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男性与仇恨性爱的女版塔利班式自称“女权”的女精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08-19 16:00:31

偏执孤立自恋世界偏执妄想低拉开距离以固持对抗和敌意、仇恨男性与仇恨性爱的女版塔利班式自称“女权”的精神病女病人们

那些偏执精神病女病人的“女权”,实际上和偏执精神病男病人的性别意识形态利益立场相反但逻辑构造一样,都接近恐怖主义的荒诞,追求的其实都是难以理解的偏执对抗性敌意、毫无共情能力也毫无共情意愿的精神病偏执世界,在精神病偏执不可理解的敌意仇视得对抗中压制对方、苛刻打击和摧残对方,并偏执妄想地将自己这种状态想象成正当的自卫,追求的本质就是这种偏执敌意的敌对抗衡和由此延伸的更加让人感到不可沟通的精神分裂质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和敌意在性别意识上通过性别分类来表现出来,如此而已,对于这种女病人在过去她们各自所处的社会还比较性神经质、性的观念拘束就像讨好性嫉妒自恋的“道德”权威、并模仿这种“权威”看重女性矜持性压抑和男性的自恋性嫉妒占有体验自恋自淫的病态模式的时候,这些精神病女病人歪打正着似的出于就是两性之间对抗,就是做对这种内心世界表象的精神病内心世界,她们也谴责禁欲宣称禁欲束缚喝压迫女性;等她们各自所处的社会开放了、不仅女人不受性压抑而且男人也不用性压抑了、因为放弃了病态的自恋性统治炫耀的病态情欲追求而使得两性快乐互动促进的性本能得到释放、更加活跃和兴奋地在平等得多的关系中和女性互相正反馈地自由快乐交流分享的相互促进性的快乐活力了,男性的形象好像比起之前没有减弱,然而还更有力更鲜明,男性没有消失还更加有存在感了,所以这时候本身并非什么自由和主体得觉醒而就是偏执精神病对抗性的原因偏执地排斥、敌视异性的那些精神病女病人,以及她们这种精神病女病人流派的很有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似以侮辱和丑化男性如何如何像天敌一样如丑陋如何敌视女人女人要如何打败和消灭他们等等为实质内容的那种“女权”,逐渐把仇男扩展到包括仇性,仇恨性本能、侮辱男女性爱,似乎男人喜欢和女人做爱快乐、男人喜欢女人,是表现男人喜欢虐女人让女人痛苦难受,是强奸凌辱和折磨女人所以喜欢女人,以此表现偏执女精神病对异性的偏执敌意和对抗,因为男性不保守不要求女人性压抑了、然而希望女人放开了性快乐更符合正常男性性本能的快乐共情的关系了,所以希望女人性快乐和开放就要变成“这是对女人的血泪压榨”,以抒发这些精神病女病号不变的偏执变态。

而且,她们语境下的什么“男人、男人”,表现出开来的感觉,就像是因为都是男的所以会像没有喜怒哀乐不同个性与思想的完全不同的各色各样的男性性别的不同人、而是均匀脸谱化好像就是一种“男人”脸谱型号的这类模型似的,反过来女性也是这样脸谱化和平板化,什么男人女人好像单调脸谱得连黑洞都不如,黑洞还有质量、电磁量和角动量这三根“毛”,虽然已经很单调很脸谱化了但还是比那些满嘴都是男人怎么怎么总之就是压迫剥削女人之类的语境里的男人女人要稍微没那么脸谱化,实际上这已经反映出这些精神病女病流派的“女权”精神分裂的倾向了,布洛依勒所述的精神分裂二级症状有四个,从这就有点情感平板化导致情感相关的思维平板样、依据孤立自恋世界缺乏真正心理交流的本能动机与能力的影子了,其实情感矛盾和思维连结松弛这两点也是可以看到很痕迹的、后文再说。

因为这些人从自身的毫无共情关系的欲望和能力、而只有不可理解的敌意和对抗的反社会偏执敌意与对抗的先天偏执精神病倾向的内驱力的立场出发,对于这种精神病女权自己本身就像没有异性恋或者连同性恋都没有、似乎没有两性关系的快乐互动的生物本能而这种本能被置换为先天的反社会偏执性的对抗和敌意,所以,这种人走向仇恨性关系,仇恨性本能和仇恨生育行为更仇恨生育出仿佛自身偏执精神病世界里自身的先天宿敌似的男性婴儿,称之为“女人下屌,本身就是造孽”。(注:她们所谓的“女人”,相当于在其女版塔利班妄想着征服全地球全地球都实施其一神教原教旨宗教法律速度的那种世界里的的“女人”),好像好坏善恶和是非的根源和表现都归结到性别属性上、女性好男性坏女性受害男性加害,然后似乎其先天本能追求的就是这种敌意对抗,所以这种精神病女人越来越走向仇恨性关系、仇恨性活动,以两性之间的性本能的生活为仇恨和报复的对象,将性说成这是女性(注:她们精神病世界印象中被她们擅自代表了的、好像是她们精神病同品种那样的人类女性意象)被压迫被利用被残害的、巴不得没有性这回事就政治正确了似的东西,别说还真有一些这种精神病病人流派的“女权”,就是觉得最好没有男人并且把男性钉再邪恶形象上、只有女人克隆生育就完美了,或者甚至因为觉得人类繁殖就得有男性、就得让女人接触和生育男人,真是太恶心太罪恶了,人类灭绝了就好了,还有我见过一个、就说人类灭绝都不够,雄性染色都是恶魔,雄性动物也都要消灭干净,这样世界才算干净,这其实跟塔利班比起来最少也半斤八两了。


也正因为这种精神病偏执女病人流派的女权追求的其实和塔利班挺类似、就是性别换一下的那种精神病世界,所以,无论是墙内还是墙外、那些意识形态本身就充满荒唐性别仇恨色彩很有点恐怖主义意识形态味道的精神病偏执女病人流派的那类“女权”,现在直接咒骂西方自由主义女权是被驴踢残废了脑子、咒骂她们认为是坏了脑子的自由主义女权的自由主义内涵,得像她们这种女版塔利班的,跟女版塔利班为心目中女版安拉似的“真理”二战而荒唐偏执和夸张变态的,那就脑子好使了使得女性从第二性变成第一性了,所以这种女病人就能荒唐地宣称自由主义性解放的洗礼下人们把什么“男权”对女性的压迫误以为是禁欲和贞操,宣称“男权”的特征不是性压抑而是性滥用,禁欲在男权社会是奢侈品,搞的塔利班那种禁欲高压很进步很“解放女性、让女性可以享受性压抑这种不是男权特征的东西,而避免被男权特征的“性滥用”所迫害了,别看塔利班强娶女孩还娶好多个,男女的出生比例数学概率模型上就是1:1,一个塔利班男精神病人娶的女性越多,没老婆的阿富汗男人也越多,除了无论对男女都高度高压密闭(对女的更加高压密闭,不过这不正好符合宣称禁欲是奢侈品的那类女病人吗)的婚姻之外其他途径完全禁欲、不得稍有违抗禁令,“性滥用”就越分散越少,“禁欲在男权社会是一种奢侈品”的这种奢饰品就越送上门逼着享受,塔利班简直变成女性大救星,你还别说,我是发现过的那个宣称要杀死一切雄性动物消灭雄性染色体的那个变态女人,就真的高度赞扬伊朗那种黑罩袍,认为这让伊朗本地女人恨的牙痒的东西高度尊重了女性。对这种变态来说,阿富汗女人对塔利班让自己全身罩袍罩的不能暴露一丝一毫性魅力、不能在没有男人监督下上街以免找别的男人私通似的,所有学校男女要分开甚至不准女性上学和就业以免有独立性,禁止自己婚前婚外的性关系的,禁止喝酒听音乐唱歌跳舞拍电影以免释放性本能,对这些一神教原始自恋性嫉妒高压奴役的逃避和反抗,是为了逃避这样的情况下心身高度封闭高度性压抑的男人娶好几个老婆的情况下还不不停对自己进行性行为,不断让自己被迫怀孕似的。

这是因为这种偏执精神病女病人的先天本能不正常,并没有两性关系的根本本能的欲望内驱力;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在物种繁殖的本能背景下由性本能推动两性关系的潜意识进而一步步从积分高阶分解出多重导数那样推动各个不被什么深层的层次的各种欲望;而是因为反社会的精神病偏执对抗、寻求的仿佛是种群的繁殖和生存解体还原为一个一个偏执对抗的孤立自恋世界那样的对抗性,对于这种女病人好像什么“几千年压迫女性的历史”的历史上那些女人都跟她们就是女版真主给默认的病人同类似的,根本没有异性相吸发生两性交合关系的本能和欲望,更不存在这样的本能背景,存在的就是偏执敌意地拉开距离、抗拒和拆开两性的交合形态将交合的两性分开来然后对抗抗衡那样的“背景”似的精神病,所以好像历史上那些被压迫的女性就不是被禁欲被贞操所压迫了,而是被什么男人把女人分层次、最高档的一个丈夫占有次一档的高级妓女交际花最下等的是街边接客的娼女、不是通过被性变态的性禁锢和统治的变态幻想去控制和发泄,而是通过正常追求男女性爱互动快乐的性欲被控制着被迫大量性交,古代妓女不能自己该开面包店这种人身统治是专门发生在女人身上的、男人都是能够自由更该职业的,所谓古代就是女的好男的坏男人压迫女人,就这么的变态。

这样变态的女病人根本就因为沉浸在她反人类反自然的偏执对抗性的精神病世界里、所以男人的性欲正常了性欲旺盛很想和女人性交做爱、不是喜欢性禁锢控制女人地发泄自身性统治禁欲操控占有的施虐自恋幻想自恋自淫、而是追求男女性爱情欲快乐互动分享地希望女人更富于性交快乐魅力形象希望女人更放荡开放更多性交快乐互动了,那些偏执敌意对抗性的精神病女病人自称的她们这类“女权”就正好觉得这才是威胁,这才是破坏了她们偏执精神病世界那种反社会的敌意对抗性拉开人际距离、不是追求男女交合的爱的倾向而是偏执对抗倾向追求男女之间偏执地拉开距离而进行敌意对抗的偏执排斥性和敌意对峙对抗性的精神病世界,让她们这样精神病世界的这种基因不正常地取代了正常性本能的反人类反自然的偏执精神病敌意仇男仇性关系的精神病偏执变态“本能”受到压抑,让她们这种偏执反人类反自然的敌意对峙妄想世界的平衡受到威胁了、想要突破她们这种偏执敌意对抗性的排斥作用了所以让她们这种偏执精神病世界的偏执心理平衡被打破、诱发各种被迫害妄想了;相反,贞节牌坊啦各种性压抑和性神经质的高压心身等等封建男权时代俄狄浦斯情结自恋性嫉妒三角冲突发展导致的必然结果的状态,这些性变态,以施虐地禁锢和控制女人为性目的与性兴奋根源、本来追求男女性爱互动希望女性客体与自身建立关系的的正常性欲的客体控制这部分部分过程被失去平衡地放大而导致完整性欲发生部分性欲状态倾向的扭曲、扭曲到一定程度到了性变态临界状态,原本控制女性客体只是为了在竞争中保障女性客体与自身接近和自身性交快乐互动分享的性欲,反而好像就是为了控制女人不能和别的男人性接触的这种控制女人被禁锢的状态本身所以才试图控制女性客体,对女性的肛门性欲的控制倾向不是为了在女性与别的男人接触当中保障自己与女性的男女两性性爱情欲快乐互动分享促进的整体性欲的关系被保障和促进,而是转而以性奴役控制女人禁欲、让女人性欲压抑,不是追求男女健康完整性欲的男女接触的性爱情欲快乐而是通过保证控制女人性压抑痛苦的状态的发泄自身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自恋自淫,这样去的变态、好像很匹配很有意义地凑巧配合那样反而这才符合那帮把自身变态的性别心理偏执精神病自诩成女权的偏执敌意对抗性的精神病女人仇男仇性、对她们自己来说人类男女热衷于相互吸引相互接近而频繁产生做爱和生育的行为、好像不断让她们抓狂不断让她们用性别意识领域去表现的偏执变态精神病的反社会敌意排斥对抗性倾向、好像不断被冒犯不断被打破、不断让她们感到别人频繁男女相互吸引做爱快乐和生育就像让她们发生在针对人类整体形象的偏执敌意对抗性的精神病世界被侵入被打破被冒犯,对于她们这样的偏执变态精神病世界而言,好像贞节牌坊啦各种性压抑和性神经质的高压心身等等反而才是符合她们这种精神病偏执敌意对峙性的变态精神病世界的心理平衡,让这些反人类的女变态感到可以在这样的精神病心理平衡里发泄偏执敌意对抗性的满足,并且是人类整体意象作为她们偏执精神病世界的心理表象、人类哪里贞节牌坊啦各种性压抑和性神经质的高压心身等等的变态了那就哪里很好、很符合她们女变态患者偏执精神病内心世界那个关于人类整体形象的心理表象世界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心理表象世界形态,没有让她们这种男女偏执对抗对峙的偏执精神病心理世界的偏执对抗性妄想世界意象被打破被侵入堵塞着“迫害”这帮女变态,所以这种女病人把贞节牌坊啦各种性压抑和性神经质的高压心身等等宣称是“男权社会里的奢侈品”,越贞节牌坊啦各种性压抑和性神经质的高压心身等等就越女权那样地精神病偏执变态,如同黑洞内部时空弯曲到了临界段弯曲得时空坐标反转地时间一直向前那么空间就一直往黑洞的奇异环坍塌收缩变成无限小那样,偏执敌意对抗性到了临界状态那么就把性爱快乐共情相爱给完全扭曲体验成迫害,朝着这种偏执对抗性孤立自恋世界的不懂共情不懂交流而只能一个方向一直朝向自身孤立偏执自恋世界的内部塌缩地一直敌意偏执对抗性妄想想象,一直以偏执对抗的敌意和妄想去制造代偿性病态心理平衡以掩盖逻辑必然性地孤立偏执自恋世界建立在偏执虚妄执着基础上而形成的不安全不平衡、一直陷入这种倾向如同过了黑洞视界临界面落入黑洞内部那就时空坐标反转地一直向里、一直敌意偏执对抗性对峙执着地偏执奇异不可理解气息十足地不正常。

什么性压抑根本不是“男权“的特征、性滥用才是,什么“禁欲在男权社会对女性来说是一种带奢侈品”,这种好像贞节牌坊守寡禁欲几十年的像是有幸中奖获得极大的幸福、从寡妇可以自由再嫁到寡妇必须守贞禁欲的转变好像这是让“女人”(注:女版塔利班似的偏执精神病女病人心目中就是作为自身病友品种的所谓女人)从男性的性滥用中解脱出来、获得了极大的解放、获得了极大的奢侈品那样,这就是那些正常性本能被置换成偏执精神病孤立世界的偏执对抗性、男女交合的对异性的本能被置换对异性的偏执敌意和攻击、所以觉得禁欲了挺符合拉开距离地偏执对抗的需要,相反男性生殖器的形象就好像本来她们自己偏执地要拉开距离地敌意和对抗的东西突破一个点插了进来,让她们偏执敌意与对抗的偏执幻想形态维持不下去了,所以男性生殖器和性行为在这帮女精神病那里被恨得牙根痒,还被用做男性的丑恶图标似的指代名词,因为男性和男性生殖器的存在都是颠覆了这种女变态不可理解的性别形式表现偏执被迫害妄想症里急需消灭妄想中的“迫害者”的偏执世界形态的,都是不可接受的。

按照这类女病人的观点,塔利班虽然强娶女孩还多妻,但罩袍、石刑、禁止女人独自上街禁止娱乐禁止音乐禁止饮酒,不要说背叛性统治程度地刺激性嫉妒的婚外婚前性关系也话要被当中抽死砸死,穿紧身衣的女人也定性“伤风败俗”而当众虐杀,不知道这究竟是促进了禁欲、还是促进了“纳入”,是增加了性压抑还是增加了所谓的性滥用?不仅大大减少了女性其实,要说什么“男权”的什么“性滥用”导致她们这类病人所谓的女人“受害”,也倒是有点影子的,因为如果不是婚姻包办、不是强行让她们这样偏执性别敌意对抗性的女病人“纳入式”纳入男性器官而遗传了自己的这种偏执基因,而是在自由社会、“西方自由主义女权真是脑子被驴踢了”那样的自由交往相互了解和交合的环境下,这类女病人的病态女性祖先或遗传她们这种热爱偏执拉开两性距离抗拒交合的性状的男性祖先,自己早就自动绝种了,现在的女人当中也没有这类女病人、女性健康统计面貌极大改观了。


这些女病人的关注焦点就是,无论在全地球什么地方,只要有男人在她们面前生存,她们就觉得她们忍受着男人的巨大压迫和迫害,在中国也好欧洲也好甚至母系氏族原始社会的太平洋岛屿部落也好,她们无论身处何方和无论看哪个社会,都是这种感觉和这种观点,然后谈论的注、感兴趣的焦点,就像是女版塔利班一样就是咒骂全世界的男人如何迫害她们如何罪孽,以受害者的口吻和讨债复仇幻想的方式,好像对立性别一遍一遍不够符合她们细微的心意于是一遍一遍地对她们形成迫害、一遍一遍需要彻底消失才能根本解决似的发泄加害者的偏执受迫害妄想,这些女病人虽然也会同性之间“亲密”交流,但这时候主题就一个,就是仇恨全世界的男性器官、仇恨全世界长着男性器官的人,只要是男的就还像就是先天天敌,男的还居然对女的有性欲的,那么就是恶毒的迫害和羞辱。如果不是因为羞辱男人,这些精神病女人之间几乎无法建立有什么深刻情感价值的心理交流,然而她们如果女版塔利班全球圣战成功了(这是她们内心想象渴望的),男人全没有了,她们的“友谊”也无以为继了。从这一点看,情感矛盾的深层潜意识也依稀可见。

中国新浪微博上那个@宁见法官 的许多粉丝,就是这类精神病女病人,而这个@宁见法官 倒有点类似女版塔利班新闻发言人、以温和面目出现的那类,说的什么“真正的性解放是让女性从性交成本中解脱,而不是以自由之名继续承受损害”,什么“古代女性无论妻妾丫鬟还是妓女通通没有进入公领域的权利没有对财产权,属于关于历史事实的错误硬伤,不要说妻妾,实际上就连妓女,绝大部分古代女人都有自己的独立财产权,古代社会一直是女奴社会那样所有女人都是性用品似的女奴隶所以都没有独立财产权这种印象,纯粹是想当然,而且明显荒唐偏执得扭曲历史整体形象,好像整个古代的女性不是被高压心身禁锢得非常性神经质非常不能释放欲望、不是非常压抑和禁锢地受到束缚,不是没有自由外出和男女社交以及交配的欲望舒展,不是从高级的莎士比亚到低级的中国明清地摊性神经质情杀意淫文学都充斥着的各种古代女性小心翼翼男女授受不亲地遵循禁锢和遵循性嫉妒的统治的压抑和被报复,而是“无论东西方、无论严肃的学术还是艺术创作,所有的描述只看得到女性或欣喜的奔赴或主动的要求被插入,以及男性不变的快意”,好像时时刻刻“古代妻妾有拒绝丈夫插入的权利吗”那样地古代女性时时刻刻被丈夫不停插入不停使用、不断性交不断慰安,欲求休息都不行,跪求禁欲而不得似的,似乎那才是所谓的男权历史上的情况那样的,这就已经接近妄想,有明显现实检验模糊、对客观历史和环境与自身内心情感世界的投射影像的区分似乎很松软无力似的意思了,这是偏执地把男人妄想体验为偏执地压迫她们的天敌,而现在男人有这么喜欢性爱,所以性爱就是偏执地残害她们的东西,所以古代男人就像性交机器似的、开足马力对着妻妾丫鬟妓女不停地插入啊插入啊,让性交时间可以比男性持续得多,对应着本来就是多配偶的本能的女人被性交机器似的一个丈夫或主人(主要情况下)不断插入插入插得害怕了很受不住了似的,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这种人所谓的“贞操是男权社会的卖淫代孕指南,而不是禁锢指令”,就是这种现实检验功能出现故障的精神病,因为现实检验已经模糊了,所以才会好像恍恍惚惚好像现实世界的历史和现实混淆在一个整天被强奸的偏执女精神病受迫害妄想的症状幻想世界的情景里,搞的好像那些被要求贞节牌守寡的、以及各种神经质性禁忌要求女性熄灭性欲、努力设置各种性神经质制造心理障碍、要求女人各种禁锢各种压抑非婚情欲的,都是没有让女人压抑、女人也不感到压抑、而是让女人对着特定男人不断性亢奋不断性活动、让女人不断高潮不断情欲高涨只不过把高涨的性欲望都聚焦在特定丈夫身上不断性交的,而那些贞节牌坊守寡的、各种保守压抑氛围中被压抑的,正是被指导了如何用假装守寡假装压抑假装没有情欲以讨好男人,来获取守寡以及各种保守压抑的文化状态下性欲表达深受威胁、压抑与侮辱的状态下,天天和压抑自己要自己守寡的不知道谁在做插入插入的性交运动那样,这不是精神病神智恍惚是什么。何况,古代的宗教、文学描写的“主旋律”是女人如何“高尚”地禁欲、“高尚”地不去诱惑丈夫也不接受别的男人追求,全力配合禁欲主义对人类的心身塑造,只可惜对于那些女版塔利班的偏执精神病“女权”病人来说,这就好像不存在、只要古代文学艺术描写了女人正常性本能时愉快地配合和寻求和男人性交的、她们这帮女版塔利班就偏执地觉得完了好像她们整个偏执心理世界表象里的“女人”都在被设定被迫性交还很高兴那样了,而且被她们喷成脑子被驴踢了的西方自由主义女权、所要的性解放本来也是避孕、本来也正是要从性交的所谓成本中解脱而能够快乐地性交快乐地享受性的,而且也没有强迫那些偏执敌意对抗性的精神病女病人流派“女权”自己跟着一定这样健康快乐、人家快乐人家的女病人自己大可以偏执孤立自恋世界自己沉迷偏执变态仇视男性和仇视男女性交的偏执孤立精神病自恋世界里,没人干涉她们自己要像别人那样,然而这都不行、这都被那些偏执变态女病人流派的所谓“女权”骂成脑袋被驴踢,因为这些变态女病人的仇男仇性是变态反人类的,这些病人之所以不断偏执对抗性妄想着自己不断被强迫性交那不断被不停地提出性交要求不停地被插入,正是因为她们偏执对抗性妄想的心理意象是发生在对人类整体的集体无意识层面的,只要人类不停止男女相互吸引相互靠近性交交合的本能欲望和行为发动,这帮女变态就会不断地觉得好像这是不断突破她们偏执敌意对抗性、不断让她们在性别领域发作的偏执对抗的敌意和排斥的先天精神病体质的精神病偏执对抗倾向的“本能”被堵塞被摁住、她们就不断觉得这是侵害这是压迫。

就这智商,什么是贞节牌坊守寡、什么是维多利亚禁欲文化都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精神分裂现实检验模糊地重新不知道起来的这些女精神病、居然喷什么西方自由主义女权脑子被驴踢了,越看就越像女版塔利班在山沟里又文盲又变态狂热地发病起来的样子。别人不曾自己什么“性压抑不是男权的特征,性滥用才是。滥用到了把两性纳入行为属性实质的掩埋,把生育行为用性行为取而代之”,简直狗屁不通,前两句“性压抑不是男权特征,性滥用才是”,搞的好像男权古代社会女人不仅不性压抑、然而不断被“插入”,以至于不断被插入得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得上喜欢别人、顾不上也没有体力精力去提起对自己喜欢的别的异性的情欲、也就没什么被压抑、因此性压抑也不是男权特征、不断被操就像每天大量时间应付性交机器似的操和不停的丈夫之类才是男权古代的特征那样地精神病恍惚;后两句“滥用到了把两性纳入行为属性实质的掩埋,把生育行为用性行为取而代之”更是几乎语句连结关系都是松弛的,“把两性纳入行为属性实质的掩埋”,不拿着放大镜仔细看那样仔细考古的话、都想不到这是说把“两性纳入”这种不伦不类的用来比喻性交、好像她体内容纳男性器官了所以就是“纳入”了的东西,给“行为属性掩埋”掉了、把本来就应该只是生育延续就好了嘛哪里需要那么性快乐”的生育行为,给替代成了追求快乐的性行为,所以“滥用“了性了,性就不是追求男女互动快乐的,只是生育用的,性爱快乐就是男人滥用的剥削女人的搞的女人不断怀孕的。按她字面意思那就是这样,可后文这女病人又说了,“数千年来对生育行为的滥用”,以及什么“性解放应该是把女人从性交成本中解脱出来,而不是与自由之名延续受害者身份”,这就又显示出精神分裂患者那种语言思维连结松弛、内心矛盾的二级症状的痕迹。究竟是生育行为取代了性行为还是性行为取代了生育行为?所谓的性滥用导致“把生育行为用性行为替代掉”和“几千年来生育行为的滥用”究竟是谁替代了谁?

所以说这个自称什么女权的女病人头脑是不清醒的,不仅根本不了解历史,不知道早在性解放来临之前几千年,从古人到近代一直就在致力于避孕以更好的享受性爱,美国避孕药长期不合法,但医生和求诊者靠着危险在避孕药合法前五十年一直在黑市上买卖避孕药,那个微博网名“宁见法官”的女精神病人,对这些一无所知也就罢了;还什么性交成本什么几千年男权史,“几千年男权史”之前呢?那时候性交更开放更普遍更频繁更大方,那么这又是谁在压迫?那时候的性算滥用还是不滥用?被称为所谓的男权的什么什么?她幻想中作为她病友品种的所谓女人?

也难怪,这种病人的本能潜意识在体质上就偏执变态掉了,以追求保持拉开距离地保持被迫害妄想的偏执敌意和偏执对抗去作为性本能的取代,没有男女对抗、没有什么男权女权之前,对于她这种偏执精神病世界而言就像时间尚未开头。

在她心目中其实就是“你们男人本来就是应该为了生育才性交不是生育而追求性快乐的你性交什么、你这不是性的滥用是什么、女人是没有也怎么不追求性快乐的、“女人都是我这样的偏执精神病变态女人那样、没有男女两性互动共情两性关系快乐分享促进两性拉近距离交合和交往的本能的,相反是有着偏执地拉开两性之间的距离地保持互相攻击性排斥的偏执敌意对峙的才是本能的,所以贞节牌坊守寡禁欲真是爽的不行求之不得、性压抑和贞节牌坊守寡禁欲性神经质简直是男权社会的奢侈品、是女权社会的价值和表现、我这样的偏执变态女精神病病人同一品种的群体世界似的的女人、就没有性本能却有抗拒性交仇恨性爱地追求着偏执敌意对抗男性和对抗与男性的性交、有着代替掉性本能似的偏执孤立自恋世界偏执地妄想样敌意和对抗、妄想样孤立自恋世界在妄想中于男性对峙的变态本能,我这样的变态样子的,不是男权了不用委屈我这种取代了正常心理和本能的孤立自恋世界偏执妄想的敌意和对峙的精神病装作性本能那样反过来要性交了,‘女权’了、女人好像就是我这样病人品种地我这样对抗男性对抗男女性爱的偏执孤立自恋世界的偏执敌意和对抗性也就‘权’起来了”,精神病女病人流派的“女权”就是这副尊容。

其实,所谓的什么男权女权这类翻译词汇,从词语构造上就词不达意,应该归类为翻译错误,然后引起对潜意识的误导越来越强,原本对应所谓男权的patriarchy是指父系氏族的家长制,通过父系氏族家长制开始建立以暴力为权力依据的结构的这种特征而象征继承父系氏族家长制的后来的性别伦理中的不平等和不自由,而以feminism去作为反抗的对应,原本也没有什么权不权的含义,相似的单词也只有power后缀的表达生命力、潜力的意思,在中文翻译却词不达意地变成“男权、女权”,好像男的女的在争夺权力,然后男的坏女的好、“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凡是四条腿或长着翅膀的都是兄弟姐妹都要互相团结”,这样的滑稽现象对那些偏执精神病女病人的“女权”来说不痛不痒、没有这些照样那么变态,但是这些女病人的这些变态的意识形态,确实在一般老百姓的舆论色彩中起到了渲染这种精神并世界观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阅读次数:13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21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