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һ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Yi Ming 于 2020-05-19 03:14:16

回答: 揭开中国反伪帮大将李力研的“博学”面纱 由 Yi Ming 于 2020-05-18 19:43:36

揭开中国反伪帮大将李力研的“博学”面纱
——对《做贼、喊捉贼、再做贼捉贼:方舟子抄袭司马南的考证》一文的补正
Unveil the True Colors of Mr. Li Liyan, One of the Major Characters in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China’s Science Nazis


亦明

目录
一、柯学家李力研
二、李副研胡研《华佗传》
1、医盲问医
2、史盲论史
三、李论家乱引陈寅恪
四、陈大师疑古之可疑


当代中国的“反对伪科学”运动始于1979年,始作俑者就是“反伪教父”于光远。大致说来,在整个八十年代,中科院首届学部委员、中顾委首届委员于光远颇像是一个光杆司令,其手下虽然不乏走狗帮凶,如上海的邓伟志、北京的申振钰、陈祖甲,但他们都属于“吠声”之辈,小打小闹可以,但要他们独当一面的话,就难免会有赶鸭子上架之叹。进入九十年代以后,随着郭正谊、司马南、何祚庥等人的先后加入,“反伪帮”的声势逐渐壮大;而在“得势”之后,这四个人也确实以“四大恶人”自居。但鲜为人知的是,在九十年代,在这“四大恶人”之外,反伪帮还有一员大将,甚至可以说是一员猛将,那就是乒乓球运动员出身的国家体委副研究员李力研,他虽然在其主业“体育”上没有多少建树,但在副业“反伪”领域却所获颇丰,其著述文字,很可能超过了“四大恶人”反伪文字的总和。而我们今天之所以对这样一个“出类拔萃之辈”知之甚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英年早逝”:他在2005年突然客死他乡,享年只有43岁。实际上,我第一次听说“李力研”这个人,是在2011年撰写《做贼、喊捉贼、再做贼捉贼:方舟子抄袭司马南的考证》一文之时。由于当时对他一无所知,对司马南也所知甚少,所以我才把会把方舟子的那起抄袭案定性为“方舟子抄袭司马南”。而本文的目的,就是要正本清源,“尘归尘,土归土”,把李力研应得的“荣誉”送还给他。

一、柯学家李力研

据李力研自己说,他的反伪历史始于1993年8月在《体育文化》杂志上发表的《气功,我不信!》一文。【1, p.233】而在读过这篇文章之后,你就会明白,他之所以会“不信!”气功,实际上是被《科技日报》在1988年请来“剿匪”的“洋枪队”——即美国科学纳粹CSICOP——洗了脑。【1, pp.193-194】还是据李力研自己说,《气功,我不信!》发表后,他遭到了许多气功界人士的攻击和辱骂。而恰在这时,有个“以挣钱为目的的商人”向他约书稿,李力研当初并没在意;但在“从街上买到了柯云路写的《人类神秘现象破译》上下两册”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他主动找到了那个书商,于是就有了《柯云路的新神话》一书的问世。【1,p.222】阴差阳错,这本书竟然成了李力研在组织上加入“反伪帮”的投名状。

原来,从1989年起,以《新星》一书成名的山西作家柯云路开始转型,先后发表了《大气功师》、《新世纪》、《人类神秘现象破译》、《生命特异现象考察》等被反伪帮视为大逆不道的作品。由于它们部部畅销,所以柯云路很快就变成了中国社会“伪科学”的旗帜和领袖。也就是因为如此,司马南在从气功师摇身一变变成“反伪斗士”之初就盯上了柯云路——“柯云路大师的英雄赞唱到哪里,司马南的钟馗捉鬼计就跟到哪里”【2】——;而在于光远的眼中,他的头号死敌也慢慢地从钱学森变成了柯云路——到了后来,他居然以自己是否加入为筹码,要挟中国作协开除柯云路。【3】也就是说,李力研的攒书捞钱之作,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正中反伪帮的下怀。

实际上,李力研几乎命中注定要成为“反伪帮”的大员。据李力研后来说,《柯云路的新神话》一书“写于1993年下半年,出版于1994年底,真正上市在1995年初。书出不久,就听说中央下发了一个《关于加强普及科学知识的若干意见》的文件。出版社的责编告我,书卖得不错。一口气,两万多册告罄。”【4, p.360】你一定要知道,那份《关于加强普及科学知识的若干意见》,就是中国反伪帮在1995年试图发起全国性反伪运动的尚方宝剑,也是促使何祚庥、方舟子爬上“反伪”战车的主要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唯一原因——连李力研自己都承认,“由于这一文件的出台,一切热爱科学,拥护科学,维护理性,坚持正义的人们,开始对各种伪科学进行了无情反驳。”【1, p.88】


图一:反伪帮四加一
在九十年代后半叶,中国反伪帮中风头最健的人物除了于、何、郭、马这“四大恶人”之外,非李力研莫属。因为他是反伪帮的“一支笔”,所以司马南说自己“一直崇拜李力研”,并且把他视为与何祚庥、方舟子并列的“最好的三个朋友”之一。上图来自李力研著《司马南还活着》,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

李力研后来还承认,他写《柯云路的新神话》的思路就是“你敢这样‘搞理论’,我就敢让你的理论去见鬼。”【5, p.52】而他“让柯云路见鬼”招术十分简单,那就是以马克思、恩格斯、郭沫若、李泽厚、甚至何祚庥、查汝强为权威,用他们的文字和观点来批驳柯云路。这就是该书“内容简介”所说的“本书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信手拈来,拂下锦笺,遂成妙趣。”难怪有人会这样评论这本书:

“读罢这则内容简介,尤其是观其开头和结尾,读者不免心生疑问:这不像是一部理论研究著作,倒像是一本介绍神奇怪异现象、满足读者猎奇心理的大众通俗读物。”【6】

李力研后来也坦然承认,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揪住柯云路的‘破译’与他捣乱。”【7】而就是这部“捣乱”之作,竟然成了反伪帮的经典。1998年,由刘华杰化名王昌盛编纂的《虚妄的智慧 破译柯云路与伪科学》一书出版,其中很多内容都是《柯云路的新神话》的复述和改写。2000年,李力研与于光远的马仔申振钰、张洪林、刘华杰等人一道“荣获”“第二届反伪科学突出贡献奖”,理由是“他在理论上对柯云路的批评全面、准确,发力到位,是别人无法替代的!”【8】

靠着《柯云路的新神话》一书,李力研与胡同串子司马南接上了头;而在司马南的鼓动下,李力研又以“神速”——这是他自己的话【4, p.373】——攒成了他的第二部柯学著作,题为《超级谎言——对〈柯云路新疾病学〉与〈中国气功九大技术〉的批评》。而此时的李力研早已不是吴下阿蒙,所以该书首印就是两万册,并且在封面的正中严厉“警告读者”,要他们“为防止盗版,请注意识别本书封面!”可想而知,这本书与上一本书在思路和风格上并无二致,所以该书的“内容提要”这样吹捧它:“本书作者李力研,以一个体育理论研究者的身份和勇气,集中多年的哲学、医学、历史诸方面的探索于一体,对柯书的理论和观点进行了抨击,以还气功之本来面目,去生活之迷信色彩。”实际上,这本书的精华不在其正文,而在其八篇“附录”;而这八篇附录之中,又以最后一篇《一封公开信:李力研致四大华裔科学家》最为抢眼。原来,反伪帮在1995年的主要打击目标就是柯云路,而他们要达到的主要目的就是把柯云路创办的“中国生命科学研究院”打成“非法社团”。而就在反伪斗士们明火执仗地围剿柯云路之际,柯云路突然间给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李远哲写了一封长达万言的公开信,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我非常郑重地请你们四位科学家一起来观察这样的实验。”【9】而李力研撰写的这封公开信,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继续“与他捣乱”。

其实,李力研的柯学著作,印数虽多,但其影响却仅限于反伪帮这个圈子内——出了那个圈子,几乎没人拿它们当真。而李力研真正走进大众视野的柯学著作,是他与司马南合写的《太乙宫黑幕——胡万林与〈发现黄帝内经〉》,该书首印就达五万册之多,总印数很可能超过十万甚至二十万册,所以今天它才会在旧书店里泛滥成灾,定价28元的书,两块钱就可以到手。

顾名思义,《太乙宫黑幕》的主题就是批判柯云路的《发现黄帝内经》一书。具体地说就是,该书的前半部分题为《上卷:司马南说“当代华佗”》,是司马南“用身体写作”的典范,主要讲述他跑到胡万林的医院去捣乱闹事结果惨遭毒打的故事;而《太乙宫黑幕》的后半部分则题为《下卷:李力研续写〈超级谎言〉》,是李力研“用头脑写作”的延续,其主要内容就是要从“李论”上来证明柯云路的无知、胡万林是个骗子。李力研的这半部书总共分为13章,其中的第八章,《古今“华佗”伪劣考》,是他的得意之作。该书出版后,李力研曾这样自我吹嘘说:

“关于‘华佗’,我在大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的基础上阐释,古代的华佗就是个神骗,我可以负责地对广大读者说这个话。陈寅恪先生总结古代华佗‘一半是印度的神话,一半有中国人的影子’,是‘赖佛成神’,可见其性质。古代‘华佗’如此,‘当代华佗’可想而知。”【10】

应该承认,《古今“华佗”伪劣考》确实能够显示柯学家李力研的“考证”功底。所以,我在下面就以它为例,剥一剥这位反伪帮李论家的壳,让读者们见识一下这些“反伪斗士”的肚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草料。

我之所以要拿这一章开刀,还有另外两个原因:第一,钱学森所倡导的“人体科学”包括三部分,即特异功能、气功、中医。但是,尽管反伪帮在1998年之前就已经对特异功能和气功进行了丧心病狂般的狂轰滥炸;并且,他们的美国主子美国警察CSICOP在1995年就已经派出洋枪队来华朝着中医开火【11】;但是,在21世纪之前,中国反伪帮一直没敢对中医正式宣战。而李力研的第八章在相当程度上等于科学纳粹向中医发射的第一发子弹——它因此可以被视为开反伪帮在21世纪狂咬中医之先河。

第二,显然是对这篇文章的价值十分看重,李力研在去世前一年曾将它送交方舟子,令其在新语丝上发表。【12】这直接导致文贼方舟子在四年后反复抄袭该文的内容来攻击中医。【13】如上所述,因为对李力研一无所知、对司马南也所知不多,并且手中没有《太乙宫黑幕》这本书,所以我在2011年考证这起抄袭案时,以为方舟子抄袭的对象是司马南。【14】


图二:柯学家攒书拍马屁
李力研的“反伪”资本有二:第一就是创建了“柯学”,即专门追咬被反伪帮视为头号敌人的柯云路;第二就是他心甘情愿当“马仔”,即倾尽全力拍胡同串子司马南的马屁,出版了至少四部以司马南为主题的书籍,其内容主要是把司马南的所有烂事丑事腌臜事都攒成书卖钱。李力研不仅自己拍马,他还把自己山西大学的学弟路云亭也拉来一起拍,后者著有《司马南反了——悬赏100万挑战神功异能》一书。


图三:美国科学纳粹率先向中医宣战
1995年6月,也就是在中国科学纳粹掀起第一轮反伪高潮之际,美国科学纳粹组织CSICOP再次派出“洋枪队”来中国助阵,而他们当时的主要打击目标就是中医。在京期间,中国反伪帮派出林自新、郭正谊、申振钰、邱仁宗、张开逊、袁钟等人与之座谈。【15】这个洋枪队的考察报告迟至一年后才在CSICOP的机关刊物Skeptical Inquirer上分两期连载。尽管有美国主子作祟、撑腰,但除了个别“反伪斗士”如李力研之外,中国的反伪帮在21世纪之前一直没敢对中医发起全面攻击。只是到了21世纪,科学纳粹二代主子方舟子才将黑中医当作“反伪”的主要内容;并且,他的行动还受到了何祚庥的公开支持。实际上,中国科学纳粹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打定了“黑中医”的主意,只不过因为策略问题而没敢贸然动手而已。【16】



阅读次数:12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