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纪念 - 1942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燕王 于 2017-11-28 23:21:17

摘自-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是个学生出身的人,在学校养成了一种学生习惯,在一大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学生
面前做一点劳动的事,比如自己挑行李吧,也觉得不像样子。那时,我觉得世界上干净
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工人农民总是比较脏的。知识分子的衣服,别人的我可以穿,以为
是干净的;工人农民的衣服,我就不愿意穿,以为是脏的。

革命了,同工人农民和革命军的战士在一起了,我逐渐熟悉他们,他们也逐渐熟悉了我
。这时,只是在这时,我才根本地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的和小
资产阶级的感情。这时,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
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这就叫做感情起了变化,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

我们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要自己的作品为群众所欢迎,就得把自己的思想感情
来一个变化,来一番改造。没有这个变化,没有这个改造,什么事情都是做不好的,都
是格格不入的。


。。。

那么,什么是人民大众呢?最广大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所以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他们也是革命的同盟者,他们是能够长期地和我们合作的。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

------

当你失去了低端人口,你就失去了最普遍的支持。

阅读次数:17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散仙谷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