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视”上叫“刘雯”的女up主就像女塔利班在变态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09-16 19:26:45

回答: 腾讯团队充斥着大量猥琐性嫉妒自恋的的中老年中二男 由 北斗天巡 于 2021-09-16 15:08:47

中国腾讯的“微视”上要求变态法律形态确保自恋性统治对中国人两性关系发泄性奴役强制支配的变态八婆“刘雯”


跟腾讯团队旧病复发重复其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的努力煽动猥琐自恋性嫉妒的状态相呼应,腾讯的“微视”上有个叫“刘雯”的视频up主也出来鼓吹什么睡别人老婆违法、睡多次还刑事犯罪、一副女红卫兵封建社会主义贞操自恋性嫉妒人身统治设置人类男女的变态架子,这只“刘雯”直接就应该被枪毙掉,对着脑袋把这刘雯给枪毙了就对了,这种肆无忌惮鼓吹婚姻就是自恋性奴役强制控制人身自由、鼓吹法律就是强制贯彻这种婚姻的自恋性奴役对人身自由的强制控制、鼓吹法律要求婚姻当事人义务,最近一段时间许多病人纷纷自发共鸣似的行动起来,包括“刘雯”这头雌性变态、仿佛和塔利班卷土重来的事件有着集体无意识的共鸣似的、也不排除这帮变态不知不觉就是受到塔利班的鼓舞,巴不得用法律去强制操控别人情欲关系义务遵守和尊重性奴役统治与被统治的规则、强制法律规定义务执行和遵守性奴役形态地不允许婚外同居那样,说别人婚外同居却说着说着给涂抹过渡成别人以婚姻名义婚外同居、婚外结婚手续什么的那样歪曲成重婚罪,然后又将一般人这种被歪曲成的傻不拉几地故意以婚姻名义去进行的婚外同居和故意婚姻名义进行的婚外长期情人关系、给塌缩到好像这就是和中国的军人的老婆的这种故意婚姻名义的婚外关系、于是巴不得别人一般人婚外睡别人老婆就被抓起来判刑、巴不得中国人类被法律强制贯彻自恋性奴役统治塑造情欲关系的强制变态秩序那样,还什么“法律规定婚姻有相互忠诚的义务”,放它妈狗屁,如果“相互忠诚的义务”是不允许婚外睡别人地相互忠诚于对方角色的自恋性统治占有的的义务的话,对方的情感变淡了、不爱对方了、和对方没有夫妻感情了、不想和对方维持婚姻关系了想结束和对方的婚姻了、这样不更加不符合“我国婚姻法要求婚姻双方有相互忠诚的义务”、婚姻内对对方的婚姻情感变淡了没有婚姻感情了想离婚了起不更加违法犯罪、婚姻双方之间的婚姻感情变差都属于婚内关系上“不忠诚于对方”、不忠诚于对方对自己的婚姻连结地怎么搞的居然婚姻感情变淡、夫妻感情不佳都属于违反婚姻法的狗屁义务地属于违法行为,离婚更加属于颠覆婚姻违反婚姻法要求夫妻双方相互忠诚的婚姻义务地明目张胆违反法律了。

“刘雯”这头变态就是这种荒唐的东西,这么荒唐的内容它自己就一点没觉得荒唐、因为它心目中的婚姻和法律本来就是这种样子的就是对应着这样强制心身性奴役统治操控、以及强制控制人类遵守强制心身性奴役自恋统治支配的“法律秩序”。

什么睡别人的老婆“违法了、一副浓浓的封建人身附属、好像别人的老婆就是人身附属于别人自恋性奴役统治占有的东西、不能破坏别人的自恋性奴役人身占有形态否则违法那样的变态内涵。这刘雯就是只十足的法盲,还什么“婚姻法规定婚姻双方有相互忠诚的义务”,把这种既无实际惩罚制约、也与其他明确的婚姻权利自相矛盾的空话一句实质的语句拿来鸡毛当作令箭似的挥舞,自己去解释得好像婚姻法要求相互忠诚于对于对方的那种人身行为情感不自由的附属关系、忠诚于这种附属关系里消灭人身行为情感的自主的占有与被占有的关系形态的义务那样,还什么“只是没有对婚外睡别人老婆有明确的刚性惩罚的规定”,不刚性的柔性的惩罚有吗,有法律条文写着说别人老婆要怎么柔性惩罚的条文吗,有种的去状告别人婚外睡别人“违反婚姻法”的违法行为,看哪个法院会受理,有过哪个法院受理和审理谁谁婚外睡别人了违反婚姻相互忠诚义务这种这么脑残废生殖器也残废的案子,实际上这充其量是不婚姻民事违约那种有违约的权利、可以违约同时违约时要付出对应多少补偿、但因为不是违反法律要求的真正义务所以不会要求取消违约状态,跟商业违约要支付什么经济补偿似的,婚姻的离婚财产分配时、一方自顾自地婚外情后要求或导致双方关系状态要求解除婚姻关系、所以尽管一方被补偿地得到更多财产的就是这种民事违约不违法的补偿,因为本身不是违反法律义务所以不是要求婚外情一方取消婚外情继续“忠诚于婚姻”而是支付对应违约补偿后,继续干不忠诚于原有婚姻的和其他人上床的行为爱怎么干继续怎么干,离婚财产分配的判决不仅不取消“违反婚姻双方忠诚于对方的义务”的行为,让不“忠于”婚姻的婚外情继续想怎么干根本不要求停止,反而把好像原本要忠于的那个婚姻给终结掉,把“婚姻双方有相互忠诚的义务”的那种相互对对方的忠诚的关系连结给取消掉,那些拿离婚财产判决去说这是对婚外情的违法行为柔性惩罚的,也是十足的法盲,纯粹是内心渴望自身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变成强制的法律、强制操控别人接受自身变态性嫉妒自恋统治体验的支配的变态移情,巴不得把没有惩罚、实际上也不能有惩罚、实际执行的权利保障法律条文上表现就是并无不允许不忠诚于固定婚姻的固定情感行为人身支配,且不说“婚姻双方忠诚于对方的义务”这种含糊不清的句子就跟下达指令的条文没有几点几分的写着“今晚埋伏着,到了半夜就统一一起同时朝反塔利班武装阵地开枪”差不多,几点几分才算“半夜”、什么叫“忠诚”,忠诚于对方又是个怎么忠诚法,那个“刘雯”的老公睡别人老婆了就是“刘雯”这头雌性塔利版不忠诚吗?反过来都睡了别人老婆了还不和它离婚、都睡别人老婆睡这么多、都还对它“刘雯”不离不弃继续和它“刘雯”保持着婚姻关系,这不也是忠诚吗!

很明显“刘雯”这种自恋性嫉妒患者按照自己的自恋性统治幻想的狭隘自恋世界体验形态去解释所谓的“忠诚”,把“忠诚”给就规定成效忠于它狭隘自恋世界的性嫉妒心身统治支配、符合狭隘自恋世界的心身统治支配的幻想,所以“刘雯”这种变态所谓的”忠诚”就是别人的情欲心身就是自身的附属成分、仅按自身的需要出现别人的情欲需要、仅按自身的想象支配去存在别人的情欲怎么存在方式和过程、也就是别人的情欲心身过程它自恋自身的一部分、所以别人的情欲心身全是自恋自身世界的内容、不能插入那些让自身自恋想象被侵染了似的关于其他人的内容成分,别人的情欲仅仅就是自己自恋自身所自恋想象统治支配过程的一部分,“刘雯”这种变态所定义的“种成全”就是这样了,问题是全世界除了少数鼓舞“刘雯”的沙特伊朗塔利班文莱等邪教国家之外,都没有在法律写着所谓的忠诚于对方就是这种样子似的忠诚于自恋性统治的形态那样去忠于对方,中国的所谓婚姻法也没有按照这种要求忠诚于性嫉妒心身统治的意思去写着婚外睡别人就是不忠诚于婚内对方,反过来婚外睡别人了还把婚内对方当作婚姻对象而没将其换成别人,也不也可以说是忠诚吗,再结合“婚姻双方有忠诚于对方的义务”的那个婚姻关系自身都可以被不忠诚,都不能规定“忠诚于对方”不允许有和对方婚姻夫妻感情变坏变没有掉和彻底离婚掉,什么“婚外情违反婚姻法规定的忠诚义务了违法啊”这种公然倒退回毫无人身自由观念的封建社会、要求封建人身附属关系塑造情欲心身附属关系的婚姻法律形态的“刘雯”这种狗东西的封建八婆变态自恋性嫉妒的幻想,根本就是自恋性变态+法盲,按照自己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去加工婚姻法那个“婚姻双方有对对方忠诚的义务”这句词汇含义模糊的话里的语句意思,但该法律文本里其他具体清晰定义和明确表述的规定所显示的意思,表现得那句词汇含义模糊的句子里的词语的意思就不是“不得婚外睡别人(要符合情欲情感行为人身附属关系)”这种“刘雯”这头死变态的理解,而是与之相反,婚姻双方对于对方和自己婚姻情感和关系本身都可以不被“忠诚”可以自行淡化、破坏和解除的,语焉不详的“忠诚义务”的意思是【不许睡别人老婆、要效忠“刘雯”之类病人的角色的自恋性嫉妒对自身的统治支配的】的依据根本就没有、唯一的依据就是“刘雯”这类病人就是这样性嫉妒自恋世界支配幻想地体验“忠诚”这个词语的,跟它这种理解反着来的证据倒是非常实实在在,所以所谓忠诚义务的那句话的意思,如果说就是主观上不是骗婚的、有着“忠诚地持续对对方保持夫妻名义或加上夫妻情感”的意愿、不是预谋好假结婚地办结婚手续的那样就行了的话,倒是各种明确法律明确定义的权利责任所支持的。

“刘雯”这种变态八婆的这种“法律”、就是它自己觉得力度太弱太不满意的“睡别人老婆属于道德谴责的范畴”里的那种“道德”的加强和延伸,本身就是以自恋性嫉妒心身统治,和【如何分配各自的自恋性嫉妒心身统治支配的势力范围】这样、自恋性嫉妒统治占有作为仿佛抽象泛化的统治者权威去性奴役塑造支配人类、控制人类表现自身自恋性嫉妒统治的原则地进入自恋性嫉妒统治与被统治的角色去遵守和执行自恋性嫉妒心身占有统治支配的关系形态,这种“道德”本身是就是病态的伪劣道德,这种“道德”延伸变成法律时就是这种病态变成强制的统治秩序,强行控制生物退化、退化向在本能根源上趋于狭隘刻板自恋嫉妒、从而烦恼纠结和尔虞我诈算计争夺的低级和病态方向。

这只“刘雯”八婆所理解的“法律”,就是把它没有进化到有人身自由观念、进化到有过人身自由观念然后又退化回去回到封建社会主义人身附属关系形态地恶性自恋心身统治占有的变态自恋性奴役心身统治支配、给当作这应该就是作为强制的法律程序地去支配人类男女、塑造属于自身变态自恋性嫉妒专制心身统治的形态的世界,这只“刘雯”最适合滚去塔利班、穿上它全身包裹着脸都露不出来眼睛都几乎看不到、好像地狱索命恐怖鬼使者似的罩袍、去过它婚外睡别人违法犯罪的塔利班法律的变态瘾,好像最近就穿成这样出来支持塔利班的风化道德的那帮像鬼使似的塔利班女人那样。

阅读次数:264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