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化所谓嫖娼的方舟子其实也是它自己老婆的资深嫖客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10-26 18:57:16

狐假虎威借野蛮法律坚持丑化所谓嫖娼的方舟子其实也是它老婆的资深嫖客

与任何事情都能把自己编辑成代表世界主流的方舟子所意淫的相反,所谓的“嫖娼”和卖淫一起越来越合法化才是世界潮流,过去的芬兰采取“瑞典模式”但是现在也改变了,加拿大和法国采取了瑞典模式的同时、很多的国家和地区包括澳新南美和中欧南欧东欧都是越来越性交易合法化倾向,而国际人权组织以国际特赦组织为代表性地都指出所谓的嫖娼和卖淫一起并没有危害安全和违背公民义务的的违法犯罪逻辑,所谓的“瑞典模式”也是个逻辑不通没有道理的模式,方舟子这种渴望借着侮辱攻击所谓的嫖娼而去发泄它像原始父亲似地傲慢自恋好像自己是贞节牌坊上被遵从的道德权威领袖似地苛刻欺凌他人的病人,看到中国不像它这样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同样看到所谓的嫖娼只是临时的性需要以经济交换到性满足临时提供的平等自愿交换、只是正常可理解的事情,方是民这种变态就说别人这是“柿油派”,台湾压倒性的也是性交易合法化、它方是民怎么不去也说说台湾的自由派是“柿油派”,国际特赦组织和其他很多人权组织成员也指出性交易是正常的权利行为,瑞典模式的道理并不成立,它方是民怎么不去“在美国,怎么怎么样”地那美国那些不合理的法律当作好像权威大棒似的指定国际特赦组织是伪劣自由的“柿油派”,怎么不去指责大洋洲南美洲英国和南欧中欧波兰葡西比利时丹麦乌克兰……等等的性交易方面的人文社会和法律都是“柿油派”?怎么“美国加拿大法国都瑞典模式了,你们却不嫖娼犯罪化、这些澳新英国南美德国奥地利丹麦波兰等等等太柿油派了、你们国际人权组织太柿油派了”地装方是民的“先进文明”权威嘴脸?是不是这样就显示不出苛刻自恋自诩一贯正确的方是民、显得那种“代表西方开明发达主流”的“道德理性权威”嘴脸就树立不起来了?方是民这种病人,自己也知道自己对所谓“嫖娼”的那些丑化和攻击、其实根本没有道理可言,它的全部“道理”,就是过去方舟子充当地方财政直接拨款买来做打手的五毛的时候就是跟着政治宣传拼命攻击被丑化的人怎么怎么嫖娼的、如果方是民现在不反所谓嫖娼了,它自诩自己没做过五毛、一贯出于自己理性道德判断去批谁骂谁、一贯理性和道德地最正确、一贯正确的自己现在和过去没有截然的反差,所以方是民这只自恋人格障碍病人就得为了自己这种个人政治打扮成自己一贯正确高尚一贯权威,全世界的男人女人为了自己临时性关系需要的临时满足而以经济报酬交换性服务提供临时相互满足这样的简单正常的本能和行为,就必须是罪恶的耻辱堕落的,全世界的人就要这样不正常地迁就着让他方是民自我个人政治一贯伟光正。

正因为方是民其实就是为了自己个人政治伟光正、所以必须宣称什么嫖娼怎么怎么有罪,所以它宣称所谓的“嫖娼”多么多么有罪的时候,根本没有道理可讲,也根本不会去展示所谓的嫖娼这种人类本能的交易满足为什么是有罪的、违反了什么法理逻辑的个人义务、或者造成了什么权利侵害、或者有什么不道德的内在逻辑,只会拿美国怎么样怎么样,就像拿“瑞典模式防疫不戴口罩、瑞典怎么样怎么样”那样、把美国那些耶稣教禁欲主义的俄狄浦斯情结三角性心理纠结传统+乌托邦“性关系必须情欲之间相互吸引的爱情的理想化情形、或者哪怕在性交易实质的婚恋中装作好像是爱情、满足我们乌托邦理想化想象才行,直接明确的性交易太不符合乌托邦理想化幻想,太像乌托邦幻想的反面、要被当作人身买卖等要被批判的邪恶典型”那样的政治心态下的法律,当作多么伟光正典型,在美国采取避孕措施还属于犯罪行为属于了几百年、到20世纪60年代肯尼迪上台的时候 、美国朝野才被迫将避孕行为除罪化,然后才慢慢合法,研发避孕药的教授还因为研发避孕药这样的“丑闻”、而被哈佛大学给除名,如果方是民提早60年出生,曾经在苏联帮助苏联宣传部指责苏联知识分子或老百姓的谁谁采取避孕措施以便肆意性交地“伤风败俗”,他逃亡到美国之后、就该坚持贴出“在美国、避孕属于犯罪行为、医生开避孕药要被吊销资格”、贴出美国法律就好像贴出他狐假虎威的全世界权威标本似的指定了避孕就得是犯罪、不允许不是,现在方是民那种嫖娼就是犯罪、为了实现不讲道理的“嫖娼就是有罪”以延续方是民反嫖的方式样柿油伪劣自由派一贯绝对自恋地自己就是道德和理性的模范似的个人政治伟光正,贴出个在性交易问题上不讲道理的美国法律,好像美国这种不讲道理的法律就是真理权威就是指定了开明自由的先进文化就是这样不讲道理丑化所谓嫖娼的、权威指定那些不是这样丑化嫖娼地不讲道理的样子不属于先进文化,真理权威似的好像显示着无理取闹丑化所谓嫖娼的方是民个人政治好像就是代表西方先进文化,西方先进文化好像就是方是民那种临时性需要以提供经济价值交换到临时性满足提供的临时相互满足被无理取闹地规定就是道德恶劣超过法律底线就是违法犯罪就是活该被方是民自恋施虐地凌辱欺负,好像西方文化就是这样形态的文化,贴出个美国法律来、就好像西方文化就这样颠覆成方是民这种自恋世界自己所需要的变态文化形态的文化,并且好像这样的文化,还因为“美国法律”而不讲道理地就是权威、不讲逻辑地这样的法律就是统帅西方和代表西方文明的,再加上个同样占少数不占国家数量和人口分布的主流也不占发展倾向主流的瑞典模式,好像西方文化作为开明自由文化就是这样把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性满足提供的临时相互满足的交换作为有罪地野蛮无理、好像西方国家如美国和瑞典模式存在这样的野蛮无理的局部成分、所以这样的野蛮不讲道理的法律就是按照方是民的变态自恋的要求而统率和代表着西方国家、让西方文化“开明自由”地普遍总体地好像就是这种面貌的,把好像全世界的倾向歪曲成正在把蛮不讲理的美国性交易法律和瑞典模式当作西方自由开明文化特征去逐步推广、从而好像个人政治必须一贯正确地过去这样野蛮无理过了那么这样野蛮无理就是正确就是道德和理性的模范似的方是民个人自恋世界、也跟着好像它自己个人这种自恋世界成了世界趋势、成了西方文化自由开明的先进模范,不讲道理地将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性满足的提供的临时相互满足当作罪恶和堕落而将其指定为违法犯罪的野蛮变态,好像就是代表开明自由似的,不许问为什么这样野蛮变态反而是开明自由、反正美国存在这样野蛮变态的法律并且关于性交易的瑞典模式也是这样野蛮变态的法律、所以这样的野蛮变态就是自由开明、而且这样的变态野蛮就是根据方是民的自恋需要代表着西方文化去供应方是民狐假虎威、根据方是民的自恋需要和支配而这样的野蛮变态就是代表西方文明的面貌地让方是民觉得他自己这样野蛮变态的自恋世界代表西方文明、好像自己是自由开明西方文明的代表似的高人一等有自恋特权,而且这样的野蛮变态还“世界潮流”地让好像被方是民给代表着统一全球、让自恋成瘾的方舟子强行意淫他自己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好像它自己那种个人政治一贯正确一贯先进地现在这样野蛮变态得很正确所以过去这样凌辱所谓嫖娼也野蛮变态得很正确的方是民野蛮无情自恋世界,不仅野蛮变态得代表自由开明而且野蛮变态得越来越代表自由开明,越来越野蛮变态得代表全世界力量,让那些中文网络用户们好像就得屈服方是民冷漠自恋世界的力量裹挟和压制、把那些被方是民用来自诩自己道德理性模范的这种苛刻野蛮丑化所谓嫖娼的蛮横无理,给当作好像是全世界潮流而且还是代表着自由开明地全世界潮流,为什么这样的蛮横不讲理还是代表自由开明,那种逻辑和道理就不要讲了,因为这样的蛮横霸道的野蛮法律就是等于自由开明的颠倒黑白让方舟子显得方舟子个人政治一贯正确去、让方舟子显得病态自恋傲慢冷漠的他的这种一贯的丑化别人而炫耀自己显得是一贯的道德和理性标本,所以正常人临时性关系需要不需故意强迫性处理许多人际关系和人际资源的技术障碍而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性满足的提供的临时相互满足,这样的简单正常本能功能的行为、被当作多么道德恶劣带了违法犯罪触犯暴力权威要被判刑惩罚的地步,这样的变态野蛮,就必须被当作这就是自由开明,这样的暴力野蛮就是自由开明就是民主就是人权、就这么颠倒黑白地去感觉,就这么地这样的蛮横无理政治就是自由开明地去就是把这样变态的方是民当作自由民主西方文化的代表、去满方是民的自恋,就行了。方是民就是这样的变态自恋世界。方是民这样的变态患者,它所谓的“大多数男人”,就跟美国强力扫荡避孕时采取避孕措施的女人少了多少多少,然后“不要再说大多数女人都避孕了、这是对大多数女人的侮辱”的样子差不多,在方是民看来,它当五毛的时候使出浑身解数侮辱被整的人怎么嫖娼怎么不道德,而它自己必须伟光正地过去自己这么感也是伟光正的,所以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去平等自愿地交换临时性满足提供的临时相互满足这样性本能正常简单的行为和功能,就必须是不正常的、“正常”男人是要迁就方舟子一贯伟光正那样就是把这样简单正常性本能行为和功能给丑化成多么堕落所以就得多么违法犯罪的。

当然了、方是民这种变态的狂妄自恋的脸皮出乎想象的厚、就连戴口罩这种事情全世界压倒性的医学界主张要求戴口罩,方是民这种变态都能选择性剪辑材料、照样编辑出“正宗医学背景的医学家都反对戴口罩”,从WHO到CDC到其他各种各样的医学杂志,方是民就是有“自信”把支持戴口罩的给理直气壮自信满满地定为“医学背景不过关、资质有问题的砖家”,至于是怎么样的医学背景不过关怎样的资质不过关那就不管了,涂抹出一副好像方是民就是领袖和权威、紧跟方是民就是紧跟科学和道德的主流权威理想化自恋世界而自己跟着一起理想化起来,而这一切其实就是方舟子为了保障自己在自己一贯正确一贯高明一贯有理一贯是道德和理性的权威好像牌坊上的偶像似的个人政治伟光正,自己质疑别人的时候就挑别人背景专业不够严丝合缝地对口,自己一个没有任何医学相关资质的好像能看懂英文于是全世界的医学文献全都被它这个专业背景不对口的给代表和掌握、它自己想怎么医学权威就怎么医学权威似的,坚持面对几乎全世界医学界它都能自称自己才是医学界主流的,对所谓嫖娼实际上越来越在国际上合法化的总体倾向完全无视、对人权组织所指出的道理也完全只当作不存在,只编辑出一副好像全世界就是“开明进步势力、在打击嫖娼,对临时性需要以经济方式平等自愿交换到临时满足的这种行为进行凌厉打击和判刑,把这种行为定为罪孽,至于为什么这样的行为是有罪有错、见过这样的行为定为罪错的道理在哪里,为什么将这样的行为定为罪错是开明进步, 你们就不要管了、只管就是把这样的行为当作有罪,就是把将这样的行为当成罪孽的做法当成开明进步,从而好像也是这种做法的方是民就是开明进步的道德和理性的偶像权威那样、那就行了”的样子的世来,这和方是民强行自称全世界不戴口罩是科学意见主流一样,都是它一贯以来的变态自恋。同样的、方舟子这种病人,也能厚着脸皮勾勒出一副情色影音消费品非常流行和普遍的西方、好像就是情色和性感的展示和审美就是可耻的见不得光的偷偷摸摸似的西方世界“形象”来,甚至时尚杂志和时装大赛上的性感时装模特、都被方是民这个变态给当作是在西方很见不得人的、很下贱的,整个西方社会或者整个不论东西南北方、一切听方是民领导、一切都是以方是民为先进理性道德的被注目和崇拜的偶像似的观众世界、专门去迁就和迎合方是民这种自恋。

像方是民这样的深度自恋性人格障碍患者,对其他人没有什么同情理解的主观动机、其心理图式处于完全不在乎几乎所有他人的感受的那种感受方式,所以对于所谓嫖娼那种临时性需求用经济交换临时性满足提供的相互满足的正常可理解的要求,非要给当作多么就是要被他发泄性嫉妒的欺凌的就是要被野蛮禁止的,这是方是民这种病人一贯以来的尖刻施虐成性的自恋型人格障碍的特征,它个人本来就是冷漠自恋尖刻施虐地对于不直接关系到支持他目前的利益的他人、完全没有予以同情和体谅的本能倾向、没有这样的动机和情绪的。

正因为方是民的人格本质就是这样的变态,实质上属于操控欲十足的那种病人,从WHO到西方文明面貌到自由开明是什么样子的全部都要在它看来就得被它操控成供应它狐假虎威、当成被它所代表以证明它是道德和理性的模范似的样子,所以讲道理讲逻辑证明方是民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它捏造的样子也是假的,这样是不会阻止得了方是民继续自顾自地继续这样操控和捏造那些被它用来狐假虎威的“世界科学主流、西方文化是什么法律、世界趋势是不是瑞典模式”之类事情的形象、不会让方是民停止操控着这些事物意象变成供应它自己狐假虎威好像它自己代表着先进优秀文化、高高在上欺凌和胁迫他人对他的不讲道理进行屈服的那种掌控欲的,这个方是民所谓的什么嫖娼在西方自由主义文化中违法犯罪,什么世界潮流推广瑞典模式,这就是“世界医学界多数专家认证戴口罩无效于防范Covid-19的方是民特色精神手淫,实际上所谓嫖娼违法犯罪的明显相关于文化势力的分布,主要是深受儒家封建禁欲主义传统和伊斯兰宗教影响的亚洲和非洲才是嫖娼违法的主要势力范围,此外就是前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在欧美则相反,对性交易敌视态度最严重的美国也是欧美国家中宗教保守意识形态最强的,一神教和世俗高压文化都薄弱的中美中南美洲被大洋洲就压倒性几乎全部合法,而在世界范围内嫖娼合法的占大多数,前苏联势力范围外的欧洲只有4个国家不合法,法国的瑞典模式一直面临其国内强烈的批评,道德上自欺欺人而且同样野蛮的瑞典模式在欧洲只有国家加上美国一些州在采用,可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世界潮流,自由开明的社会文化潮流的倾向也根本不在方是民及其拿来当作权威大棒的关于性交易那些蛮横不讲理的美国法律那一边,原本嫖娼违法的芬兰,正是因为性教育为世界最优秀,所以芬兰的男性绝大部分赞成性交易合法化,使得芬兰退出瑞典模式,只有当嫖客明知性工作者是人身不自由地被胁迫参加性工作、还与之性交易的情况下,才会处罚,伊斯兰世界里还出了土耳其孟加拉和哈萨克斯坦等嫖娼完全合法化的国家。而且,就是在前苏联国家和东亚等表面上嫖娼被定为违法的地区,除了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变相合法的,其余地区包括俄国、乌克兰和中国多地在内也多数将性交易包括对嫖娼进行除罪化,而且不管是除罪化还是变相合法化,其实也压倒性地性交易在实质上被社会所广泛接受,在实际社会人口的实际社会文化中压倒性地性交易被宽容接受,这些表面上嫖娼不合法的地区除了几个伊斯兰原教旨方舟子、张鹤慈之类装腔作势成性的病人,只不过拿着那些表面上70%以上空洞化的禁止所谓嫖娼的法律文本,去代替这些法律文本所在社会上实际大多数人口共识的社会文化意识形态,因为方舟子、张鹤慈这类病人,它们并不关心现实是怎么样、不关心现实中什么是合理,只关心现实能不能用做他们的政治武器,所以它们不管实际上的民众社会主流观念、就拿那些只要不大规模伤害社会就做不到严格执行、实际上也不严格执行的嫖娼违法的法律条文、一本正经地什么多少多少国家都是嫖娼违法地好像这些多少多少个国家的社会生活都是奉行方舟子张鹤慈之类自恋世界施虐苛刻冷漠无情地充当着施虐权威、好像那些社会生活中实际上嫖娼卖淫被广泛正当化接受而统治者的法律条文对其不予承认的国家里、就是跟方舟子张鹤慈似地跟着它们批斗别人临时性需要为什么竟敢提供临时的经济满足来换取临时的性满足、它们这种东西照样好像在包含这些国家在内的多么多么广泛的势力范围里、好像是代表权威、充当着包括那些国家的社会在内的人群里的施虐癖抓嫖禁欲道德权威,好像它们在那些实际社会广泛认可接受性交易而官方法律条文文字上不承认的社会里、它们那些苛刻施虐逼迫他人姿势僵硬地不能存在只需简易临时交易的性关系需要和满足的施虐癖威风凛凛自恋“权威”、仍然多么威风凛凛多么作威作福身为权威享受自恋似的,所以,方舟子和张鹤慈这类残忍苛刻又自恋冷漠的伪君子,它们许多表面上批评政府批评专制之类行为,总是围绕着其自身个人政治的权力游戏,对自身个人政治而言有利可图的时候它们才会用这些貌似关心受害者的事情充当道具,反之,它们会像它们被招聘为五毛的时候那样嘴脸冷酷无情还苛刻跋扈,它们对所谓的“嫖娼”的攻击就是这样,为了维护他们当五毛的时候拼命凌辱所谓嫖娼者的个人政治依然伟光正、它们现在也要这样继续凌辱所谓的嫖娼,当然它们已经知道在道理上它们才是理亏的而所谓的嫖娼的行为结构并没有内在必然的道德问题和其他不合理,所以它们现在坚持它们一概伟光正的个人政治一贯伟光正地对所谓嫖娼的领域攻击的时候,就根本不讲道理,只贴个什么“在美国,怎么样怎么样”的美国法律出来、好像这些在性交易问题上蛮横变态的美国法律就是代表自由开明、野蛮苛刻得好像很自由开明地规定了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换取临时性满足提供的人临时相互满足就是丑恶违法犯罪的,这样的蛮横无理的指定就是自由开明的、这样的蛮横就是自由开明得代表自由开明世界的权威、就把这样的蛮横认定是自由开明的权威去加以追随、进而把方舟子张鹤慈之类苛刻变态自恋人格障碍患者认定是这种蛮横得很开明的的“开明”法律权威的权威形象代表去追随,这就行了,张鹤慈和方是民的行为举止,就是涂抹表演这种效果,它们自知理亏、所以也不讲那些它们确实讲不出来、讲出来了也面临着早就被充分驳斥所以已经很苍白无力的那些什么嫖娼怎么不道德了,一旦涉及道德、更少强制性更多好坏价值观讨论,他们那些野蛮苛刻自诩权威的样子的无理取闹早就变得一讨论就暴露得很彻底了,所以它们只讲嫖娼怎么怎么符合张鹤慈方舟子的苛刻施虐所蛮横欺凌的样子、去怎么怎么地在被它们拿来当作开明自由文化世界总体面貌似的那些在性交易问题上极左极右思想而偏执蛮横的美国瑞典相关法律里被蛮横欺凌地指定为违法犯罪,所以那就是违法犯罪的就是应该被看成什么丑恶东西的、方是民对所谓的嫖娼进行欺凌丑化的样子就是道德理性的楷模的,至于为什么所谓的嫖娼就是丑恶的就应该被定为违法,将其定为违法合理吗、方是民等借着这种法律去将其丑化和侮辱的样子是真的道德的的吗、所谓的嫖娼的实际逻辑真的是应该被道德丑化和定为违法的吗法律所,这就不要管了,jieabr那些“那是违法的”的法律是法律,所以强制硬性服从这种法律的蛮横无理的操控、然后把这样的蛮横无理法律给当作什么文明权威去全人类推广、人为把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价值交换平等自愿的临时满足的正常行为给打成就是很丑恶很触犯暴力强制性法律权威、很被方舟子张鹤慈等自恋施虐炫耀地变态凌辱的就对了那样。这点上、方是民张鹤慈就跟那些拿着伊斯兰教法耀武扬威蛮不讲理的病人很像。

不过说到伊斯兰、方舟子因为他老婆的原因,对什么宗教都极其批判,对伊斯兰、甚至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都极其呵护有加,甚至不惜心痛和塔利班互相承认的伊斯兰恐怖组织被以色列欺负得太悲惨,按照方是民拿美国加州德州那些极左极右意识形态大州的野蛮法律出来变态地当作他那些将所谓嫖娼视为罪恶的蛮横无理的施虐炫耀,好像野蛮得多么多么开明自由,这样的变态就应该越是这样野蛮就越文明、像朝鲜和伊朗以及沙特和军事统治的苏丹那种用经济价值临时换取性满足的行为要被绞刑的,这样的做法岂不更加美国、起码在方是民拿来装自己多么西方文化的“瑞典模式”里,绞刑罚嫖客罚到极致、岂不起码半身不遂对应着还有半身是“遂”的那样、伊朗朝鲜对待性交易的态度,有半侧身子不就是自由开明的超过瑞典和美国这两个老祖宗了嘛!

英国有过一个统计,即使在最富裕和高学历的阶层,能够找到自己觉得合适的婚姻伴侣的也只有30%不到的比例,可以说在复杂的情欲关系和人际资源环境的技术问题的局限下,大部分人口是无法通过理想化的两情相悦之类方式去情欲和情欲相互满足的,何况本身并不需要强迫性地涉及很复杂的内涵的临时简单的性关系需求的那部分性本能开展关系的那一面,性交易对应着性本能弹性地开展以市场调剂地让弥补许多现实情欲关系环境条件限制下不得不压抑的许多正常性关系本能,自然会被社会所需求,所以,性交易就是最古老的行业,因为它是所有并非乌托邦的社会里必然被需要的,只要不采取方是民老婆家族所信仰的宗教的原教旨变态残酷苛刻至极如同塔利班统治似的暴虐压制和伤害,性交易就根本禁止不了、因为它本来就是被合理地需求的,当然、方是民、张鹤慈之类本来就是钓誉沽名、本来就心术不正不会真正讲什么道理、只为其个人政治的权势利益影响力等等而装模作样的伪善病人,明知自身为了维护个人政治苛刻施虐一贯正确一贯权威、一贯即符合传统自恋性嫉妒的权威力量又符合现代瑞典模式美国宗教那些披着自由民主形象的法律“道德”、好像它们自己那些蛮不讲理的苛刻野蛮、不过、方是民和张鹤慈实际上也是资深老嫖客,它们要不然对它们老婆一分钱不出,跟它们老婆商量下共同财产取消全部原本是它们自己的就收归它们自己所有,百分百靠这两个”好男人”自己的纯情去吸引它们老婆继续粘着它们、一分钱不要交易进它们跟它们老婆的婚姻里,看看它们老婆把它们自己那些道貌岸然背后卑鄙下流不堪的事情都抖出来不。它们所以依仗的,纯粹是蛮不讲理的法律,依仗法律的暴力去强行贴标签嫖一次多少钱的算是嫖、嫖一辈子出一辈子的钱进行性交易的就不算嫖那样,用暴力去某些事情进行人为的丑化,而这种蛮横无理的做法背后的逻辑其实就是自恋性嫉妒统治秩序,嫖一次多少钱的临时交易很容易拆解自恋性统治的占有和支配形态、方是民嫖它那伊斯兰教信仰家庭背景的贴老婆嫖一辈子、则正是其自恋性嫉妒统治占有的发泄,通过长期买断的嫖娼去巩固自恋性嫉妒统治的支配,所以崇拜《自私的基因》这种其作者被老婆讨厌得很不愿意跟自己上床、都不知道人类女性会喜欢做爱、还得出荒谬印象说什么雌性很难才会去交配一次、充满了狭隘自恋世界割裂种群的繁殖养育协作宽容从而性奴役控制的越多自己的自恋世界自我繁殖得越广泛似的病态和科学骗局似的作品,自己浑身自私基因的方舟子这种病人、它就很乐意以自恋性嫉妒奴役支配人类性关系的统治权威的立场,捍卫它长期买断嫖它老婆的自恋性统治幻想世界不要被一次一次性交易的嫖娼所挑战、要羞辱和法律暴力抓捕这样缺乏技术障碍地挑战它自恋性奴役统治幻想的所谓嫖娼。

阅读次数:6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