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是民靠性侮辱建立性伪道德优越感地所谓的嫖客龌龊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1-06 16:06:04

方是民靠性侮辱建立性伪道德优越感地所谓的嫖客龌龊

方是民似乎总是在炫耀自己那种依靠性侮辱建立起来的性伪劣道德的优越感、符合接受性侮辱的不够禁欲的形象就被性羞辱而他自己好像没有那些不够禁欲的形象、禁欲得很足够所以不是自己接受性侮辱而是自己性侮辱别人,自己有优越感那样似的,杨锦麟虚构鲁迅嫖娼是对鲁迅形象的造假,但嫖娼本身也只是被荡妇羞辱以及和荡妇羞辱相似的荡男羞辱去被性侮辱地被人为征服和羞辱成多么不堪的形象,用经济价值去实现自身情欲和别人的相互满足,很难说这样的相互满足的价值交换多么的龌龊;如果是获得经济价值而交换提供性爱快乐互动分享的正面价值的给予,这样违反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对性工作者的塑造的形象同样也不龌龊,其“龌龊”的感性形象的来源,就靠性嫉妒及其衍生的禁欲主义,要求禁欲而符合性嫉妒潜意识的想象支配地制造恶毒性侮辱,从而制造性心理创伤的性侮辱的,而把互相符合性嫉妒的、互相符合欲望阉割而且互相性侮辱威胁的形态当作“道德”权威,而相反就是荡妇羞辱那样被侮辱得被征服那样被奴役的。

出于这种性侮辱所奠定的感性情感形象体验模式的原型,杨锦麟对鲁迅形象造假的鲁迅嫖娼、在方是民看来就成了被他当作寄托自己一部分道德权威形象的鲁迅、本来就得在是【没嫖娼、符合禁止人类性关系太轻易脱离性嫉妒统治下禁欲形态的性交易,所以不被性侮辱,是被当作榜样,人类要向这样的形态学习、人人争取更符合禁欲主义的性嫉妒统治幻想的榜样权威————嫖娼了、不符合对人类性关系太轻易脱离性嫉妒统治下禁欲形态的脱离予以侮辱和禁止的要求,要被性侮辱狠狠羞辱的给当作下流的】的两极里,属于鲁迅在客观上(并且方舟子认为鲁迅在主观上也得是)符合用性侮辱去树立起权威的禁欲主义的要求的、是对应着以性侮辱恐吓人类把自身当作权威的道德权威体系里要被颁发禁嫖牌坊的,杨锦麟虚构出鲁迅去嫖的经历,就好像把方舟子心目中被自己当作偶像的鲁迅那种符合性侮辱恐吓人类的道德权威体系里所树立的道德典范权威的角色形象,反而被杨锦麟给弄变成接受性侮辱、被性羞辱得性心理创伤地多么多么自卑耻辱羞愧罪恶感地“龌龊”的,这可怎么得了、这真是对鲁迅的污蔑、污蔑得鲁迅变成这么不顺从性侮辱的威胁这么不符合性侮辱羞辱恐吓地规定的不准性交易的要求从而要被性侮辱给羞辱得多么龌龊的形象,哇呀呀呀呀…”

所以这个方是民大骂什么杨锦麟是自己有嫖娼癖好、杨锦麟把鲁迅拉来陪绑、什么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和他一样龌龊,什么“把XX(可代入任何人名)污蔑为嫖客”的时候,方是民这副骂嫖客角色怎么“污”、所以鲁迅被杨锦麟虚构成嫖客就变成鲁迅被污蔑成什么很污很被轻蔑的角色,这种狗屁道德优越感嘴脸的“道德感”情绪兴奋完全是没有道德、不存在真正的道德逻辑、全靠性羞辱恐吓和侮辱地制造性心理创伤去维持,方舟子以鲁迅的敬仰者自居,为了维护鲁迅而怒怼杨锦麟、澄清鲁迅没有嫖过妓女的这个澄清无可厚非,但是方舟子由此发泄他青少年期接受的中国6、70年代以及80年代时还相当严重的禁欲主义好像符合禁欲的才是高尚的、性爱需要和表现随便出现随便满足是大毒草的那种道德氛围内化在他自身潜意识价值标准里的病态,好像他自己扮演得自己多么蔑视嫖客、蔑视别人通过货币中间等价物和市场选择去快速获得自身情欲与异性的其他社会价值需要的欲望(或有时也包括情欲在内)的互相满足,是多么可耻的表现,然后他方是民自己就多么高尚、多么符合禁欲主义崇拜地成为他青少年时期所内化的中国6、70年代以及80年代时还相当严重的禁欲主义社会环境里被这种环境颁发贞节牌坊证书似的表彰,被这种变态环境里的万民给当成道德权威去尊敬、好像自己实现了什么理想化价值意义那样。

所以很滑稽的是、方舟子以鲁迅的敬仰者自居、因为杨锦麟虚构了鲁迅做过嫖客所以方舟子摆出一副嫖客怎么污怎么龌龊所以不是道德高尚的人会干的事那样的样子,然而鲁迅却从来没有他这样的价值观,鲁迅一生笔战无数,挖苦对手入木三分,但唯独没有像方舟子给自己立禁欲主义贞节牌坊、对自己进行有时用嫖娼就是剥削奴役性工作者的西方乌托邦理论去伪装着的禁欲“道德”优越感的自我表彰、突出符合这种禁欲“道德”的优越地位而去挖苦和骂谁谁去嫖娼了,谁谁是嫖客,鲁迅自己的亲密朋友中不少自己就有明确的嫖娼,对那些死对头一样而且确实就是嫖娼事迹很出名的、鲁迅从各个角度挖苦这些论敌指责他们如何真正面目上的可恶的时候也从未指责这些人因为嫖娼所以伪善或者去嫖娼了所以这属于道德污点之类,他的论敌也好朋友也罢炫耀自己去嫖或者有着去嫖很正常似的言论,鲁迅也从来没有像他不认得得方舟子那样拿这当作什么道德污点去攻击,除了在给萧红和萧军的一封信中以“婊子”和良家妇女做为他所攻击的论战敌人的真假嘴脸的象征(这种比喻当然包含着当时文化的歧视意味),在虚构的文学象征领域里用过妓女形象的“婊子”去象征鲁迅那些男性为主的论敌,也并未以现实中真人存在的妓女们去作为攻击对象。

鲁迅和方舟子的这些区别,跟方舟子这个人无论显摆得自己多么好像代表非中国的国际主流,实际上他的人格心理就是极其典型的60后有关,那帮中国大陆人在文革中长大、自幼耳濡目染各种封建社会主义禁欲环境下歇斯底里的性嫉妒和性神经质,青年时期继续赶上严打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等等80年代沉闷性压抑的官方意识形态,普遍高度性神经质高度闷骚地受制约于典型中国封建社会主义禁欲崇拜意识形态,即使花天酒地或即使方是民在美国留学时“性爱成了我唯一的乐趣”那点时候、仍然是好像一到“正统”的中国人人群文化社会场景里就要端着道貌岸然禁欲主义好像感性上无性生物对情色性爱无动于衷的那种嘴脸,方舟子就是这种性心理冲突严重的典型,他这个人所内化的怎么评价究竟在文化中是被崇拜还是被贬低的那种情感价值评价的环境,是“怎么可以随便表现和满足性爱快乐这样堕落下流的东西、性爱快乐是不符合崇高的革命精神、不符合在禁欲高压中幸福无比的乌托邦世界这种精神分裂想象虚构制造的自恋世界、因此是堕落的背叛革命崇高理想、背叛了奔向和实现禁欲高压心身禁锢得非常自恋完美感妄想样亢奋的乌托邦、背叛了婴儿原始单调世界自以为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单调平面所以这样单调狭隘的自恋世界就是拥有了一切的这样的乌托邦完美幸福意义感的革命理想,不去搞的好像这样禁欲高压的单调刻板的状态就像拥有了就是这样单调平板的整个世界了那样高尚完美完美兴奋无比地去禁欲高压、不把性爱快乐的正常本能给压抑起来转而跟着精神病性压抑的集体去把被压抑的性本能转向寻求这样精神分裂想象虚构出一个禁欲高压而平板单调的,而是去性爱快乐,那么就好像没有把单调平板的禁欲刻板当作是是完美无缺的完美世界的一切、没有把禁欲刻板的单调平板的形态当作那就是完美具备一切的整个自恋完美理想化世界的一切,所以性爱活跃快乐了,就像放弃了把禁欲高压的刻板状态当作完美具备一切的乌托邦精神分裂倾向完美感亢奋的妄想样世界,放弃了对这样乌托邦完美感妄想样世界的追求所以多么多么丧失革命斗志,想要变得性爱快乐活跃地放弃了心身情感快感状态被死死压抑着保持单调平板狭隘的状态,那就没有继续偏执精神病完美感妄想样陶醉乌托邦幻想自恋世界地把狭隘刻板单调的模样当作是世界的一切、从而没继续觉得这样就像是拥有了完美无缺的一切世界,放弃了这样偏执狭隘平板单调的乌托邦自恋世界封闭完美无缺憾地拥有了世界的一切的自恋完美感妄想样观念,所以好像失去了什么理想信念什么理想意义的价值,从而失去伟大光荣正确的封建社会主义禁欲高压政治环境的依恋、转而被伟光正的禁欲单调平板狭隘状态就像道德牌坊和政治理想似的社会氛围给恶毒性侮辱地被培训性心理创伤。

被方舟子当作怎么龌龊的所谓嫖客,其实就是被方是民以其内化的那些封建社会主义以符合禁欲为道德权威、为崇拜的牌坊形象的这些禁欲主义的虚假道德感觉给性侮辱出来的,因为嫖客太容易和女人上床太容易做爱了、所以太轻易地不用面对许多阻碍和女人上床的技术障碍,从而好像不用先甩开多少好像是阻碍和女人上床的借口似的各种思想情感负担、于是好像没有什么思想情感负担、连谈恋爱需要磨合一番那样其技术难度客观上可以好像可以被禁欲主义想象成那是人类对男女上床所背负的思想情感包袱所承担的禁欲主义压力那样的情况都不存在,太没有压力包袱地就轻易打破禁欲主义、轻易打破好像禁欲压抑着才能去实现以全人类禁欲高压心身单调平板的状态作为全人类解放和幸福的完美感自己恋妄想样体验的乌托邦幻想、太轻易就没有包袱轻松简便地背叛了【压抑着性欲、转而将被压抑的本能扭曲导向狂热追求着那种好像禁欲高压地平板单调的世界就是被解放的完美幸福世界能那样精神分裂想象制作的乌托邦世界、以获取精神分裂乌托邦虚幻世界的自恋完美感妄想样虚幻意义感而自欺欺人自我刺激亢奋感觉地作为代偿】的【崇高革命理想(包括美国极左派的同类型的政治正确“理想”)】,所以就好好像是要被性侮辱、要被在文化意义上当众脱了身为嫖客所穿的裤子去羞辱,性欲怎么其实很正常本能地想和妓女上床的就怎么被恶毒性羞辱,于是想和妓女上床就好像对应着这样被恶毒性羞辱给羞辱出来的性心理创伤,就好像找小姐嫖娼这些本来很正常的在交易中互相满足合作的正常行为功能和正常本能、就被条件反射地链接到人为地接受性侮辱而被性侮辱得性心理创伤的那些羞辱贬值感,人为训练病态而非自身内在逻辑结构地被人为训练指定像很烦好像嫖娼就怎么怎么龌龊和污那样。

正是因以方舟子把妓女嫖客这些互相交换满足和价值的其实很正常普通的功能给侮辱成多么多么“龌龊”的伪劣道德,本身没有客观逻辑的基础而就是依靠外在人为添加的性侮辱去制造性心理创伤、人为把自身内在结构没有不道德的逻辑的心理行为状态给性侮辱和性心理创伤得好像自就是被侮辱被创伤地那样坏的,这种典型的把心理创伤被害者给心理创伤得创伤地觉得自己才是坏的自卑可恶的的这种机制,正是自以为自己看掌握着强烈性羞辱别人所以自己咄咄逼人地妓女嫖客如何如何耻辱下流的那些禁欲主义伪劣道德、逼迫人类将其对人类的奴役和征服的给当成道德和权威去崇拜的武器,这种对妓女嫖客的“龌龊”鉴定因为根本饿没有客观道德逻辑的基础、而是全靠外在人为施加强烈性侮辱给制造的的强烈耻辱羞愧性心理创伤的感觉去感觉涂抹得好像嫖客妓女就怎么怎么所谓的龌龊,所以导致的这种“龌龊”鉴定的奴役征服似的性侮辱可以对其他各种各样的性关系和性爱形象与审美,只要不是好像处于时代文化的社会正当规范形态这样处于高于性侮辱的权威地位的,都是可以性侮辱恃强凌弱地人为侮辱征服得深受性心理创伤地创伤着把征服和奴役自己的性侮辱当成道德、而把正常的自己当成可恨的,方是民所谓的嫖客和喜欢嫖娼怎么怎么“龌龊”的这种荡妇羞辱和荡妇羞辱似的荡男羞辱的性羞辱感建立起来的“龌龊”形象感,完全可以“XXX喜欢一夜情、以为鲁迅也跟他这样龌龊”,“XXX婚前性、以为鲁迅也和他一样龌龊”,“XXX喜欢约炮、也以为鲁迅和他一样龌龊”,“XXX不喜欢处女喜欢有过性经验的女人、以为鲁迅也和他一样龌龊”,“XXX喜欢看AV、也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欢色情形象都和他一样龌龊”这种性变态、颠倒善恶地猥琐性嫉妒恶毒仇恨人类情欲性爱快乐活力、唯恐自身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世界形态被别人活跃的性关系所打破、自身性嫉妒统治被自恋自淫被别人的约炮喝一夜情所活跃地瓜分从而自身性奴役统治体验自恋自淫被活跃地侵入污染、从而其实就是健康正常本能快乐活跃地表现的一夜情约炮就好像触犯自恋性嫉妒统治权威的权威理想化模范而要性羞辱被性心理创伤得好像自己如何堕落,这样的变态就出来了。

实际上,所谓的嫖娼其实和一夜情和约炮也一样、只不过是通过市场的明确手续和价格更加高效地,通过提供经济货币而满足异性那些需以货币为中间等价物的许多其他价值上的需要,去交换到性关系接触行为需要的被满足,只是这样的相互满足的过程中情欲需要被满足的一方的性本能表现出在复杂情感关系的色彩更少而兴奋更集中于感官快乐所以更不涉及复杂的人际关系、更简单和临时所以可以通过市场的交易机制更高效简洁地实现这样的相互满足而已!所以,拿经济交易去抨击所谓的卖淫嫖娼和没有明确价格与手续但同样大量需要经济价值参与的交易去支持情欲关系之间怎么怎么不一样、相比较起来怎么怎么堕落,完全是苍白无力的,最多就是把别人经济交易给强行乌托邦亢奋地想象成强买强卖的性奴隶贸易,比如瑞典那帮精神有问题的议员及采取他们那套做法的那些人所干的那样,但是这种幻想毕竟需要非常乌托邦自欺欺人的虚假正义感才能维持,对性交易的“龌龊”形象涂抹的感性感受还是得依靠性侮辱,如果没有性侮辱,一个劲指责别人去嫖个娼、找个自己能接受对异性提供性服务快乐互动的价值以获得满足各种社会生活的货币中间等价物的性工作者去相互满足,就变成如何人身性奴隶买卖,这样的指责在舆论上往往是笑话,很难在感性上起到丑化别人的效果,所以还得依靠性侮辱、用过性侮辱把性交易侮辱得多么多么“龌龊”的,对一夜情婚外情婚前性多人性爱甚至对不够保守的婚内性、反正只要是在时代文化里没被当成权威规范的、比起性侮辱而言不是处于高于性侮辱的社会权力位置的,就能被性侮辱恃强凌弱不讲道理地侮辱得好像被征服被蹂躏的样子,10年、20年和30年前,中文环境下还非常保守非常畏惧与受制约于这样好像父亲权威在施虐监督着中国人禁欲的禁欲主义变态自恋性嫉妒“权威”的时候,这只方舟子不就是这样的吗!

2012年的时候方舟子这病人还在当五毛的时候,不还仗着性侮辱去恶毒羞辱别人解除三角性嫉妒地快乐互动分享的对人性爱群P是怎么怎么“聚众淫乱”、聚众起来互相性爱快乐分享促进地打破性嫉妒的统治安排所以多么地接受加倍的性侮辱的创伤从而加倍地要性心理创伤地觉得自己多么堕落耻辱、多么要被塑造这样的精神障碍的幻想,直到这几年,这只方舟子不还是把情色艺术和影视给当作多么正经人不去看、堕落没品的“正常”人才有这样的性本能要去情色审美地去看,甚至川普的老婆当性感时尚杂志穿着上流文化露出大长腿的上流时尚杂志封面,都被方舟子这个恶心的东西给侮辱成好像这是很堕落那样,方舟子这种东西的这类“道德和堕落”根本没有客观逻辑、就是依靠性侮辱去奴役和征服、把别人性侮辱得好像被征服蹂躏踩在地上接受羞辱的样子了、那么别人就“不道德”了,方舟子这种人对鲁迅的崇拜,实际上源自对鲁迅在论战中战无不胜和讽刺挖苦妙语连珠的那种状态和感觉感到崇拜,好像那就是他自己所向往的而且自己做不到鲁迅的那个程度,但鲁迅的正直和自省,方舟子真的没有学到、也没有那点相似,鲁迅有方舟子那样自己一贯伟大光荣正确、自己一贯就像领袖似的自己什么都是道德牌坊似的自我感觉良好还必须特权炫耀自己道德比别人良好的那种快感吗?鲁迅有方舟子那种文过饰非、在舆论中经常夹带私货的道貌岸然吗?

鲁迅地下若知方舟子崇拜自己、亦当不屑一顾。

阅读次数:21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