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的装B专业户龌龊小男人方是民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06 20:23:27

回答: 方是民靠性侮辱建立性伪道德优越感地所谓的嫖客龌龊 由 北斗天巡 于 2021-11-06 16:06:04

装B专业户方是民、骂了个杨锦麟虚构鲁迅召妓的日记、自以为自己就意气风发、可以肆无忌惮宣泄喷发他那些出于自身对其他男性感到自恋性嫉妒、非常妒忌男性轻易获得不同性关系所以巴不得全世界男人个个“自律一点”尽量多些技术障碍不要那么容易满足性关系欲望、至少没有那么理想化情感价值的临时性关系需要就尽量不要那么轻易满足地不要去性交易获取满足了,免得刺激方是民那种自幼自恋嫉妒成性的性格那种俄狄浦斯情结三角心理冲突、好像别的男人那么容易满足性关系时就像那么容易就在争夺掉他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第一名什么都风头占尽地控制着这个世界上的性资源似的。

所以,方是民一看骂了杨锦麟没来及的遇到什么有人在意的对他的抨击,巴不得别人尽量禁欲尽量没那么爱情的性关系尽量不能性交易地简便快捷满足、否则就是有罪就是要被性侮辱、不羞耻的也要被猥琐狭隘自恋嫉妒的变态佬方是民给性侮辱得好像就是羞耻的这种强烈性嫉妒;忍不住意气风发似地宣泄出来,捎带在李泽厚去世【我就知道有定居美国的著名美学家,年纪一大把了,回中国还要趁中国繁荣娼盛的便利找小姐,研究娼妓美学吗?】,真他妈文盲、还自诩什么语文文科状元,无非就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人、看谁红谁出的风头大谁就像抢了它方是民的才能扮演的永远是观众瞩目的中心和权威的角色、谁就要被方是民忌恨和羞辱,在封建社会、自由恋爱和情欲感情自由发挥的各种美学艺术就是靠娼妓及其男女关系来支撑、否则有关男女情爱的古代文学和美学就一下子少掉80%以上,从属于靠森严等级身份、没有自由、不在乎男女感情、也不允许有性爱本能的轻松释放的封建时代那些婚姻以及不被允许公开的婚外情、根本就不可能支持封建时代的有关情爱的文艺美学,所以有关情爱风月的文艺美学在封建时代就是靠娼妓及其嫖客来支撑、就是所谓的“娼妓美学”,方是民这种变态佬为了宣泄自己内心就像那些气量狭隘善妒如酸臭的奴隶制酋长似的自恋嫉妒,对于抢了它风头的、触犯它性统治的,怎么难听怎么恶毒羞辱它就怎么使用。

而方是民这种羞辱发泄、基本没有什么道理和理由可做伪装、也没有太太有技术新高的心理操控、就是过去的性嫉妒俄狄浦斯情结三角纠结下文化背景里产生了禁欲主义、禁欲主义用猥琐的性嫉妒去猥琐性侮辱得不符合禁欲主义的嫖娼啦一夜情啦婚外情啦怎么“龌龊”、有了这种先入为主蛮不讲理的伪劣道德观念正在现存着,那么方是民这只猥琐中老年自恋嫉妒小男人就鼓足那副尖嘴猴腮的猥琐性嫉妒狭隘小气的劲头、使劲强调和渲染“嫖娼龌龊、你对性关系快乐的需要用别人需要的经济价值合作交换到别人和你的互相满足,你就是龌龊,不管怎么龌龊的、你就是龌龊,我性羞辱施虐侮辱你的性侮辱兴奋要你被羞辱地荡妇羞辱似的你龌龊、你就是对应我变态狭隘小男人猥琐性嫉妒发泄在性侮辱地安排的那么羞辱下贱地龌龊、就是龌龊来就是龌龊”,这种方是民猥琐狭隘小男人的猥琐性侮辱本来就可以把一切不是它自己这样猥琐性侮辱变态兴奋取代正常性欲、而是正常地互相快乐促进和分享的正常性爱都可以给施虐性侮辱残忍快感地羞辱涂抹成“龌龊”,根本没有客观的道德逻辑,所以沿着方是民这头气量狭隘的性嫉妒自恋伪善龌龊琐男这种“竟然不以嫖娼为龌龊?”的性侮辱,就必然逻辑性地追随着方是民这头猥琐龌龊小男人的龌龊猥琐性侮辱那种蛮不讲理全靠性侮辱去奴役征服他人的变态导向,发展到就得像方是民好像野蛮部落里的封建酋长、阉割和禁欲一切部落成员地人人接受方是民性奴役的禁欲安排才行那样。

果不其然,方是民这种次要依靠服务于自身狭隘小男人的自恋嫉妒个人情感的一些小聪明和怎么去挖苦怎么去找别人说话被不严谨怎么去批评攻击时政、让人看着好像如果在和自己观念相同的领域里好像什么有力的武器,但是主要依靠那种好像部落酋长原始父亲似的狭隘善妒自恋苛刻的变态感觉、吸引得脑残粉自以为追随着方是民就可以不用自己费劲低思考、万能感理想化自恋移情地以为依赖着方是民就像是被万能的方是民给带入独立思考的境界、轻松地依靠着方是民就变成独立思考并且跟着方是民轻松地就像追随和分享方是民那种怎么蛮不讲理都永远不会错、永远像偏执苛刻的部落酋长原始父亲似的那种绝对万能自恋力量感,靠着这种部落酋长原始父亲似的苛刻绝对自恋万能力量感绝对权威绝对个人政治伟光正的“魅力”去吸引脑残粉、它所吸引得脑残粉,就真的沿着方是民那种蛮不讲理的性侮辱、必须发展到禁止一切可被性侮辱的性生活的地步的导向,把李泽厚主张夫妻各自可以有情人、发现对方有情人就分手是不明智的主张,给翻出来当作一种李泽厚“龌龊”的表现,要怎么才“不龌龊”呢?没有一切可被性侮辱的性欲和性行为,没有性心理可供性侮辱制造成性心理创伤了,就好像不是被方舟子及其龌龊脑残粉所征服和所威胁的了,那就没得好龌龊了。

所以,方是民那种“XXX的文人不以嫖娼为龌龊,XXX的文人不以嫖娼为耻”,就是方是民仿佛自己仗着那种很荡妇羞辱相似的龌龊猥琐,不以自己这副小男人恼恨和羞辱报复于别的男性能以性交易简捷自主获取两性关系的猥琐狭隘气量狭小的龌龊自恋性变态为耻辱,反而当作自己这副多么站在性侮辱位置上多么能对别人正常本能和自主情况下就是很正常的互相交换不同价值互相满足的性交易进行居高临下的嫖娼龌龊巴拉巴拉的性侮辱、所以自己多么像高高在上的权威,这叫方是民这种把自己取代一神教的上帝、和上帝开展俄狄浦斯情结三角纠结里谁才是父亲权威的争夺和纠结、一边批基督教一边自己就像基督教旧约原教旨里那个善妒和苛刻的上帝那样,别人为什么嫖娼就龌龊?别人为什么夫妻各自有情人就好像触犯什么禁忌似的要被方粉羞辱?触犯了方是民狭隘猥琐小男人要求别人不得嫖娼不得轻易以市场调节获取性关系、不准这么缺乏技术障碍地日常许多临时和自由的性需要和两性情欲接触交流的需要不用刻意强迫性症状那样故意面对技术难度地故意被压抑,没有这样故意接受方是民的性嫉妒控制支配,就好像违反了狭隘苛刻自恋嫉妒的方是民以及它拿来当作权威的那些性禁令、所以就是要被性侮辱的、就是要按照性侮辱去羞耻下贱地“龌龊、为耻”的是不是?

看方是民这个装B专业户【中国古代文人嫖娼不觉龌蹉,还要写进诗词。近代以来受西方文明影响,文人自律了一些,不敢公开宣扬嫖娼了,只敢写进日记中,胡适、徐志摩日记就都有嫖娼记录。但现在却有众多文人不以嫖娼为耻。】、一看就是这个方是民为了宣泄那种沾沾自喜好像自己特权似的病态自恋自体夸大感、狐假虎威地把自己当作代表西方文明、跟中文世界里其他用户区分分隔开来的别人不知道西方怎么样的、西方由它来代表供应它沾沾自喜地炫耀、充当它自诩它是权威的武器的那种习惯,什么“中国古代文人嫖娼不觉龌龊”,西方文明里的古代文人嫖娼觉得自己违反了方是民的性禁令、承载着方是民蛮不讲理“没有什么道理,反正就是性侮辱你、把你性侮辱得就是龌龊”的那种羞辱的觉得自己嫖娼就得“龌龊”吗?知道古罗马古希腊乃至拜占庭帝国的性交易服务业多么繁荣昌盛吗,知道“近代以来”的西方的拜伦、莫泊桑、福楼拜、梵高、巴尔扎克、莫扎特等等等等文艺名人的许多嫖娼不觉龌龊、甚至有些人和高级妓女交际花有很深的情感关系的事情吗,现在的国际人权组织地没有反对性交易、大部分都在不经主张性交易合法化而且也在主张性交易(包括买的和卖的)的去污名化,这些压倒性的人权组织的主张不是西方文明而是中国古代传统龌龊是不是?方是民这头龌龊的变态佬怎么不去辱骂国际特赦组织龌龊?芬兰因为性交易全球最先进、男女能够接纳人类自身正常的性关系欲望、不将其作为丑恶异常地如果没有额外的什么美好爱情两相思等作为理由的话就不该被满足的负面东西去看待,结果芬兰男性绝大部分正面评价性交易行业、并且正面接纳性需要以市场调节的交易方式去获得相互满足的嫖娼,结果芬兰就退出瑞典模式,就恢复嫖娼合法和去污名化、不以嫖娼为龌龊,方是民这只龌龊的性嫉妒心理阴暗狭隘自恋的小男人怎么不去大骂芬兰性教育和芬兰现代人龌龊?所谓的【近代以来受西方文明影响,文人自律了一些,不敢公开宣扬嫖娼】,根本就是放屁,文人受了什么影响而不敢公开宣扬嫖娼的那是受西方基督教禁欲原则、夫妻之外没有情人没有别的性关系之类的影响,这种基督教部分的西方“文明”本来就是以俄狄浦斯情结三角性嫉妒纠结的混沌性罪恶感作为背景,自称文明但实际是病态和野蛮、中世纪各种淹没文明、禁止文化艺术繁荣昌盛的偏执就有着这种苛刻偏执的俄狄浦斯情结性嫉妒三角纠结冲突的混沌罪感的潜意识原型,作为其荒唐无理性行为背后自以为理所当然就应该这么做的潜意识动力。而方是民其实就像中世纪基督教的俄狄浦斯情结三角性嫉妒纠结里幻想的那个上帝角色所具有的善妒苛刻和狭隘自恋的心理形态的模样,它对基督教的攻击其实就是自己觉得自己才应该是占有着上帝那样权威父亲似的角色、所以忍受不了好像对他来说鹊巢鸠占了的上帝。卖淫嫖娼不被贱视,妓女改成性工作者,嫖娼也被改成性服务购买、性交易的去污名化、被正视为身体自主平等交易的互相满足的权利,这些倒是正儿八经的人权运动的西方文明、西方文明好的部分方是民就不提、坏的基督教性罪恶感的部分、方是民就当作“西方文明”去宣扬,既要满足自己中国封建传统小男人对别人轻松购买和提供性服务的发泄侮辱报复的恶毒性嫉妒,又要装作好像自己这是西方文明、还要装作好像自己这不是西方文明中的基督教禁欲主义成分、好避免自己好像在中文用户面前代表西方文明地炫耀的时候那份风光不用被上帝给抢了去,真他妈的既要当方是民又要上西方文明字号牌坊,“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个说法是善待善恶的,“婊子”好心提供服务解除了男人那么大的压抑、获取自己应得到的报酬,还被羞辱,贞节牌坊之类的方是民猥琐自恋性嫉妒狭隘苛刻的变态一致地制造了那么多的痛苦和压抑、却搞得好像方是民这种猥琐嫉妒、自恋性嫉妒恼羞成怒地好像别人性交易简便轻松获取或提供性关系就必须是龌龊必须是下贱必须要被性侮辱那样的龌龊狭隘小男人怎么地道德权威似的,这是颠倒黑白,而这种颠倒黑白的中国传统就这么被方是民这只继承着、一边继承还要一边既要当方是民又要立西方文明字号牌坊、掩饰着自己立的好像不是贞节牌坊似的,好像那些性侮辱蛮不讲理把性交易就是侮辱成龌龊的性罪恶感和性嫉妒心是什么西方文明,而对于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权组织指出性交易和合理基本正常人身自由的人权地性交易的去污名化和越来越普遍除罪化合法化,它就拿一些一直保守或者个别乌托邦政治思潮的例子当作好像这就是西方文明似的掩盖过去,把西方文明给捏造成方是民那样对别人性交易充满愤愤不平的性嫉妒、气量狭窄伪善做作地要求人类自身独立身体自主权的性交易就是要被性侮辱残忍兴奋渲染成“龌龊”地通过丧失正常交易的权利去做作地故意面临许多两性关系的技术障碍、从而满足禁欲主义的实际安排;相反,把尊重身体独立自主权利的性交易、正面接纳在性交易里避开条件极限而得以解除压抑获取满足的正常性需要,这些典型的西方思想、却被方是民按方是民狭隘龌龊自恋伪善小男人的龌龊性嫉妒需要去按需涂抹成这是中国传统思想的现在中国众多文人的样子,跟戴口罩都一直“个别不专业的医生操控的、不是医学界主流观点”的自欺欺人一样,对于对性交易和对性的正常接纳这样西方当代文明主流的社会心理和文化思想、方是民就当作那不存在、只要把西方涂抹歪曲成就是方是民的样子、就是方是民狭隘苛刻性嫉妒地规定身体自主权利地性交易互相满足的正常本能和权利行为就是必须被性侮辱成耻辱龌龊的这副鬼样子,所以这副性嫉妒心理纠结地禁欲主义对人类身体自主权利进行性交易相互满足进行丑化和妨碍的鬼样子的方是民、好像是什么西方文明先进权威的,而反过来妨碍方是民这种变态发泄地健康自由和身体权利人权尊重的、就是作为西方文明里占主要文化地位的内容的,却愣是被那个方是民完全只按它个人就是代表西方文明、忤逆它尖嘴猴腮气量狭窄的猥琐小男人规定别人身体自由的性交易互相满足就是龌龊的自恋性嫉妒、不按它这猥琐性嫉妒控制人人就是不能性交易地故意增加性关系的技术难度来迁就它性嫉妒的支配的、那就通通被涂抹成中国文明,好像那只是别的国家都在积极迁就方是民的自恋性嫉妒、积极配合着故意把身体自主权利进行性交易相互满足就是如何龌龊、以便性关系不能通过市场调节去简便地在互相不同需要的满足中发生,积极地这样迁就配合方是民的俄狄浦斯三角纠结冲突的对人类性关系的性嫉妒自恋支配控制感,这样变态的才是西方文明的,不这样变态的话就变成“中国文人”、按方是民特权傲慢炫耀的病态自体夸大感去以“中国文人”身份形象去接受歧视。


方是民就是这样一只尖嘴猴腮气量狭窄的伪善自恋猥琐小男人,这货对那些中国高官的性绯闻表演出的一副多么对被性侵者好像很义愤填膺地同情去、别人从官场权力斗争的角度评论那些事都被它大骂“对性侵者毫无同情心”,其实这种左派面孔、及其貌似比起被揭露小聪明冷漠自恋之前情感热度好像有所上升,都是有意伪装出来的,它还真是因为同情心所以才同情被性侵者,怎么不对所谓的娼妓就没有什么尊重,还巴不得那就是要被越性侮辱得越好那样,它没在中国大陆被封杀的时候,怎么从来不对过去曝光多得多的被性侵者表现过一丝的同情,倒是时不时打那些曝光者的假?有些高官绯闻里按照绯闻作为被性侵者一方那些以二人感情困扰为主的表现,也并非到别人为了对其进行同情而对明显不得不涉及许多重大的权力政治问题的事迹视而不见、专门不分析权力只分析那个二人感情困扰及这些感情关系和困扰最初是什么性侵的开头之类,而如果一定要注意力这么分配、不这么分配注意力就好像就是要被批斗的没有同情心,明显非常的荒唐,这么荒唐的样子,无非就是方是民表演它自己多么左派多么激进多么政治正确的样子,去谋求个人政治的表演,当他表演了一阵好像有了点“有同情心”的样子之后,它那副好像全世界的男人都是跟他抢夺性资源的竞争对手、全世界的女人都应该迁就它而不要轻易让别的男人获得满足,全世界(起码全中文世界)起码它方是民就是酋长似的就它第一、然后西方世界出风头的都得被它所代表供它在中文网络圈的舆论文化政治里当权威代表,这种无论如何都无法自我压抑的自恋人格障碍患者俄狄浦斯三角冲突及其性嫉妒的私货,必然作为其情感色彩的主要基调。

可以说方是民就是十足的自恋嫉妒苛刻狭隘的那种病人,吃科普饭吃出把科普变成个人要靠狐假虎威当科学领袖的“科学政治”,真正开始搞政治了,就又变成十足康生柯庆施之类的左倾投机分子,其“左倾”的表现纯粹是在迎合左倾文化情绪去赚取个人政治资本,代表西方代表得大摇大摆地在同情黑人、反种族歧视等话题上好像多么政治正确多么积极地揪着许多小问题大肆做作,真要为了黑人好的话根本不会把精力放在这种配合群众狂热情绪地表演有余、而好像跟黑人合理利益的形势处境的变化形态没有什么比例相关关系的那样,他一边表演自己怎么反歧视啊不要歧视黑人啊,一边却把身体自主权利性交易获取相互满足地简便快捷两性关系的、不符合它自己性嫉妒的给打造成好像什么中国人落后权利文化专属,高人一等的白人西方国家争着抢着不能这样身体自主权不能这样正常性本能地踊跃符合方是民自恋性性嫉妒的统御支配似的,作呕不!


阅读次数:20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