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的儒家士大夫传统的影子太浓重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2-05-29 13:30:10

中国国内包括罗翔等学者经常将“爱一定是与责任和克制有关”挂在嘴边,这是一种非常不良、富含中国封建传统那种禁欲、抑制、压迫性地对个人的主体进行剥削和压抑的倾向性的思维情感,罗翔所提出的爱不仅是为自好也是要让上了对方好要对对方同情、这虽然没有错、但这些和“责任和克制”那对自身进行压抑和束缚的导向性根本没有什么明显的关系,这两种思维情感完全可以彼此分离自行其是,只是包括罗翔在内很多受中国传统儒家士大夫文化影响了自己个人自我价值观的很多人、潜意识里深受儒家士大夫文化那种要求个人的个性和本能和需要、作为与自己有人身附属关系的集体的牺牲品、去为自己有人身附属关系的集体而“责任”地克制个人主体自身的个性与本能以及需要的这样的病态传统的毒害,于是总是觉得那种自我“责任与克制”把这种束缚和压制情感心智的丰富发达、自我愚弄似地对自身的情感和需要的丰富与发散进行束缚和抑制的倾向,好像多么的高尚多么的有着理想化意义感、在实现什么高尚的有意义的事情,好像“责任与克制、责任与克制…”这种对自身的情感和需要的丰富与发散进行束缚和抑制,把自身的情感个性与需要的心身系统给“克制”在狭隘和简单的状态,并且这种情感心身系统要附属关系那样刻板效忠着什么简单而固定的人物对象,从而刻板地被自身虽效忠的简单而固定的人物对象、给刻板地“克制”在狭隘和简单的状态,刻板地接受和效忠着这样的“克制”、刻板地被克制着保持在固定而僵化的并且被束缚地简单狭隘的情感与个性的需要的心身状态,好像这就是一种“责任”,从而这样的心身系统自我束缚和压抑地刻板和狭隘的状态、多么富有意义感、多么积极向上符合人生理想那样。

很明显这种“意义感”,是从而封建人身附属关系那种牺牲个体去效忠着自身所人身附属的家庭系统和家族系统、在中国传统士士大夫文化的形态中找到潜意识形态藏身之所潜伏在其中,然后这种封建文化里对心身系统的满足与丰富发散总是束缚和压抑的倾向、就通过读书学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士大夫传统的沿袭继承而进入很多中国学者包括罗翔这种总体上还不错的学者的思想情感里,但是在不是中国儒家传统文化的地方,就很难看待“爱总是与责任与克制有关系”这类东西联系起来,爱的持续不是依靠强制去爱、或者对不爱得对象负起“责任”地义务维持着好像继续在爱的关系的样子,但是这么可笑的状态为什么包括罗翔等总体上还不错的中国学者在内、竟然就没注意到其可笑的样子?是不是说起这种可笑的状态的“责任与克制”的时候,只顾着沉浸在儒家伦理那种把个体就是心身附属于每一个个体都当作附属品、从而自身内部就是互相压抑互相剥削的封建伦理关系的集体,把这种心身附属关系就是当作多么高尚的牺牲奉献去觉得多么有意义感的这种颠倒着配置错位了的意义感里,沉浸在这样的配置错位了的意义感的配置错位了的“高尚、光荣”的情感兴奋里,所以无暇注意一下这种“高尚”状态的可笑样子?

爱不是通过束缚和抑制的那种“责任和克制”来维持的,通过责任和克制去维持的当然不是爱而只是义务,同时爱也不是“总是与责任和克制有关系”,虽然爱会导致为了所爱的对象而做出牺牲、忍耐痛苦等爱的表现,但这种牺牲和忍耐不是为了牺牲和忍耐本身好像就是目标似的而去牺牲和忍耐,牺牲和忍耐是为了牺牲和忍耐过后、爱的更加丰富和发散的情感快乐得到满足,即使这种情感快乐是以“为对方好、让对方快乐”的形式来表现,也是因为自己这么做自己能够得到快乐、而自己这么做能得到快乐、是因为对方那样这样对待自己、在相互的共情中相互的快乐和奉献相互促进地发散扩展,“克制与忍耐”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这样更加“不被克制”的发散扩展的共情和快乐,“责任和克制”才意义才会被感到值得这样去奉献,而不是心身附属关系伦理义务似的效忠于心身附属关系的统治、从而保持着固定地狭隘和刻板的状态、好像这就是多么融入了万能的肯定给予自己福佑的心身附属关系完美自恋世界似的(注:就像封建伦理下、人身附属关系地依赖着宗族系统的个体、融入主子一样支配自己的所以好像万能完美力量自恋世界似的宗族系统集体),所以去搞什么责任和克制!

希望自己好与希望别人好、爱的维持,以及不自恋的不是自我中心的对他人的同情和关爱,这不是像罗翔所以为的那样是通过什么“责任与克制”,而是通过爱的情感形成稳定而且安定型的依恋,因为对另一个主体得依恋,才会更加重视作为客体的另一个主体其自身主体性的价值,并且在安定的依恋中维持共情,才会共情地对别人的进行同情、而非把自己对别人的想象套给别人地对别人进行同情。不仅这样,而且还和所谓的责任与克制导致恰恰相反,正是自己的爱的情感和快乐没被“责任与克制”那种压抑和束缚的倾向所压制、自己的爱的情感和快乐被自身自己多充分接纳地更加丰富和发散地得到体验,而非“责任与克制”地被克制和排斥,这才能爱和快乐在别人那里也是良好的、也是需要接纳和积极姿态去理解的,这样才能“让对方也快乐”,而不是“让对方也责任和克制”,总是压抑和束缚自身的爱和快乐的那些人,根本不会去“让对方也快乐”,只会像压抑和束缚自己的爱和快乐的那样去要求对方也是这样被束缚被压抑的、总在要求对方以及其他别人也要快乐和爱被“责任和克制”给克制下去,这是“不仅自己要快乐也要别人快乐”的取向吗?这只是因为对自己的真情实感的情感和欲望不接纳、导致对别人的情感和欲望也轻视和轻蔑、不能共情地自虐虐人而已。

健康的爱需要恰到共情响应地丰富发散地获得和扩展满足的背景下的【恰到好处的挫折】,在恰到好处的挫折的推动下、注意到自己的快乐满足不是客观地理所当然、也不是别人理所当然义务配合着供应给自己的,自己的快乐满足也是得到了别人并不容易的耐心共情、付出甚至牺牲,自己能换位思考感受到别人的不容易的的同时、自己的自我情绪也逐渐接管了原本由别人来承担的调节功能、变得更加独立、更加能够理解和体谅别人,从而与别人的关系更加能有弹性的同时,在那种独立心理主体之间的爱的关系里,自身得到别人的耐心共情和包容的快乐满足、在别人那里也存在,别人对自己的共情和包容也是因为别人因为对自己的爱需要自己的爱提供类似的共情和包容回馈其快乐和满足,也需要自己去耐心的共情和包容、也需要相互付出的回馈,这才是健康的爱的潜意识里的关键机制,心理自体以健康正常形态去发展的基础的真实自发情感欲望的“真自体”、也正是这样的关键机制里的基础;而那些所谓的“责任和克制”,其实是将“恰到好处的挫折”下推动心理自体发育形成的共情和自我调节与第三者视角自我评价与自我督促的形态,给歪曲地混淆那就是对真自体防御掩盖地与情感被抑制着麻木的姿势顺应外在要求、本用来暂时对外界适应的假自体却常规化地压倒真自体,以“就是对真情实感的真实自发健康自然的本能欲望的满足和个性进行压抑和束缚,就是以真情实感的真实本能和欲望作为不好的要克制和排斥的对象”的、野蛮无理而依仗威胁性力量自诩权威的那些规范义务,给当作就是意义感的超越向上的值得遵从和追求的,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满口的那些仁义道德、一开始也是各种高尚情操似的概念,到后来全部要演变城迂腐无情的“责任和克制”,就是因为这种原因,现在受其士大夫习性的传统所影响的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们念念不忘的“责任和克制”,最后也是这种导向,它哪怕一开始有着好的目标、也会脱离掉好的心理基础,因此也很容易连对于好的目标也偏离甚至反转!

阅读次数:394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