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性嫉妒患者以最蠢博弈为自然选择的演化心理学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23 00:57:13

自恋性嫉妒患者“研究”进化论,自鸣得意地把狭隘自恋的最蠢博弈虚构成人类自然选择“进化”过程的演化心理学流毒

自恋性嫉妒患者研究起进化论来会怎么样?就很容易研究出把自恋性嫉妒最蠢博弈训练人类生物退化的人工选择、给当成生物进化自然选择的白日梦式自欺欺人理论。他们会把自己那些自恋性嫉妒的自恋世界自我中心的狭隘体验、以及这种狭隘体验是怎么扭曲地对进行利害得失进行感受的,好像符合自己这种自恋性嫉妒自恋世界的虚幻又狭隘的体验方式里被自己感到好像“好的、有利于我的狭隘自恋世界的延续的、就是有利于我的基因繁殖的”,沿着达尔文那种把维多利亚时代女人性冷淡给当成人类女性生物学属性、以及完全不知道复杂系统论、也不知道基因表观遗传,更不知道环境对基因表达的调控的基因开关,好像就是一堆遗传基因各自自顾自如同布朗运动的粒子那样混乱碰撞地表达性状和寻求遗传,完全不会对环境进行主动的调节适应,然后就是被动地接受自然选择适者生存的选择过滤、好像龙卷风风吹过一堆垃圾吹的次数足够多就卷起一栋精美建筑那样,在这种好像把生物看成一堆非常客观非常被动的化学物似的经典力学时代范式+维多利亚时代将“性嫉妒与性压抑=人类天生热爱这么干的人类本能”的观念结合下,形成非常机械的达尔文主义。

沿着达尔文主义在科学思维上的机械和在社会理念上好像人类性压抑的文化现象就像鸡鸭猪狗自然表现出来的生物性状起、然后人类就要跟着达尔文生前他自己那样性压抑似地拼命把那些要求自己性压抑的文化给当成自身本来就喜欢这么干的本能、拼命自欺欺人掩盖真实本能感觉地制造各种牵绊自己的神经质和心理障碍,这样的倾向对于那些跑去学生物学的自恋性嫉妒的患者而言,自沿着事实上这种情形的概率是不存在的,足够多的次数也不会令其存在的,因为一栋精美建筑有其自身秩序性、这种秩序的建立,是引入负熵的过程、而引入负熵的过程则对应着信息的自组织秩序化,从而引导系统超出热力学平衡态,离开布朗运动那样随机混乱粒子运动的状态而越来越形成具有对可能的不确定性予以开放的秩序,并且这种秩序还会被与同为复杂系统论开创者之一的Prigogine同为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Eigen,Manfred所指出化学振荡、即生物的循环选择所维持,这个自组织的过程不是随机混乱的而是在秩序中产生了选择和改变的主动性与方向性,一栋建筑的构成过程虽然不是化学振荡,但无论是晶体结晶、天体秩序或者云层的分形构造的形成那样形成好像建筑物那样的秩序构造,还是人工构筑建筑,都正如一栋建筑的建立需要有序的秩序积累增加的过程,而就像英国许多工程师嘲笑达尔文主义的自然选择那样、宣称纯粹随机的变异导致复杂的动物社会就像一阵狂风吹过垃圾堆堆出一座精美建筑那样的画面,会因为精美建筑形成的信息秩序建立过程中狂风卷着混乱的垃圾所对应的信息混乱无序的熵的输入,而彻底告吹。因此、混乱随机的自然变异是不会导致生物跳跃式进化的,生物不会跳跃式进化,这一点达尔文自己也同意;但达尔文所不懂的,是生物的基因突变不会是完全偶然、生物的进化表现也不是达尔文主义所以为的那样像热力学平衡态的布朗运动力学那样机械地完全“偶然”的,就像现代研究发现两性生殖中卵子并非被动地选择精子,而是对受精过程施加影响,争取看起来对自己后代的性状更有利的精子,当然这种影响既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也不能百分百精确,在基因重组方面,生物也会选择似乎更能繁殖出有利性状的配偶去获得生殖细胞获取基因重组的对方生殖细胞,基因重组和突变都是变异的过程,通过基因重组就可以看出生物体具有主动性、会努力变得适应和改造环境,在基因突变方面,就像用进废退的体细胞突变,当迫使性状改变的环境压力不是针对对自身种群而言无统计意义的个体、而是针对种群整体,那么将变化的性状影响到种群的生殖细胞的突变,是可以受到生物体自身试图变异的影响的,总是在生态平衡态改变的时候而不是在和别的时候、物种种群发生这类在别的时候也显得更能适应环境更有备无患的变化,那就是证明。

也因此,混乱的随机的变异,无论是不是有利于适应环境、都会被生物自身秩序修复、修复基因突变的自组织所努力消除、除非这种突变被生物体在生化反应的连锁即超循环选择的信息秩序排序过程、给解读为有利于自身,或至少不会危害到自身目前的秩序,才不会被努力消除,由此可见,生物对待自身的突变也不是达尔文所推测的那样是被动地承受随机变异,当生物自身的自组织秩序受到威胁,生物维持自身自组织秩序的努力也不会坐以待毙,这在个体而言就去产生不可遗传的“用进废退”,因为环境的压力针对的是个体而非种群,所以不会逼迫种群的遗传发生改变地种群的生物结构信息秩序做出有统计意义的改变;但恰好在生态平衡破坏的时候,许多物种就会在这时候发生而不是在别的时候发生尝试应对新环境的变异,这些变异本来可以兼容地应对旧的环境,就像猿人走出越来越萎缩的热带雨林时发生的变化本来在热带雨林不萎缩的情况下也能照样适应环境,但因为物理学的最小作用量原理,维持物种生存的生物物理超循环选择并没有必要超出维持秩序所需的能量去做这种改变的尝试,而尝试改变也不一定成功适应环境、不一定能导致改变的发生,此外还可能变异出不良的基因和性状,这些基因可能威胁到个体的生物化学秩序但却被个体无力修复,像许多遗传病,也有可能短期看来没有直接威胁到个体的生物物理信息秩序,但形成许多喜欢破坏生态关系、破坏种群合作,进而长期地看将生物物理的信息秩序导向退化的、比如那些“进化”心理学家们自恋性嫉妒的恶劣性格的先天潜在倾向,这时候就需要种群的两性关系和繁殖行为的甄别选择,不要和这样的病态自私的病人有情欲关系,甚至性交易都不跟他们这种丑陋病态心理的人做交易、把他们淘汰掉,那么人类的生物秩序就得到维持了。

在这种达尔文主义的经典力学范式下机械思维的生物学框架下,创立进化心理学的那些人宣称“如果不了解人文现象背后的生物进化机制、就像天文学没有数学,生物学没有化学那样、只能对现象作有限的解释和描述”,就站到了对人文现象背后的生物物理自组织系统如何自组织地组织秩序、改变环境和维持自身的倾向的形态,予以完全扭曲和错误的解释、完全用错误的基础去理解人文现象背后的自然规律的致命错误的状态中去,用最为经典力学里最为热力学平衡态的、最为没有秩序和没有主动倾向的物体运动似的样子,去描述生物本能,去描述什么社会现象,好像一切社会人文现象如果没有这种随机变异、随机演化然后自然选择、就像布朗运动的粒子被固其形状的筛子筛出固定粒子分布图那样似的达尔文主义的“进化”,去解释人文现象,就把好像人文现象背后的生物物理的变化不是复杂系统、也不是远离热力学平衡态、而是好像牛顿力学里的随机运动似的,得出的结论自然是相当社会达尔文主义、相当没有人性的。

那帮其实根本没有心理学、也无法用什么或者预言或者生活场景或者实验或者临床去验证自己那种心理演化的推测、也没有生物和考古的证据证明他们关于演化心理学的推测、纯粹依靠达尔文主义的生物被动接受自然选择的设想模型+自身冷酷无情的自恋性嫉妒、去创立什么演化心理学的那帮生物学家里,就有一些是宣称自己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强科学主义、即只需用被动地接受客观自然选择而被选择留下来的基因遗传和繁殖传播的表现,就能解释一切人文现象的作用机制,而无需画蛇添足增加什么社会科学上的理论,这种强科学主义,在情感上表现出威权主义人格的自恋冷酷,冷酷无情地傲慢拒绝有温度有人性情感的那种本能感觉,就像电脑第一代CPU到第20代CPU,全都被当作仅仅就是为了表现第1代CPU所拥有的基本功能的意义,第1代CPU之后的历代CPU、其新增的功能也只不过就只是为了第1代CPU所拥有的基本功能能够运行得好一点而已,这帮演化心理学家就是这副冷酷刻板的保守古板的嘴脸,这帮人要是去当IT公司的创意总监或者产品部门经理或者CEO,一定会把IT产品设计得狗屁不通、就是只满足混乱无序地随机互相冲突的基因遗传繁殖行为那样“科学客观”的生物功能的体验、只对这种刻板机械的生物模样表现的体验进行响应,因为这就可以解释一切了、把IT产品的功能和外观设计成这种样子,然后坐等彻底破产、被骂成狗!自从平板电脑、电脑上的页面和图标被设计出现以来、人们对于光滑界面、和美观享受的桌面图标以及对简洁的网页页面的享受,以及将其视为理所当然,都是被创造出来的需求、这些需求虽然符合本能,却不是本能固有的形式,仅仅依靠本能(这还不是演化心理学那帮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强科学主义、以为一切都像机械的物体那样地理解的本能)被科学所定义和描述的模样,无法推测出究竟有多少种可能的展开模式,越是高级、越是富有自组织秩序的主动性和柔韧性的系统,形变展开的不确定性就越大。

而这些演化心理学家,在其理性认识上、表现出威权主义人格的自恋冷酷,冷酷无情地傲慢拒绝有温度有人性情感的那种本能感觉应有的理性反思检验的同时、完全无知于(不屑于知)复杂系统论的复杂性科学,完全不知道从最原始的寻求基因遗传的繁殖冲动开始,到更加复杂丰富的表现形式,新的经验并非固定的本能基础的照搬呈现,而是创造了新的意义,新的更加细致和更加远离热力学平衡态的自组织秩序、比起原本基础的繁殖活动而言、增加了新的过去曾经看到的自组织秩序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如果与本能基础割裂、则不可用于维持整体的秩序,如果与本能相兼容,就能持续下去。很显然,强科学主义那样、用基因怎么样传播才更有利于遗传去解释复杂细致的审美过程的良好整合和洗练化的心理秩序是怎么高级的,复杂的经济生活为什么要这样的,好像没有这些心理秩序和经济贸易,人类就要绝种似的,明显蠢的要命。

但是这里主要需要说的,就是他们这些人这种恶劣心态迷惑性最强、也最荒唐的,就是他们出于自己已经习惯了一夫一妻制地为了追求对配偶的自恋性嫉妒的占有和禁锢、口头上宣称自己的本能也非常乐于接受配偶对自身情欲和性快乐本能的性嫉妒自恋狭隘的统治和支配,虽然也有的拥护自恋性嫉妒、把维多利亚时代性压抑和女性贞操风格进化心理学家就是宣称男人如果接受一夫一妻、因为不能清楚地发现女人什么时候排卵什么时候怀孕、又不能一直盯着女人、所以一定要追求对更多的女人进行交配,以分散自身养育资源被浪费给别人的孩子的“风险”,但女人因为确保自身的子女都是自己的,所以就是会很保守、很挑剔地选择男人,如果女人不那么挑剔和保守、更乐于享受性快乐或更容易快乐共情互动地与更是男人互动了,这类演化心理学家兼病人、就谴责女人这是不科学、符合进化,问题是女人如果很保守,一定要追求对更多的女人进行交配,以分散自身养育资源被浪费给别人的孩子的“风险”的他们这类型号的演化心理学家的病态男人们又如何和不同女人繁殖得得逞呢?如何能更好而不是更艰难地“分散风险”呢?如何能让他们自己感到快乐和满足呢?如果女人不那么挑剔、正好让试图“分散风险”、不能确定那个女人生育的是否包括自己的孩子、不把繁殖和养育都只押宝在一个女人身上的男人获得满足、不正好符合这种“分散风险”的做法吗?那么男人如果又要和别的女人生育、又要禁止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生育,这种损人利已、只想享受好处而不受相互之间的制约的行为,肯定要遭到不是这样损人利已的大多数人的排挤和禁止,如果大多数人都认可这么做、大多数男性这样损人利已,那就换成普遍地互相损人利已、每个人都在自己对自己谋利益的同时却承受其然大部分人对自己的利益的争夺和损害,这种模型应用在两性关系的繁殖养育上,即如同恶性竞争破坏经济那样,鼓吹什么自私的基因投资给自身的繁殖遗传最大利益化,就是这样的谬论。自己已经习惯了一夫一妻制、为了追求对配偶的自恋性嫉妒的占有和禁锢、口头上宣称自己的本能也非常乐于接受配偶对自身情欲和性快乐本能的性嫉妒自恋狭隘的统治和支配,就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形态的最蠢博弈的实现过程,虽然实现得未必完全心甘情愿,性嫉妒渴望禁锢和统治配偶是肯定的,自己口头上宣称为了这目的甘愿也被配偶的性嫉妒所禁锢和统治,口头上这么说说,现实中经常言行不一。

这种所谓的两性关系怎么演化出一夫一妻的演化心理学自恋性嫉妒想当然,这些心智正常的人都能感受到其利欲熏心损人不利己的“自私狭隘导致利益最大化”的丑恶谬论,因为不像不与性关系有直接联系的社会现象领域,一直受到批评和揭露,而是在描述两性关系、描述繁殖行为,所以,就好像原始婴儿恋母的自恋世界贪婪幻想没有得到母亲的配偶(不一定是亲生父亲、可以是父亲也可以是养父、扮演父亲角色即可)的恰当的阉割,自身陷入自身狭隘视野的虚幻自恋世界的幻想体验里不能自拔,在两性问题上就自以为越自私狭隘越自我中心越基因扩张的利益最大化那样、自恋自淫的性嫉妒自恋世界狭隘体验冲昏了头脑和蒙蔽了双眼。

这些东西、其实早在20年前在西方就开始饱受人类学、生物学和性学和心理学的质疑,早就被淘汰、已经没有教科书那样的标准科学叙事是采取这种幻想的了,但中国毕竟开国很晚,什么科学理论哲学理论和人类学理论、不管好的坏的,传到中国的时间都很晚,很多已在西方司空见惯或已经淘汰了的,到了最近才被翻译和介绍,就像那些“达尔文主义+性嫉妒自恋世界扭曲体验的利害关系”、把自己性嫉妒自恋体验的虚幻自恋世界的狭隘视野所扭曲体验的利害关系给当成自然选择的机制,连一夫一妻怎么出现的人类史历史事实都丝毫不了解,就想当然地发挥演化心理学对两性关系的模型里的“逻辑”通过勾起别人潜意识里的性嫉妒自恋世界的体验方式的想象,这种想象虚构的两性关系怎么演变成一夫一妻的虚假人类史,让人感到好像“有道理那样的性嫉妒自恋世界的体验原型,就是性嫉妒自恋世界唯恐自我中心地全神贯注着自私自利的性嫉妒自恋想象注意力分散一点给别人,导致性嫉妒自恋统治想象自我兴奋地自恋自淫自我繁殖扩大的状态分散了一点给别人,然后“凭什么好像不是我自恋世界的延伸那样的别人的孩子、却要浪费我自身自恋世界的成分那样的养育资源去协助养育”,还把这种自私狭隘给当作权威的标准方式,然后还把自己这种品质低劣的病态自私对繁殖行为的人工选择、给当成是“自然选择”去想象一个今天他们这样自私狭隘的样子、是怎么按照自私狭隘地觉得什么才是有利于自身的“适者生存”给自然选择出来的,按照这种“自然选择”,所有不利于适者生存、实际上不利于物种自身存在的人类恶劣行为和恶劣制度,都可以按照这些行为里自以为自己损人从而利己的体验方式,去虚构出自己是怎么就是将通过这样的方式“进化”选择出自己这样的恶劣面貌来的。

他们如果为奴隶制度辩护、可能会更加驾轻就熟地“我们的奴隶制度是如何生物进化出来的”,因为奴隶制度好像确实对奴隶主的“基因传播”是有利的,虽然仅仅是好像而已,但起码奴隶制度好像对奴隶主有利的那个“好像”,确实比什么一夫一妻什么男人性嫉妒、造成男人自己也很性压抑也很繁殖受限制而且多生孩子就养育得很艰难、还好像这是对男人大大地有利的这种“好像”、看起来要“像”得多,男人性嫉妒、造成男人自己也很性压抑也很繁殖受限制而且多生孩子就养育得很艰难、还好像这是对男人大大地有利的那种“好像这种样子最大程度控制女人被禁锢、最大程度获得男人的自恋世界的自恋性统治扩张、最大程度扩大自恋世界的统治和占有、利益最大化”,从这种自恋世界的体验角度出发、掌握着暴力和经济资源的奴隶主,就应该一直深化奴隶制度建设、“进化”和“自然选择”得更加加强奴隶制度,让奴隶活着和能繁殖的情况下被自己压榨得更加彻底,以免自己的经济资源浪费在供养奴隶的后代,让奴隶的后代瓜分了奴隶主的后代所霸占的养育资源,这不就好像“进化”心理学所谓男人害怕自己觉得养育浪费在女人和别人的孩子身上、这种“唯恐资源浪费在女人和别的男人所生育的孩子身上”的“进化”论,用到奴隶制上、唯恐奴隶主的经济资源浪费在奴隶和其他奴隶生育的子女身上而没有全都集中在奴隶主生育的子女身上,唯恐奴隶主及其子女霸占和统治的资源被瓜分得更多、所以坚持深化奴隶制度对奴隶主更有利,所以人类“进化”出奴隶制度并且越进化越奴隶主义,不就是那些“进化”心理学鼓吹自恋性嫉妒变态的科学变态得生物进化的同样逻辑吗?所以为什么不可以?凭什么不可以?

同时奴隶们只卖命讨好奴隶主、奴隶主可以占有更多的奴隶方正少不了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子女那份资源,但奴隶主可不能爱上某个别的奴隶,使得他只想养活那个奴隶而不想理其他奴隶的死活,不就好像女人卖命讨好性统治自己的男人、男人可以搞搞妓女或者女佣、反正这不会分走自己得到的那份对子女养育的资源、不会离婚,但不能婚外情爱上别人、因为这会威胁给自己的子女养育那样吗!


这些用最狭隘、最接近热力学平衡态似地缺乏自组织协作的秩序、从而作为视野狭隘地混乱冲突地博弈出最小利益化的“繁殖”模式,去当作好像这多么的达尔文主义、多么的好像“科学客观”地“科学”得人类的繁殖本能就像热力学平衡态的那些经典力学布朗运动的粒子、绝对没有什么自组织的秩序,只有混乱碰撞那样地自私自利的混乱冲突、越是这样博弈出各方利益最小化冲突和损失最大化的混乱碰撞,越好像自己就这多么科学、多么权威似的兴奋,好像这就像把生物的本能模块给终于还原成布朗运动粒子了、终于将其还原成好像没有秩序也没有感情的“客观物体”了,所以终于“科学”得彻底了。所以这种演化心理学家,就如同他们自己的

这帮可以按照一切不合理制度和不合理文化的自以为自己这么干是有利的的思维方式、去编个“进化”出这些不合理形态的进化史、就按照这种方式去完全脱离人类史事实地虚构两性关系如何演化的过程的演化心理学,披着各种生物学习惯用语、什么个体什么繁殖什么后代成活什么个体资源、搞得好像一本正经在学术似的,实际上这种“学术”的逻辑就是这样狭隘自恋性嫉妒体验世界里扭曲而虚幻的自我中心自私狭隘的自恋世界,把那些自以为自己自恋狭隘自我中心地自私刻薄、就是对自己身利益最大化的愚蠢,代入到那些崇拜达尔文主义的“进化”(实际上是退化)心理学的两性本能“理论”里,那就是他们社会达尔文主义似的两性关系怎么“演化”的理论了,这种“自然选择”其实就是自恋性嫉妒的狭隘自恋世界狭隘视野和低级体验下,各方利益最小化各方互相伤害最大化但同时自我中心自恋狭隘地自以为这是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最蠢博弈,这种最蠢博弈如果应用在除了两性关系的社会领域、因为这种最蠢博弈的低级自恋是受到监督所以被注意到,而在两性关系领域,这种狭隘丑陋的最蠢博弈却反而被鼓励,因为几百年来一夫一妻制的“社会道德”意识形态自身,在两性关系上就是这样伪善和病态的。

阅读次数:92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