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民逗川粉的精神病是这样“推理”出“民主党就是作弊”的: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11-06 21:57:45

推特民逗疯狗川粉的精神病是这样“推理”出“民主党就是作弊”的:

比如说那个秦鹏,还自封好几个什么民逗的组织的什么头目,傻不拉几的声称民主党作弊就这么几个步骤:川爹一开始就赢、怎么邮寄选票一来拜登直线上升,作弊太明显了、正常人都看不下去了”,然后“对于我这帮废物而言对于经历过最严酷最虚伪的共产主义社会,所以和美国傻白甜相比一眼看出左派那点小伎俩和狼子野心,如果是共产党作弊绝对会作弊得好像是真的”————这就是他妈的典型一妄想症患者,什么【对于经历过最严酷最虚伪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华人(注:限于秦鹏它那帮精神病华人)而言,所美国傻白甜相比一眼看出左派那点小伎俩和狼子野心……】,就是【因为民主党不够极右、不够怎么资本主义冷酷就怎么来、不够纳粹极右自恋嚣张仗势欺人的倾向和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主张,所以就是共产主义就是极端主义左派,既然是共产主义极端左派、所以就必须是迫害我这种精神病和迫害我这种精神病寄托自身精神病世界的川普自恋疯子威风凛凛自恋全能补偿自身精神病发泄的理想世界】,这就导致他们一看到民主党选票升高、威胁到他们这种用川普寄托自身妄想世界的精神病寻求弥补创伤地妄想样发泄自恋伟大力量感的自恋世界了,就立刻觉得那是民主党的选票仿佛迫害它迫害它用作寄托自身精神病自恋的川普的自恋世界,于是就精神恍惚妄想梦境一样感觉民主党选票就是作弊就是作弊就是作弊、这么明显让我以川普为寄托的万能伟大力量自恋世界横扫一切、被万民崇拜皈依被万民支撑我精神病完美感自恋妄想的这样自恋妄想世界的妄想情境被挤压被打扰、想让我自恋世界这样妄想发泄不下去、堵住我妄想体验发泄的出口、不让我寄希望于现实一旦被妄想操控就能让我扭曲地永远都只能带来自体延续感的中断的愚昧偏执妄想心理反应形态变成可以完美力量满足感那样的的精神病自我安慰的魔法泡沫不能自欺欺人下去,这简直就是剥夺我这种精神病拼命把自身精神病心理建构方式只能不断导致的自体断裂感的走向深渊的给拼命妄想成自恋力量完美感似的满足的自欺欺人,妨碍了我这种精神病自恋世界的全神贯注的自欺欺人妄想沉溺的拼命挣扎、所以这怎么不是迫害我迫害我寄托我的理想化的川普进而打扰我这样的妄想,那么你们就怎么不是作弊怎么不是‘正常人’都看不下去的明显作弊”,就这种变态心理世界所谓思维情感的出发点和基本原型,搞的好像全世界就那帮川粉和川普竞选团队是正常人其余不认为有作弊的依据的全球压倒性的正常人全是认知障碍的,明显民主党选票在川普当总统而且任命邮政总局局长而且明明川普拼命诋毁邮寄选票而民主党力劝选民防疫选择邮寄选票地邮寄选票本来就压倒性就是选拜登的,而且美国严密成熟程度一直监视选举开票的全程但这些现实都好像只是与他精神病自恋世界无关的魔幻泡沫,因为它们的所谓民主党作弊的想法感觉一直就是从它们感到民主党打扰了它们以川普为理想化寄托的精神病全能自恋狂热世界那种好像理所当然的精神病妄想世界情境、所以那就是作弊的导致本来理所当然的精神病全能自恋妄想情境被干扰、导致精神病全能自恋妄想情境寄托在川普身上的川普横扫美国选票的“理所当然”妄想情境形象被作弊得变成不是现实情形了、正因为所谓的民主党选票作弊的感觉和想法是从这种变态感觉出来而不是去进入现实情形去贴近感知现实的,所以好像从现实逸脱游离出去地完全没有去感知民主党没有作弊的现实过程的现实形态。

民逗川粉就这样,逻辑松弛、像梦游漂游一样从现实的事象逸脱出去,你跟他说现实的事情和逻辑、它却用它的精神病想象世界来回应,基本就靠精神病潜意识的传染去让别人被传染的相信它那些所谓民主党作弊的精神病妄想、不是真正接触现实事件的信号的形态结构进行辨而是接触自身精神病全能自恋力量妄想被不够纳粹不够病态自恋力量感嚣张的所谓左派和民主党给打压掉的被迫害妄想的妄想体验潜意识的信号地根据这种信号去想象和发泄的。

川普之所以吸引这种东西,是因为川普表现出了他们精神病发泄时用来扭曲地补偿刺激自身缺陷的恶性自恋。


阅读次数:15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