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善和病态地推演和设定最蠢博弈的两性关系演化心理学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3 00:59:45

回答: 自恋性嫉妒患者以最蠢博弈为自然选择的演化心理学 由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3 00:57:13

这种伪善和病态的最蠢博弈的两性关系演化心理学,想当然的毫无实证研究、实证研究起来大咧咧丝毫不甄别任何人为文化因素、大咧咧地就是把文化因素下威逼利诱的人工选择当成自然博弈的自然选择、这样去意淫幻想出好像就是自身自恋性嫉妒变态心理好变态人格的代言人似的“生物进化选择”,“生物决定论”地宣称固定地决定男人怎么样女人怎么样、这些东西早就被淘汰了,现在又被《疯狂人类进化(注:实际上是退化)史》、喜马拉雅听书等等东西炒作起来,实在像一股余毒,把生物演化歪曲成性嫉妒自恋那种扭曲和虚幻的自恋世界如何人工选择逼迫人类退化地其自身予以迁就的过程,还迷惑了不少潜意识里性嫉妒自恋世界被他们召唤出来的人,而喜马拉雅听书那些《疯狂人类进化史(注:实际上是退化史)》作为余毒所代表的那些演化心理学、把自身自恋性嫉妒如何以狭隘和虚幻的自恋世界所扭曲的体验方式当成自然选择的利害关系博弈,然后得出按照自然选择、按照生物进化、人类就是要狭隘自恋性嫉妒、就是要以追求施虐癖奴役和剥削异性和他人作为自身繁殖策略、这样的非常有毒害而且非常有迷惑性的假科学来。

这里最出名的,就是《自私基因》,这种破书其实其本身就是用作者自身狭隘自恋性嫉妒、以为自己越自我中心越自私狭隘就越“基因的投资都用于自己”地对自己最大利益化的潜意识自恋世界病态扭曲的心理、对基因的模样进行投射,好像基因的遗传目的和功能就像布朗运动的粒子那样混乱随机碰撞、不懂的组织起自组织的秩序、不懂繁殖和养育的功能上种群个体协作而互相促进繁殖与养育的生态自组织,好像基因只能让个体脂知道自身自恋世界不知道个体之间的互助促进生态自组织那样、越狭隘自恋就好像在只知道自身自恋世界的那种扭曲的自恋世界式视野里越“尽量把利益都集中于自己”,道金斯自己本身就是这么一个病人、研究生物学能研究出“雌性很难才会有一次性交”,他自己的老婆何等不愿意和他上床、别的女人在这么开放的年代里对别人很有性欲的同时照样对他非常厌恶非常对他毫无性欲望,这样的情形简直可想而知。

如果将道金斯那些粗糙、好像雌性完全没有主动选择而就是被动地等着雄性像强奸一样霸占的“自私基因”理论修改得巧妙点、伪装更多一点,也不说一切都是好像就是不会有种群个体之间自组织合作的信息秩序、只懂得自顾自没头苍蝇到处乱撞似的自私基因导致的自私了,以免太过反社会,光就是说人类为何自私得很生物进化很“自然选择科学规律”似的为什么导致一夫一妻,他们的基本叙事模型是这样的,也就是史前人类女人在哺乳期和怀孕期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于是要依赖男人对自己和对自己的孩子提供食物,而男人又不肯把资源浪费在女人和别的男人所生育的子女身上,而且女人排卵期不外显、不能发现女人什么时候排卵,所以就要女人隔绝和其他男人的性关系、以确保不会生下和别的男人所生育的子女,让自身的养育资源不会被浪费。

这就搞得、好像养育孩子的资源只有自己有而别的男人没有,互相不提供养育资源的支持和帮助,就好像在自身自恋世界就像整个世界的虚幻又狭隘的自恋世界体验里,别人没有而只有自己有的养育资源都集中到自己身子女身上、绝不浪费到养活别人的子女那里去、好像越冷漠无情和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身那样、对自身的子女养育上越这样冷漠无情和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身子女。何况、女人为什么排卵期没有明显的外表变化,那是故意招呼“进化”(实际说的是退化)心理学家这种性嫉妒自恋小男人们来性禁锢自己不能和别的男人交配的吗?那明显是不让男人精确辨别谁才是自己的孩子、不是为了避免自己养育协助了别人的孩子、而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夜确保得到养育,所以一并协助抚养别人的孩子,在那些狭隘性嫉妒自私到偏执的“进化”(实质上说的是退化)心理学家看来,好像养育协助了别人的孩就像让自己的孩子的养育受到损失,就如同自己帮助了别人、那么自我中心自恋世界的自己给自己以利益的资源和精力就要蒙受损失、所以自私狭隘有利自身、利他互助对自己有害、生物“进化”就是要“进化”得尽量越来越自私狭隘越来越自我中心那样地荒谬,只不过这种自私丑恶害人害己的逻辑在那帮恶心的演化心理学家那里经过一点点形式上的形变、好像增添了什么伪装似的,那就是他们不直接强调对他们本人而言越自私狭隘越有利于他们自己,而是强调对他们的子女而言越自私狭隘只照顾自己的子女、就对自己的子女越好,以避免“越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己”的丑恶而且已知非常荒谬的结论直接地呈现,这相当于将“越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己”的“自己”,扩张到以自己的子女作为自己意象的延伸,对于自身的子女而言,无非是“越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己”的自身行为,转换成由自己父亲来实施而已,客观上“越自私狭隘越有利于自己”的为什么是错误的的博弈逻辑,完全是一样的。

而那种演化心理学里对两性关系的标准狭隘自恋世界白日梦似的标准叙事里,什么【女人必须拴住个男人来提供食物、照顾自己】,然后什么【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这些“道理”都不是依靠真正的逻辑,而是依靠诱发别人潜意识里、狭隘性嫉妒自恋世界的这种体验方式,觉得这样非常符合狭隘自恋世界的视野、所以好像这非常有“道理”,好像狭隘自恋所体验的那个虚幻的自恋世界所扭曲的利害关系、就像是自然选择里的现实利害关系那样,什么【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这种胡说八道,哪怕是自恋性嫉妒全神贯注地自我中心、只关注自身自恋世界、好像一切的养育资源和子女都是自身自恋世界的附属和延伸,如果养育资源分散给了别人的子女、就像自恋世界狭隘自私地自我中心的自恋注意力分散给了别人,自恋的注意力自恋地照顾自己、给自己的利益也就分散给了别人,所以自己就损失了,这样狭隘又恶心的低级自恋哪怕程度轻一点点、哪怕自身注意力从这种自恋世界的虚幻想象中逃离出来一点点,都会很明显的感到,【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这种状态,对动物世界那些充满野性的繁殖和养育行为来说、非常的可笑,好像动物世界繁殖活动的野性变成了狭隘自恋小男人那些猥琐小气的自私算计,动物要的是交配,能求偶成功是发情时最渴望的状态,哪里会想什么养育资源浪不浪费在别的雄性的子女身上之类明显是复杂思维表现病态自恋时的想象,很多父母并不共同抚育子女的动物,特别是雌性单独抚育后代的动物、雄性交配完了就跑了,雌性在同一发情期的不同时间内也可能和别的雄性交配的情形是常态,那些雄性它们自己怎么就不担心、自己的子女所得到的养育的资源会因此而被瓜分到那只雌性和别的雄性所生育的“别人的子女”那里去,不跑去性禁锢和自己交配过的雌性?即使是狮子,雄狮捕杀母狮过去生育的幼崽的行为也只是因为母狮在养育幼崽期间泌乳素太过强烈、压制了性激素从而拒绝交配,雄狮为了交配繁殖所以才那么做、而不是因为什么养育资源担心被瓜分,所以好几只雄狮组成联盟、一起入伙一群母狮的情况下,母狮就和那几头雄狮都会交配,幼狮也不会被捕杀,这种情况在花豹、甚至没有争夺养活自己的捕食资源竞争压力的圈养的老虎那里也看得到,所以,动物真的会那么变态,花花肠子盘算【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之后才去交配吗?

什么【女人必须拴住个男人来提供食物、照顾自己】,然后什么【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的这种“理论”、如果梗着脖子辩驳说他们没有在主张动物如何演化出一夫一妻、而是在主张人类如何演化出一夫一妻,他们这样主张的依据是因为女人和其他雌性哺乳动物不一样,女人在怀孕和哺乳期间比其他雌性动物更虚弱,更没有独立生活能力,而且人类不是雌性单独抚育幼崽的物种,而是雌雄(男女)共同参与养育子女的动物,所以哺乳期和怀孕期缺乏独立生活能力更难以单独获取资源养活孩子的女人,就需要【必须拴住个男人来提供食物、照顾自己】,然后然后什么【这个男人有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然后导致一夫一妻,这就更加可笑!人类确实是男女都协助养育子女的动物,所以女人就要选择那些【要求这个女人生育的孩子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投资才不会变成替别人养孩子】的、明显对自己不利的男人,而不选择更加有利于自己也更有利于包括自己和他们所生育的孩子在内的所有子女的男人们?为什么不选择用提供养育的协助去换取交配机会、在这样的互惠互利的群体社会关系习惯下、自身的繁殖和自身子女得到的养育都得到更多的资源的那些本能健康正常得多的男人们?是不是男人都在史前人类史的几十万年乃至二百多万年前、就集体一起追求着变成自以为互相要求性压抑、互相限制繁殖机会、互相绝不养育协助、这样才最有利于自己的病人,好像作为这样的病人、这样的愚蠢博弈很有利于基因传播?

《疯狂人类进化史(注:实际上是退化史)》这种东西,却搞得似乎女人想要被男人照顾、就得像男人的附属品那样只能是一个男人而不能同时是几个男人的互相矛盾争夺的附属品,所以只能拴一个而不能是好几个男人,而男人又要女人及其生育的子女就是自己自恋体验的自恋世界的附属成分那样、好像世界就只就是自身的自恋世界那么巴掌大的狭隘视野下的世界,在这种只有自己没有与自己合作互动的别人的狭隘世界里,自己的养育少用一分在自己的子女身上、就相当于浪费掉一分、自己的子女得到的养育就实实在在地少一分而决不会得到别的补偿,按照这种“疯狂人类进化”,人类就应该“进化”得现在的人类只关心自己的孩子、对别人的孩子的死活就漠不关心、教育和精力都只用在自己的子女身上而决不能像学校教师那样浪费再别人家的子女身上,自身“基因的投资”才不会“浪费”掉啊笨,灵长类动物本来特征就在于对不是自身的子女也会给予技能传授和养育协助,使得种群的生命力更加强大、经验和技能的传递也超出狭窄的血亲关系限制从而进化得更加快速。

还什么“我们为什么是一夫一妻”,真是天大的笑话、一夫一妻是基督教出现以来、至少是犹太教出现以来才有的,又是伴随着接受了基督教的欧洲出现了工业革命从而把一夫一妻的婚姻法律推广到世界才“我们为什么一夫一妻”的,但即便是法律上一夫一妻的形式、实际的人类性行为和性关系也从来就没有真正一夫一妻过、即使客观上被人身统治的过去的女人在欲望和本能上也从来不一夫一妻,从古到今人类面对不同异性会很自然地产出正常的性兴奋而产生各种审美和欲望的兴趣与想法,这种明显的性本能的表现明显就不是像一夫一妻本能的动物有了配偶之后自发地就不会对其他异性产生性冲动了,人类可谓从来就不存在那样的情形,无非是自恋性嫉妒心理纠结既要人类繁殖、又要性罪恶感和性嫉妒、于是把最原始简单的雌雄一对一的匹配单位给固定成不允许在此基础上组合得更加复杂丰富、只允许最原始简单的基本单位就是最标准的社会普遍性关系形态,以此作为繁殖与自恋性嫉妒的妥协和代偿,这种在两性关系的事实和本能上从来都不曾真正实现的事情、被当作好像是人类标准模型、然后用潜意识里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和低级思维与体验方式,幻想着这样人类在事实和本能上实行不了、没有在实际性关系上真正有群体统计意义地实现过、好像男女的性本能和欲望只在一对一的固定关系里表达、或者高兴很乐意接受只在一对一的固定关系的性压抑那样荒唐可笑的实际性关系与本能上的一夫一妻,是怎么样怎么样、按照自身潜意识性嫉妒自恋的狭隘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和低级体验方式去衡量利害地演化出来的,这种幻想想当然地以为理所当然的演化过程不仅依靠的是狭隘自恋世界自以为自我利益最大化但正好造成互相剥夺互相压缩生存空间的最蠢博弈,而且这种想象着人类按最蠢博弈去进行的“演化过程”,就连假设的人类开始进行这样的演化时的条件都是完全想当然的!

原始人类在没有各种近代化捕猎和生产工具的时候,根本就不存在“独立生存”的状态,不存在《疯狂人类进化(实际上是退化)史》那样不管是男是女、也不管是哺乳期还是狩猎期、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人“独立生存”的状态而且人类作为倭黑猩猩的最近亲的灵长类本来就是具有复杂社会交往的社会性动物、本来从一开始就是社会性群居生活、而不是家庭制第一只一只单独的原始人单独地采集和狩猎、只有发情期才为了交配雌雄才跑到一起,《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种破书根据这种情形去想当然以为理所当然地“女人哺乳期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单独一只女人单独捕猎和采集、所以不得不依靠男人、又因为儿童生长周期很长所以不得不长期依靠一个男人、而那一个男人又要求自身的养育投资必须都是自己的子女、否则就在仿佛整个世界就是自己的自恋世界、而不存在与自己合作互动的别人的狭隘自恋世界视野下、自己的养育投资用于别人子女一分就浪费一分就自身子女得到养育少一分”的这种幻想,其想象的如何女人单独生活如何哺乳期和养育其没有独立生活能力必须依赖一个男人之类的情景,根本从头到尾就不存在,而且之所以这种情形不存在、就是因为克服这种情形所致困境得,就压根不是导致《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类破书所谓如何导致一夫一妻那样自恋狭隘和笨拙低级的应对,而这种破书所谓的“进化”出一夫一妻、就是用最狭隘最蠢的方式去博弈、互相愚蠢地博弈出来的结果,明显男人和女人以及男人和男人在互相削弱基因丰富重组和繁殖的机会、互相压缩养育资源的导向下、使得最后男人和女人各自的繁殖和对子女的养育地压缩到仅能刚好满足繁殖和子女被养育成活的最低限度,也就是子女只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一夫一妻两个人的养育、而成年男女也只能得到只能和一个配偶进行繁殖和基因重组这样最低水平的机会,一个男人因为据说由于哺乳期和养育期而缺乏独立生存能力从而有求于自己的女人一旦有求于自己期间也和别人生育了子女、导致自己的养育资源被“浪费”在别的男人的子女身上、从而要禁止女人只能和自己交配,那么同理地自身试图和别的女人生育的时候、也就会受到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或者想要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的别的男人们同样的排斥,同时就像自身不愿意自身的养育“浪费”在不属于自身子女的人类后代身上那样,女人也会阻扰与自身生活在一起、资源原本全部投入给与这个女人自身所生育的子女的那个男人去和别的女人生育、以免把资源分散到别人的子女身上,男人试图抑制女人的繁殖于是在男人与女人的博弈以及试图最后博弈的导向,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男人和男人之间、女人和女人之间,互相剥夺和削弱各自的繁殖和养育以及相互剥夺各自快乐互相相互促进的行为与能力,最后达到最恶劣的各自利益最小化、繁殖和养育以及两性快乐只能最小限度地保住最原始简单的形态,还自恋性嫉妒狭隘自恋世界狭隘视野体验方式地自鸣得意以为这是利益最大化!

一夫一妻制是人类史上什么时侯才出现的?什么时候才普及的?在先是社会大量需求妓女、后来继续大量需求妓女的同时婚姻变得婚外情非常活跃的法律名义一夫一妻制短暂到对生物史而言可以忽略的历史上,一夫一妻制又有多大程度真正在生物学两性行为和本能模式的意义而不仅仅是法律名义上被执行?【女人怀孕和哺乳的时候没有独立能力】又究竟在人类史上持续了多少万年了?怎么一夫一妻制之前这么多万年、女人怀孕和哺乳的时候都没有哺乳能力,怎么愣是不选择一个自恋性嫉妒统治自己不允许自己和别人的男性有生育行为、要杜绝自己别的生育行为才能提供食物以免自己的食物养活了别人的孩子那样狭隘自私的变态男去依赖地自虐,野性和淳朴的早期人类部落像是这么小男人的小气狭隘、像是允许和盛行这么自私算计地部落社会吗?这种小气算计自以为自我利益最大化但却损人不利于、互相性压抑互相妨碍养育协助和互相压缩交配机会的做法,像是原始部落人类去求偶和养育后代时的做法吗?早期人类需要扩大人口以提高采集和捕猎的能力,所以女人在远古人类史上从来没有好像单独一只、像花豹那样单独捕食然后哺乳期怀孕期丧失不是能力于是祈求一个性嫉妒奴役自己的男人收养自己,人家一直就是以自身母族氏族为基础的部落群体里,依靠群体提供食物和照料,同时为了扩大人口,也很欢迎其他部落的男性前来交配繁殖,男性为了获取交配机会,以提供养育协作的物质馈赠作为条件、也是非常平常的事情,对于男性自身视角而言这也有利于男性自身的繁殖和后代被养育,只在站在质朴的原始部落人类的视角、不受现代一夫一妻制下那些整天盘算体验着如何自恋性嫉妒自恋世界合并控制住妻子和孩子、盘算着如何通过牺牲自身的繁殖机会和牺牲自身子女得到的养育协作,以限制别人的繁殖和避免自身对别人的子女形成养育协助的这种猥琐伪善的一夫一妻性嫉妒家庭生活习惯印象的干扰,那么很容易明白,原始部落社会即使是男女共同养育子女的,也是野性和质朴的,很难想象一个原始部落里的生殖年龄段的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想要这个女人交配和生殖,对其展示原始部落淳朴自然的好感、展示渴望互相快乐的性吸引、爱意的友好和采集和捕猎到的礼物馈赠的时候,居然会先琢磨自己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所提供的养育协助,是否会便宜到不是亲生的孩子,这种琢磨在动物那里根本就不会到来对后代养育资源分配上的利益,只会限制养育活动的互相支持而危害后代,在人类那里也一样,所以这种算计根本就不是什么出于后代成活考虑的进化博弈,也根本就毫无史前早期部落人类那种直率坦诚的情欲表现的气质,纯粹就是唯恐女人及其子女仿佛是承担着自身自恋自淫的自身小男人自恋自体附属成分、却被瓜分成了“别的男人也碰的“和”与别的男人生育的子女”、好像别的男人的自恋自淫自体的附属成分、其承担着的自身自恋自淫,被那些被自己体验成自身病人同类的别的男人的自恋自淫所侵染,让自身自我中心地孤立狭隘着自我兴奋的自恋世界的自恋自淫,好像被互不兼容的别人自我中心孤立狭隘的别人自恋自体及其自恋自淫、作为敌对性的杂质侵入了进来,打扰和污染了全神贯注自我中心地自恋性统治幻想着自我刺激的自恋自淫,自恋性羞愤地觉得这是自身自恋世界扩张延伸地“繁殖”的过程的被瓜分,自身自恋性嫉妒统治女人的自恋世界好像没有延伸得覆盖掉那个女人及其子女,所以、就像作为自恋自身的延伸似的自身子女所得到的资源被瓜分掉,承担着的自恋自体延伸扩张的“繁殖”被妨碍掉,那些所谓的演化心理学的这些两性“理论”就是这么变态的白日梦梦境表象表面象征而已,原始人哪里有这么复杂的心理变态。

【女人怀孕和哺乳的时候没有独立能力需要男人照顾养育】那不是一夫一妻的原因,而是一夫一妻的结果,正是一夫一妻造成女人这样虚弱。史前部落的人类,性活动是最主要的娱乐活动,每年在重大节日都有群体性生活的庆祝仪式,这种仪式到晚期分封建国的时期遗留的仪式痕迹还能被看到,苏美尔人、古巴比伦都有这种性爱女神的神庙,苏美尔人女生结婚前必然去这些神庙和别的男性交配、否则显得不吉利,在很长时间之后的部落制度的斯拉夫人那里,女生结婚前也一定要有性经验才会被丈夫及其亲属所欢迎,而这只是冰山一角,节日仪式似的群体性活动,在现在的海地这个国家那里还被保持。如果女人怀孕和哺乳了要如何继续存活?很明显地轻而易举地就会选择地,不是去选择《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种自恋性嫉妒对女人自身进行禁锢和统治的小男人,也不是纵容这样的小男人变成占据大多数,而是选择允许女人自身性自由、参与女人自身性自由地提供养育协助以换取交配机会的男性,让这样的男性作为大多数,无论这些男性是其他族群的男性还是自身部落的亲戚,都认可自由地与男性交往的女人自身、都可以在自身哺乳和怀孕期间提供照料和帮助,反之男性这样选择也对自身和自身的子女最有利,因此自然选择的良性博弈就推动形成早期人类那种样子,后期奴隶制度的出现,是因为大量物质剩余,如何处置这些物质剩余,人类先天本能图示所储存的“如何健康地构筑人类关系”的明确形态并不充分、因为进化中形成的健康适应里,一直都没有处理过大量的物质财富剩余,而奴隶制度的出现以及之后用奴隶制度去剥夺两性关系的公平自由选择权利、强制推行自恋性嫉妒对她人的统治占有,进而互相病态自恋互相损人不利己地愚蠢博弈出一夫一妻的性关系分配设定模式的意识形态,就是人类尝试适应大量物质分配过程中的挫折。

所以,哪怕是意淫、哪怕就是对人类怎么变成一夫一妻的过程的意淫,至少做做样子也要从人类历史事实出发、最多是对那些历史事实怎么变化的机制进行意淫吧?《疯狂人类进化史》就不这样,什么“一个女人哺乳期没有独立生活和养育的能力、需要依赖一个男人而不是几个男人、而一个男人又要求那个女人的子女就得是自己的……最后一夫一妻”,这种自恋性嫉妒患者把自己那种自恋世界的感觉给当作人类怎么博弈选择的机制、从而人类做出最蠢博弈的想象里、想当然幻想的这个整个过程,压根就完全只存在于颅腔内幻想,完全没有一点人类史历史事实和痕迹的样子,一夫一妻出现的时代是什么时代?一夫一妻出现之前从母系氏族到父系氏族到酋长氏族部落到部落联盟再到奴隶制国家,究竟有哪个时候是“哺乳期的女人自己一个人,没有能力照顾孩子和自己”得起,就哪怕现在人类之前的早期智人、早期智人之前的直立人、直立人之前的能人,有一种是存在孤单一只史前女人(女猿),哺乳期就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哪怕就是存在过这种女人孤单一只孤零零采集和狩猎、到了怀孕期哺乳期就没有生活能力和独立养育能力、不找一个要求自己不得和别的男人交配的男人去依赖就活不下去的情形的?这种情形有吗?即便这种情形出现,男人就都是这样损人不利己、为了自己自己的养育资源和行为不要协助到别人的子女,所以放弃交配机会、限制自己的交配行为对象选择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子女得不到别人的养育协助,难道远古人类那个雄性都是这么变态、所以奇怪地孤零零一只没有群居生活而独自捕猎和采集的女人,到了怀孕期和养育期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了、就这能投靠这么愚昧狭隘的病态自恋男性,找不到正常点的男性了是不是,通过提供生殖交配机会来换取养育协助、寻找懂的这样合作的心智机能健全、一点对自己对别人的繁殖养育和社会合作都更好更快乐的男人去换取合作帮助不行吗?选择依赖一个不允许自己和别的男性交配和养育协助的男人去依赖更容易获得后代养育资源,还是去选择乐于用养育协助换取交配机会、使得自己和其他个体的繁殖和养育地更有保障也更会社会合作相互响应和促进、不限制自己和别的男人交配自然自身也得到其他同性别乐于自己和更多女人交配的男人们和自己合作、更有利于子女获取资源?这才是符合犹太教和基督教之前就长期存在、存在得比一夫一妻历史要漫长多地存在了二百四十九万多年的史前人类史里,在自然选择下怎么形成远非一夫一妻的多偶性关系习惯和繁殖策略的原因和史实,这些史实不仅是现存的人类部落里明显可见的,考古学和文化学上历史遗迹和风俗记录也非常明显,不仅人类学上这才是非常明显的,现代社会的变化里这种表现也是相当明显的、只要是公平自由的选择和竞争,自然就会推动这样各方利益最大化的两性博弈方向的演化,而一边自鸣得意地好像自以为那是狭隘自恋视野的体验和思维方式所狭隘地感受的自身那个虚幻自恋世界的利益最大化、实际上却是互相剥夺和互相限制的程度最大化、各方利益最小化的一夫一妻,不是什么自然选择的生物进化,而非常类似于人工驯养发情和自然适应能力低下、乐于做苦力的牛马那样的人工选择,在奴隶制度的背景下保证不能自由公平地竞争和选择、暴力+病态自恋心理退化去强制人工选择去驯养和强迫出来的生物退化。



“进化”(实际上是退化)的那些像《疯狂人类“进”化史》所幻想的“一夫一妻怎么“进化”出来的的“女人要拴住一个男人、男人要那个女人的子女就是自身的子女才能付出养育的投资”这种机制,压根就是导致人格障碍导致个人出现对物种种群的后代漠不关心而只关心自己和自己的子女、在中年期发生心理发育扭曲导致反社会倾向的病因,女人即使在被《疯狂人类进化史》认定是“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哺乳期,也照样是有生育能力、照样可以通过繁殖机会的给予作为交换、让新的男人有生育其自己的子女而换取对女人自己之前的子女也提供养育的协助,比起只依靠一个男人、而且依靠的一个狭隘自恋世界视野地不允许自己和别的男人生育、以免其自身的养育资源分散到好像不是自身自恋世界的别人的子女身上去这样的自恋狭隘的病态男人,显然依靠不是这样心理体验能力低下地视野狭隘、愿意提供养育协作的不同男人,女人的子女获得的养育资源要丰富得多、基因重组组合出丰富生物性状而使得后代更加具有进化和适应可能性的范围也要大得多,无疑这对女人是有利的,所以女人们在没有被《疯狂人类进化史》的作者之类自恋性嫉妒的“进化(退化)”心理学的人自以为保障自身基因投资利益最大化从而自我中心自恋狭隘地损人不利于的暴力野蛮所恶劣威胁的情况下,很自然就会做出不选择《疯狂人类“进化”史》的作者这类男人而选择愿意养育资源对别人的子女提供协作和愿意繁殖交配机会开放的男人,女人们都这样选择、那么愿意养育资源对别人的子女提供协作和愿意繁殖交配机会开放的男人、自身的子女正好得到充分得多来源丰富得多的养育资源的帮助和协作、同时自身的繁殖机会和后代基因重组的机会也要增加得多得多,容易遗传、成活、与进化得多得多,在这样繁殖交配和养育不是互相负反馈地削弱而是互相正反馈地促进的情形下,促成人类的社会共情和快乐分享更加活跃与强大的同时、明显也反衬倒映出《疯狂人类进化史》之类破书的作者的繁殖策略的损人不利己。

如果像《疯狂人类史》所以说的那样,只要女人和别的男人出轨或者之前生育有别的孩子、那自己就不在提供对子女的养育协助、也不再作为伴侣了,那么正常竞争下愿意提供养育协助、允许女人出轨的别的男人自然就受欢迎得多,容易和女人产生性关系得多而且也容易建立伴侣关系得多,而且别的男人只要和哪个女人交配,就能让《疯狂人类进化史》这种伪历史所想象的就是所谓作者这类人自身投影的那类病态史前男人、按照被投影的那种自恋狭隘的博弈方式,自动失去对哪个女人继续交配和继续伴侣的关系,哪怕之前生育的子女得到别人的养育协助,之后也很难继续被接受交配和生育,因为这种狭隘的自恋一旦为人所知而且在还没有被当成理所当然的社会典范的时候、那就很难被人接受,自身的交配繁殖的数量也就大大压缩,所以如果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交配和生育、自己就感到好像自身的养育资源就像自身自恋世界的一部分、没能用到同样作为自身自恋世界的延伸成分似的子女身上所以浪费了资源、亏待了自身自恋世界及好像其延伸成分似的子女,那么自己就不提供对那个女人的养育协助、也交换不到继续交配生育的关系,然而,你不交配、而想要交配想要提供养育资源以换取交配机会的多的是,早期人类史中女人和别人交配了、你就像现在的自恋性嫉妒不提供养育资源同时、还想要有好多女人在原始社会的群体合作环境下不依靠别人、非要依赖你不可地拼命做拼命追求这种困境从而死皮赖脸地导致一夫一妻的是吧?

阅读次数:7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