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的“科学”其实就是他个人政治的武器,并没有什么真正水平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12-31 01:20:48

现在推特上挖出八年多前此人和木子美冲突时做的那些“女大学生一年换一个男友感染HPV概率超过85%”的伪劣科普,典型的“后真相时代”对真相进行局部剪裁而让其形象产生的效果面目全非、蓄意误导他人的那些放屁一样的性变态传染的科普。

事实上人类史上“一年一个以上男朋友”的性关系状态是绝对的大部分,只是在父系氏族晚期开始到资本主义中期之前那段段一小段人类史发生了扭曲性的改变,现在当代除了大部分伊斯兰世界和老挝越南柬埔寨等中南半岛地区之类以外也都是那样开放的,哪里有方舟子故意传染性恐惧精神病的所谓一年一个男友就感染性病概率超过85%的?就连专业的性工作者,感染性病的概率也远远的低于这个比例甚至和一般人低概率差不多。原因也很简单,生态上真要这么容易让人类感染疾病的那些病原体分布其实是很不广泛,并不是想感染就能感染得上的,随便只不过一年一个男友就要感染概率85%的那些HPV,其实都是HPV里毒性和存活性低下,感染了即使致病也是良性易治愈的那种类型,而且大部分情况下不会发病、短暂感染后会被免疫系统胜任地清除的那种HPV的类型,导致恶性宫颈癌的种类HPV其实数量和分布是很少的,感染那些恶性类型的HPV的概率其实非常低,也正因此人类才能在生态平衡中形成男女性关系活跃的性本能,如果这些恶性HPV不是分布和数量很少而是很多的话、生态平衡早就被打断、然后不是人类免疫力进化变异得能够克服那些恶性HPV、就是人类被压缩得很难才能换一个性伴侣那样人烟稀少,既然人类从远古能人时期开始不同性伴侣的性关系如此容易还能大规模向全球扩张人口分布,那些致命的性病病原体的分布比例本来就不大、或者曾经致命的广泛分布的病原体被免疫进化的被适应了不再能在人体内大量繁殖致病甚至变得容易被免疫清除出去,这样人类的性本能才能才恰好就与那些病原体形成生态平衡。HPV之类即使是恶性的类型、也可以通过大部分情况下合格使用安全套的方式去避免,至于其他的不能用戴套去防范的性病病原体之类,因为感染途径更广泛所以在已有的生态平衡中要么出于其他原因分布和数量更狭窄、要么更容易被免疫,否则就不会有现在的人类性关系依然很活跃的生态平衡,像曾经的梅毒原本在美洲就是这种情形,最初梅毒被哥伦布带到欧洲后是不能治疗的,逐渐的人类对梅毒的抵抗力有了变化、致死率没有改变的时候感染率随着禁欲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结束反而还有所下降、梅毒肆虐最厉害的时候偏偏还是因为新教取代了“腐朽的”天主教从而禁欲主义卷土重来的维多利亚时代开启的。后来梅毒有了抗生素的强力抑制,免疫适应的工作就可以由人工医学来承担、相当于人类活跃性本能的生物进化改良自身变得更加配套全面地让自身能够胜任来自于环境的竞争、保护自身朝向越来越高级的生物物理组织形态的演变的倾向的对环境做出的反应的一部分由人工负担了,从而大大浓缩其过程。HIV很快就因为安全套的普及而得到了很好的抑制,即使没有世卫组织对安全套的推广,即使HIV再流行几十年甚至一二百年再人类变得能够对HIV有力地免疫的这种反应过程也是可以预期的,很多自然界的动物因为瘟疫而大量死亡而又与病原体形成生态平衡的动态过程往往就是这样、而这在生物史上只是很短的波动。

事实上,人类时刻地暴露在各种感染途径的高危病原体的传播途径之中,性传播疾病的那些感染途径还是各种感染途径中总体上传染力最低的,按照方舟子那些狗屁不通的一年一个男朋友感染HPV概率超过85%的一年一个男朋友就患上人体不易胜任地免疫清除的不是正常在环境中免疫接触的微生物环境的HPV的概率超过85%的狗屁暗示,天天去山野树林散步的话感染各种寄生虫疾病的概率合起来也能超过85%,空气传染、皮肤传染的真菌病毒之类更不用说,一天换一个他人接触的普通人没有全套医学防护下感染病原体的概率实际上早就100%了,之所以没人被吓着,是因为那不涉及自身潜意识里保持着对其忌惮和效忠的西心理连接的性嫉妒奴役控制自身的性禁令;没人拿这些出来吓人、是因为这不涉及它们以病毒细菌传染什么的之类为武器、就希望人类容易感染细菌病毒传染病就希望人类被这些细菌病毒威胁着去接受自身以此为武器的性奴役的威胁,而那个方舟子说的那些HPV、其实就是希望女人就要容易感染HPV就是要被HPV威胁着接受自恋性嫉妒的残忍报复和奴役,要是人类医学和人体免疫进化得轻松应对HPV了、没有了借口HPV怎么怎么可怕要怎么怎么接受限制才能避免HPV的装作为了女人不感染HPV、实际上核心目的和情绪就在于那些性奴役的限制女人而好像终于找到HPV作为武器威胁女人不接受自身性奴役就要感染HPV就该失望透了,因为他们那些所谓如何防范HPV根本就不希望人类真能治疗和免疫HPV、恰好就是要人类不能治疗不能免疫HPV让HPV非常恐怖地人类接受非上恐怖的威胁、以便其核心目的和意义在于对女人的性奴役的限制有个方法能够惩罚威胁女人不得不遵守的变态能一直用这个武器去威胁女人接受性奴役的奴役的限制和恶毒报复。

而方是民只不过为了恶心木子美的私人恩怨需要、就变态地要把人类的性关系塑造成性压抑的性神经质地唯恐自由舒展的性关系动辄得咎动辄接受以性病为武器的权威标准的恶毒报复那样保守和压抑、接受以性病病原体为武器的性奴役的威胁去性本能心身退化回到偏执简单僵化狭隘的状态,恰好就是让人类在这种在性本能水平形成的生态平衡中更没有对性病的免疫力,更容易受到性病病原体的威胁,塑造的人类变成就是容易性病的状态下去和病原体环境生态平衡、要控制人类免疫力生物退化地接受病原体的威胁、以便控制人类处于无法适应自然环境地深受环境压制而只好保持着低级简单状态的配套的低级性本能的低级水平上、接受配套的低级心身发育的低级水平形态的自恋性奴役、进而接受同样配套低级的乐于接受用这些低级自恋性奴役作为武器或者本身就兼有这种低级自恋性奴役的价值观的低级水平自恋世界的利用。

只要能作为他个人自我中心的自恋的武器,什么性变态妄想症都可以被方是民采纳去作为他自己的宣传助攻的,这人其实就是完全自我中心的这么一个人,何况那些性嫉妒自恋之类此人早些年时也还是存在的。

阅读次数:134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