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1.5年前的文章, 还值得一读-王洪光:大陆如何在战争



散仙谷 http://www.webjb.org/webjb/sanxian/



送交者: testtesttest 于 2016-12-20 09:51:13

中统一台湾
王洪光, 南京战区原副司令员, 2015-04-10

日前,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刊登了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问题资深研究员迈科尔•科尔的《台湾如何在战争中打败大陆》(原题是《台湾在战争中打败中国的总体规划》)的文章(下称《科文》),为台独势力用战争手段与中国大陆对抗出谋划策。笔者反其意而用之,拟出本文题目。台湾能“打败”大陆吗?只要是精神健康和具有正常思维的人,不论他在西方还是东方,在大陆还是台湾,都会得到否定的回答。恐怕科尔先生心里的真实想法也是如此,否则智商太低,怎么能当研究员?还资深?

不过,对这篇文章还是有批驳的必要。因为岛内局势正在发生变化,《科文》可能迎合两种心理:一种是民进党领导层的“赌徒心理”,一种是绿营民众的“侥幸心理”。如果这两种心理在《科文》的诱导下爆发和传染,就会把台湾带入战争灾难。

科尔提出的首要战法是“威慑战”,就是“提高大陆入侵的成本,给解放军、北京领导层和中国民众带来难以接受的痛苦”。具体战法有两个。

其一,提高“对抗两栖进攻的能力,以海空军和反坦克火箭、导弹连、炮兵、移动特种部队和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后备部队,在海滩上布满炮弹(不知是否指地雷,可见这位资深专家的军事素质如此低劣),给进攻中的解放军准备一个杀戮地带”。其二,“研究更多的进攻方案,用巡航导弹、防区外发射的空地导弹、陆基机动导弹、海基巡航导弹攻击大陆的机场、导弹和雷达基地”,从而提高台湾的反击能力。科尔认为“威慑力”是台湾最可靠的优势,“可以更好地利用”。

科尔的第二个战法是“政治战”,也是两个战法。其一,“选择几项非对称方案,把解放军的痛苦最大化”,主要是“破坏解放军的士气”,如同“中国成功地破坏台湾军队士气”一样。其二,依靠“台湾的盟友美国或许还有日本,不应再让北京猜测美国是否会介入台海冲突”,要美国给中国划“红线”,“如果跨过这些红线,将招致美国军队的回应”;“东京与台湾更密切合作的时机也已成熟,双方发动政治战,共同努力会极大地帮助台湾”。

科尔的第三个战法是“网络战”,“找出民事和军事目标进行报复,破坏中国照常运转的能力。”从军事方面来说,“削弱甚至摧毁中国的核威慑力,或者破坏其防空系统,让中国暴露在美国空军的轰炸范围内”。

综上所述,科尔的“三战”如果实施,就不是台海两岸的战争,而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如果不发动世界大战,如何“削弱甚至摧毁中国的核威慑力”?《科文》的荒诞不经,和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唯恐天下不乱,由此可见一斑。但笔者还是想给他们这些心智蒙昧的人讲一点道理,说是“启蒙”也未尝不可。

第一,中国消灭台独势力、统一台湾的决心是不可动摇的。为了达此目的,没有什么“痛苦”解放军、北京领导层和中国民众是接受不了的。笔者曾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了第十届三次会议审议《反分裂国家法》,当《反分裂国家法》以空前绝后的2896票赞成,2票弃权,0票反对通过时,全场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另外,在全国人大历次大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凡是涉及到台湾统一问题时,都会立即赢得掌声。代表们发自肺腑的掌声,让我激动不已,笔者作为一名退役老兵,只要祖国一声号令,愿意重披征衣乘坐攻台第一船,为祖国统一而战,这将是莫大的荣耀,生死无憾!

英国诺丁汉大学与中国浙江省合办了宁波诺丁汉大学,科尔先生有条件到中国来做一个调研或委托宁波诺丁汉大学做也可以,得出的结果定会让他头脑清醒一点。去年有岛内的民意调查机构关于对台湾统独的测试,赞成台独的占30%左右,如果战端一开,这个比例还不知会降多少。台湾军人和广大青年愿意为台独势力打仗吗?笔者倒是建议台独分子,为了你们的理念,自己拿起枪上战场,为分裂祖国是否会死得光荣?笔者愿意在战场上与你们用枪炮对话。

当前西方制裁俄罗斯,把普京视作眼中钉。正因为西方的制裁,使俄罗斯上下更加紧密地团结在普京周围,民众与领导人共度时艰,对普京的民意测试,支持率飙升到80%以上。如果真到了大陆与台湾兵戎相见的时候,相信中国人民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上下一心,同仇敌忾,当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热烈景象一定会重现。

第二,现代战争打的是承受力,包括经济、政治、军事和心理承受力。谁先承受不住“痛苦”,谁先败下阵来,请问台湾岛内能承受住战争的痛苦吗?

台湾最大的劣势在于它的地理环境:一是面积不大,只有不足6万平方千米,还没4个北京市大;二是与大陆太近,平均不到200千米,最近处平潭到台湾新竹只有110千米;三是中央山脉纵贯南北,把台湾分割成东西两部分,而岛内的政治、经济、军事、交通重地,全在向我大陆的西部,毫无遮挡;四是形状狭长,南北长400千米,东西最宽145千米,腰肋部暴露在我当面,只要在台中、浊水溪拦腰一截,南北难以呼应。上述四个特点,使台湾还未开打,就已成挨打之势:

一是没有战略纵深。台湾面向西太平洋的东海岸距我岸只有300千米,我三代战机作战半径1300千米以上,轰炸机近3000千米,地对地近程导弹600千米以上,全岛都被我航空兵和地对地导弹近程火力覆盖。

二是台军兵力和装备有限,部署集中,即而形成不多的有价值的打击目标。根据现代战争对预定目标编号的惯例,台湾岛内有限的目标,最多能编几个号?特别是机场、防空阵地、军港、通信枢纽、指挥所等高价值目标,能承受我饱和火力的攻击吗?只说一说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两个地点。一个是原来靠中央山脉掩护,台岛东部的花莲、台东等机场除我航空兵外很难被直接攻击,尤其是台军引为自豪的某飞机洞库,战时其大部主力战机都隐藏在此,飞机可从洞库滑入跑道直接起飞。可现在我以点状目标为主的巡航导弹,可以越过或绕过中央山脉,直接对洞库门攻击,我远程火箭炮可用混凝土爆破弹直接对跑道甚至滑行道进行破坏,可能台战机还未出洞,即被封闭在洞里。据此建议台军,还是把“抢险救灾”部队编制搞大一些,可能扒拉废墟能快一点。另一个是台湾岛东部某海域,是台海军战时的疏泊地,战时其主力战舰都会到这里“避风头”。10多年前这里是相对安全的,对我当面有台湾岛遮挡,我主力战机的作战半径刚刚够到。现在却情况大变,这个位置不够我主力战机作战半径的一半,其威胁不仅来自西面大陆方向,还来自南面、东面的太平洋方向。被威胁手段不仅是海空力量的直接打击,还有上千千米外绕过来的对舰巡航导弹攻击,台军那么点海军力量经得起打吗?

三是近几年台军研发和引进了一些新装备,为了鼓舞士气,经常搞一些新装备“成军仪式”,军民欢呼雀跃,自娱自乐。如台军近几年研发的双体快艇加装雄蜂2、雄蜂3反舰导弹,单纯看这一武器系统确实对我大型舰船造成威胁,类似于当年我鱼雷快艇对蒋军大型军舰的威胁。可惜时过境迁,在台湾海峡该艇能打击我舰船的范围内台军不可能有制空权,我武直10打击该艇就如同老鹰捉兔子。前些年武直10还没有装备部队时,我陆航部队使用直9甚至米171加挂小型反舰导弹,就把海面上比双体船还快的移动目标追得东奔西蹿,打得七零八落。建议该艇加装一点防空火力,可以起到自我安慰的效果。

四是“布满炮弹的海滩”,是给“解放军准备的杀戮地带”。 笔者对“杀戮”二字十分反感,因为这两个字杀气太重,战争并不等同于杀戮,笔者只好在这里反其道而行之。守方要考虑的是,台湾西海岸距我大陆过于靠近了,近到不需更多的海空二炮火力,只要陆军火力就已足够压制和摧毁岸滩守备力量。岂止如此,我远程火箭炮最远射程近300千米,可以完全覆盖台湾岛北部和中部,大约占台湾岛四分之三的面积。在我密集的火箭炮火力覆盖下,不会有什么生命能在地面上生存。这里再说明一点,火箭弹是多弹种的,而且大多带有精度不同的制导装置,近乎地对地导弹。处于保密原因,笔者只能透露两个弹种,一是混凝土爆破弹,专攻永备工事;一是末敏弹,专攻装甲目标。要知道火箭弹比地对地弹道导弹便宜许多,使用更为方便。岛内老说我有一两千枚近程导弹瞄着台湾,孰不知导弹数量比起火箭弹来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希望台独势力不要惹火上身,否则到时候很可能玉石俱焚。

我南方部队装备建设的针对性很强。红旗9 防空导弹可以可靠地控制台湾海峡空域,或将引进的S-400导弹可以使台岛上空成为“禁飞区”,台军飞机根本起不来,躲在中央山脉东边的预警机也不敢露头;96系列坦克就是用来对付台军的M60A3坦克和可能装备的M1系列坦克;武直10专门用来空中格斗,打击阿帕奇直升机以掩护地面部队为主要任务,其机动性和对空中目标火力均高于阿帕奇;远程火箭炮原来专门用于隔海打击岸滩面状目标支援登陆兵上陆,现在随着其射程增大和精准度提高,可打击战役纵深甚至战略纵深内的点状目标和坚固目标;我新型常规潜艇能在水下长时间潜航并具备世界一流的水下航速,对付台湾岛东部海域目标是其拿手好戏。

所以,笔者倒是担心惨遭“杀戮”的会是谁。笔者本可以透露更多的“杀戮”手段,有的手段使用更为方便、准确,且杀伤力惊人,但怕台独领导层和绿营民众先承受不住被“杀”的痛苦;台军官兵只要不为台独打仗,咱还是兄弟。笔者还是暂且停笔吧,不要吓着他们。

科尔提议用网络战打击中国的民事和军事目标,“破坏中国照常运转”,是一个既恶毒又危险的战法。我们都知道进攻台湾,首先要取得台海及周边的制海权,而制海权取决于制空权,制空权又取决于制电磁(网络)权。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逻辑判断:一是我如果没有取得制电磁(网络)权的把握,会贸然发动进攻吗?二是台湾如果发动对大陆的网络进攻,首先要看他自己有没有足够强大的网络防御能力。笔者不了解我军网络战能力,不敢乱说,但我战区有关电子技术部门经常获得军委总部的通令嘉奖,可知他们的工作业绩斐然。这对台岛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没有能力抵御网络反击,无法对岛内的“民事和军事目标”进行有效防护,还是不要动网络战的念头为好。

第三,美国人靠不住,日本人也靠不住。英国学者科尔怂恿美国人和日本人帮助台独势力打内战,像是兄弟打架在一旁起哄架秧子的小流氓。美国人历史上就靠不住,这一点国民党应该体会深刻,民进党恐怕也有了初步体会。三年解放战争,越打美国越不支持国民党,甚至蒋介石总统的夫人宋美龄亲自到美国求援都不受待见。等到蒋介石集团败退上岛,美国总统杜鲁门立即发表声明把台湾排除在美国远东防御圈之外,在国民党蒋介石最为艰难的日子里,遭到了美国的抛弃,差一点流亡到菲律宾。1958年“八•二三炮战”,美舰护航蒋舰增补金门,毛泽东明令我炮兵只打蒋舰,不打美舰。就这样炮声一响,美舰还是丢下蒋舰自顾逃跑。美国背弃台湾的行为多了去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凭什么美国要为台湾给中国划“红线”?科尔太想当然了吧?美国知道轻重,不敢给中国划“红线”,其实即使划了,中国也不怕。军事专家李杰说“在家门口打仗,中国不怕任何人”。这是有实力支撑的,说话是有底气的。其实中国早把美国的干涉考虑进来了,用不着“猜测美国是否会介入台海冲突”。美国的“空海一体战”是针对谁的?美国所说我“反介入/拒止战略”是针对谁的?我东风21D导弹和空军西太巡航又是针对谁的?科尔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当然我“一次迅速的低成本”解决台湾最好,即使是“中成本”,甚至是“高成本”,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台湾回归中国,是全体中国人民几十年的愿望,如果实现了,在经济上、政治上、地缘上中国就是一个领土完整的世界强国,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算“痛苦”。但话要说回来,现在已经不是过去那些年了,我军事手段“工具箱里的工具很多”,修理一下台独易如反掌,就是夺取台湾也只是囊中探物。恐怕不等我出动陆军,台独就“痛苦”得只能投降了。

日本人也靠不住。中国仅近代以来被日本欺骗的事还少吗?国民党的体会可能更深。清政府学习日本明治维新,本事还没学到手,结果老师发动了甲午战争,把学生打了、抢了。甲午战后,孙中山想依靠日本支持推翻清政府,结果日本只收留失败的孙中山,而不愿意援助孙中山的革命,弄得孙中山只好“联俄容共扶助农工”。国民党治国稍有起色,日本又发动侵华战争。战败的日本在台湾当局手中生生夺走了钓鱼岛,当年的保钓人士马英九,作为二战战胜国“中华民国”的“总统”,恐怕更知道日本之靠不住。

其实美日知道只要参战,他们在日本本土、琉球、关岛的空海军基地和靠近第一岛链的航母编队即成为我合法的打击目标,我中程弹道导弹、长程巡航导弹,都是伺候他们的,台独势力还不够格。前几天我空军航空兵飞到西太平洋训练,表明在我海军西太训练常态化后,又有一个军种实现了远海活动,这说明我海空力量投送已越过第一岛链。美日知道参战的利害和后果,不会随着科尔的鼓噪和台独势力的分裂举动而妄动。也就是玩一点美机“因为故障迫降”台岛的小把戏,以显示美国的存在。不知什么时候原来比较“高大上”的美国,沦落得如此小家子气了,咱不理会他也罢。

第四,警惕西方挑动台独势力不计后果轻举妄动。科尔虽然只是一名学者,但他代表了西方世界相当一部分人对中国的立场和态度,甚至固执和愚蠢到了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的地步。看来,中国想通过自己的善意和善行为世界和平和发展做出贡献,以改变他们的立场和态度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毛泽东所说的“让他们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科尔们挑动岛内的台独势力,教唆他们“在战争中如何打败大陆”。虽说是痴人说梦,也不排除岛内原本就有一些迷狂之人与之一拍即合。笔者想警告这些台独分子,台湾就这么大,在中国及至世界上的分量也就这么重,天天被大陆捧着,自我感觉好极了,“服贸协定”如此优惠的条件还要反对,劝你们要好好掂量掂量自身的斤两。近年来岛内闹得很凶的太阳花学运、九合一胜选、占领立法院等等,在笔者看来都不过是茶壶里的风暴,中国大陆只须冷眼旁观。如果实在让大陆烫得捧不住,“一不小心”把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恐怕都消停了。

阅读次数:37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分类主题名: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散仙谷
Copyright © 2000 - 2005 webj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