税完成,明年上两会进入立法程序。




一般这种法律最少三上三下,最快要到2020年以后才能出台。但只要要上,政策效果就出来了。政策所产生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人们知道不能太多的持有房子,因为要交税了。这些房子是持有税,谁持有谁交税,而且年年按当年持有价交。这就告诉大家房子持有太多,成本很高。国际惯例按1%交,那4000万一套房子一年房产税得40万。你还持有那么多吗?肯定不,有人就往外抛。所以有人问我,房地产税一旦实行,房价跌还是涨。主要看这个城市,有人抛有人跌不会跌,有人抛没人接,那就一定会跌。




长效机制,看看北京。今年二手房价格跌得很厉害。我亲自到中介机构看了,上千万的流动就很慢,两三千万的挂得不多,就是有价无市。上次看交易,有卖房的在讨论。有一个人挂了一套房子4000万。另外一个人来跟他聊,他说我给你减500万,3500万。买的人说我不是缺500万,我缺3500万。我一听就笑了。人们都会考虑未来交税,税是多少。我们讲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最终会是泡沫,会抑制。




长效机制将不断推出,要防止泡沫不断扩大,总有一天会把我们导向一场金融风波。所以叫抑制资产泡沫,主要对房地产。现在讲中短期对策和长效机制相结合。




我的判断是要住一定要买,如果投资,建议大家谨慎再谨慎,千万不要用十年前的观念看现在,也不要用二十年前的观念看现在,因为中国的住房供给关系变了。过去房子极度短缺,因此那时候买房必然赚,现在住房供给明显不断超过刚性需求,有的城市已经远远超过。在这种条件下已经丧失了投资性需求和投资性需求,一旦刚需没有了,就没有投资性了。




这就是我们防范金融风险要做的第一件事,抑制资产泡沫

防范金融风险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稳住外汇。




许多国家金融风险的爆发就是外汇引起的。1998年亚洲金融风险就是外汇引起的。我们国家外汇从2015年开始波动,两个压力很大。第一,人民币贬值压力;第二,外汇储备量减少压力大。




国务院后来提出要稳住外汇,稳住的目标两个:第一,人民币不能持续贬值;第二,外汇储备量不能持续减少。人民币如下持续贬值,外汇储备量持续减少,一定会引发经营风险。




到现在为止推出三个对策稳住外汇。




第一,外汇改革中已经放开的项目,不往回收了。改革不能倒退,不能恢复到资本管制时代。凡是外汇改革中已经推出来的,将继续坚持。比如说一个身份证一年可以买1万美金,推出就继续坚持不变。另外是孩子出国留学,生活学费需要外汇可以的。凡是改革中已经承诺的,继续坚持,但没有放开的暂时停止。对个人来讲有三大海外投资现在基本停止。




第二,海外投资。第一海外买房子。现在基本叫停。这条从来没有放过,过去是灰色地带,有人在海外买房子,我一直提醒他买了就买了,别再多买,海外不动产投资基本停止。第二,海外证券投资。在美国市场买股票,曾经讨论过要不要放,现在也暂时停止。第三,海外投资类保险投资,也停止。我们放开了消费类保险。过去的灰色地带,在香港刷银行卡,既能刷投资类也能刷消费类,现在投资类叫停了。




这三大个人海外投资基本叫停,因为要稳住外汇,不仅叫停还越来越严格。去年8月21号起,在海外刷银行卡,单笔消费超过1000块钱,连续超23天以上,就要立案调查了。你是正常消费还是偷逃资金转移外汇。发卡银行要向有关单位汇报了,到底是正常消费还是偷逃转移外汇。今年又宣布海外银行卡提现一年最多不超过10万美元。改革中的项目继续放,但没有放开的暂时停止。




第二条,海外并购,凡是技术类的并购,继续支持。向海外收购芯片制造企业、半导体企业等等。但非技术类严格审查了。在海外搞房地产,买酒店,买酒庄,买足球俱乐部等等要严格审查。非技术类投资叫非理性投资,不支持非理性投资。这就是海外并购做了严格界定的,技术类并购支持,非技术类现在不能支持了。




第三条,“一带一路”投资,坚持使用人民币投资,不再动用外汇储备。因为“一带一路”投资我们是主导的,我们有权利选择什么货币,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国际化既能稳住外汇,又能实现我们的重要目标,我们要在国际上有金融话语权。




我们已经提出进入强起来的时代。一个强国在国际上必须要有金融话语权。没有金融话语权就不是强国。美国二战以前,没有金融话语,当时掌握在英国人手里。二战后美国才逐渐获得了金融话语权,获得金融话语权的重要原因就是石油和美元挂钩。任何石油交易,只能用美元交易。这个红色,是谁都不能阻止美国的红线。谁阻止就收拾谁。




萨达姆一句话引来杀身之祸。当时的副总统提着一袋东西在联合国转一下,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我估计这袋东西搞不好是洗衣粉。打完之后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中国现在恰恰要阻止这条红线。前天我们在上海成立石油期货交易所,告诉世界石油完全可以用人民币交易,不一定用美元交易。俄罗斯和中国先提出石油买卖不再用美元,人民币和卢布直接可以兑换,把美元挤出去。



上海石油期货交易所的成立,是重大的事件。美国美元霸主地方受到冲击了,美国什么打贸易战,早就意料到了。而且我们宣布产油国只要拿人民币可以随时在上海黄金市场买黄金,想美元霸主提出挑战。实际上我们推出“一带一路”国际化,逐渐在国际上话语权。坚持“一带一路”投资用人民币投资。




这就是稳住外汇的三条办法,现在外汇基本上稳住了。




第一,人民币没有出现持续贬值。2016年年底我来调研时,好多人问我要不要买美元。当时到一比六点九,估计到一比七点七五甚至一比七点二现在是六点二几。我们希望保持在一比六点五左右。人民币升值太快不利于中国。




第二,外汇储备量没有保持持续减少。我判断外汇引发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在大幅度减少。但现在不能宣布不会,因为2018年有两件事,第一,美元三次要加息;第二,特朗普减税。这两件事情可能会影响到外汇,但影响不会太大。因为有些事美国也是两难的选择。美国一方面需要一个强势美元连续加息,但贸易利差又很大。另外现在想把美元资产收回美国,但我估计好多回不去。苹果怎么回去,苹果如果在美国生产出口到中国关税就很高。我估计对外汇这两件事会有影响,但可能不是太大。我估计2018年外汇仍然会坚持2017年的导向。政治上不会有松动,因为还是担心外汇波动会引爆金融危机。虽然现在外汇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很小,但因为今年这两件事,还是要稳定,持续2017年的导向。




防范金融风险第三个对策,稳住债务。




许多国家金融风险的产生,就是债务引起的。2008年底美国金融危机,是次贷危机引起的。我们防范金融风险,也要稳住债务。




债务分三种:第一种,个人债务。我们原来以为个人债务不高,因为中国的国民性格,一般不会借钱消费,存钱的欲望很高。这和美国人不一样,美国人死的那一天,把自己赚的钱花得干干净净叫完美人生。我们是给孩子留得越多叫完美人生。




十九大开会期间,央行周小川同志有一个发言,反复强调要注意个人负债率上涨太快的问题。这个说法引起我的注意,我查了一下,个人负债率上升确实太快。2015年个人负债率是GDP总量的30%,到2016年底上升到45%。一年上升15个百分点,确实太快。现在估计个人负债率在50%以上。上升太快的重要原因是房贷上升太快。




2018年的政策是抑制个人负债率过分上涨,主要要约束房贷的上升。我估计2018年个人房贷将继续严格控制。2018年稳住债务的第一句话就是抑制个人负债率过分上涨。个人负债率上涨最快的是房贷,所以一定会严格控制房贷。2018年底控制房贷的政策会比2017年更加严厉。




第二种债务,企业债务。企业债务明显偏高,已经是GDP总量的167%,远远超过红色警戒线。但民营企业负债不高,主要是国有企业负债高。中央提出企业去杠杆的重中之重是国有企业,对企业债务的问题重点是解决国有负债太高的问题,民营企业负债率不高。




这三件事可以反映决策层要下大力气降低国有负债。第一件事情是联通混改,联通非国有资本已经超过国有资本,国家丧失了绝对控股权。但国家宁可丧失绝对控股权也要把负债降下来。第二件事东北特钢,东北特钢破产重组,第一是宣布我们不再搞刚性兑付,中国未来不会有保本的理财项目。第一是打破了刚性兑付。这个信号就告诉你,你跟国有企业借钱也要注意了,也可能还不回来。这个情况谁还敢跟他借钱。第三件事情是准备拿一部分优质资产搞债转股券,宁可把优质资产放出去也要把股债降下来。这说明决策层去杠杆的决策。作为企业负债的重点是把国有企业杠杆降下来。2018年国有企业降杠杆将是重要,三年时间必须完成,2018、2019、2020年要确定完成。




第三种债务,政府债务。政府债务中央负债率不高,因为中央政府一直坚持一个原则,赤字数量不超过当年GDP重量的3%。今年两会预算出来,赤字是经济总量的2.6%,没有超过3。现在主要是地方政府负债率太高。地方政府负债里,帐面看好像也不高,但实际很高。政府的潜在债务太大。什么叫潜在债务?表面上看不是政府债务,实际上是政府债务,潜在债务太大。




过去在座的知道地方的负债一般是搞一个融资平台,这个融资表现为企业债务,实际是政府债务。2015年以后这个事情做不成了,从2016年开始地方政府通过两种路径增加了债务。第一,把20年前要做的事拿到现在来做,这堆项目都是企业负债政府来买单,好像是企业债务,实际上是政府项目。这批项目基本都是公共产品,要政府回购的。这几年这类项目增加的量到4万多亿。


另外一点,搞产业引导基金。我们这几年搞产业调整,政府要扶持一批企业。这个可以搞,但必须拿政府财政的钱。有的政府没有钱,借银行债搞,给企业担保。等于把这个搞成政府潜在债务。PPP项目,所谓产业引导基金应该在6万亿以上。太大了。再不解决,总有一天会搞出一个金融风险。




现在提出,一定要依据地方潜在债务。之前有关部门讲得很清楚,最担心是地方潜在债务。如果不抑制,未来很麻烦。今年下定决心要控制地方潜在债务恶性上涨,提了一个原则叫终身追究责任。去年年底叫停了包头地铁、呼和浩特的机场,叫停了一大批基础设施,为什么?寅吃卯粮。发改委按照新标准,已经批准有13个城市不能修地铁,因为你不符合修地铁条件,寅吃卯粮最后是麻烦的。今年主要是查PPP项目,防止地方潜在债务。




稳住债务今年是三句话,截止个人负债率过分上升,企业债务明显偏高,地方财政过分上涨,要全面稳住债务。




第四件事,治理金融乱象。金融乱象如果不清理,也会引爆金融风险。2018年要治理金融乱象。




把金融乱象分两类,一类是改革所引起的。过去搞了不少金融改革改革方向是正确的,但配套措施没有跟上,结果引发了金融乱象。过去改革中有一件事情推动得快,放开非银行金融机构。放开各类投资公司、各类基金、各类保险公司等等。这种改革是对的,因为一个国家如果主要是银行融资,整个社会杠杆率很高。要把债务杠杆降下来,就必须要放开非银行金融机构,总体社会杠杆就会降下来。所以我们放开非银行金融机构。




这个改革是对的,但措施没有跟上,出现了乱象。第一,放开了各类投资公司,结果没有准入条件。谁都能办投资公司,租个门面房装修一把,钱骗来就跑了。大量投资公司是这样的。我们全面放开投资公司是2013、2014年。




2015年后半年我曾经做过一件事,调研一下投资公司对整个经济的影响。我跑了70多家投资公司,既包括线上也包括线下。跑完之后我第一个感觉,感觉到害怕。我发现他们的商业模式基本都不能维系。商业模式不能维系,一旦断了,就爆发问题了。为什么他们商业模式不能维系?我发现他们给所有投资人的承诺,回报率都是百分之二三十以上。你给投资人百分之二三十,你能搞到百分之四五十才行。现在干什么有这么高的回报率,怎么可能。




我和一个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聊天,我说你骗人的证据我没有,但你商业模式不能为继的证据有。我说现在能到百分之十的一个是骗子一个是贩毒的。这种商业模式都不能维系,一旦出事就出麻烦了。赶快写报告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结果就爆发了。这么多投资公司出事。而且有些线下的,我去调研觉得很可怜那些穷人们,一辈子赚的钱一夜之间打了水飘。我调研时没想到我一个学生在一个投资公司当副总。我借上厕所的时间告诉他赶快走,这个地方不能待。他说我走不了了,已经签字了。这件案子判他11年,董事长无期。这种案子现在快批快判。




基金,拿自己的钱干叫基金。而我们不是拿自己的钱,拿银行外围资金。这出问题了,不能把别人的债券变成你的股权,这违规了。现在有些有意思的事情,不知道他干什么的,钱从哪儿来不知道,但忽悠了好多上市公司。从银行贷了20亿,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把控股公司股票都质押了。好多基金就是空手套白狼,这个事情绝不能维系,2018年将全面清理。包括放开各类保险公司,像安邦,政府只好托管,再不托管就要出大事。有钱人都清楚,办保险公司比办银行好,所以好多有钱人愿意办保险公司不愿意办银行。保险公司不能破产,出了问题政府必须力保。像安邦,一出事政府马上托管,托管一年以后再放入市场。但保险公司必须要资本金才行,但许多虚假注资。在国内银行借很多钱,在国外买一个很贵的酒店拿回来装到保险公司里,成为资本金。这种很麻烦。我估计下一步要严格清理这些问题,这属于金融乱象。一旦不清,会引爆下一个金融风险。




第二种乱象,新技术引起的金融乱象。新技术进入金融领域,产生了许多现象。像比特币、ICO等等。这些现象到底是方向还是乱象,一下搞不清楚,就看一下。结果一看就变成乱象了,出问题了。




大前年中关村一下冒出来100多家ICO公司,ICO都是募集资金,IPO募集到的是股票,ICO募集到的是数字货币。我调研时发现有的公司还告诉你拿钱干什么,有的连拿钱干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竟然有人敢把钱给他,我很吃惊。




有一个小伙子告诉魏老师,不就两万块钱,亏了就亏了,赚了就赚大了。2015年时,英国一家大学在清华大学开了一次论坛,叫区块链技术进入金融今后的发展。我去到现场一看都是比特币的ICO公司董事长。我一看你拉我站台来了,这个台我一定不站的。




今天一定讲讲,区块链技术进入金融以后,是不是改变了金融的本质。如果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金融的本质就是风险与收益的事情。如果没有,那得出一个结论,用别人的钱都必须监管。ICO没有被监管,所以是违法的。第二年8月份全关了。关了英国的教授打电话说你有先见之明,我说我没有,你得搞清楚那些是方向那些是乱象。



上次一个朋友和他的朋友请我吃饭。一去发现是几个比特币的大炒家,甚至有一家是国际性的。我感觉这个饭是不能吃的。我说比特币,有一个问题,全世界是不是打破这个原则,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发货币,而你们是个人发货币。如果区块链技术让主权国家发货币这个原则推翻了,比特币就正常了,谁都可以发货币。这个原则如果没有被推翻,你在中国就是违法。所以中国宣布比特币不能和人民币兑换。因为我们还坚持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印货币,不承认个人可以印货币,那你就是不行的。讲完之后我就走了。




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不是一回事,区块链技术是一个物理学概念,这个技术的核心是去中心,没有中心怎么有序运转。去中心是它的特点。但好多人并不太了解这个技术,说句老实话,我都不太清楚。清华大学有一位物理教授研究得非常好,我专门请教他,他给我讲了两个小时,我也是稀里糊涂的。我说你没有讲清楚还是我没有听清楚。他把你带如一个虚幻世界,是没有中心的。我们在现实世界里都有中心。所以许多人把区块链和比特币混为一谈,不是一回事。区块链进入人类社会,哪一个领域可以使用它实现社会管理,还得探讨。现在炒得很热,就炒出乱象了。2018年治理乱象里有一部分是对新技术进入金融之后要做一个交代。中国正式宣布我们不承认任何虚拟货币。那就是在中国没有合法。今年这方面的乱象要做一些解释,要把它搞清楚,什么是乱象,什么不是乱象。




金融风险第五条对策,控制好两个政政策: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




首先是控制好货币政策,货币政策控制的目标提出,将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是货币政策的基本属性。过去长期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货币发行量太大了。2002年我们货币供应量只有16万亿,去年年底到167万。因为我们长期持有宽松的货币政策。现在将转向中性稳健的货币政策。一直是宽松,一旦转向稳健,就出现钱荒,资金紧张。去年导致不小利益群体要求松动货币政策。




十九大报告两会再次强调坚定不移的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我看有人写预判,不能再抱有幻想了,只好自己拯救自己,大量抛售资产。这种高负债需要宽松货币政策支持,一旦货币政策转向稳健中性的政策,就运转不了。不少集团开始抛售资产,因为知道已经不可能回到宽松货币政策。如果继续宽松下去,总有一天会引爆金融风险。金融风险一旦爆发,经济增长最少倒退五年到十年。所以慢一点不要紧,只要不爆发风险就可以。




现在和过去不同,现在一爆发风险,不可收拾。所以宁可慢一点,也不能爆发风险,所以绝不会松动货币政策。我估计2018年还会出现钱荒,资金紧张。央行当流动性太紧张时,可能调整一下,满足一下发展的需要,但绝不会恢复到宽松的货币政策来。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大家绝不能抱过去的幻想搞高负债高增长的模式,这个在中国已经过去了。因为我们把防风险提到了首要位置。这是货币政策,要有清醒的认识,叫稳健中性。




另外一个政策,宏观审慎政策。什么叫宏观审慎政策?和西方一个经济学家有关系。西方有一位很活跃的但非主流的经济学家,叫明斯基,叫活跃的非主流经济学家,因为他反经济学基本分析方法,他受马克思影响比较大。他1985年写过一本书,叫《稳住不稳定的经济》。这本书对宏观审慎的基本理论已经提出,但没有太大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他后来成功预计到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这本书一下就火起来了。我看到那本书还是我一个学生在美国复印了主要章节寄给我才看到。




宏观审慎政策要强调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叫顺周期理论。经济发展是顺周期时,人们一般没有风险意识,盲目扩张、加杠杆、负债。导致整个社会杠杆率太高。所以政策强调顺周期必须去杠杆。因为顺周期人们盲目容易加杠杆,会导致下一轮金融风险。




我们为什么对这个要点有共识?因为中国顺周期40年,1978-2018。高速增长40年,改革开放刚好40年,顺周期的40年。在顺周期过程中,大家没有风险意识,盲目扩张、盲目加杠杆,整个杠杆太高。如果不去杠杆,会引爆下一波金融风险。




未来几年内我们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去杠杆,整个社会的杠杆率必须降下来,因为杠杆率太高了。整个社会杠杆太高,就会引爆下一轮金融风险。我们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去杠杆,包括企业杠杆、个人杠杆也包括政府杠杆。宏观审慎政策一个要点,顺周期必须要去杠杆。




宏观审慎政策第二个要点,防止市场之间得传染病。这个市场生病了,会传到别的市场,一旦市场之间得了传染病,就会引爆金融风险。一个市场生病了,会传染别的市场。这种传染病一旦形成,就会引爆金融风险。




宏观审慎强调在市场之间要打隔断,你得病了不能传染给别人。比如说房地产市场,一旦出现房价大跌,传染给银行、实体经济、个人,金融风险就爆发了。要给房地产市场打隔断,你出问题了不能传染给别人。


隔断是一个重要办法,今年对房子抵押和土地抵押要做新规定。不做新规定,某年房价暴跌会传染给银行,给别人,金融风险就爆发了。比如说银行一般原则上不接受房子抵押,接受的话价格怎么定。现在按现有价格80%给你放贷,未来可能按20%给你放贷,按放假暴跌给你放贷。一旦暴跌,你不会传染给我。而且有些土地丧失抵押资格,有人把政府地抵押给银行,支持所有的政府土地转让金。这种土地未来不能抵押,只有拿自己的资金真金白银买的地能抵押,借别人的钱买的都不能抵押。一旦抵押,房地产出问题就传染给别人了。




今年对房地产抵押要做新规定,要隔断,不能得传染病。再比如说资本市场,股价暴跌一下影响别人,要隔断。隔断的重要办法,股票质押要做新规定。如果不做新规定按照现在质押,有人躺着中枪。现在规定大股东把股票往外抵押,不能超过抵押率的50%。有人把自己的股票全部质押,引爆金融风险。股票质押今年有新规定,不能像过去一样,最后出了这么大事。这是防止市场之间得传染病,要在市场之间打隔断。这是宏观审慎政策的重要观点。




宏观审慎政策,第一,顺周期时必须去杠杆;第二,防止市场之间得传染病。在市场之间要打隔断,不能你生病传染给别人。




2018年这些工作陆续会展开,对宏观审慎政策不是口号,是实实在在的要进行操作的东西。




这就是防范金融风险的第五个政策,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




阅读次数:29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ɢɹ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