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耀“我学理工科的”而歧视文科生的病态自恋患者意淫自诩逻辑好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1-01-26 15:02:53

炫耀自己“学理工科的”而去歧视文科生的病态自恋患者“我学理工的所以逻辑好”的白日梦

很多中国脑残喜欢炫耀自己理工科的、比文科的容易不被骗啦讲逻辑啦什么什么,实际这只是这帮脑残自己病态自恋的特权和侮蔑性炫耀的病态自恋夸大感、用来自我合理化的脑残白日梦梦景表象。实际上、理工科用的那些计算、写信息代码、编程之类是处理可以用数轴上的数去一一标记的量化数据的脱离,和人文社会的不能相互加减乘除的质性数据的处理很不一样,各自的逻辑侧重是不同的,而且大脑工作也在不同的脑区,比如神经微细障碍导致的学习障碍一般不会同时出现在语文和数学两个领域,认知障碍里有一种是丧失数学理解能力的,其他情感认知功能却没有问题;另一方面有一种精神病叫做“失情感症”,表现为就是喜欢那些炫耀自己“我是理工科的所以逻辑比文科的好”那些患者那样思维情感机械、好像没有感情色彩,对幻想感到困难,对情感体验即使注意到也难以表达出来,思维模型通常是客观化机械冷漠的好像不会有血有肉的感受理解那样的,该精神病英文名为Alexithymia,“我理工科的所以我逻辑就是比文科的好”那帮病人可以去“我理工科的所以我比医科的有真理”地去试试看把自己这种心理状态亲缘谱系上的这种亲戚样精神病状态给论证成那才是有逻辑的体现。

最常见的那帮“我学理工科的所以逻辑思维比文科的好,理科生应该看不起文科生”地从中学生到油腻老东西各个年龄段都有的都是这样轻狂自恋的病人,用来给自己这种“理论”进行合理化伪装、给自己的自恋披上“理工科”的白日梦梦景表象的白日梦中介思想、就是“理科生工作学习中不断计算、写码、推理……锻炼形成的思维习惯自然就是比文科生要讲逻辑”,但是事实上压根不存在这么一回事、因为“不断计算、写码、推理…”所处在的理工科的逻辑推理的领域和文科的人文社会的逻辑推理根本不在一个逻辑参照系里,处理的数据的性质根本不同,用的方式不同、整个逻辑的大前提小前提和结论的数据性质与推理过程的潜意识复杂心理过程完全是两回事,正常理工科的人是不会用计算、写计算机代码去锻炼自己面对人文社会的环境和体验时的推理的,就像人文社会的逻辑也不会用社会关系那些逻辑去锻炼数字计算能力一样。否则、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说“不断计算、写码……”就能锻炼得了人文社会的内容的逻辑参照系里的逻辑推理能力的话,就难怪这么多这一类的“理科生”谈恋爱低能成这个样子、一副木头似的完全不懂的如何推理如何把握女生什么感受什么需要的自身之外的外在客观事实、经常单身狗和性压抑得有偏执又痛苦的样子了。

数理逻辑是线性代数的领域里的,相当于非线性数据基础上建立的复杂神经系统模拟出线性代数的简单数据模型然后进行在神经系统里的建模脱离,别说现在的“理工科”始终跨越不了线性代数和非线性现象之间的关键门槛,分形几何和模糊数学也只是有限地在实用程度上处理一点非线性现象,就是即使在线性代数基础上通过扩充集合论和数论的内容去使得线性代数可以在自身基础上大规模跨越进入非线形现象进行处理,其中的推理过程也非常复杂、肯定还需要靠生物神经系统自组织地辨识非线形现象的定性(质性)数据的内容才能简明扼要地处理。

所以所谓“我理工科的我逻辑比文科的好”的那些“我计算、写码…”及其自称的数理逻辑,大部分都不是用来处理人文社会现象的逻辑参照系下的逻辑推理的,还数理逻辑,说的自己逻辑漏洞百出都不自觉,数理逻辑的集合论的非真即假二律背反的集合元素定义或者如何确定模糊集合元素的真实度的概念,如何拿去拼到人文社会上判断是非好坏真假的题设概念和推理过程去,就是个举步维艰的问题,所谓的“我日常计算推理写代码,所以我锻炼得我逻辑好” ,用来支撑自己这种信念的根本不是什么客观逻辑,而是病态自恋,否则很容易就知道自己这种计算写码和他们嘲笑文科生逻辑不好时的社会人文政治历史等领域里的逻辑根本额不是一回事。

莱布尼茨的数学逻辑训练比这帮“我学理工科的”要好得多了、别看他们学的数学是几百年后的,数学计算过程中对推理的锻炼的效率不因为数学深奥程度不同而改变、因为不同阶段的这些数学的逻辑是连贯一直的均匀的。然而莱布尼茨面对人文社会现象的内容的逻辑参照系的推理能力怎么样呢?莱布尼茨和牛顿打官司争夺微积分首创权、莱布尼茨居然能写信到牛顿当时当会长、把前任会长的画像和实验室都给毁得干干净净的当时的英国皇家科学会去寻求裁决,不是缺心眼是什么,这是什么逻辑推理出应该这么傻地去干的?就是把微积分推理计算等线性代数的量化数据的简单逻辑参照系里的推理直接用到复杂的人文社会的不能相互加减乘除的质性数据复杂含义的内容的逻辑参照系里、以为自己计算推理简单明了写明前因后果所以牛顿就会判牛顿自己输而莱布尼茨赢,用数理逻辑去训练人文社会的逻辑就会训练出这种明显分辨不出牛顿的权势和欲望的作用力的逻辑的现象来。推特上有个网名“护法道长”的傻子,就是力主这样傻冒的病人。


阅读次数:10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