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士林因自己精神病态被用精神分析多次剖析而报复弗洛伊德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5-18 18:34:20

赵士林因自己精神病态被用精神分析多次剖析而报复弗洛伊德

那赵士林批判中国国内一有病的教育专家王建立将超市里的手推车叠插在一起比喻为所谓的恶俗的群P(其实那是正常人类本能所以那是父系氏族晚期以前的部落必然的风俗)、称孩子进一次超市相当于看一次A片时说【想起鲁迅的小说《肥皂》中的四铭,看到白臂膊,就想到私生子。这家伙是不是弗洛伊德看多了?看到所有的突起物都想到男性生殖器,看到所有凹陷物,都想到女性生殖器。】————这就是习惯于向往“道德权威”的表扬、对性压抑心身禁锢的“道德”对自己的表彰感到性兴奋,从而让自己内化了性压抑的规则、出于性压抑努力压抑潜意识本能感觉、以回避自己对内心冲突的责任和洞察从而保持幼稚的自己表面好像正常的样子,性压抑的防御姿势不愿意被提示自身自欺欺人的性质、而对弗洛伊德产生阻抗,因为弗洛伊德对潜意识的性本能的联想和象征的揭露,使得赵士林自身那种装作自己一切正常、只要不知道自己的性本能的联想让性的感觉和联想处于潜意识状态那么就维持着“道德”荣耀感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欺欺人自我感觉、这样的努力维持幼稚的好像正常的样子的努力的根基被抽走了、于是就要恼羞成怒地对弗洛伊德产生强烈阻抗,试图通过那些愚蠢的攻击去似是而非地粘贴许多不堪形象给弗洛伊德、这样促使自身的潜意识注意力用自己就下意识阻抗发泄地粘贴投影的恶劣形象诱发的厌恶感去让他自己就那些潜意识注意力自身与弗洛伊德所揭示的原理的强大逻辑之间保持人为的距离,以保持自欺欺人装作表面正常的性压抑的自我道德形象表面感觉的心理注意力好像眼睛故意转往别处那样离开揭露自身破绽的弗洛伊德所演示的逻辑、以便继续塑造自己真心不知道自己的破绽、维持自己幼稚表面正常化的自欺欺人、从而维持自身这种自欺欺人背后性心理冲突的防御和妥协,即一边性压抑一边合理化二次防卫地“本来就没有那些性本能的潜意识和联想,所以我压抑了这些自身的潜意识的性本能内容、也不算压抑、进而可以放心地、自以为很理直气壮地压抑”,这就是注意力认知操行为操作病理状态用于表现在对精神分析的阻抗上面。

因此,赵士林批评那个王建立时说什么“弗洛伊德看多了吧以为凸起的就是男性生殖器凹下去的就是女性生殖器”,这是赵士林放屁,弗洛伊德有这么说有这么教别人吗?为什么不是王建立的里也不是赵士林、真正学习弗洛伊德的人看弗洛伊德的书越多的人人当中越没有王建立这种表现?按弗洛伊德的理论明显王建立把超市手推车当作男性肛门而把手推车一个接一个插在一起当作男性同性恋后入、明显是本人的性压抑导致的性幻想投影(投射),而手推车一个接一个插在一起这种形态在弗洛伊德的学说里其灵感来源虽然与性有关、但却恰好是去色情化的对应着“升华”的适应机制地把过剩的和脱离性欲综合生殖期性格形态的性冲动转变为性本能非常柔化、就像性本能冲动带来灵感而设计的许多具有性的象征意义但已经去色情化、带来的主要不是情色的审美和实用的用途,像手推车一个接一个插在一起本身最初灵感来源来自于性冲动是很容易理解得到出现这种灵感创意时的动力冲动感的,但是这正是性冲动的作用过程却恰好对应“升华”机制当中去色情化的性冲动的色情化柔话为仅剩下象征、而转化为比较高级的心智活动与现实应用的表现。因此王建立所谓的那个超市手推车一个接一个插在一起,本身只具有性意味最抽象的象征形态,而不具有任何性行为的实际情色意义。当然弗洛伊德所说的升华机制从后来发展的心理学和后弗洛伊德时代的精神分析看来其实是比较便利地临时实用的说法,真正起作用的是二次的自律性、或者机能的自律性等等,在性冲动的所谓升华中找到了变成了自身就是目的、脱离了最初的生理冲动的来源地变成社会化欲望、具有自身自律性、对应着新的秩序应对,也对应着调节社会化的关系的自我机能和被调节的性冲动更不突出在前而是在背景中起推动作用的冲动的满足。

但无论从弗洛伊德的角度来看,还是从现在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王建立宣称超市手推车好像A片这种说法都是个人情结进行的联想,面对同一个出自某种性冲动的联想而去色情化仅剩下最简单的象征联系的设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结不同的心理动力背景的上下文,不同于无缘无故的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个人经历上的上下文关系的自由联想、可以判断为本能式的性幻想的象征的梦中的性活动性器官等的事物的象征不同,这一点在《梦的解析》里明确这样主张,只是赵士林根本不是因为不懂、而是出于自身性变态心理纠结的阻抗而故意抵触!

赵士林这人水平不足,就像自身太小了就看不到比自己广博博大得多的真正大师的巨人形象的大概,只能看得到只能佩服得了自己能力范围内力所能及能看得到比自己大一点的形象,加上他自己本身那些性压抑和傻大个顶牛那种心理性格倾向,就

佛教中曾经有一个故事,佛陀释伽牟尼在崇拜火神色拜火教信众地区宣讲佛法时,为了让拜火教的长老心悦诚服,而首先选择在夜里收起对虚空中降临的四天王说法时收起身上的佛光,让四天王身上的天人的光辉不被掩盖而像四堆篝火熠熠生辉光芒跳跃,这些光明在普通人眼里看不到,但在修得天眼通的拜火教长老的眼里却能看到,拜火教长老非常诧异;第二天晚上轮到帝释天前来听讲,帝释天身光光明远远胜过四天王,犹如初生旭日,照亮周围十由旬,拜火教长老更加深感诧异,后来成为佛陀早期重要的弟子、成为了佛教重要的阿罗汉之一。用这个故事里的帝释天身上的的光芒与四天王身上的光芒的对比做比喻,就像弗洛伊德和鲁迅之间的差别,弗洛伊德系统地揭示了人类深刻心理世界“水面下的冰山”,系统而逻辑严谨地洞察潜意识的动力模型和机制(Mechanism),开启了通过倾听和设身处地地理解、代理内省地把握和理解人类及被分析或别倾听者内心心理体验的动力根源的根本性的认识论上的巨大进化的变革,其提供的洞察力和理解方法不仅是现代临床心理学的基本框架中占比例最大的部分,而且对历史、文学艺术、哲学、人工智能、人类学等产生了巨大的变革性的影响。相比之下鲁迅的吸引人主要在第一敏感把握中国当时国民的普遍的病态心理习惯,在心理学不发达的时代起到了替代中国读者进行代理内省、内心潜意识体验情结郁结的心理能量结点被击中然后被挖出来解开的作用,紧接着是在非科学的杂文文学中算是最严谨的逻辑思维,这两点是最关键的,其次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正视淋漓的鲜血、硬骨头战斗精神等与关键的最初两点品质结合在一起,虽然也很可敬也很有本事,但是距离弗洛伊德的历史性和世界级的巨匠大家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鲁迅的逻辑论述基本上还没有到达发现或者阐述科学原理的系统严密的论证推演、还处在文学杂评的偏向于感性形象化的表述,而对心理的理解的系统性,对心理机制和动力性质的神入把握也远远不能和弗洛伊德相比,处于还没到系统地去把握原理并奠定对客观理解的某种阶段上必要的理解基础的程度。

鲁迅对于“国民性”的描述其实就是只在文学领域有价值,不用说科学客观和逻辑学上的成立、就是不那么要求逻辑还原的转向丰富启发性的哲学上,规定什么民族至少在特定历史阶段内好像具有独特心理机制投独特内在规律那样地具有什么民族性,都是明显非常离谱的不可能被收入到哲学学说里的想法,实际上所谓的国民性、对应的不是什么心理规律儿恰好是社会心理学上常常针对得刻板印象,对某一群体的人抱有的简单教条固定形象的这么回事,心理学上完全没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完全不存在任何一个规律是用国籍或者民族这种东西去区分人的心理倾向的类别的,同一个民族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共同体、只是使用的语言和聚居形成的生活习惯比较相似而已,不要说同一个民族里的成员、就是同一条街、隔壁邻居或者异卵双生的同胞,之间的个性、能力、政见、爱好、饮食倾向、甚至性取向都可能完全不一样,因为环境、成长经历诸多偶然造成的动力性效果积累、以及先天基因之间的相互作用非常复杂,根本不存在某一个国的国民里独特的这种国籍或民族的人单独的某些心理规律那样的国民性;相反从心理学的科学视角一看、人性就是相通的、不同国籍民族的人的心理规律都是相通的,这个民族的不同的人的倾向在别的民族理也同样看得到,个性相似的异族人根个性抵触的同族人要相似的多,一个常见的普通人也可以随时自我检验的、是自己和不同的各种各样国家的国民的不同个性的具体人物进行对比,看谁跟自己相似、自己发自内心的喜欢谁讨厌谁,那是根本没有“什么国籍什么民族”的人的这种区分方法的心理动力在里面、不会别扭违心地用这个去区分那个具体个人跟自己相似与否符合自己喜欢的形象与否的,这就是非条件反射、不被刻板印象所遮蔽的心理规律性的表现。

至于鲁迅说的“一看到手腕就想到胳膊、一看到胳膊就想到大腿……”这个在文学杂评上批评中国国民完全无可厚非,当时的中国国民也确实是这样,鲁迅这么说并不是鲁迅有什么不对的责任,但把这个当作科学规律上好像别的民族在类似的文化压力下不会有这种反应,好像那是某一民族内部的、而不是共同的人类心理规律使得人类在某种条件下的会产生某种倾向的病态反应,那就非常错误了,“一看到白胳膊就想到私生子”这明显就是性压抑的条件下普遍的病态反应、性压抑条件下普遍的即要扮演性压抑的道德权威又要趁着这个字我合理化的机会一妥协后扭曲的方式发泄性欲的病态防御,也是初步内心内部对象即诱惑自己又拒绝自己的等价矛盾地分裂的基本病理机制的表现之一,无论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还是现代那些宗教保守国家和地区,不都就是这个样子吗,用民族和国籍当作这些病理表现的动力和机制的病因,显然是抓不住要因。

而鲁迅先生本人,众所周知无需避讳,他本人品质和一些洞察力很值得钦敬,但是他本人确实也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潜意识的牵制同时长期因为不幸得包办婚姻及非常严格的性禁忌的道德认同受到性压抑的困扰,他在他和许广平的通信里说到的后来双方驱逐内心的鬼气,自己后来谈到取材于自己和许广平的恋爱地在《伤逝》里描述了涓生和子君压抑和释放,以及早期杂文中涉及到自身婚姻和两性相处时的压抑感的流露,都表明鲁迅其实也是中国古代那种性道德和好像人性的高级心智情感脱离本能、脱离性本能的生物属性地建立空中楼阁的封建道学病态哲学的受害者,与那些愚夫愚妇不同的是鲁迅能够意识到那些东西的反人性和危害,谈及北洋军阀禁止男女在一个游泳池里游泳以免身体接触“有伤风化”时、鲁迅用讽刺的姿势作出戴着防毒面具背着手踱步的样子说不如要求男女个个戴上防毒面具、否则男的肺里呼出的空气又杯吸到女的肺里去女的肺里呼出的空气有被吸到男的肺里去岂不是有伤风化。但是鲁迅先生潜意识里在自己注意不到的领域、依然可以看出受到封建道学的世界观误导的表现,中国的民国时期有一个作家、引用无误而且观点正确地正确引用了弗洛伊德对处于性压抑的妇女那些智商低下、心理状态呆滞是因为她们的性本能受到了阉割,她们的本能兴奋表达不出来所以在界于身体生理与心理表象之间内驱力环节上受到压制、兴奋难以表达也难以综合起来,导致心理的分裂破碎和压抑,缺乏本能兴奋的支持思考的功能自然发挥不出来。但是鲁迅却批评说意思是“难道女作家的脑子好不好还与生殖器的联系上吗,还要打着弗洛伊德的名义、我看弗洛伊德不至于如此糊涂”。

然而弗洛伊德确实就是指出了女作家脑子好使不好使与生殖器有关,这一点,在脱离了封建变态世界观的现代人眼里这是非常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不用说大的科学理论、即使一般人也能充分理解性压抑困扰状态下怎么会不干扰心智的健康发挥呢?不是弗洛伊德糊涂,而是鲁迅在这点上糊涂,鲁迅潜意识里不知不觉仍然受到的封建道学那些世界观的影响是、性是动物的低级的、生殖器是“下半身”的丑陋低等的,所以“脑子的事情这么高级,怎么与生殖器这么下流低级的事情扯上关系”。但是这种价值观和世界观全靠用性羞辱制造性心理创伤去条件反射训练塑造病人一样训练塑造的人们为了回避性羞辱带来的性心理创伤的、而恐怖症潜意识本质地牢牢抓住这种牵强附会的世界观价值观,不像强迫症那样采取积极主动的强迫性仪式和大面积入侵生活、与意志相反地带来外来入侵性支配性体验,也不像焦虑症那样泛化弥散,但是身心情绪反应强烈,一旦提到“下半身、生殖器”就好像必须立刻将其贬低为“下半身、低级”的,实际上生殖器和性行为的神经反应比嘴巴吃饭喝水的神经反应丰富复杂得多、对应着内分泌反应和复杂大脑皮层神经活动要多得多,长在身体的下半部就象征着“低级”的话,两条腿不就比生殖器更下半身更低级了吗,为什么不觉得人的两条腿很动物性很下半身很低级?人的生殖器的快感和本能活动其实是语言化概念化的心理化“高级”心智活动的身体生理基础,换言之是这些大脑活动的身体外周神经系统内环境的基本的基础,我们不能想象被割掉的头颅没有植物神经和内分泌系统地就这么活着。所以,生殖器并不低级,所谓的一个器官并不是一般理解中身体的某个系统的子单位、而是集中起来完成一个各种系统功能共同参与的某项功能的集合体,生殖器里的腺体和子宫、输卵管输精管精巢等一系列才叫生殖系统,生殖系统并不包括生殖器里的神经组织,而且其神经的密集程度相当高、除了神经组织和生殖组织还包括重要的调节神经的内分泌组织,和脑子紧密关联那是很正常的,而且看得出一点也不低级,相反高级得很,性活动和性心理也并非就是低级、只有当性活动和性心理所表现的神经心理心态趋向于狭隘低能、信息处理形态的机能退化等的病态纠结和发育退步的形态时、才会表现出心理情感上难以通过快感获得心理净化的低级,其他情况下就像性行为过程中的如狼似虎等,或者如何地本能上的发作,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低级,就像拳击、格斗这么如狼似虎为什么不低级,睡眠和做梦这么“原始”这么本能和容易受到攻击的好像不是那么地在“适应”环境的高级心智活动不那么活跃的状态为什么不低级、反而非常有必要非常具有心理康复和调整的基础作用?性活动其实原理是一样的,那种低级的印象都是条件反射训练地将性快感兴奋爆发与性羞辱的心理创伤链接在一起形成的人为心理障碍。对鲁迅构成误导的他那个时代封建文化教育的背景、捏造的是身心分离、把性本能给变态想象成好像不正常的不应该存在的、存在着性本能的状态好像是有问题的、好像性本能是一种暂时没能克服的或者暂时不得不勉为其难将就着勉强接受的不正常的异样部分、是一种不正常的闯入“正常”无性世界里的低级动物式的不正常内容那样,封建道学捏造的是这样的严重性变态严重精神病拼命否认性本能拼命否认性本能的幻想去幻想制作出以“无性”作为高级世界法则和高级人类标准的逻辑的精神病世界,这种精神病全面控制人格就形成精神分裂,控制大约一半就形成中间过渡性的人格整体状态功能不稳定的精神动力学上的人格障碍、控制一小部分就对应着人格功能完整良好但在清晰稳定人格功能下存在局部的未能完善处理、有局部的稳定冲突的神经症、像鲁迅先生那样,鲁迅就是存在这方面的神经症潜意识,所以潜意识地好像脑子的事情高境界的是飘离了生殖器的生物身体的身体和本能基础的,显然这是神经症的冲突和压抑所形成的对性的心理冲突进行合理化的防御。而那个赵士林、其实就很像深受这种封建俄狄浦斯情结潜意识纠结衍生的性禁令及其再次衍生的否认与贬低性本能以便于性压抑地自欺欺人着忽视心理冲突的世界观价值观的那种封建文化传统的影响,不知道生殖器和性活动本身是支持和维持高级心智的高级活动、作为高级心身的里高级心智化活动所对应着支持和维持自身的同样高级进化水平的本能基础,还以为好像那很低级,很剥离高级心智的那样!

究竟各种心理活动是否性本能本质,这里有必要的说明。头脑的大脑中枢的兴奋与外周神经系统相互紧密关联,而大脑皮层的思维活动的犒赏机制则由丘脑下丘脑的情感兴奋来提供,丘脑和下丘脑正是与本能紧密关联、由司掌性本能反应的杏仁核的“快感—不快”的价值判断所左右着自身“内部刺激性平衡状态与否”的情绪判断和印象方面的加工,同时通过下丘脑、神经系统与内分泌系统特别与性激素内分泌系统互相循环作用,内分泌系统的活力与神经系统的微妙的开放活跃的信息处理形态的关联也十很明显的,可以说弗洛伊德所阐述的各种活动中都具有性本能的底色的理论,不仅从生物学的繁殖的合目的性和非平衡态物理学形成非平衡态结构所必须的远离熵值最大的热力学平衡态同时、在这种系统反应水平上系统反应的形式表现为不断反馈放大和延续、如“核酸编码蛋白质,蛋白质编码核酸”的“核酸—蛋白质—核酸”的化学振荡来看、生命活动的各种形式的数学过程的最终高阶积分就是“核酸—蛋白质—核酸…”、也就是一切生命活动的数学物理过程的积分效果表现、都综合在性本能的本质和目的性上;而这个过程的最终高阶导数、就是各种最隐蔽、最远离性本能形式原始形态的文化心智活动。

当然鲁迅的时代第一没有这些医学和科学知识去抵抗封建道学的世界观,只能靠自己个人努力去解除自己潜意识上依赖着的自欺欺人的压抑机制、如果在文化塑造的高次条件反射所奠定的价值冲突的羁绊下无法足够解除心理压抑、不能充分放松地接纳自身潜意识本能冲动的联想不是转变为直接的行动而是以被领悟被思想到的形式进入自己体验理解的领域,那么就会持续地当自己对自己的思想行为进行自由联想、其背后的性本能潜意识的感觉要浮现进入意识领域时就会被隔离被重新压抑,也就保持着硬化的把自己注意力强行与自身各种心智活动所流露的性本能的痕迹相分隔开,也就不知道封建道学的哲学观世界观是反自然反人性、用侮辱去训练人类自我歧视和轻视作为自身生物基础的

拿鲁迅形象去轻蔑弗洛伊德、只能说明赵士林自身水平见识处于非常初级、个人学识分量处于非常轻量级的水平、根本无从理解比自己重量级得多比自己的理解范围要庞大得多的真正大师的全体像轮廓,所以不知天高地厚。

要想做合格的知识分子、要想做真正有份量、不会依靠着舆论营销似的群众情绪作为自身影响力的来源、成为真正有软实力有智慧能力去辨识是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知识分子,得靠真正的分析能力、知识面和正直的人格,靠政治立场是不行的,当然迎合强权的人首先在正直人格方面做不到了,也会影响他们的潜意识深处的分析能力的生成;但许多和政府对着干的自己居然还很崇拜性压抑的道德形象,这也不是真正的正直,而是道德发展其实处于小学生阶段的讨好某种权威地做个被好评的好孩子那种幼稚形态并被引入道德歧途。


阅读次数:27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