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川普是个自恋人格障碍的刁蛮巨婴,并非处心积虑独裁者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11-04 23:39:35

其实川普就是个自恋人格障碍的刁蛮巨婴,并非处心积虑独裁者,他的害处主要是以他为象征和寄托自身寻求原始父亲酋长首领式的封建和纳粹人格移情的病人粉丝、也就是川普的基本群特别是那些中国川粉,才是恶性所在,也正是因为这种庞大的以川普为突破口的恶质人群、才使得共和党不得不依附于川粉选民进而依附于川普变成川普党甘愿放弃共和政治,川普也只不过是个人自恋人格障碍的发泄正好象征从而替代了那些川粉们晚期父系氏族侵略化野蛮暴力征服和专制化部落的原始野蛮情感心智肤浅的封建乡巴佬们的发泄,加上川普善于表演善于也发泄、于是与川粉相互递归演进地相互塑造造成戏剧化的民粹主义后果,但是病症的根源不是川普而是川粉、川普本人就是个霸凌和粗鲁的成年版儿童,比起川粉凶恶程度差太远了。

很多医生和媒体甚至心理语言学家泰斗乔姆斯基宣称川普是反社会人格障碍、但反社会人格障碍需要结合15岁之前的品行障碍、而且品行障碍的诊断基准还比较复杂,包括15岁以前至少某一时间点上过去12个月内有三个以及过去6个月内有一个重大规则违反或暴力攻击或盗窃与撒谎或除了防火外的搞物体破坏行为,不见得川普15岁。以前满足这些标准、从川普与其家族兄弟姐妹的关系来看,虽然相处不好,但似乎也没有这些符合这些症状组合的标准的痕迹,应该说川普那些被纳入反社会人格障碍里的共情能力和意愿的欠缺、撒谎成性和冲动性这三个刚好够得上反社会人格障碍者诊断的症候、再加上一条存疑的可能有许多生意上的反复违法融资成为被告的表现,比起作为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标准去看,不如放在自恋人格障碍的共情缺乏、自私利用他人的关系模式和过度寻求赞美与自身重要特殊和无限成功的幻想(对应其吹牛撒谎)的症候,川普吹出的那些牛,只要是围绕着自吹自擂的自恋夸大感的情感焦点,与反社会人格即使没有明确的目的也以撒谎地制造他人认知错乱为目的的撒谎本身就是心理动力所需的表现相比显然是不太吻合的。

因此川普应该是DSM-5里定义的自恋人格障碍而非反社会人格障碍,虽然都属于移情不稳定、难以建立稳定的移情信任的B群人格障碍,但是总算算是B群里人格障碍里最没有那么接近A群最没有那么离奇的,这点上媒体对川普的批评也确实有不客观的地方。

所以,如果选票结果川普不足以连任、而他没有制造强行抗拒选举秩序和强行不肯退任的行为、或者想要煽动粉丝武力保卫自己但最终没敢放手去这么做的话,其实拜登上台后可以等法院一个个审理明白川普的官司后特赦川普,保证他晚年平安从容地度过,安抚有正常选举川普的理由的正常川普选民而腾出手来整治川粉的病态、才是比较稳妥合适的。

川普的选情虽然明显不如拜登,但只是稍落下风,民主党的蓝色浪潮没有出现,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川普凭着自私和直觉、强行当作疫情不存在那样开放经济活动,在自己权力力所能及范围内彻底放弃美国社会的防疫隔离安排,这样许多美国民众感受到了经济和就业的复苏,不会因为没钱没就业而向川普政府泄愤,同时又因为被疫情感染的还是少数人、许多恢复了就业和工资收入但没被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就重新觉得川普干的还不错,但是其实这会导致疫情的慢性长期持续、今天觉得还不错的人迟早因为自身或者工作与生活环境中的其他人被感染而受到社会生态学上的直接与间接的影响,让他们今天的工作和收入以直接的健康和间接的工作环境恶化造成的代价重新被抵消掉,因为复苏的经济将受到医疗费负担、疾病影响社会效率的因素影响而复苏得非常不健康,远远比不上暂时失业三个月然后彻底重新恢复无疫情的工作环境要高效有收入。只是文化和见识都很一般的普通民众是无法从内心体验到这些,对于他们而言,短视直观的、带着【儿童心理思维前操作期和具体的操作期的依赖于当前处境直观形态和对具体形象的思考操作、缺乏以抽象概念为思考中被操作的单位而进行的演绎推理】的这种形态的潜意识有很大程度的残存,对于不是那么日常生活的深刻一点的道理的时候他们就会依赖这种比较幼儿初级的潜意识思考方式了,所以就看不到川普不顾疫情强行搞经济带来的好处的长远和慢性的对发展的拖累了。

不过,这样的川普选民不一定算得上川粉,而且有不少选民比如说信任川普过去的强硬大国竞争外交保证美国不被利用的外交路线等等,是正当的支持川普的理由,这些川普选民出于自身正当的迫切关注上的理由而选举川普、是合理的,不应与那些川及其强行破坏对手竞选活动等等行为混淆一谈。

阅读次数:2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