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方舟子以人类性爱形象为耻辱禁忌的性变态神经质伪道德机制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10-02 19:45:41

说说方舟子以人类性爱形象为耻辱禁忌的性变态神经质伪道德机制

方舟子这种因为自身从青少年发育早期开始一直自恋人格、伴随自恋人格而深陷自恋性嫉妒的冲突和深陷在向往着被自恋性嫉妒控制阉割控制别人的性嫉妒统治者权威的文化体系所表彰、在这样的文化体系里充当符合自恋性嫉妒三角冲突纠结的集体潜意识社会心理的病态设置、从而被表彰、被允许代表的这种文化社会心理体系里性嫉妒对人类阉割和奴役的“权威”、又威胁大众又接受大众敬畏地虚荣自恋世界刺激性炫耀的病态自恋向往里的病态性格及由来已久、一直很自恋嫉妒也很性心理十分虚伪做作的人,按照自己那些伪善的性奴役道德,什么“很多人为看‘淫秽’视频辩护说男人嘛都喜欢看淫秽视频,但看淫秽视频和被知道看淫秽视频是两回事、就像别人做爱和被看到做爱大多数人会不好意思一个道理”,这是方是民搞小聪明的诡辩。人类的先天健康适应状态如同部落社会时期根本就没有做爱是见不得人、做爱被看到了要性羞耻地不好意思的这种人为的性心理压抑和恐惧,这是后期随着文化社会越来越按照俄狄浦斯情结三角性嫉妒的性统治争夺与分配的规则去塑造文化、越来越因此性奴役控制和羞辱人类性爱以将人类性本能控制的符合社会泛化的俄狄浦斯三角性嫉妒统治争夺和分配地控制人类的形式,才人为出现的这种做爱被看见就要大多数人觉得羞耻的人为文化塑造出来的状态,这种状态既不是自然合理的性心理状态必须具备的、也没有什么必然的合理逻辑,只是富含性嫉妒控制人类的心理世界执行心理阉割、发出性嫉妒的报复与羞辱的惩罚和威胁的“权威”对人类的性羞辱侮辱和被性羞辱者如何自恋性羞愧受辱受虐的含义,正是因为这种含义、使得这种心身压抑的性神经质心理文化形态被方舟子这种病人极度钟爱,个个都知道自己需要做爱、都知道别人和自己都有做爱的本能和形象、却一边要将这样正常本能和正常感受压抑着、仅仅在理智化抽象概念上宣称自己和别人有做爱的需要和形象是正常的,一边却在情感体验非要扮演出一副好像人类是没有做爱形象的、人类没有做爱的需要和满足过程的形象的样子才是安全的否则就是性羞辱性心理创伤地耻辱的不正常的的这样的表象出来。这明显就是内心将以人类性需要和性爱形象为禁忌的性奴役作为道德权威,遵守着这样的性奴役对人类性爱健康自然状态进行羞辱和恐吓所造成的心理矛盾及其衍生出来复杂纠结自欺欺人的防御机制进而形成的神经质复杂性心理纠结及其性神经质的复杂恐惧。

所以,时至今日其实思想开明的人真的不会因为做爱被别人看到而感到性羞辱、感到自己做了违反设定人类接受性奴役控制的世界对自己的性禁忌而被这个世界所发现那样性羞愧和性罪错感。因为不仅是理智化的抽象思想概念上、而且是内心情感体验上的潜意识过程具有理性逻辑的体验组织能力从而情感整合一致地没有强行性神经质扭曲和威胁自身真情实感而逼迫自身颠倒好坏感受地好像自己对自己做爱的正常形象正面属性的体验在做爱被看到时变成耻辱的违反禁忌的、不是看到自己的人偷窥偷拍有问题而是自己偷偷做着违反方舟子发布的性禁忌的大逆不道恐惧羞愧紧张不安的坏事被监督发现了所以无地自容那样,只是隐私和独立方面即使不是自恋羞愧的正常的但非常亲密个人距离内的个人状态不愿被被人打扰。但很明显正常开放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不是偷偷摸摸违反禁忌、而是作为社会接受的公开表现的情色账号和内容,本身就是被社会允许其公开被接受、对其接受和观看的受众群体本身也是公开被社会所允许和接受,如果表里如一逻辑连贯不自欺欺人也不性神经质地内心分裂冲突纠结的话、正常社会公众作为正常人状态可能成为需要和观看这些情色内容的受众是正常的,跟着被作为正常内容接受的这些情色映像一起不是被丑化和排挤打击的,那么这些公众场合的公开状态道德价值观形象的,本来如果不是被刻意侮辱,也就没有什么观众在并非临时或者和个别的情况而是弥漫性持续的情况下始终将看情色片当作违反了性侮辱威胁人类的禁令和价值观那样羞耻地去性心理纠结。再次因为隐私层次的不同、这些本来就是不是在亲密个人距离范围内的功劳的公开的网络活动、如果不是被贯注以特殊的接受性禁忌、好像被那些网络观看色情映像、如何相当于自己参与突破“方舟子指定人类以人类正常性本能必须的性爱情趣和形象为下贱可耻的耻辱的标准理想化地变态指定的人类形象”对应着以性爱形象为禁忌地不敢欣赏也不敢表现、哪怕欣赏和表现也要继续以这种变态的禁忌变态塑造人类的意识形态为正宗权威、好像自己犯了不可触犯的禁忌所以见不得人地獐头鼠目偷偷摸摸、总之就是要顺从和维护以人类性爱快乐的需要和行为形象为可耻的羞辱的伪善性变态方舟子意识形态,看情色映像不肯偷偷摸摸、不把自己这种正常行为和形象当作违反禁忌地很耻辱很见不得人的样子、也就打破了方舟子设置的人类都在内心情感体验心身行动的实质上以人类对性爱形象的审美和行为需要为禁忌与羞耻的神经质紧张不安心理状态,那么当然要被视为触犯了方舟子的性禁忌变态神经质对人类的塑造、要接受方舟子的性侮辱报复了。

所以方舟子搞的那些处于情色映像的正常人需要仿佛多么触犯禁忌多么违反了紧张不安性神经质唯恐失败地塑造的无性爱的人类形象设定,所以多么就是不正常就是耻辱什么的。其实这就是方舟子这种毫无原则而只有个人功利利害关系的立场的情感价值信念肤浅的人,只因为对侮辱对手有利从而故意将有利于性羞辱对手的那些性变态性神经质的性伪善意识形态当作是真理去强调、巩固这些变态伪善的性神经质性嫉妒性压抑的意识形态伪劣道德的权威地位只就为了方便对暴露出不符合这种意识形态要求的自我形象的对手进行侮辱打击。

其实这就和“人人都知道会结婚、会接吻、会恋爱搂搂抱抱,但知道有这些事和被看到结婚看到接吻看到恋爱搂搂抱抱、我方舟子这类病人们都自恋性羞愧紧张不安地性神经质地感到这很羞耻很是可耻不正常行为形象被发现,都会因为自己结婚恋爱接吻搂搂抱抱这种见不得人的羞辱形象被人见了而不好意思,你们公开结婚公开恋爱接吻搂搂抱抱怎么就可以自以为自己正常、结婚恋爱接吻搂搂抱抱这些事情是正常的、那么你们就可以不仅表面理智化概念上而且实际内心情感体验上将这些事情当作正常的、你们就可以感到自己做的这样正常事情不是不正常不是见不得人不是一见了人就羞耻行为败露那样地觉得自己做这些正常事情的形象不正常不道德地要感到自己羞耻贬值的吗,你们就可以不被我方舟子所侮辱贬低被我方舟子所威胁、可以不接受自恋虚荣占据权力的我所威胁和禁锢的吗”这种性神经质的观念的心理体验形成和维持的逻辑结构是一样,方是民这种病人往人类情欲的哪个环节进行性羞辱对哪个环节不进行性羞辱,人为条件反射塑造出同样是正常性本能正常性爱情趣里特定不同人类性爱情欲表现被当作或者没被当作禁忌和羞耻而已。

方舟子之所以很习惯搞这种手段,因为他这个人向来就没有发展出真正的道德感、一向都是自我中心党同伐异一向都是以个人自恋的社会关系政治位唯一原则、所以客观是非逻辑从属于自身自我中心的舆论权力人际关系等社会关系政治、随着自身自我中心的社会关系政治利害的转换而随时可变、好像不具有客观是非逻辑的自身稳定性、所以没有什么逻辑思想的主张的原则而只有小聪明玩弄临时的辩论去服务于自身政治需要,所以当他要批评的对象封杀和惩罚别人搞色情、他就说搞色情也正常不是不道德的事情为什么霸道封杀别人账号,当然这时候方舟子的个人社会舆论权力政治利益诉求和合理的客观逻辑有共同立场、方舟子交貌似有正确主张;但当方是民其人要批评的对象的人物本身偷偷摸摸违反其自身的禁欲塑造人类社会形象的意识形态地私下搞色情不小心被发现,方是民就会不惜把人类正常性本能的情色形象和情色观看欣赏的正常本能需要当作是耻辱和禁忌、迫不及待捡到宝似的不惜完全站在禁欲主义性嫉妒性神经质病态塑造人类性心理禁锢人类性本能正常满足的变态性伪善意识形态上、完全不惜自恋性变态精神病理充当社会文化权威标准、只要这对于自身羞辱对手有利而对自己自恋虚荣力量完美感地威胁和凌驾他人的个人政治也无害有利的话!


所以方舟子那些观看“淫秽”视频好像很耻辱的以正常性需要的价值当成价值意义上的贬值和羞辱的扭曲本能的变态而且伪善的伪道德、不仅就是人为条件反射训练出来、瞄准性爱需要和形象进行性羞辱施加性心理创伤地侮辱威胁得别人心理退化而被迫依赖着把这种性奴役控制自身性压抑心身矛盾冲突自我扭曲的意识形态当作道德和权威,潜意识盘根错节着不性压抑的形象很不安全很接受性羞辱侮辱摧毁自己的紧张不安的性心理创伤条件反射,不仅方是民所谓的看“淫秽”视频的正常性本能被发现和做爱被发现是就很羞耻很不道德很受羞辱的意识形态,就是这样的性变态潜意识性神经质控制人类哪怕理智化概念不把人类性本能作为禁忌与耻辱、实际潜意识动力根源的内心体验始终就是在性神经质地感到人类性本能违反禁忌感到人类性本能性爱需要和形象不符合人类形象设定的这么种变态逻辑;而且将观看情色映像和做爱被看到这两种状态并列起来当作同类、还自以为诡辩得计地重复发这种诡辩的文章,实际上将私人亲密个人距离的私人空间的隐私,给转换混淆成以人类性本能的正常心身需要和行为形象作为违反禁忌和性羞耻形象的那些性神经质羞辱和压抑人类性需要的性变态心理纠结的伪劣道德意识形态,借着实际上正常状态下不是因为性爱羞耻的是因为亲密个人距离的个人空间私人状态不需要被偷窥和打扰的做爱不愿被偷窥,去混淆成因为地这种不愿被偷窥所以做爱本身是耻辱的、是违反方舟子性禁锢塑造人类形象的性神经质变态性禁忌的、是需要不好意思地自恋性羞愧羞耻于自身为什么要有做爱这种形象、现在做爱这种违反方舟子规定的变态世界对人类形象性禁锢塑造的不正常犯禁忌羞耻耻辱的形象被这个世界给发现了,羞耻了吧受辱了吧”的性变态性奴役扭曲心身健康的伪劣道德性心理障碍意识形态就好像正常起来、好像应该起来,人类性本能的需要及其行为形象就好像变成需要接受性羞辱的侮辱教训、被性心理创伤多折磨和羞辱得内心实际心身情感体验上要遵守性奴役消灭人类性本能形象地对自身的禁忌、哪怕做了性本能形象的“坏事”,也要按照方舟子指定的以人类正常快乐的性爱形象作为不正常犯禁忌内容的耻辱那样的性变态神经质的意识形态、去“做了这样的坏事不可以被发现不可以被指定自身无性形象的这个世界所察觉看到”。

方舟子为了仅仅是一个个别情境足以逮住机会侮辱对手,完全没有什么社会原则责任心可言,就像能榨出多少利用价值就榨出多少利用价值不用管别的一样、仅仅为了一个个别场景对政敌的羞辱,而不惜要在人类重新树立这种性神经质变态塑造人类心身、以人类被禁锢地装作没有性爱地心身压抑与扭曲的形象作为理想化光荣价值意义的标准人类形象、塑造制造性压抑和恐惧症的心理冲突复杂纠结的伪善变态价值观,一句话概括、就是方舟子这种投机小人为了对侮辱对手有利、于是就是把本来根本没有值得羞辱的自身内涵的正常性本能的性爱需要及其花样翻新的激情乐趣给就是当作羞辱、就是人为性羞辱塑造”那就是羞耻、你就要因此而故意接受性心理创伤的性侮辱”的条件反射,借着同样条件反射模式、而且也是方舟子这种病人一直精神障碍种群遗传似的继承着的那些根基于俄狄浦斯情结三角性嫉妒的性统治争夺与设定、从而性奴役对人类性本能进行病态传染的自恋性嫉妒培训教育和健康自然性本能的发育与需要进行禁锢的那些传统伪善性神经质变态“道德”,将方舟子自己这种性神经质变态塑造人类性心理的意识形态当作多么历史权威似的,这种投机人物的卑劣是可想而知的。

方舟子这种人之所以这种性压抑地神经质的伪道德及其制造的人类性心理冲突的伪善意识形态、就是因为方舟子的低级自恋人格发育不良导致他追求自恋虚荣、凌驾别人头上居高临下而被崇拜和仰视的虚荣炫耀的幼稚自恋及其支配形成的不正常自恋性兴奋,压倒了正常的性心理兴奋方式,所以方是民宁可要虚伪、性压抑和性伪善,也要珍惜他这种性神经质的“道德”调教人类要把人类繁殖的根本所在的性爱给当作可耻可怕性神经质紧张不安焦虑恐惧发作的羞辱形象、调教人类性虚伪地压抑和隔离性爱心身体验的、凌驾威胁着别人而被别人敬畏进而崇拜和归附的要么情感肤浅虚伪不真诚地一边觉得性爱很快乐一边价值观上随便无所谓地就是将自身也很需要和很快乐体验的性爱给当作被羞辱的被侮辱的形象要么性爱快乐需求对其正面评价的价值感的真实心身体验被强行隔离而形成抑郁和耗竭地病态塑造人类、威胁人类心身退化性心理创伤性恐惧地依赖着自身性奴役的心身侮辱的恐吓和控制,也要充当这样的变态里变态威胁别人被别人敬畏和崇拜的变态力量光荣自恋炫耀者。

至于所谓的”淫秽”这种说法,则是方是民这种装逼的性变态患者一边装模作样鼓吹同性恋平权、一边把异性恋的各种爱恨整合性爱激情趣味称为重口味的变态,好像要么很寻常异性恋性爱活动、要么就是同性恋,性爱情趣复杂点激烈兴奋开放点的异性恋的话都要被方舟子这种病人称为“变态”,一边使用国际性学和WHO的标准标榜自己不歧视同性恋、一边为了炫耀自己在传统保守“道德”里好像成了道德权威居高临下性羞辱于别人不够禁欲主义、让别人性爱本能受到自身性羞辱地衬托表现自身是被道德权威所表彰的而且在执行“道德”那种被人仰视和羡慕、被别人把自己性羞辱别人的力量当作理想权威典范去崇拜自己的自恋虚荣自我崇拜的角色形象,而完全是跟国际性学现代观念和跟WHO的性观念完全相反、非常保守非常像沽名钓誉的道学先生的样子那样地意识形态。要是同性恋里也有淫gay和异性恋的淫妻对应、同性恋也来个足交之类怎么办、方舟子要不要将其树立为同性恋里的变态标本去批斗。实际上同性恋因为缺乏漫长父系家庭形式社会史那种俄狄浦斯三角性嫉妒统治争夺与纠结的潜意识心理塑造的沉淀,这种活跃的性活动形式在本来这种形式也正常的异性恋里要占比例大得多,但是既然同性恋这种形式本身都能承认、又究竟是出于什么逻辑什么性心理、去将同性恋里对应异性恋的那些各种很性趣的、其实多数不是从小培养性心理压抑培养出抑制和闷骚的性观念的话、多数夫妻情人私下里都在这么性情趣地性生活的那些性爱形式给当作变态淫秽呢?很明显没有了旁观者自身承受的俄狄浦斯三角性嫉妒冲突纠结的潜意识强力塑造形成的潜意识里恐惧和抑的病态防御姿势的干扰,明显就看到对待同性恋自身被看作合理的情况下对同性恋里的那些不够保守单一的性关系和不够普通水平的性兴奋情趣、也采取的在异性恋的情况下的这种批判和羞辱,明显那就是处于非常性心理扭曲和纠结的性奴役统治控制与支配、与被性奴役的角色之间的冲突、强迫被控制被塑造者性心理冲突地人为将自身所受的性奴役塑造当作是道德而被迫自我扭曲,方舟子实际上就是追求这种性变态的自恋权力凌驾别人的感觉,此人自称追求什么科学道义、实际上一辈子都是在借科学和道义的外衣去自己心知肚明但欺骗愚弄别人地搞着他那些自我个人崇拜的政治,政治上此人也是变色龙一条。

当然,方舟子故意把性爱需要和形象当作触犯性禁锢塑造人类形象的禁忌从而可耻地受辱的耻辱、重新把这种变态性伪善树立为意识形态道德标准也要不放过一小机会去过一把瘾制造多一点点侮辱、没有什么良心地要求人类从此回到性神经质心身压抑的伪善病态去迁就他方是民功羞辱对手获得一个短暂的小片段,这样去勾心斗角伪善地羞辱的中共驻英国大使刘大使,自身的官方意识形态体系也干过很多、不能保证现在是不是还暗中想干和方舟子这种自恋性变态意识形态相同的事情,让方舟子这种病人得以利用的性神经质伪善又病态地扭曲性本能心身体验的那些伪善性道德的变态病理心理和意识形态其实过去也得到刘大使所待在的体系的维持,以至于刘大使相当于作茧自缚。

阅读次数:44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