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和塔利班有相通的变态潜意识,应被推动封杀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08-30 05:13:19

袁腾飞、李承鹏之类人文化水平其实是相当低、相当于晚清北京走街串巷那些说学逗唱卖油郎之类的水平,尤其那个袁腾飞、水平层次是真的低,说什么“一切辩论都是扯淡,你说前门楼子他说鸡8头子…”,这种见识水平十足那些老北京唱两句京剧的京油子胡同混混,宇宙大爆炸模型和稳恒态模型用观测证据辩论了几十年、霍金指出稳恒态的公式常数是个无穷大的数所以实际上相当于大爆炸膨胀之后逐渐宇宙大爆炸模型胜出,这些东西跟袁腾飞之类中间好像隔着好几个世界那样层次落差太不一样了吧?

更主要的是,袁腾飞这个人其实是有神经病的、这个变态对以港台流行文化为开端的流行音乐和流行电影电视剧有着变态的刻骨铭心的、与现实比例完全不相称的狂热仇恨,在袁腾飞这种变态看来,是流行文化的演员歌手导演什么的没有哪个是不该杀不该越凶狠越好的打击的,而且袁腾飞一直以来就像一个业障深重的精神病,卡在晚清胡同串子那种古董世界里活像“装在套子里的人”那样出不来,对于一切现代化从数字技术电子设备到量子力学到不符合封建古代文化的古装剧再到之前说的流行音乐影视,他全部是一副不屑、憎恨的表情,憎恨厌恶地说自己能不用电子设备就不用电子设备,自豪地说自己对电学之类的就是从来都不懂的,一个靠视频走红的人,卖弄视频卖弄了十几年,最近才第一次自己用手机发视频、用数码产品录制视频发视频这么轻松简单的事情,袁腾飞愣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样每次发视频都要助手在旁边帮他录帮他发,他自己并不是因为手脚动作的运动神经中枢不行了像那些失用症病人那样不能懂和不会做录制视频发视频的动作,就是因为心因性心理障碍(当然这有先天的导致心理情绪卡壳的毛病),脑子有神经病、卡在某个偏执幻想情结中出不来的他的那种晚清北京胡同串子卖油郎那种科盲文盲的世界形态里出不来,不能懂的怎么在古人看来这么诡异的没有直观现存现象可想象的那些电学、怎么有这么跟封建文化格格不入的个性自由的流行文化表现,数码电子产品啊流行文化啊这些“不正常”的世界形象,就像侵入了“套子里的人”似的在晚清北京胡同说学逗唱的混混脑子那个他卡壳一样卡在里面出不来的、就是晚清北京胡同那种样子的心理表象世界,而且还是不包括上层知识分子士大夫精神生活世界的晚清胡同串子的世界形象、只包括下风说学逗唱沿献媚讨好求赏钱的那些的,那个袁腾飞不仅对粉电有关的科学和流行文化憎恨和排斥,而且就连古代文化也只能停留在说学逗唱,他自己就表示非常憎恨写论文,最头疼就是写论文,“你看我都是袁腾飞讲什么讲什么,都是讲的口语的,没有写的什么什么的”,别说论文,严肃正经度思想性逻辑性严谨一点的文章这袁腾飞写着都费劲,就是个典型的晚清北京胡同里说学逗唱那些没什么文化的京剧“戏子”(按袁腾飞自己深爱的歧视性称呼来说),其实本来只是这样也没什么,即使没文化、健康快乐就挺好,糟糕就糟糕在这么没文化+变态,跟塔利班没文化地自以为自己那些赢暴力羞辱和人身威胁得野蛮去建立信仰的愚昧部落里的样子多么世界典范、多么狂热地真理似的,那就麻烦了,就会像个井底混混就像袁腾飞似的,主要是好像瓜分了袁腾飞那个卡在某个偏执幻想情结中出不来地卡在里面得晚清北京胡同和中国古代历史画面似的世界的炫耀和风头,比他这种世界观里的世界形象更受欢迎更流行的,他就怨恨就恼羞成怒地倍加感到需要爱羞辱报复、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羞辱报复,而是专制铁拳无论如何打击迫害都不为过的那种蹂躏羞辱的报复。

袁腾飞这种神经病所理想中的世界、就是全世界都唱京剧,以及保留战争片电影,至于其他电影流行音乐什么的包括西方非战争题材的被这个袁腾飞气鼓鼓地“尤其那些文艺的电影我完全看不了”,所以知道袁腾飞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为什么那么温柔的原因了吗?他骂过的那些对象里被骂的其实根本就不是骂只是轻轻表个态那样被批评得最温柔最柔风细雨的居然就是变态的塔利班,他骂得最狠的其实还不是毛泽东、很不符合现实比例地骂得最凶最巴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就是娱乐圈,也不仅是中国大陆的所谓很烂很黑的娱乐圈,也不仅包括港台的那些,除了战争片以外的全世界各国的影视音乐作品,都是这个袁腾飞憎恨的对象,看这个样子的架势这不是变态是什么,袁腾飞跟塔利班其实是有很多共通的地方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袁腾飞在政治形式上跟塔利班不同、他自称他是搞民主选举的(不包括非古代的各种文艺影视的从业者的选举、这些从业者要按照中国古代三六九等排为下九流“戏子”贱业那样禁止参加选举和被选举,这样地去“民主”选举)、所以不相信塔利班也不是和塔利班一样的人,但是由于神经病的脾气性格和塔利班的一神教原教旨精神病非常相似相溶互相吸引,袁腾飞那种老北(百)京胡同串子觉得自己那些正宗下九流装腔作势献媚讨好地走街串巷说学逗唱的那些那么土的东西为什么不是流行文化、为什么以港台7、80年代为开端的带个性叛逆精神和个人自由表现从而与袁腾飞那些晚清说学逗唱卖油郎气质格格不入的流行文化才流行,所以袁腾飞就出离愤怒了,自恋性羞愤得咬牙切齿,病态自恋侮蔑性傲慢羞辱贬低别人来显示出自身特权似的优越的变态夸大感和病态炫耀,好像深深受到了伤害、不是一般的巴不得羞辱报复别人,而且是几乎可看成袁腾飞特色的估计全中国也只有极少数珍惜病理标本似的病例那样程度的、还像傻逼娱乐圈和流行文化就是要往死里整怎么专制怎么极权不要紧,只要是封杀流行文化的、是打击流行文化艺人的,那就是好的越恨越正确越抓捕判刑越正确的厉害、好像是流行文化的艺人的对于袁腾飞来说就像塔利班看见音乐家戏剧家那样、火冒三丈觉得这就是原罪这就是该杀盖虐杀该折磨羞辱的“罪恶”似的,从对人到堆事,从对那些演员歌手饿死对待那些影视音乐,袁腾飞就真的和塔利班很像那样地变态!

所以,前段时间鼓吹打台湾打台湾而被袁腾飞骂龟头李那个李毅,最近又出来鼓吹学习塔利班、把什么“娘炮”的杀几十个赵薇什么的几百几百地抓起来杀掉,这种都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的可笑的变态样子这回就不怕袁腾飞骂他了,因为这恶心的李毅知道,他这次所吠叫的,其实也是袁腾飞想要吠叫的,袁腾飞一直想吠但顾及中国特色伪自由派(实际就是一群骨子里封建自恋得十分严重的文人)身份而不好意思直接吠叫出来的什么娱乐圈明星多少多少个全部抓了杀了之类,那样子丑的看着就让人不断反胃想去呕吐的那个李毅他来替袁腾飞同时也替他自己吠叫出来,这回袁腾飞这种变态狂高兴还来不及,推特上一些人还说把李毅这回大骂要杀几百个明星那种视频发给袁腾飞去骂李毅,那不肉包子打袁腾飞正中下怀有去无回,什么向塔利班学习、那些娱乐明星的娘炮男星的统统杀了之类李毅所叫嚣的,实际上就是袁腾飞自己过去曾经袒露心迹地恶狠狠叫嚣过的、他自己比李毅更巴不得这么去干的。你如果让袁腾飞这种变态进入拥有独裁权力的当权者角色、按照他自己的心意去做的话,起码他对欣赏和从事流行文化的所有人可就不跟你讲什么人权、在它袁腾飞这种变态佬看来流行文化就是原罪就是十恶不赦、就是在他看来如同跟他一样禁止流行文化娱乐的沙特王国之类有钱的专制国家那样的可恶和有罪(非常可笑地讽刺地),欣赏流行文化就该抓监狱去纠正这么脑残的心扉,从事流行文化的相当于按有原罪的魔鬼去被肉体消灭、怎么打击怎么消灭都不过分的、就像比如共产党政权去专制打击娱乐明星无论多么专制不讲道理、在袁腾飞看来只要是打击娱乐明星就是对的应该的、打击娱乐明星越专制越不讲道理地就在袁腾飞看来就越正确,专制铁拳砸其他人不好专门砸娱乐明星就好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庸医治99个人治错了但就治一个人治对了,还不许说这一个人治对了么”,意思就是只要是流行文化娱乐明星这样的就是要越专制越粗暴越好地去打击就对了,专制奴役别人不对专门奴役娱乐明星什么的就“就治这一个人治对了“似的就是非常应该的了。

所以,所谓的什么明星吸引青少年不读书都想轻松赚大钱、奢靡浪费穷奢极欲之类,真的足以让这个袁腾飞恨得到了好像别人都不该被专制就娱乐明星好像连监狱罪犯都不如都不应该有任何人权保障和尊重、越专制奴役蹂躏就越好那样刻骨铭心歇斯底里程度的仇恨吗?这样的“理由”说出来简直欲盖弥彰,十足那些红眼病的批斗别人时酸不溜秋找的那些鸡毛蒜皮似的借口,憎恨的焦点明显不是对着那些所谓借口的罪状的来龙去脉和事物结构,其实就是自知理亏、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的其他仇恨,找这些跟自己的心理情感的关系其实就像鸡毛蒜皮似的用作幌子的借口。

很明显地袁腾飞那种对五花八门个性各异背景经历来龙去脉也不相同的娱乐明星的变态仇恨,背后就是神经病偏执变态的北京胡同串子小混混对流行文化刻骨铭心恶毒嫉妒的变态仇恨,什么明星收费高什么偷税漏税什么生活奢靡之类的说的好像袁腾飞这个以和社会主义那一套唱反调的自由派公知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道德先锋、仇恨各种资本主义奢靡堕落的消费和仇恨资产阶级挖社会主义墙角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统治力量的标兵似的的借口,充其量只是北京胡同串子小混混对自身刻骨铭心地恶毒嫉妒的觉得简直就傻逼恶魔的流行文化的人“怎么还加上比自己有钱那么多,太可恨了”那样的火上浇油而已,本质上北京胡同串子小混混对流行文化刻骨铭心恶毒嫉妒的变态仇恨。

袁腾飞就是这种变态,此人对流行文化的那种不可理喻的好像主要是娱乐明星就怎么虐待压迫都是正义的应该、是娱乐明星就该病态偏执的那种恶毒恨意,就和塔利班以音乐娱乐作为魔鬼、残忍虐杀音乐家戏剧家那样的样子其实是很相似很相似、深层潜意识里有着相通的变态情结原型的、袁腾飞对毛泽东时代骂了不少,但是从来不骂毛泽东时代得文化枯燥、全国只有八个样板戏搞点艺术审美和探索都是资产阶级的毒草之类文化心理的禁锢和狭隘,袁腾飞可是从来不骂,骂来骂去全是什么吃不饱饭用毛炼钢,思想和审美的极端禁锢好像无动于衷的,可见这种在一帮李自称张献忠水平的反贼眼中像个什么秀才老师似的文化人的袁腾飞、那思想文化内涵都Low到什么程度了、按照欧洲的情形对比来看袁腾飞就相当于初中生文化程度,最多高中一年级,和川普相比不相上下,你看这货不光看“很烂的中国娱乐圈”那些不管背后多少做假账的烂但作品还是挺好的那些影视他看不下去而且还要嚣张侮蔑炫耀地变态自恋自恋性羞愤炫耀自身如何侮辱报复地激烈轻贱羞辱,对世界级的非战争片的欧美日韩影视他也是同样敌视和轻蔑,这个袁腾飞近日欢呼的“下架得好那些东西就该全部被封杀掉”、十足变态的塔利班似的凭着一股偏执的变态信念去封杀什么音乐影视那样想要封杀掉的那些电视剧,好多其实是很好的作品甚至比他袁腾飞的文化层次高得朵艺术美学内涵比他袁腾飞这种神经病混混要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狂妄自大,估计就和这个袁腾飞这种蠢货骄傲地宣称自己一点不懂带着电学的东西、对数码电子产品非常排斥而且骄傲地对量子力学离散数学计算机什么一窍不通也不想要通一样、恍如北京胡同串子说学逗唱土味卖油郎版本的《装在套子里的人》、神经病地卡壳卡在的那个不懂电学不懂个性自由反叛所以没有个性主义的流行文化、说起娱乐就是京剧相声那样晚清北京底层民众那种科盲文盲只知道油灯不知道电灯、发无线电短信什么的简直像另一个世界的西洋景似的那种心理世界所感知的世界形象的情境里,不属于这样的世界形象的,量子力学数码产品也好流行文化娱乐明星也好、统统很可恨,靠着数码视频得瑟了十几年愣是抵触心理地就是拉开距离地之前十几年都靠别人在旁边帮录像帮上传、自己愣是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排斥地不想学;自己本身就是个说学逗唱靠着戏子的把戏讨喝彩的,还率领那些给他打赏的封建文化沁入骨髓的“反贼”一口一个戏子地好像流行文化的认不仅都有原罪、而且整治什么娱乐圈明星还无论如何都是正义的用不着有任何制约越凶狠就越正确那样,真的很像塔利班那些变态邪教,他原来是觉得像毛泽东时代八个样板戏那样虽然不如晚清老佛爷时唱京剧那样好,但比起后来的让他变态仇恨得觉得全是贱人、“一看买的报纸头版那些什么影视节目什么宾馆里放的流行剧,我从来看都不看这些,那些报纸明星部分赶紧全部扔垃圾桶,回到宾馆啪一声关掉电视免得脏了心情“那样让这袁腾飞代偿他病态自恋夸大感的炫耀性发泄自恋性羞愤的侮辱炫耀到了让他变态仇恨的地步的流行文化繁荣,只有八个样板戏那种就和好了,像塔利班禁止音乐娱乐禁止女人各种不符合严密高压恶毒性奴役统治监控下的形象和行为等等,袁腾飞不仅不觉得这该骂、还觉得这就对了、太过符合他袁腾飞自身对流行文化的变态仇恨了,大大拉近乐塔利班和他自己的心理距离地大大缓和了他对塔利班的对立感情了,批起塔利班来比批的所有人都温柔,对袁腾飞他这个变态佬自身来说流行文化的明星什么的比起塔利班可是罪孽深重多了该杀该禁多了,所以中国80年代以后不止八个样板戏了流行文化进来了港台影视流行音乐、那么多跟土包子似的北京胡同串子那些说学逗唱得土味格格不入个性自由叛逆又惬意的流行文化,对袁腾飞来说就像群魔乱舞,跟塔利班看到花花世界觉得这一切全该磨平全部该枪杀那样,袁腾飞就这种变态,袁腾飞这种变态他自己就应该被抓起来直接在监狱里像被军统特务处决似的那样不用审判就枪毙掉!

阅读次数:6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