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慈性格古怪偏执,十足理想当个张之洞的性嫉妒恶毒刑名师爷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7-14 23:45:51

张鹤慈这只天生的贱骨头,被当狗一样折腾得死去活来赔了整个青春都还在天生贱种想着怎么被赏识回去的货色,最近说【{有几家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再坚持一会就出来了}这句话对一般人是安慰,或尖刻点是自欺欺人,对政客就是忽悠。严肃的科学家都不会这么说】———科盲就是这样;张鹤慈不知道美国国立卫生院大名鼎鼎的生化学家柯林斯,就是偏偏按照张鹤慈所谓的不是严肃科学家的说法去说年底疫苗有希望出现,究竟是相信柯林斯、还是相信张鹤慈?张鹤慈在科学上的盲人拐棍就是方舟子,估计是偏执性格孤立独善古怪的先天气质物以类聚,没有科学知识的张鹤慈就欣赏方舟子这种自己读书时的知识结构过时之后一直没有正经科研工作、按自己对别人的标准自己本身目前的科学资格也十分不合格的方舟子,这方舟子在这次疫情中种种预想绝大部分落空,本来他不是科研也不是临床一线的人这种预测不准也完全正常无需任何羞愧,可是方舟子却装领袖装习惯了,不许戴口罩都能变成私人政治正确,对自己有利的就尽量迁就、对自己不利的就尽量挑毛病,如果戴口罩能防止新冠肺炎、方舟子就说有其他很多控制外的变量啊没有做过对照组实验的统计你怎么知道不是其他因素起作用啊(不保证方舟子究竟自己懂不懂对照组实验的F分布统计的数学意义),遇到戴口罩但是也传染肺炎的情况方舟子就不说控制变量不说对照组实验更不用双盲单盲之类了,直接就说日本也戴口罩为什么也肺炎复发;现在方舟子过去一直当作救命稻草的群体免疫看起来不靠谱了,我过去也指望过群体免疫,但这种免疫记忆现在发现不会持久、那也只能指望疫苗,只是我改变成见容易、方舟子张鹤慈之类偏执古怪性格的非正常人可就困难了。

当然张鹤慈的偏执不在他坚持群体免疫坚持戴口罩就是不正确就是有害之类在科学界自己给自己封神,而在政治上总是把自己当成张之洞李善长之流,经常伪装西方白左立场,其实只是根据按自己这只野谋士冒认的主公对抗别人时的需要的角度去批那些西方白右的做法,典型的封建朝廷的因素混迹伪装成公民社会成分行驶权利去封建政治暗中支配自由权利,所以张鹤慈这种人十足那些衙门刑名师爷走狗讼棍,西方冤狱任意平反中国冤狱就都政治正确、哪怕中国高院高检自己平凡的冤案他张鹤慈都一副老刑名师爷非要深文周纳故意找出各种冤案苦主没有被冤枉的理由来,他的那些理由其实表现当事人是真凶的概率都不到50%,反对的意见的理由却足以形成闭合的证据链,概率可以高达90%;

至于张鹤慈这只政治动物最喜欢羞辱的那些什么嫖娼卖淫、其实纯粹是被人为按照性羞辱的方式对性交易的性兴奋感觉的印象进行侮辱制造性心理创伤,然后用这种性羞辱及其心理创伤去条件反射训练变态,实际上非常普遍、本来不符合禁欲主义的正常性本能有临时性需要时、柔韧开展本能形式地以经济寻求对象的途径,获取原不符合禁欲主义意识形态的丰富正常性本能的临时需要的韧性方式的满足,这种正常生物行为功能模块的行为里寻求意愿和能力提供满足的人配合自己提供协助自己的性快感兴奋,以及提供这样的满足地协助的性兴奋,就被连接上以“卖淫嫖娼”为符号的性羞辱及其性心理创伤,其他买卖得更厉害更彻底整个人身性自由买卖出去的金钱婚姻功利恋爱,正因为性交易买卖被所谓的卖淫嫖娼要彻底得多性交易程度全面落实深刻贯彻得多,所以好像那是符合自恋性嫉妒奴役的、不是卖淫嫖娼那样买卖双方各自只买卖很有限的性活动、保持着很大程度的性选择没有被买卖所买断保持着程度比婚恋关系大得多的性自由和性服务工作自由,所以不像所谓的卖淫嫖娼形成了对张鹤慈之类病人的自恋性嫉妒统治幻想的重大割裂,张鹤慈这种病人就不会对那些许多经济因素比例很大的婚姻恋爱进行性侮辱、不塑造那些婚恋的性快感感觉和性心理创伤链接起来,张鹤慈这时就假装尊重反正发生的概率和程度比较低从而刺激自己性嫉妒的事件概率也低的性关系;反之,张鹤慈之类整个青春期青年期的幸福被任意剥夺然后自己还很效忠于这种权力的病人的性、触犯得太过频繁就专门帮着主公,对于经济方式满足本来不服从禁欲主义性奴役的正常丰富性本能的临时需要的正常行为进行性羞辱,“卖淫嫖娼”文字羞辱地将恶毒性羞辱固定对接上这些正常性本能行为模块的性快感感觉让那些性快感感觉感到性心理创伤,从而将经济方式满足正常性本能的临时需要的状态与“卖淫嫖娼”文字符号蕴含的恶性性羞辱心理创伤固定对接起来、利用这种心理创伤的自我受辱贬值的潜意识认知去顺便涂抹的好像所谓卖淫嫖娼这种正常性本能行为简单基本的模块固定对应着多么不堪下流的性心理人格,歪曲科学事实的同时故意这么歪曲故意制造和保持这种禁欲主义意识形态下才能自圆其说的性羞辱。这是不惜对全人类进行禁欲主义对不符合单一性关系的性奴役占有的性本能柔韧开展地以经济方式满足临时需要的正常情形发泄严厉性侮辱、灌输性心理创伤的培训,在人类潜意识里植入了这种性心理创伤之后,要么人类自身正常性关系本能不能韧性开展、本来临时性交易满足的需要、非要僵硬地不通过复杂细致的社会关系和一定排除经济因素的约会就不可表现,要么接受被植入社会潜意识那种临时性需要以经济中介获取对其正常本能的满足提供被“卖淫嫖娼”的恶性性羞辱的性心理创伤的威胁,让社会正常人口的无论男女普遍会很有可能的这些正常临时性需要的关系随时被“卖淫嫖娼”地性心理创伤所羞辱、从而随时保持严厉性心理创伤的“震慑力”对人民的羞辱和威胁,有利于保持专制奴役全社会。

张鹤慈@张仲昂2019 身为青春期青年期毁于一旦严重性心理不满足同时又极其政治动物极其渴望自己货与帝王家的病人,就会在性嫉妒发泄和张之洞式政治自恋的追求这两种动机下通过帮助帝王家乐此不疲用嫖娼这种性羞辱泄的说法去涂抹得别人找小姐的正常中性的性本能好像多么耻辱多么要性心理创伤地赎罪、多么从交易方式获取性满足的正常本能的这种简单中性基本行为模块里被塑造的自己多么下流耻辱那样,即满足了张鹤慈的性嫉妒眼红、又塑造了张鹤慈货与帝王家的那些协助主公到处性羞辱到处性奴役羞辱惩戒人民的“文武艺”,用性羞辱和性奴役巩固了高压奴役人类心身的变态秩序,而这就是张鹤慈的理想社会形态。

阅读次数:10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