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是奴隶制暴力禁止公平自由选择后利益最小化结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3 01:01:37

回答: 伪善和病态地推演和设定最蠢博弈的两性关系演化心理学 由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3 00:59:45

所以、一夫一妻制的建立不是什么生物进化自然选择、一夫一妻制的出现比奴隶制的出现还要晚得多,而且自实施以来也没有只在少数地区高压极端的二三十年里、依靠足以制造社会灾难性的痛苦的残暴统治来强制维持,正常情况下在人类的实际生物学两性关系中根本就不存在、只存在于法律名义上,一夫一妻制的确立、依靠的正是奴隶制度的暴力和奴役、以暴力和奴役排除了之前讲述的正常竞争过程、虽然允许女人出轨也提供养育协助的更为善良健康的男性要受欢迎得多,但是女性却处于被奴役和统治的状态下,丧失了公平自由选择的机会,而在不能动摇人身统治的奴隶制度、不能破坏这种奴隶主似的丈夫的情况下,女人就无法选择离开和拒绝这种奴役和统治式的交配,就不能让参加交配活动的都被公平自由选择迫使得参与对不同男人的子女提供养育互助,这才出现了如果允许女人和别的奴隶主似的男性交配和生育、原本占有那个女人的奴隶主的养育资源就好像被浪费了,从而博弈出互相限制繁殖和限制养育的一夫一妻,而这种吝啬的狭隘自恋世界式的心态、也正是奴隶制度所塑造的低级和扭曲的心理发育所造成的制度性的病态自恋。

当这种暴力的奴役和威胁越淡、公平自由选择的色彩越浓,越开放越允许女人出轨从而同性别之间繁殖养育行为互相促进和支持的男性就越容易竞争到更多的交配机会和伴侣关系、越容易把那些坚持恶性竞争的自恋嫉妒小气男人给排挤走,社会总体上的共情利他向社会性的程度也越高,《疯狂人类进化史(注:实际上上退化史)》所谓的导致和维持一夫一妻的那种“女人你如果和别的男人交配而可能生育、那么我就浪费了我的养育资源(注:就像下去的自恋世界不愿把自身自恋世界一部分似的东西浪费到不属于自身自恋世界的延伸的那些别的东西上那样)、所以我就不提供养育资源,看哺乳期和养育期缺乏独立能力的你害怕不”的“进化(实质是退化)”的机制,其实相当可笑,你不提供养育协助、女人也可以不提供交配机会,转而把交配机会提供给其他更多的男人、那么你不提供养育资源、其他男人却可以提供更多的养育资源而且这些其他男人也因此获得更多的交配机会和养育协助,究竟谁怕谁?

所以这种逼迫女性依赖一夫一妻的机制、也只不过仍然在虚假道德的社会舆论压力的基础上、用软性的自恋性嫉妒自诩道德的病态舆论去辱骂、辱骂威胁得女人不敢自由地做这样公平的选择,被舆论恐吓得不敢不继续依赖《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类将自身自恋性嫉妒投射给人类进化史的病人,用舆论恐吓去延续奴隶制度那种人身统治剥夺公平自由选择能力的奴役和威胁,这才令导致一夫一妻的这种伪装成进化机制的暴力和奴役下的人工选择的影响力还在持续,但比起法律和暴力的强制、这种伪劣道德的舆论恐吓的影响力自然小了不少,而且这种舆论恐吓女人接受奴役、不准选择更开放更对自己宽容自由的男人的的侮辱威胁也越来越失去心理恐吓能力、所以当下的社会也是越来越开放。

实际上,《疯狂人类进化史》之类破书及其传达西方8、90年代那些已经被严重质疑的“进化”(实质上是退化)心理学的见解,很典型的就是将封建奴隶制度社会下形成的自恋性嫉妒和性统治的风俗习惯,投射给基因和进化、把自己这种自恋性嫉妒和性占有的社会习惯当作是理所当然的然后当作好像就是人类进化过程中,按照这种“进化”(实质上是退化)推理、不仅逻辑上设定人类按照互相狭隘自恋地互相以各自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去互相自以为自身利益最大化地互相剥削繁殖机会、互相压缩养育资源来源、互相收窄生存空间地以最低级自恋最损人利已而且同时还自鸣得意以为这才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最蠢博弈去“进化”,而且其在这种自恋狭隘视野下按最蠢博弈去推理出来的“人类进化史”,根本就不符合人类史的历史事实,压根就是意淫!其所描述的如何导致一夫一妻的人类“演化”情境,就是“女人在哺乳期不能独立生存,要依靠一个男人来帮助自己、而那一个男人又(按照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去进行互相限制繁殖机会和互相最大程度压缩后代能获得的养育资源协助的最蠢博弈地)要求自身的资源只能用于自身的子女、就好像提供资源提供只能是自身扩张伸展出自身自恋世界的外延成分、提供的资源只能仍然作为自身自恋世界的成分、只能用于好像自身自恋世界所延伸出去的一部分,哪怕是提供对女人的其他子女予以养育协助来换取自己和女人生育自己的子女、也绝不愿意,也觉得好像自身自恋世界一部分被瓜分出去那样浪费掉自己的资源、为此宁可饿死女人和其他男人之前生育的或者疑似是和别的男人所生育的孩子,也不和这个女人生殖和养育自己的孩子不增加自身基因的传播,于是推动一夫一妻的形成,这种心态明显是《疯狂人类进化史(注:实际上说的是怎么退化的退化)》的作者这类人自己长期浸润在自恋性嫉妒的幻想里、唯恐自身自恋世界的一部分便宜了别人那样的变态心理得习惯,而把这种习惯投射给原始人,早期人类哪里是这个样子,不要说人类,即使动物也不存在过这种鬼样子,在幼崽性成熟年龄超过一年、寿命较长而且发情比较频繁的动物里,用养育协作换取交配机会是非常常见的,比如在海豚、虎鲸,而灵长类动物尤其是这样,提供养育的协助而换取交配繁殖是常态,在从事狩猎和采集的原始人类那里、群体互助是必然的常态,男人通过对女人养育协助而获取交配繁殖的机会,不仅是很正常很自然很理所当然的选择,而且也是被原始人看来属于道德规范的选择。

假如像《疯狂人类进化史(注:实际上是退化史)》投射自身心理给原始人地描述的原始人男人的形象似的、因为不愿意把自己的养育资源用于协助女人的别的子女的养育从而宁可不去和那个女人交配,这在生理本能和生态和本能上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怪癖一样的行为,而且这样的男人、还必须能够保证别的男人和女人也都忍住繁殖交配的冲动,都像自己那样,使得就是有许多女人如果得不到自身的养育协助、也不得到用允许交配来换取养育协助的机会、被迫哀求和依赖自己这种自恋性嫉妒的病人才能完成对后代的养育、全社会的男人大多数都要这样自恋性嫉妒地自以为自身利益最大化地损人不利己,才能做得到,那这就需要奴隶制度作为保障。

一夫一妻就是在奴隶制度下出现的、最初由那些深受压迫而怨念深重、仇视人类的快乐自由的一神教所提倡,然后由与其狭隘和野蛮相匹配的西欧奴隶制度的残酷人身统治来保障执行、并且在封建制度中得到延续,但也只能在法律名义上保障和延续、在生物学两性关系实践的配偶关系制度上从来没能真正实行过、少数地区实行过也无法超过30年。


《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种破书推理“人类如何变得一夫一妻”的过程,把社会实际两性关系和性本能欲望压根就没有在一夫一妻的状态、给强行幻想成那是人类真的在一夫一妻,然后进行“为什么是这样呢”的,其推理过程自然只能按照最蠢博弈的人类生物退化的方式、去推理出人类越来越退化地退化到非常自恋性嫉妒、自恋性嫉妒地非常自发主动乐于接受性嫉妒的占有和压抑地换取自恋性嫉妒占有和压抑别人、好像人类处于这样互相折磨和互相狭隘自恋嫉妒的情形才有利于人类子女得到的养育资源似的那样、非常主动非常爱好一夫一妻形态、一夫一妻之后本能自发地不会对别的异性产生性兴奋和性幻想,拿着这种不仅不符合人类史、而且压根就不符合现实的“进化”(实际上是退化)得过程和结果,去当作什么人类标准模型,无非是给这种自恋性嫉妒找合理化借口、将这些人类退化的自恋性嫉妒给当成“进化”、已经退化已经形成自恋性嫉妒的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出发、想象出按这样狭隘视野地思考方式如何进行演化的选择,然后演化出现在这样的样子,把按照自恋世界狭隘视野低级体验方式所扭曲形成的低级思考、退化出现在他们这样自恋性嫉妒的样子的退化过程、给说成这是“进化”,或者说成好像客观上就得这么演化、客观的利害机制好像就是他们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和低级体验与思维方式所以为的利害关系的机制那样,“客观”逼迫的人类演化成这么理所当然的自恋性嫉妒损人不利己还自鸣得意的样子,于是自恋性嫉妒是生物学要求这么干的、或者是“进化”的那样合理化伪装自己的病态,好让自己的病态发泄起来好像有一种“这是在执行科学真理”的虚幻意义感。

至于这种把人工选择选出来的生物退化的一夫一妻、以及把选择这种状态的人工选择所根据的心理退化的病态自恋狭隘视野的虚幻自恋世界体验对人类进行的奴隶制度下进行的情欲行为人工选择,给当成“生物进化、自然选择”的疯狂人类进化史》,说的什么什么人类为什么有头发、为什么身上并长毛,这都是想当然,到现在在《自然》这类杂志上都还争论不休没有定论,疯狂人类进化史》所以为的,早就被猜想过并被否定过,《疯狂人类进化史》在想什么当然?至今头发为什么生长、体毛如何消失的机制都没有很充分被认识到,就像现在教科书似的正规的生物学和人类学标准都不会把人类的那些法律名义上执行但实际性关系上不执行的一夫一妻制是如何出现的按照那些“进化”(实际上是退化)心理学的幻想、不过按照这种把自然选择中真正利害关系的逻辑给当成自身性嫉妒自恋世界所扭曲体验的利害关系的病态幻觉去当成生物进化史史实、就像这样地,现在的生理学和生物学的科学研究也没有搞清楚人类的头发和体毛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别的那样,体毛消失后身体的大部分都变成了性感区、身体裸露的皮肤的大部分都能敏感地感受推动交配的前期性兴奋,相反长头发的部分就不能这样,不过这也可能是体表毛发变化后的结果而非原因,但《疯狂人类进化史》之流自己觉得好像是那样的那些体毛头发如何演化的自然选择,这类30年前就被那帮有病地用自身狭隘自恋性嫉妒的体验方式当成自然选择的利害关系的“进化”心理学家病人们给意淫过了的说法,现在根本机会没人采信,不仅逻辑上阐述不了为什么是这种可能性而不是那种可能性,而且人类体表毛发变化的过程就不足以用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去解释,非洲大陆上长满体毛、也像人类那样在草原上奔跑捕猎的动物活得好好的,非裔人类的毛发稀疏、头发短小地卷曲的性状,到了美洲一直没有改变也也生活得很好,与此同时北非那些白人的体毛和头发的样子与黑人不一样,却也能适应非洲的环境,比起北非还所处的环境,南部非洲的黑人居住环境里平均日照量还没有那么多,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也更多,为什么头发依然长成一模一样地很容易散热的样子,这都不太适合用想当然的“不这样、就会被当地环境给自然选择得淘汰掉”的达尔文主义的纯粹自然选择机制去解释。

最后总结:一夫一妻制根本就不是什么自然选择和生物进化、明明就是奴隶制度和一神教出现才出现、通过一神教的性嫉妒心理纠结+奴隶制度的暴力和奴役,就像一神教的广泛虔诚信仰及其清规戒律的被广泛被遵守只有在专制暴力的奴役和威胁下才能做到,十足情欲、繁殖和性快乐领域的一神教那样似的一夫一妻固定一对一的两性关系模式的广泛贯彻落实、也只有在以暴力为基础强制进行人身统治和威胁报复的条件下才能做到,只有在暴力与奴役的条件下才能确保其自恋嫉妒与人身操控的支配形式的实现,这根本不是什么自然选择、个该不会是生物进化,分明就是奴隶制度以来一神教像驯养家畜退化成专门给自己做苦力和牺牲那样、依仗暴力控制人口接受生物退化的定向训练和选择的人工选择,生物退化人工选择,选择保留性本能的快乐和人格独立性以及指向种群合作繁衍的社会性共情利他的性质都大幅弱化、占有欲和嫉妒和社会关系自私狭隘的倾向大幅增加,有生物退化倾向地容易自恋性嫉妒心理人格缺陷的个体。


阅读次数:9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