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主义套用热力学平衡态的随机机械运动去理解生物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4 17:56:35

达尔文主义视野下的生物进化是非常机械的,就跟一堆混乱碰撞的布朗运动粒子流经固定形状的环境模具、而被环境模具自身的空间形状给“自然选择”地筛出固定的粒子流差不多,这源于达尔文自身的机械思维,这种机械思维的背景高度浓缩地表现着达尔文那个时代的笛卡尔哲学里身心分离后物质身体世界的机械论,以及19世纪力学体系里处于热力学平衡态的无自发秩序、无物质系统的目的性的机械运动的理念。笛卡尔出于宗教信仰、把本来属于物质世界的生机勃勃、有灵性有目的性的、会以并不机械的非线性的信号方式表达复杂模糊的含义、运作着具有表达这样的含义的情感的系统,都归纳到“心”的灵魂领域里,在灵魂们之外、就像是一片死寂那样毫无生机的机械,包括植物和人的大脑神经都像是机械那样在以线性关系的方式来运作运行的,而牛顿力学就是表现这种线性系统宏观低速状态下、无自发的秩序、也无物质系统自身的目的性的机械运动的规律的。

达尔文主义就是把这种思想理念套用到生物上,好像生物就像一堆机械设备、会机械地繁殖遗传、在遗传中随机地变异(这些变异的集合就像无序混乱地机械运动的物体的集合),然后在环境形态这个“空间模具”里、“自然选择”地过滤出符合环境形态这个“空间模具”的空间形状尺寸的生物状态来。

验证用进废退不能遗传的那些生物学家、也从来没有生物种群作为一个生物物理信息与能量交流的自组织系统的系统科学观念,好像在生态环境下生活的种群,只是笛卡尔式还原论那样被抽离出来、不管面对什么环境、因为基因一样所以表现的性状也都有一样的一个一个单独个体的线性相加,所以在实验室里那些动物通过用进废退而产生变异的体细胞、不会把变异影响到生殖细胞,生殖细胞的遗传变异依然像是机械地遗传然后随机地变异,不会像体细胞的适应性变异那样作为自组织系统有修复、延续和调节自身自组织的秩序的反应,仿佛生活在生态环境下的生物种群、不是作为一个系统地就像一个一个个体面对个体自身所处环境变化而自身个体体细胞发生适应性变异那样、去产生作为系统的种群自身遗传结构上的适应性变异,而仍然像笛卡尔还原论所还原分割的一个一个单独个体的线形相加得到的集合,每个个体只对自身个体所处环境发生适应调整、所以只是个体自身而非后代对相应环境进行适应地只有体细胞变异,在生态环境下的种群也像是每一只都只是单独面对自身处境、所以只调节适应那些自身用于自身个体生存的体细胞的“蛋白质—核酸”之间化学振荡的自组织秩序,作为这样的个体的线形相加,面临生态环境的压力、需要在遗传上做出调节、才能使得种群自身作为面临生态压力的系统而变得重新适应的情形下,依然不会让种群作为一个自组织的总体系统、去自组织地调节影响种群系统里“蛋白质—核酸”之间化学振荡的自组织秩序、只是单独每个个体各自用进废退地体细胞的变异的不会作为,机械、被动地等着自然选择,随机地看物种种群能否延续下去,如果运气不好那就机械被动地等待被淘汰。这就是达尔文主义。

所以达尔文主义会自己“演化”出社会达尔文主义就不奇怪了,达尔文主义的思维方式本身就以退化的、退到混乱无序布朗运动的热力学平衡态的机械运动的水平上的物体形象,去衡量和看待生物是怎么进化的,对应地这种观点看待人类自身的时候、也要把人类自身的高级细致的自组织水平上的社会关联的神经活动、给还原到低级自组织水平、自组织的秩序协调和信息沟通非常有限、从而非常混乱的、对应着人和人各自目光短浅和心理退化地混乱冲突、好像布朗运动一样混乱碰撞然后在混乱碰撞似的野蛮残酷互相冲击里“优胜劣汰”,本来就是虽然也承认生物的生理和生态结构的秩序,但在某些理念上仍然前意识(下意识)地把生物如何出现如何与环境相互作用、如何演变的机制、给安排为退化到随机机械运动似的模样,好像生物的生理和生态结构的秩序,只是那种如同笛卡尔所想象的、对应着19世纪力学体系所处理的热力学平衡态的随机无序机械运动的总体背景下,偶然变异和偶然变异经过自然选择而机械地累积形成的生态秩序,这些自组织秩序、仿佛是机械随机的偶然误差机械地线性累积起来的结果。

关于这种与现代系统科学里的物理化学相水火不容的观念是如何地错得离谱的、那已经是科学界里的常识了,这种错的离谱的、用热力学平衡态的随机机械运动机制去理解生物如何演化的观念、本身就相当于把复杂的自组织系统给笛卡尔式地“还原”热力学平衡态下机械运动的低级自组织水平的机械样的不同部分,用这种导向去理解人类、理解自身、指导人类和指导这些达尔文主义者自身,当然就得出朝向热力学平衡态方向为“还原”的、社会本能和心理人格的神经自组织秩序朝向低级水平崩溃解体那样的导向地退化,于是变成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越残酷越自私越自我中心冷血自恋越有利于自身基因生存空间似的恶性自恋变态人格,社会达尔文主义导向下逻辑地得到的这种恶性自恋变态人格对其自身也是非常不利的,为什么“自然达尔文主义”那种、好像热力学平衡态布朗运动那样机械地随机混乱碰撞似的物种竞争,就是优胜劣汰的法则?事实上许多种内和中间的合作、以及种内竞争和种间竞争的巧妙平衡,都仿佛表示着优胜劣汰中生物的竞争也不是布朗运动那样混乱碰撞出来的,达尔文主义者也明白这点、但却死咬说这是机械的本能遗传和如同布朗运动那样混乱随机的本能变异、偶然地机械地积累出来的。

这种好像生物真的就是机械、而不是非线性动力学地远离机械的的热力学平衡态的自组织系统、不会对自身如何应对环境和改变环境有主动的自组织的调节、而就是机械地新陈代谢、机械地遗传、随机地变异、然后被地被选择和被选择后的结果机械地被积累,这样的观点不仅错误,而且仿佛带着情感和思维上某些病态,好像直觉地对生物们表达的信号的感受力是有点问题的,只看到了在生物演化过程中最没有主动性、最外来力量的、作为现实客观情形而充当对前面的演化过程进行最后一道把关的自然选择,而自然选择这个作为现实客观情形而充当对前面的演化过程进行最后一道把关的作用发生之前,作为远离热力学平衡态地自组织的生物的演化过程、全被达尔文主义者们笛卡尔式地想当然想定成好像那不是远离热力学平衡态地自组织的生物的演化过程、而是布朗运动似地混乱随机的变异变化和机械的积累、经过一次一次的自然选择而机械地一次次定向积累那样,这种“自然选择”其实也不是高明的见解,只是非常基础、非常普通的、任何事情经过一系列过程最后都要面临的是否能适应现实的这么回事而已,打个比喻、就像地球,地球的出现和演化、太阳系行星轨道的秩序形成、以及地壳运动和生态系统的演变构成、都被当成是生物基因随机偶然变异、然后太阳系偶然变异出适合地球上形态演化的行星轨道秩序、地球上的生态系统演变也像是布朗运动那样混乱无序地变异然后机械地接受淘汰、偶然能生存的那种生态系统被留下来、不会自己尝试自组织和改变什么地只是机械被动地被积累下来,最后经过宇宙的这种“自然选择”而偶然形成地球现在这个样子、地球附近的天体轨道秩序和地球上的陆地架构和生态圈都是一系列偶然事件随机变化、偶然叠加而形成的,不存在天体轨道自发形成和调节的秩序更不存在地球上地壳运动和生态系统复杂的自组织过程、一切都像是偶然随机基因变异那样变化和叠加出来的,就这么荒唐。

阅读次数:8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