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是民应弄个视频说包括他在内为毛支持婚姻富含嫖娼成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0-27 14:56:18

方舟子应该做个视频就叫为什么中国男人包括他在内那么多支持婚姻包含嫖娼成分

事实上在全球大部分地方的民众社会生活都是对性交易正常地接受,包括那些表面上法律条文宣布嫖娼非法的如法国中国东南亚甚至伊朗叙利亚和俄罗斯乌克兰等绝大部分地区,社会民众的社会观念和生活日常都是,而方舟子这种病人出于自己病态自恋特权炫耀的需要,总是喜欢把它自己虚构成好像代表西方先进文化和西方先进男人、与其他中国华裔男人区分开地它高人一等那样,弄的视频说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中国男人支持嫖娼”,这种实际上和它那些“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专家支持戴口罩防Covid-19,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支持戴口罩”几乎一模一样,纯粹就是一个低级自恋把全世界共通的倾向给文学表演得好像真的就是中国特色才有的、而地球上其他国家都截然不同并且还是好像被方是民是代表和方是民一致似的的样子、以供应它在中文世界里好像自己代表着中文世界里大多数不懂外语的用户所不真切了解的国外世界、供应它自己特权炫耀似的病态自恋夸大感的满足,这个自恋型人格障碍的方舟子所谓的“为什么那么多中国男人支持嫖娼”就这样表演得,实质上,绝大多数由不是中国男人的外国男人和外国女人构成的各种各样的社会公益和人权机构、包括执政的保守政党出于犹太教信仰而渴望削弱人民的性关系满足从而推行瑞典模式的那个以色列、其国内的绝大部分社会公益团体和人权组织,都是压倒性占大多数地支持性交易合法化、也就是包括本来正常平等的购买性交易的嫖娼合法化,国际性的人权机构也是这样,前几年还有不少女权组织担心性交易造成女性人口买卖,但随着2019年以来这种想法的错误叙事被纠正、性交易作为正常需要在正常环境里也会发生而且人口贩卖在各种行业包括在婚戒行业里地会存在地其形成发生的机制与性交易并无本质关联,女权组织这两年也不再发出反对性交易合法化的讨论,不少女权组织如英国和大部分欧洲大陆的女权组织则是一直支持性交易合法化的。且不说退出瑞典模式的芬兰,因为性教育的优势所以芬兰的绝大部分男性都对性交易持正面看法、对性交易的正面看法理所当然包含着正面看法地支持所谓的嫖娼,在欧洲大部分地区性交易和红灯区都是很普遍很受欢迎的存在,甚至连土耳其和委内瑞拉的性交易嫖娼都是合法的,包括在欧洲以外那些表面上法律不允许嫖娼的地方、大部分即使在表面法律条文层面都将嫖娼除罪化,而且在实际民众社会的社会生活的观念中嫖娼更是正常化地广泛存在和被正常化地普遍认可接受,包括卖淫也是。性交易变相合法化的日本泰国自然不在话下,没有变相合法化如韩国乌克兰马来西亚越南缅甸尤其缅甸北部等等突出表现地作为代表的,性交易和嫖娼就是在民众社会主流的实际社会观念和社会生活中广泛被接受被允许的,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官方那些不允许嫖娼的法律条文大部分程度上也有意地空洞化、经常不去真正执行,因为官方的社会基础的社会观念本身就将其正常接受,方舟子这种人狐假虎威地在中文世界里欺负中文用户,装什么好像只有中国男人才为什么那么多支持嫖娼,全世界那么广泛的分布里性交易都在顽强地被需要,普遍在实际民众社会生活中大量发生,在民众主流社会观念中将其视为社会正常存在的一部分那样普遍正常化习以为常地认可和接受,这是因为嫖娼这么普遍和被正常看待的这么广泛的谁绝大部分人口分布的地方里,男的大多数都不支持嫖娼、他们去嫖娼都是当地女性给强行支持和要求出来的,或只有小部分男人去嫖娼、然后靠着大多数女性们大力支持这小部分人以支持和带动得社会民众生活实际中总体上正常化接受嫖娼吗!

还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中国男人支持嫖娼”,方舟子方是民这种病态自恋狐假虎威地编造出自己好像多了自恋特权似地在中国华裔男人里高出“那么多中国男人”一筹而代表它所虚构的非中国男人,至于方是民习惯性歪曲外部形象地、无视与自己想要虚构的外部形象不相容的世界大部分、而只选与自己想要虚构的形象相符合的少部分去当作好像那就是整体倾向似的,攻击一个人的时候就专门抽取一个人某些不谨慎的科学观点发言片段这种非论文正式表示里常有的不严谨、去当作这个人连该领域科学常识都不懂啊如何如何假冒伪劣啊,对于那个人严谨正式的实际上的科学观点这种属于这个人的观念的主流背景,就给表演得好像那根本不存在;对于什么全世界医学界反对戴口罩、全世界男人不去也不支持嫖娼而只有中国医学家支持戴口罩和中国男人支持嫖娼去嫖娼这种方舟子特色、表演它自身在中文世界里它个人政治一贯伟光正地坚持的观念如何沾沾自喜地代表着被它虚构出来的国外的样子、而比起中文世界里大部分不会外语的人好像它方舟子沾沾自喜地享受高人一等的自恋特权似的东西,也是这种对外国形象的歪曲,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性交易都是被其真实民众社会的主流社会观念和民众生活所正常化日常化地接受的,因为那就是正常情况下大量对性关系的性需要不会被周围的环境所无微不至地照顾到,需要性交易的市场调节来调剂补充那些因为人际关系环境资源的不可能完美而造成的性需要、缓解其所受的压抑的。

而那个方是民习惯性歪曲外部形象地、无视与自己想要虚构的外部形象不相容的世界大部分、而只选与自己想要虚构的形象相符合的少部分去当作好像那就是整体倾向似地,无视世界大部分社会生活而把瑞典美国等少数西方国家抽出来当作好像是全西方总体面貌和倾向那样用来歪曲世界的例子,其实也只是在性关系文化比较活跃、没有性交易的条件下性关系需要受到的压抑较小、像美国和瑞典那样性交易被错误无理地打压但那里的男性仍不至于承受不了。但即使美国和瑞典那些男性能承受得了、也依然是承受损失、本来可以生活得更好、本来可以绕开自身人际关系环境的局限而通过更为明确直接的市场调剂去获得满足的许多性关系需要的正常本能被压抑,虽然可以承受但依然是本来可以不受压抑地获得的正常本能的正常快乐与满足受到了剥夺和压抑。

事实上、美国的市场手续明确简便的性交易确实受到打压、但对其可以承受是因为美国合法地有大量变相性交易聚集场所的夜店作为代替,这些夜店只是提供一个交友场所、在夜店里男男女女穿着性感火辣地在夜店的暧昧灯光下喝酒,自由派对和交友,这时候可以通过情欲的两情相悦互相吸引来获得性伴侣,但绝大部分情况、实际上就是在完成个人性交易手续和价格都不明确的性交易,而夜店实际上就是主要提供这样“个人交友”没有明确价格和手续、自诩不是性交易那么警方也不会追究的性交易的机会和场所,临时性关系快乐互动的需要并不需要捆绑复杂情欲关系、也要人际关系环境局限的技术难题、这时候美国人就会跑到夜店去,小部分情形是轻易相互吸引互相勾搭,大部分情况是在派对和跳舞、聊天中经济价值与性满足的交换。而这种过程的性交易价格不明确不固定、性交易手续保持着好像恋爱派对那样社交的琐碎过程,也就是本来就是市场行为的性交易被压制在市场作用过程相对低效、市场交易过程不能被特别分化而相对麻烦的样子,这些效率被压制的性交易的夜店,虽然比起价格手续明确的性交易而言效率下降了,但是效率下降了也照样以下降后的效率去起到市场调剂性需要的满足的功能,为被抓嫖的美国男人提供了很大的缓冲,美国男性社会能够忍受得住禁嫖主要就是因为这种缓冲。

但是,即使可以像美国那样,用夜店这种男女聚集起来个人自己好像是在恋爱派对那样价格手续都不明确地低效率个性交易的平台去缓冲了禁嫖所带来的压抑,那也根本没有必要强迫症似地、让本来正常的临时性关系需要以经济价值平等自愿地交换到性满足提供这样临时相互满足的过程变得故意低效、故意不那么简便地强迫性附带着自身所不必须的许多东西,完全可以用明确的性交易满足就是以性交易来调节满足的简单需要、而带上更为复杂的情欲关系需求的性需要则可以到夜店里派对,不这样做、非要不能简便直接性交易不可地故意让性关系的需求的满足变得被添加了强迫性似地笨拙,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不就是禁欲主义潜意识的宣泄、故意增加对性关系的发生和满足的障碍,从而禁止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性满足这样正常自然的临时相互满足不能简便直接地进行、要令其非要强迫性琐碎麻烦那样,以便引导人类性关系的发生更倾向于强迫症似的笨拙、从而更符合单调和僵化的符合禁欲主义背后的自恋性嫉妒三角纠结对人类性关系的压制和回避那样的样子,但人类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干,根本没有必要迁就方舟子这类病人自诩一贯个人政治伟光正的自恋性嫉妒对男性那些苛刻冷漠的发泄,而故意要把性交易的手续过程搞的就是非要不允许简便直接不可那样强迫症地让性关系需要的满足更笨拙、去迁就方是民那些好像它自己是什么高高在上的道德文明权威、俄狄浦斯三角冲突争夺支配性资源那样自恋性嫉妒冷漠苛刻地对男人的施虐控制。没有对于那种觉得好像美国那些禁欲主义的抓嫖很符合自身自恋性嫉妒的方是民之类病人的迁就、没有像美国需要用夜店取代手续价格明确的性交易去缓冲对抗的那些禁欲主义压力,而是像欧洲大部分国家大部分人口,即使是表面性交易不合法但却在社会民众生活中广泛被接受和存在、也很少被查的那样子,也要让男性比起美国男性而言这方面获得的健康正常的满足要充分得多、道德和生活品质因此得到的正面影响要好得多,更不用说一大串欧洲大洋洲性交易完全合法的奥地利瑞士德国新西兰等国家那样、正常男性(包括许多购买性服务的女性)正常的性本能更加充分的调剂满足了。

方舟子这种病人应该自己弄一个“为什么那么多中国男人支持把婚姻变成长期购买的嫖娼”,然后自己把自己给老婆的物质经济利益统统撤走、共同财产中自己那份都抽出来签协议收归自己所有,接着对老婆一分钱不出就靠它自己好像多么道德理性文明(伪劣的)楷模那样纯情吸引它老婆继续跟它过,西方不少情侣就是这样从财产到生活开支大部分AA制的,虽然也还是有对对方物质条件的考虑但显然比方舟子的婚姻里物质条件所起作用所占比例要低得多了,方是民就拿西方AA制夫妻情侣比中国确实多不少去说事,说什么中国男人的婚姻为什么那么多嫖娼实质成分,然后它自己起码应该像人家那样、实际应超过人家的程度地对它自己老婆给的经济财富全部收回地做到一分钱不出、显得它的婚姻一点儿用钱购买长期关系包嫖它自己老婆的嫖娼含量都没有,然后去做个视频批斗婚恋里还有给经济利益的好处的“一小部分”人。

事实上嫖娼和婚姻类似,在女性没有人身自由、男性自恋性统治支配女性的时代,无论什么性关系形式、过滤在男尊女卑女性没有人身自由而被买卖和歧视的环境下,都会显示出对女性的欺凌,婚姻中的包办买卖甚至现在在落后地区都存在,而因此将正常地区的正常婚姻当作也是送给人口买卖联系在一起是不恰当的,将婚姻总是当成女性屈服男人占有和特权的那种形式,好像结婚就是女性被男性所压制那样,也是脱离事实的,实际上所谓的卖淫嫖娼的性交易也同样是这样。

所谓的嫖娼,实际上是临时的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的性满足的,这种交换的需要在男尊女卑、奴役女性的时代存在,在男女平等独立的健康情形下作为性本能展开过程中对性关系的正常需要的一部分、也照样正常存在,而这种交换的行为,在女性被压迫、人身不自由的时候表现出女性人身贩卖和欺凌压迫地发生,但在男女平等独立人身自由的情形下,事实上就像原始社会也广泛存在非货币化的性交易和被尊重的有偿性服务那样,社会上广泛存在这样的需求和提供需要满足的能力,在男女平等独立人身自由的社会文化和习惯下,那么临时的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的性满足这样正常性本能的需要的功能,就以同样自愿平等互相友好互惠的交易合作来表现,并不存在男性或者不论男女的性服务购买者如何如何刻板印象地欺凌性工作者的固定机制,事实上现在正常社会里大部分嫖客都是具备平等自愿等现代价值观的正常人,大部分以平等自愿交易平等交流的正常观念的心理习惯去寻求性服务的提供,与方是民这种人所成长的时代那种助长方是民狭隘尖酸自恋性格的社会文化截然不同,方是民的那些文化背景,就是当时的大部分男人被文化塑造为就得像方是民年轻时这样自恋性嫉妒才是“正常”的样子,当时的妓女作为婚姻之外的缓解性压抑的必要补充的同时,又要让提供性服务的女性承担“你提供给这么多男人以性服务、这么不符合自恋性奴役支配占有的形态,你要被羞辱和贬低”的自恋性嫉妒施虐代偿,方舟子这种冷漠苛刻、尖酸刻薄地一向心胸气度狭隘得只有真空那么小的自恋患者,其对所谓嫖娼的仇视,其实也是根源于它自己这种自恋性嫉妒、根深蒂固地即使不能侮辱妓女了、也要侮辱嫖客,把所谓嫖客给文学表演成好像就是他自己年轻时那个时代的他那时候那种男人的那样。

而这种方是民把自己对妓女的那些代偿自恋性嫉妒的侮辱幻想、把他自己那个时代与他年轻时同龄的男人那时候那种被批判为羞辱与欺凌利用妓女的那些方是民文化背景的不良男人形象,给有意识、有意地,投影转移到早就不是它那样、而是现代平等观念和正常情欲地需要和妓女上床也喜爱和尊重妓女的现在那些正常男性身上,以便于把本来那些男性放置在好像罪恶羞愧、很像是欺凌者剥削者的那种形象角色上、去接受它方是民冷漠施虐自恋自我炫耀自己好像什么道德理性模范似地自恋特权夸大感炫耀的丑化和欺凌、被它这样冷酷无情利用,然而大多数正常男性嫖客其实就是正常性本能和正常现代独立平等伦理观念的正常人,从现代平等自愿选择的观念出发,希望正常性本能的简单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去换取临时性满足提供地获得平等自愿友好互助的临时相互满足,虽然这种简单的行为功能只是中性正常的形态、正常普通而且太过简单而不足以包含其他很多正面思想品德的内涵,但也同样地根本不包含方舟子这种心术不正、苛刻冷漠的伪君子故意涂抹的许多丑陋面目的属性。

阅读次数:10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