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西哥毒贩黑社会现象来看拜登版美国优先的恶果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09-01 18:04:24

从墨西哥毒贩黑社会应对美国的策略看拜登版“美国优先”的恶果

拜登在美国完成撤军阿富汗后发表演讲,不知道这篇演讲里,有多少是对自己蓄谋不通知一起驻军的欧洲盟国而自顾自突然撤军并坚持停止对塔利班的空中打击、当塔利班不敢进入喀布尔而请美军控制喀布尔结果拜登都禁止美军接管喀布尔而坚持邀请塔利班最终全面消灭阿富汗共和国、并且再次强行否定欧洲盟国的联合请求而坚持在阿富汗一天都不多呆,对于变态邪教毁灭文艺并把女人变成彻底的严密禁锢下的性奴、连女性声音都不能出现在广播中地变态发狂的邪教塔利班给予足够的恭敬谨慎、对变态邪教精神病恶魔样扭曲阿富汗人人性、甚至一帮邪气腾腾眼神表情满是精神病杀人犯似的像恶鬼从的地下爬出来的塔利班邪教变态士兵、站一排几条枪顶着主播的脑袋现场直播、让全世界直播看到主播被塔利班邪教变态狂用冲锋枪顶着脑袋说塔利班好塔利班和平人道塔利班邪教恶魔是天使的这这样的邪教组织塔利班,拜登一边坚持一边满嘴人权民主一边坚持给足这样的变态反人类邪教恶魔的面子,然后拜登的钦点亲信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还居然宣称考虑经济支援塔利班(相当于节省下来的军费和节省下来的对阿富汗共和国的经济支援、就转给塔利班了、美国财政负担就靠这种经济支援塔利班狂热精神病邪教神权组织来减轻的了)等等这种情形所隐藏的真实动机的掩饰,至少从演讲的文本来说,把拜登的指导思想看作就是把篇演讲的文本意思的话,那就是一句话,正如英国抗议美国后面对拜登的强硬回应时英国官员和首相约翰逊面面相觑,感叹说“拜登比川普还川普,而我们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像欧洲人。

拜登总统所说到的作为美国总统,对阿富汗的关注焦点只有一个、就是不再成为攻击美国的恐怖主义活动基地,美国总统只是为了保卫和照顾好美国。这种指导美国总统思维的理念概括起来应该怎么形容,不就是“美国优先”不就是川普明着说的American The First吗,只不过川普是真小人,直接当着全世界盟友的面喊American The First,拜登当着全世界盟友的面满嘴都是美国回来了美国以人权为首要目标美国积极盟友,结果一到关键时刻、“美国回来了”的美国反而比川普直接公开嚷嚷美国优先的美国更加美国优先的自顾自掉头就跑、平时不喊美国优先而宣称团结盟友一到关键时刻就不顾盟友甚至抛弃、甚至出卖盟友,并且这还被当作是很划得来的很应该得很理所当然的。

那么比川普更加川普的拜登版美国优先好不好呢?“美国优先”带有美国总统当然优先照顾美国的迷惑性的特点,在美国内政上美国优先当然没错,外交上美国优先只适合美国作为不能参与和主导重大作用的那种小国穷国时才有利,作为头号超级大国的美国如果在对外事物中美国优先的话,实际上只不过使得和自己之间相互作用非常敏感对自己生存空间的战略影响也很关键的全球环境态势被美国放任其自便随便怎么处于无序混乱状态、只要混乱无序还没有演化出直接影响美国那就不管,这是典型的因为国家自私而导致的国家自恋、进而把自己的思维代入到自恋的国家的角色中去思考的美国官员就知道自己“美国自恋世界”而不知道别的那样地狭隘和短视。

实际上美国只要不那么瞻前顾后斤斤计较,舍得短期内花一笔较大的成本,一鼓作气是可以把塔利班全部消灭、包括根除塔利班的那些愚昧封闭的阿富汗山区高度中世纪化黑暗愚昧的伊斯兰原教旨邪教部落的,至少可以让塔利班在10年之内恢复不了人力和宣传渗透力上的元气,能让阿富汗共和国有足够调整自己站稳脚跟的战略空间,然而美国一直没有舍得一鼓作气这么做,20年来每次都尝试用最低成本最低伤亡去让塔利班吃点苦头把他们打散了就万事大吉了、结果就保持着最低成本最低作战伤亡的状态一直拖在阿富汗迟迟不能解决问题,然后拜登不顾一切拔腿就跑自顾自逃跑不管阿富汗人民是否重新被变态邪教所以奴役和折磨。这种行为像及了美国应付美墨边境毒品走私猖獗时拖泥带水不肯彻底面对和解决问题的态度。实际上塔利班及其“群众基础”的武装力量和生存能力是不堪一击的,真要舍得杀掉他们它们很快就被杀光。墨西哥全国的毒枭黑社会吸附在社会中的生存与潜伏能力和武装力量金钱力量都比塔利班强多了,论好勇斗狠也不在塔利班之下只不过不会搞自杀性袭击的送死型打架斗殴而已,要是把墨西哥全国的毒枭黑社会整个连同其装备金钱和物质资源人力资源全部搬运到阿富汗南部塔利班基地,几个月足够把塔利班杀个鸡犬不留了。很早以来墨西哥自己就已经没有力气控制墨西哥的毒品问题了,墨西哥早就成了毒枭和行政机构共同治理墨西哥的这么一个地方,出动军队扫荡都打不赢墨西哥的毒枭黑社会帮派武装,经常是墨西哥警察要是敢惹墨西哥毒贩,就会出现墨西哥黑社会开车追着警察满街追杀而警察开着警车满街逃命的场面,墨西哥警察经常被墨西哥毒枭黑社会枪战胖揍,所以美国想要解决让人头疼的美墨边境毒品走私、不干涉墨西哥是不可能了,所以美国CIA也曾经派特种警察和墨西哥军队警察联合作战,剿杀墨西哥毒枭黑社会武装,墨西哥毒枭黑社会在毒品的暴利贪欲下对挡住自己财路的美国CIA恶毒狂怒,曾经绑架一名美国特工、注射保持精神清醒状态的药物然后毒打致残后剥掉全身皮肤扔到荒地里令其前身剧痛三天后才死,这种比塔利班还恶毒残忍的行为激怒了美国,美国方面不计成本最终将参与这起作案的墨西哥毒枭及其马仔全部一个一个抓住扭送美国判无期徒刑(美国人还是真迂腐,要是以色列遇到这种变态攻击并进行报复时,哪里会无期徒刑,那帮毒枭和黑社会马仔全部被碎尸了)。经历这件事之后墨西哥毒枭学乖了,每次报复行动各种浇汽油烧警察局对着警察一通乱枪打成筛子都只对准墨西哥警察,CIA再和墨西哥警察联合对墨西哥毒枭进行剿匪的时候、就出现了奇异的现象,枪战中墨西哥毒枭武装受到美国CIA和墨西哥警察两边的枪击,但墨西哥毒枭武装对CIA的枪击只是各种隐藏躲避和逃跑,报复还手的开火全是对准墨西哥警察、经常打得墨西哥警察死伤惨重,CIA一个没死也没负伤,压根就没被还击,当然也不会真的很卖力穷追不舍非要连根拔起墨西哥毒枭不可,其结果就是CIA和墨西哥警察联合进剿墨西哥毒枭武装多次,抓获不多,战略进展不大,墨西哥警察伤亡惨重,这是不是就有点像拜登统治下的美军在阿富汗和阿富汗共和国政府军“并肩”作战、塔利班只要不杀美国兵那么想怎么摧毁阿富汗共和国就怎么摧毁的“美国优先”,拜登自称的什么保障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袭击美国的基地,其效果其实就像CIA花大力气抓捕了杀害CIA特工的墨西哥黑社会成员全部判刑但没有根除墨西哥毒枭组织、墨西哥毒枭是不敢变成“恐怖袭击美国特工”的基地了,可是照样大摇大摆光天化日地袭击墨西哥警察局,当街追杀殴打可怜巴巴的墨西哥警察,经过20年的阿富汗战争塔利班一度被推翻,塔利班邪教神权变态政权确实今后是不敢纵容包庇袭击美国的恐怖活动组织了、自己更不可能敢于直接攻击美国,可是也就只是限于不敢恐怖袭击美国而已,袭击袭击美国的盟友,就像墨西哥毒枭黑社会到处欺负墨西哥警察那样,反正只要杀的不是美国特工、没有变成“黑社会犯罪袭击美国特工的基地)就能托美国优先的福不会被动真格围剿,塔利班邪教神权变态政权虽然本性难移、作为一群变态邪教精神病在邪教心理主导下多巴胺分泌不正常的偏执变态狂在心理动力上做不到不去搞恐怖主义、但只要搞的恐怖主义不是针对美国发起的,那么就得到拜登总统的明确宣示的保障,“美国总统的任务是服务和保障美国、确保阿富汗不成为恐怖主义威胁美国的基地”也就是说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威胁美国盟国的基地那就不是拜登总统要管的任务范围了,就可以像墨西哥毒枭黑社会殴打墨西哥警察摁在地上使劲打、只要打的不是CIA等美国特工而是CIA盟友墨西哥警察、心有美国优先替自己做担保那就尽管打尽兴地打不用担心CIA会动真格报复和消灭自己。塔利班这个变态邪教组织将来也一样,它们将会首先首当其冲威胁印度,其次以色列也将是它们策划恐怖主义活动的重点对象,被激怒时欧洲列国也是它们的报复对象,尤其那些不会引起比川普更川普更国家自私的拜登注意的那些欧洲小国穷国,只要把911事件不放在美国而放在比如葡萄牙希腊这些国家,恐怕真这么干了之后也只能欧盟自己去报复塔利班、如果你还指望拜登,拜登会在那种典型政客的装模作样装得政治上很体面很正确的各种口头政治谴责、外交访问发表宣言之类华而不实不用真正出什么力气的表面文章上装出一副民主国家大联盟一起对塔利班恐怖袭击葡萄牙希腊等的行为进行报复的姿势,但是这种姿势最多也就是意思意思、附加一些实际作用不大的“不许接受美国资金的人把现金提出来捧着送给本来就被制裁着的塔利班”之类以摆样子为主的经济制裁,想要实实在在的打击报复,拜登就会让受害盟友自己去鼓捣怎么报复吧。而美国优先不能解决塔利班、也就像CIA“我们是美国的机构我们管墨西哥的事情干什么”地美国优先一样,CIA美国优先地拖着就是不能解决从墨西哥走私到美国大量毒品的南部毒品犯罪泛滥的问题,也很可能就是今后塔利班邪教阿富汗间接鼓舞各地恐怖组织和鼓舞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文化的样子。

有些中国人异想天开以为塔利班成了气候就会恐怖威胁中国、会在新疆策划点什么恐怖活动,除非是美国用武力威胁逼迫塔利班这么做,否则塔利班是不会的,因为经过上一次被推翻,塔利班不会再轻易惹超级大国,而会惹那些超级大国瞻前顾后自私算计着不怎么去管的那些独立的小国和不算超级大国不太能够吞并阿富汗的像印度这种比较穷的国家,塔利班如果要威胁新疆,第一阿富汗北方几个邻国都是抵抗塔利班的阿富汗北方联盟抵抗组织和少数民族的盟友,同时也是独联体的一部分,普京非常担心伊斯兰极端势力在吉尔吉斯斯坦之类独联体国家蔓延然后威胁到俄罗斯国内中亚腹地的这些土地广袤、不属于俄罗斯的主体部分地俄罗斯文化与传统色彩甚至不一定压得住当地伊斯兰教传统的那些和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一个一个“斯坦”交界的国内领土的治安,如果塔利班在新疆附近进行恐怖主义策划,那么就面临中俄的联合打压,还会引发中俄支持阿富汗北方联盟抵抗组织的后果,而塔利班去威胁印度威胁以色列,中俄就反而求之不得,另一方面比川普更加川普、奉行比川普露骨叫嚷的美国优先更加具有伪装色彩但更说到做到的美国优先的拜登,又不会为了印度和以色列和动真格话费成本打击它塔利班自己,何况塔利班的“母亲”是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塔利班的邪教兄弟是前一阵子发射导弹挑衅以色列但拜登仅口头批评了事的以色列仇人哈马斯邪教组织,所以你说塔利班究竟是会挑衅中国还是会去挑衅印度和以色列?当然塔利班的邪教狂热带动引发新疆附近的伊斯兰教狂热并引发新疆不稳定还是很难避免,但是塔利班对印度和以色列的威胁会更大,而且如果北京方面不顾成本的形象,捐纳大笔金钱把塔利班这帮邪教变态狂给当作邪教修炼得脱离凡人而变成了邪神恶神的邪教师傅给供奉和供养起来,塔利班这帮人不人鬼不鬼邪气腾腾变态精神病狂热的邪教变态狂跑去恐怖袭击台湾都是有可能的,如果是这样,拜登这个老家伙就更加不可能为了台湾受到个不会被占领领土领海领空更不会被颠覆政权的恐怖袭击而替台湾去再次卷入对塔利班邪教的阿富汗战争,哪怕是空中袭击恐怕都舍不得,因为美国一旦袭击塔利班、拜登就会担心之后塔利班的恐怖活动就不光威胁美国的盟国还会威胁美国本土了、保障阿富汗不成为针对美国恐怖活动但阿富汗成为针对盟国的恐怖活动基地那就不管了的这套美国优先就优先不下去了,所以也不可能为台湾受到塔利班邪教那些致命不了的恐怖袭击而变成台湾比美国优先。

所以现在拜登在阿富汗干的事情,对于全部不是美国本身的美国盟国和外国人盟友来说就全是让所有盟国非常不满,面对所有盟国和盟友个人比如那些联合美军工作的阿富汗人们的强烈反对,先是自顾自和邪教神权极端组织塔利班私下谈判地把自顾自把盟友们出卖,遭到盟友们惊觉和抢劫抗议后冷冰冰一意孤行丝毫不为所动,所以现实就是拜登鼓吹的什么民主国家大联盟什么G7什么北约的国际联盟,简直每一个盟友都对美国心灰意冷、根本没有哪个国家还有心思去张罗什么和美国的联盟合作,对美国的信赖情感简直瞬间散了一地盟国纷纷离心离德,什么“联盟”就像灵魂出窍后愣着发呆的肉体躯壳,再也没有了外交凝聚力,几乎所有人都不再把美国承诺负责自身战略安全的承诺当作是真事地吗,都表现出自己保护自己的安全而不能指望美国的行动,因为拜登不仅比川普更加川普地更加美国优先,而且拜登版美国优先还是在拜登大放烟雾弹大肆在不是很关键的问题上表演“美国回来了”“民主国家大联盟”之类姿势、让盟国信以为真重新燃起信心和希望的时候拜登比川普更加川普更加在关键问题上国家自私地美国优先地不顾一切不顾甚至出卖盟友,对盟国的信心的打击那就比川普要彻底得多,美国的软实力也将因为拜登版的美国优先而空前削弱,不仅在经济文化上长期的弱化美国在全球的利益的效果会逐渐发挥出来,在国家安全上更加立竿见影地很快美国就将在东南亚的战略影响力大幅缩水。


阅读次数:55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