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在2009年抄袭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博士后贝吉·普尔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Yi Ming 于 2020-05-14 05:02:20

方舟子在2009年抄袭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博士后贝吉·普尔

Fang Zhouzi Plagiarized Dr. Becky Poole of the University of Bristol in 2009

PDF链接: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Ds-d-FaV3ViO5uh95YLdhnboMy5qxikk/view?usp=sharing

亦明

众所周知,指控他人抄袭剽窃,是方舟子“打假”的主要内容。2004年,方舟子做客搜狐聊天室,主持人问他:“现在打假的主要对象有哪些?”这是方舟子的回答:

“我前几天统计了一下,大概现在有三百例左右,其中最多的是抄袭剽窃这一块有110例。”【1】

第二年,方舟子跑到浙江大学这样炫耀自己的“打假”业绩:

“剽窃……可以说是在我们揭露的事例当中最多的”。【2】

实际上,直到2008年,方舟子还在说这样的话:
“学术造假有多种形式,比较常见的是抄袭别人的论文和重复发表内容相同的论文。……它们也是被曝光最多的学术造假。”【3】

方舟子之所以那么热衷于指控别人抄袭剽窃,是有着深厚的心理基础的。首先,按照方舟子的不打自招,“我们从小就在老师指导下学习如何背下范文应付作文考试,养成了抄袭的习惯。”【3】也就是说,方舟子不仅知道自己是一个文贼,他还以为全中国所有的文章写手也都是文贼。因此,抓文贼能够保证他“打假”的成功率,所谓“一抓一个准”。【4】

其次,就其学术能力而言,方舟子也只适合于抓文贼,因为他对其他“花样百出”的“学术腐败”根本就无能为力。这是他在自己已经被定性为人类历史上最大文贼之后的不打自招:

“最容易核实的造假就是抄袭、剽窃,这是最容易核实的。把两篇论文一对照,就能够看出来他是抄的”。【5】

除了上面两点之外,我在2011年年初还曾总结出“打抄”对方舟子的三大好处:第一就是给自己塑造“打假斗士”的金身;第二就是借机炒作自己的烂文;第三就是打击仇家。【6】好笑的是,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地,方舟子就为我的断言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例证。而本文的内容,就是要介绍方舟子抄袭在先、“打抄”在后的一个新例子。【7】

1、文贼打假

方舟子从2009年起开始转战新浪微博,他也很快就尝到了“微博打假”的好处,那就是只需要提出指控即可,完全不需要提供任何实证或者“理性”。也就是因为如此,到了 2010年7月7日这一天,他兴冲冲地跑到腾讯微博开辟新战场,兜售其打假唐骏的生意。让方舟子始料未及的是,他的那场“打假”活动被腾讯微博负责人“和菜头”(和鉴)搅了个稀巴烂。笨嘴拙腮的方舟子知道自己在主场作战尚需后台的暗中帮衬,在客场打架他根本就没有获胜的任何可能,所以他草草收兵,匆匆逃回新浪微博搞他的“后发制人”故伎:

“刚刚知道原来和菜头这种整天惦记着要在我面前表演满地打滚的小混混居然还是腾讯微博的负责人。三番五次请我去腾讯微博交流是想下我套的?请腾讯立即关掉我 的微博。只要这种人在腾讯一天,我就不跟腾讯打任何交道。”【8】

“这几天腾讯微博三番五次请我去开微博,我实在推脱不掉,答应了今天下午去那里就唐骏的话题做个临时的交流。到了那里就见到和菜头在我们面前表演满地打滚,想把他放进黑名单又不断地出现‘系统繁忙’。后来才知道原来和菜头成了腾讯微博的负责人了,还扬言我是他的‘网络宠物,随叫随到’!”【9】

长话短说,方舟子与腾讯微博的那场烂仗断断续续地打了大半年,除了在2011年1月28日那一天“又到腾讯微博转转”之外,再就没敢去那里自讨没趣——他所做的,就是在新浪微博发了几十个帖子对腾讯骂骂咧咧。而到了2011年3月11日这一天,方舟子突然间在新浪微博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腾讯儿童频道,你们不能把我的文章东抄一段,西抄一段,就成了你们自己的专题吧?这样‘方学家’会说我是抄你们的。http://t.cn/htnhwT”。【10】

一分钟之后,方舟子把这个帖子略作修改,以《腾讯儿童频道抄袭我的文章》为题发表在新浪博客上——全文如下:

“腾讯儿童频道,你们不能把我的文章东抄一段,西抄一段,就成了你们自己的专题吧?还好意思说‘腾讯儿童独家策划,转载请标注!’这样‘方学家’会说我是抄你们的。
http://kid.qq.com/a/20110311/000001.htm”。【11】

毫无疑问,这样一个只有指控而没有任何论证的帖子,就是方舟子号称的“每年打假一百例”中的典型一例。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就在当天早晨,腾讯儿童频道发表了一篇配图文章,题为《你真的了解鼻涕吗》。这篇文章很短,总共只有六百字,分别讲了五个问题:鼻涕是怎么形成的、鼻涕成分大揭秘、一个人体内有多少鼻涕、这么多鼻涕去哪了、鼻涕的作用。巧得很,全知万能的方舟子在两年前曾发表过一篇鼻涕文章,题为《我们为什么会流鼻涕?》,其中也包括这些内容。而按照网霸、科霸、剽霸、恶霸方舟子的逻辑,任何相同内容的文章,尤其是科普文章,只要是发表在他的文章之后,那就都有抄袭他的嫌疑。不过,让人大惑不解的是,方舟子文章的长度是腾讯文章长度的三倍,因此,方舟子要找出对方抄袭了自己的证据,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唾手可得。可是,方舟子却没敢那么做——他实际上连对方抄袭了自己的哪篇文章都没敢挑明。这是为什么呢?

2、来龙去脉

先让我们看看腾讯儿童频道的文章是如何解答第一个问题,“鼻涕是怎么形成的”:

“健康人鼻腔内面衬着完整的一层粘膜,上面分布着很多具有分泌功能的杯状细胞,粘膜下有粘液腺,它们平时不断进行分泌活动,分泌的水分用于湿润吸入空气,另外,粘液腺还经常分泌少量的粘液,均匀的分布在粘膜表面。吸附吸入空气中的灰尘和微生物。粘液中还含有溶菌酶,有抑制和溶解细菌的能力。这种粘液就是鼻涕。”【12】

这是方舟子《我们为什么会流鼻涕?》一文中内容与之相关的两段话:

“我们通常在感冒、鼻腔发炎的时候才会注意到鼻涕的存在,那样子可不太雅观。其实鼻腔里每时每刻都有鼻涕,也离不开鼻涕,它是保护身体的一道屏障:鼻涕防止鼻腔粘膜干燥,湿润吸进的空气,粘住由空气中吸入的灰尘、花粉、微生物,以免它们刺激呼吸道或引起感染。”

“不过大部分的鼻涕是鼻粘膜自己分泌的。鼻粘膜含有一种形状像高脚杯的细胞——所以叫杯状细胞。杯状细胞制造出很多粘蛋白,粘蛋白被释放到细胞外头后,大量地吸收水分,体积能膨胀600倍。杯状细胞一天只需要制造1毫升的粘蛋白,就足以满足鼻腔的正常需要了。”【13】

显然,像这样常识性的内容,不同的人在叙述时都会使用大致相同的文字。这是1976年一本书中的一段话:

“健康人鼻腔内面衬着完整的一层粘膜,上面分布很多粘液腺,平时不断进行分泌活动,光水分每天就可分泌500—1,000毫升,用于湿润吸入的空气,并随气流带走。另外经常分泌少量的粘液,均匀地分布在粘膜表面,宛如铺上一层毡子,所以叫‘粘液毡’,它的粘性很强,可吸附吸人空气中的灰尘和微生物。粘液中还含有溶菌酶,有抑制和溶解细菌的能力。依靠这种粘液的清洁作用,吸入的空气到达鼻腔后中部时,几乎没有微生物存在。正常情况下,鼻腱粘液腺的分泌和蒸发维持相对的平衡状态,一旦鼻腔发生病理变化,分泌物可增多,形成鼻涕。根据鼻涕的性状可佐证鼻腔病变的性质。”【14】

到了九十年代,这段话发展成了这样:

“健康人鼻腔内面衬着完整的一层粘膜,上面分布着很多具有分泌功能的杯状细胞,粘膜下有粘液腺,它们平时不断进行分泌活动,分泌的水分用于湿润吸入的空气,另外,粘液腺还经常分泌少量的粘液,均匀的分布在粘膜表面。它的粘性很强,可以吸附吸入空气中的灰尘和微生物。粘液中还含有溶菌酶,有抑制和溶解细菌的能力。在正常情况下,依靠这种粘液的清洁作用,吸入的空气到达鼻腔后半部时,几乎没有微生物存在。正常情况下,鼻腔粘液腺分泌的液体和被蒸发的液体处于相对平衡状态。一旦鼻腔发生病理变化,分泌物可增多,而形成鼻涕。”【15】

1999年3月,《健康文摘报》发表了一篇短文,题为《常流鼻涕细分辨》,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正常情况下,人的鼻腔黏膜时时都在分泌黏液,以湿润鼻腔膜,湿润吸进的空气,并粘住由空气中吸入的粉尘和微尘和微生物,这就是鼻涕。正常人每天分泌鼻涕约数百毫升,只不过这些鼻涕都顺着鼻黏膜纤毛运动的方向,流向鼻后孔到咽部,加上蒸发和干结,一般就看不到它从鼻腔流出了。小儿的鼻腔黏膜血管较成人丰富、分泌物也较多,加上神经系统对鼻黏膜分泌及纤毛运动的调节功能尚未健全,小孩又不善于自己揩鼻涕,因而经常流清鼻涕,这是一种政党的生理现象,不必担心。”【16】

到了2006年5月14日,百度百科开辟“鼻涕”词条,其内容几乎全部都是从《健康文摘报》的那篇文章中抄来的。【17】而同样的文字,在方舟子变成鼻涕专家之前10天,曾两次被转入新语丝的读书论坛。【18】也就是说,与其说腾讯儿童频道抄袭了打架逗士方舟子,倒不如说文贼方舟子第N次盗窃了他人的文章。


网络恶霸方舟子妄图霸占科普市场
1、1999年3月3日,《健康文摘报》发表了一篇短文,介绍关于鼻涕的常识;
2、六年后,百度百科创建“鼻涕”词条,正文几乎全部抄自《健康文摘报》的文章;
3、2009年1月2日,有人两次把上述相关文字内容张贴到新语丝读书论坛;
4、2009年1月14日,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我们为什么会留鼻涕》,其中部分内容与上述文章相似;
5、2011年3月11日,腾讯儿童频道发表《你真的了解鼻涕吗》,其中文字和内容与上述文章多有相同;
6、2011年3月11日当天,与腾讯网积怨甚深方舟子在新浪微博和新浪博客公开指控腾讯儿童频道抄袭了自己,但没有提供任何具体证据。(见:方舟子的新浪博客。)
(注:迫于方舟子的淫威,腾讯网后来在《你真的了解鼻涕吗》文下加注“本文部分内容参考方舟子观点”这几个字。)

3、蠢贼科唬

其实,美国水博士方舟子在科唬之时的最大特色就是在炫耀自己的“有知”之时会不知不觉地把自己的“无知”稀里哗啦地抖落出来。例如,他所说的“杯状细胞一天只需要制造1毫升的粘蛋白,就足以满足鼻腔的正常需要了”,就是其无知的集中表现。根据上下文,方舟子说出这句话的根据有二:一是“一个健康人的鼻子每天要处理几百毫升的鼻涕”,二是“粘蛋白被释放到细胞外头后,大量地吸收水分,体积能膨胀600倍”。但事实是,一个健康人每天到底会产生多少鼻涕,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或被普遍接受的数字:有的人说这个数字高达1-3夸特(1夸特=0.95升)【19】;有的人则说只有10-100毫升【20,21】;更有人说只有20-30毫升【22】。也就是说,只有像方舟子这样的蠢博士才会把自己看到的数字当真,并且根据它来搞那个让人笑掉大牙的“小学算术”计算。

其次,方舟子所说的“粘蛋白……吸收水分,体积能膨胀600倍”这句话虽然没有给出来源,但它实际上来自是牛津大学的科学家的一份试验报告。可惜的是,该试验使用的不仅不是人类的粘蛋白,而且还是粘蛋白的冻干粉(lyophilised porcine gastric mucin)。【23】换句话说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搞明白方舟子所说的“1毫升的粘蛋白”到底指的是什么——是干粉还是液体?如果是液体,浓度到底是多少?

方舟子在文章中暴露出的另一大无知就是他以为粘蛋白全部都是来自杯状细胞。而事实是,除了杯状细胞外,粘膜下腺细胞也参与粘蛋白的合成。看看下面这两段话:

“粘液凝胶是由富含碳水化合物的糖蛋白聚合而成的。这种糖蛋白叫做粘蛋白(Mucins)。粘蛋白实际上是一类由上皮细胞合成的、高度糖苷化的蛋白质。在呼吸道,合成粘蛋白的细胞包括位于上皮表面的杯状细胞和粘膜下腺的粘液腺细胞。”【24】

“形成凝胶的粘蛋白由位于大导气管的粘膜下腺的粘膜小管、以及位于大、小气管表面上皮的杯状细胞产生。”【25】

问题是,方舟子的这些错误是怎么来的呢?熟知方舟子的人几乎马上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抄来的,并且极可能是抄错了。确实,早在2010年,我就已经总结出了这样的规律:

“方舟子所撰写的文章,尤其是那些语出惊人、偏离常识、论题超出他所学范围的文章,都有抄袭的嫌疑。”【26】

而上面这两大无知,暴露出的恰恰就是他抄袭的马脚。

4、顺藤摸瓜

原来,就在方舟子摆出世界首席鼻涕专家架势之前一年,英国牛津大学的一个叫“赤裸的科学家”(The Naked Scientists)的网站发表了署名贝吉·普尔(Becky Poole)的文章,题为《鼻涕与日本芥末有什么相同之处?》。而方舟子的鼻涕文章,几乎全都是从这篇文章中“扒”来的。看看该文的这段话:

“As the mucin is released and soaks up water it can expand up to 600 times, which is potentially a lot of snot! Indeed, it is estimated that a healthy nose will pump out more than a pint of mucus a day, although the amount can vary enormously; for example when you cry most of your tears will run into the nose and mix with the mucus, increasing its volume. This is why crying is often accompanied by a runny nose.”【27】

这段话几乎一字不漏地被文贼方舟子偷了过来:

“粘蛋白被释放到细胞外头后,大量地吸收水分,体积能膨胀600倍”

“一个健康人的鼻子每天要处理几百毫升的鼻涕”

“如果你大哭起来,一部分眼泪从眼角流出,大部分还是涌进鼻腔,让你的鼻子‘抽泣’,就有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再看看原文中的这段话:

“Within the mucous membrane is a specialised cell type which, due to its characteristic shape, is known as a goblet cell. The sole function of the goblet cell is to produce mucus, although other cells can make it too.”

显然是因为原作者没有明确说出制造粘蛋白的其他细胞到底是什么,结果导致方舟子对之全然无知,所以他就只能把杯状细胞当作粘蛋白的唯一来源。

应该承认,方舟子的这篇文章并非全部盗自普尔的文章——除了发挥无知之外,方舟子还补充了一点内容。原来,普尔的文章中有一节专门介绍减少鼻涕或鼻塞的药物:

“Obviously you can't live without mucus, but can anything be done when the body goes into overdrive? There are two types of drugs which can help: decongestants and antihistamines. A stuffed up nose is caused when mucus gets trapped behind swollen nasal passages. They become swollen because of increased blood flow to the area, which occurs so that more infection-fighting white blood cells can reach the point of infection. So decongestants can help by shrinking the blood vessels and cutting down the blood flow, reducing the swelling. So if you have a runny nose then antihistamines can help by blocking histamine-induced stimulation of mucus production.”

如果你知道方舟子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坐上“中国首席医药科普作家”的宝座的话,你就会知道他对上面这段话不可能放过。果然,方舟子的相应文字不仅对之做出“恰当的改写”,他还举出了“自己的例子”【28】:

“所以鼻塞、流鼻涕其实是免疫系统给我们制造的不适,是一种过敏反应。组胺需要和细胞表面的组胺受体相结合才会有这些作用,那么如果能不让组胺与其受体结合,就可以减轻鼻塞、流鼻涕的症状。抗过敏药、感冒药经常用的就是这类组胺拮抗剂,例如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叫扑尔敏),它们和组胺竞争,抢着与组胺的受体结合,让组胺结合不上去,就抑制住了过敏反应。组胺拮抗剂经常与伪麻黄碱之类的减充血剂一起使用,后者可以让鼻腔的血管收缩,从而减轻鼻腔堵塞。把组胺拮抗剂、减充血剂以及解热镇痛药(例如对乙酰氨基酚,又叫扑热息痛)、镇咳药(例如右美沙芬)掺在一起,就成了很有效的复方感冒药。市场上著名的感冒药(例如‘泰诺’、‘白加黑’)的组成都基本相同,超不出这四种成分。”

为什么方舟子在科唬鼻涕之际要扯上感冒药呢?这是因为,方舟子有个习惯,那就是每当他获得了点滴新知之后,他都会“不禁忍俊不禁”地把它们拿出来反复兜售,以显示自己是一个全知万能的“一等一全才”。而上面这些关于感冒药的知识就是他盗来不久的新鲜货。原来,2008年4月,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表了一篇署名“王献章”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目前,世界范围之内还没有找到能在人体内杀灭病毒的特效药物。所以,事实上许多治疗感冒的药品都是在采用对症下药(如对乙酰氨基酚的解热止痛作用,马来酸氯苯那敏缓解鼻塞、流涕、打喷嚏的抗组胺作用,盐酸伪麻黄硷收缩毛细血管消除黏膜充血减轻鼻塞症状的作用)的姑息疗法过程中,借助人体的免疫作用达到康复目的。”【29】

这段话在八个月后被方舟子盗进一篇黑中药的文章中:

“市场上所谓的感冒药并不能治愈感冒,最多只能缓解感冒症状,最常见的是解热镇痛药对乙酰氨基酚(又名扑热息痛)、阿司匹林用于退烧和缓解头痛,以及抗过敏药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用于减少鼻粘液分泌和缓解鼻塞。”【30】

过了不到两周,方舟子再一次倒卖这个对他来说属于“新知”的东西:

“市场上卖的感冒药并不能治愈感冒,最多只能缓解感冒症状,最常见的是解热镇痛药扑热息痛(又叫对乙酰氨基酚)用于退烧和缓解头痛,以及抗过敏药扑尔敏(又叫马来酸氯苯那敏)用于减少鼻粘液分泌和缓解鼻塞。”【31】

而那篇半个月后发表的“鼻涕文章”,是方舟子在一个月内对王献章那段文字的第三次盗用。所以说,如果不抄袭剽窃,不要说科普,方舟子连科唬的能力都没有。

5、贼赃铁证

显然,衡之以方舟子“微博打假”的标准,上面的内容足以证明方舟子的鼻涕文章确实抄自普尔的文章。但众所周知的是,方舟子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双标王”,对人对己使用完全不同的两套标准。所以,对于上面的论证,方舟子或方舟科邪教徒们会说,方舟子的鼻涕文章虽然与普尔的鼻涕文章内容相同,结构相似,文字仿佛依稀,但因为他们讨论的是类似的问题,所以那些相似甚至相同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它们构不成前者抄袭了后者的“铁证”。

那么,到底有没有方舟子抄袭普尔的铁证呢?当然有。这是方文末尾的这两段话:

“免疫系统发现有病原体入侵人体时,开始调兵遣将,嗜中性粒细胞就是最早赶到战场的。嗜中性粒细胞是被血液送来的,但是它却跑到血管之外作战。它是一种吞噬细胞,它的作战方式是把细菌‘吃’进去,在细胞里用各种武器将病原体杀死。武器之一是向细菌释放消毒剂——次氯酸(家用漂白剂的主要成分)。次氯酸是由嗜中性粒细胞内的髓过氧物酶制造的,髓过氧物酶的结构和叶绿素有个共同点,都含有二氢卟酚环,这个特殊结构决定了它们的颜色:绿色。因此,浓鼻涕会是绿色的,是因为它含有很多嗜中性粒细胞,而嗜中性粒细胞又含有很多绿色的髓过氧物酶。

“用来制作寿司芥末酱的山嵛菜的根茎也含有大量的类似的过氧物酶,所以做出的酱也是绿色的。幸好,山嵛菜刺鼻的辣味来自异硫氰酸,而不是过氧物酶——否则,流着辣辣的鼻涕该有多难受!”

还记得普尔文章的标题是《鼻涕与日本芥末有什么相同之处?》吗?果然,上述文字就是方舟子从那篇文章的最后两段话翻译来的:

“When a part of the body becomes infected it produces signals to alert the immune system to the developing problem. Cells and other immune components follow these signals by a process called chemotaxis to home in on the affected area. In the case of colds, white blood cells called neutrophils are amongst the first on the scene and arrive via the blood stream. Upon arrival the neutrophils mount an attack. They attempt to engulf (swallow) the pathogen (a virus in the case of colds)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y produce antiseptic chemicals that wipe out other pathogens nearby. These chemicals are so potent that even the neutophils don't escape and are destroyed, committing suicide to fight the spread of infection. Generally, enzymes are responsible for the production of the antiseptic chemicals and it is these that give mucus the green colour. Enzymes often require 'helpers', called co-enzymes, to function properly and it is more specifically the co-enzyme iron (ferrous form) that lends the green colour to mucus. One such iron containing enzyme in neutrophils is myeloperoxidase. Myeloperoxidase produces the antiseptic chemical hypochlorous acid, the type of bleach commonly used to sanitise swimming pools. Interestingly, it is similar iron containing enzymes in wasabi that make it green too.

“So, I finally have the answer to the question my friend posed and the next time someone asks me why their snot is green, I'll have the answer to hand: iron containing enzymes, the same reason wasabi is green, but thankfully snot is not as hot!”

你一定要把自己的目光聚焦到方文和普文结尾处的那两个感叹号上!而就在那之前两年半,方舟子曾从一家法国网站盗来了三个感叹号!!!【32,33】也就是说,一旦自称“我写文章、写微博很少用感叹号”的方舟子【34】突然间使用了感叹号,那就相当于他发射出了“我方老偷又偷东西了”的信号弹——而方舟子也确实把感叹号形容为“炸弹”。【35】

除了那个令人忍俊不禁的感叹号之外,方文抄袭普文的证据还在于结尾的那句话——它完全没有逻辑:对于食客来说“山嵛菜刺鼻的辣味”到底是来自异硫氰酸还是过氧物酶根本就无关紧要,因此它们不仅与“幸好”无关,与“难受”也毫无关系。而方舟子之所以要用这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来给这篇文章结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要通过刻意“改写”把原著的这个噱头据为己有——可惜他弄巧成拙了。

实际上,除了偷窃感叹号和噱头之外,方文盗窃普文的最大、也最铁的铁证就是方舟子把对方的错误也偷了过来。原来,“日本芥末”wasabi(中文和日文皆为“山葵”)是绿色的不假,但其绿色根本就不是来自什么“过氧物酶”,因为假如真的如此的话,那么“西洋芥末”辣根(horseradish)也应该是绿色的,因为它的“过氧物酶” 含量比山葵只多不少。【36,37】事实是,除了作为调料之外,辣根的另一重大用途就是用于生产“过氧物酶”,所以维基百科在介绍辣根之时才会特意介绍其“生物医学用途”(Biomedical uses),而其生物医学或生物化学用途主要甚至可以说全部都来自其“过氧物酶”(horseradish peroxidase)。而谁都知道,来自辣根的“芥末”是白色的,所以中文维基百科才会说这样的话:

“辣根用于欧洲国家的烤牛肉等菜肴的佐料以外,因削皮後是白的,加入食用色素後可作为仿制山葵调料的材料。”【38】

换句话说就是,在“日本芥末为什么是绿色的”这个问题上,英国博士后普尔闹了个大笑话,而美国博士后方舟子照抄这个大笑话,相当于在行窃之时为自己铸造了一个行窃的铁证。


日本芥末与西洋芥末
“日本芥末”来自十字花科山萮菜属植物山葵,其食用部位为根茎(rhizome),因其位于地上,所以本身含有叶绿素,导致其粉末呈淡绿色。“西洋芥末”来自十字花科辣根属植物辣根,其食用部位为位于地下的根(root),不含叶绿素,因此其粉末为白色。日本芥末与西洋芥末在味道上大致相同,主要区别就在于颜色不同,而这个差异是因为叶绿素的存在与否造成的,与过氧化物酶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问题是,英国博士后普尔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呢?原来,早她之前八个月,英国麦克米伦出版公司出版了一本儿童读物,其标题是《鼻涕为什么是绿色的?》。虽然看上去很小儿科,但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却颇入大牌科学杂志《自然》的法眼,所以他们不仅推荐了这本书【39】,而且还邀请该书作者格伦·墨菲(Glenn Murphy)撰写文章,瞻顾儿童科普市场。【40】毫无疑问,这样的推介力度,颇能吸引英国青年科学家的眼球。而就在讲解“鼻涕为什么是绿色的?”这个问题时,墨菲莫名其妙地把“芥末”拉了进来:

“这纯粹是因为该蛋白质含有一种铁,它可以反射绿光并吸收所有其他颜色。巧合的是,在日本芥末即日本寿司的佐料辣根中,也有类似的蛋白质,所以它也是绿色的。你在下次吃辣根时,或吃鼻涕疙瘩时,一定要记得这码事儿哟。”【41】

看到墨菲把日本芥末wasabi与西洋芥末horseradish混为一谈了吗?而普尔在科普鼻涕的时候,之所以会生拉硬扯地把日本芥末塞进文章之中,并且以《鼻涕与日本芥末有什么相同之处?》为标题,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受到了墨菲的误导。

令人感叹的是,普尔犯下的不过是一个小错,但这个小错对于文贼方舟子来说,却变成了一个天大的陷阱,使他把自己贪婪好偷、无知无畏的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就是文贼的不幸。而文贼方舟子更大的不幸就在于,他不仅是一个世人皆知的文贼,他还是世人皆知的冒牌“打假斗士”——显然是这个原因,方舟子在指控腾讯儿童频道抄袭自己之际,既不敢举出实证,也不敢明确说出自己的哪篇文章被对方抄袭。这是因为,在当时,“方学家”已经把追剿文贼方舟子的战场拓展进平面媒体,而方舟子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丑恶历史在平面媒体上曝光。所以,假如方舟子在新浪微博晾晒出这篇谬误百出的赃物的话,它几乎注定会引起“方学家”的关注,进而导致其东窗事发——那样的后果,对于当时的方舟子来说,不啻灭顶之灾。所以说,方舟子做文贼看似轻松,但他的内心却是蛮辛苦的。








老偷巨骗,边偷边骗
2009年1月14日,方舟子在有《祸国青年报》之称的《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科唬文章《我们为什么会流鼻涕?》。该文后来在中国的各类报刊上重复发表了至少几十次。11年后,经笔者证实,方舟子的这篇文章盗自英国牛津大学科普网站2008年1月发表的“What do Snot and Wasabi have in Common?”一文。这是目前为止已经鉴定、证实的方舟子抄袭案第118例。

6、参考文献

【1】《方舟子3月24日做客搜狐聊天实录(订正版)》,新语丝2004年3月24日新到资料。

【2】方舟子:《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和学术规范——2005年11月27日晚在浙江大学的演讲实录(据录音整理)》,新语丝2005年12月11日新到资料。

【3】方舟子:《天下论文一大抄》,2008年2月18日《经济观察报》。

【4】方舟子:《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博士论文也抄袭》,新语丝2011年4月30日新到资料。

【5】方舟子:《中国学术腐败的新动向——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演讲实录》,新语丝2019年12月28日新到资料。

【6】亦明:《〈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序》,中国学术评价网,2011年3月3日。

【7】关于方舟子抄袭在先、“打抄”在后的一个老例子,见亦明:《做贼、喊捉贼、再做贼捉贼——方舟子抄袭司马南的考证》,中国学术评价网,2011年5月13日。

【8】见方舟子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0-7-7 17:56。

【9】见方舟子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0-7-7 18:22。

【10】见方舟子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3-11 16:09。

【11】见方舟子新浪博客,原始链接:2011-03-11 16:10:15。

【12】佚名:《你真的了解鼻涕吗》,腾讯儿童频道,2011年03月11日08:54。

【13】方舟子:《我们为什么会流鼻涕?》,新语丝2009年1月14日新到资料;2009年1月14日《中国青年报》。

【14】河北新医大学《赤脚医生参考丛书》编写组:《基础医学问答》,人民卫生出版社1976年版7-8页。

【15】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后勤部卫生部:《卫生保健知识1000问》,黄河出版社1993年版5页。

【16】佚名:《常流鼻涕细分辨》,1999年3月3日《健康文摘报》。

【17】见“百度百科 > 鼻涕 > 历史版本”第一条,2006-05-14 20:42:20。

【18】见新语丝读书论坛:2009-01-02, 09:07:10、2009-01-02 09:08:33。

【19】"A healthy nose produces between 1 and 3 quarts of clear, watery mucus a day." Editors Of Prevention Magazine. The Doctors Book of Home Remedies: Quick Fixes, Clever Techniques, and Uncommon Cures to Get You Feeling Better Fast. New York : Rodale Press, 2009. p.552.

【20】“The average person produces 10–100 ml mucus from the nasal cavity each day and a similar amount from the lung.” Mims, C. A., Nash, A. A., Stephen, J. Mims' Pathogenesis of Infectious Disease. London, UK: Academic Press, 2001. p.21.

【21】 “The average person produces 10 to 100 ml (0.04-0.40 cups) of mucus from the nasal cavity each day.” Teri Shors, T. Understanding Viruses. Sudbury, MA: Jones & Bartlett Learning, 2009. p.117.

【22】“A normal amount of mucus is about 20–30 mL a day (a bit more than a tablespoon).” John Harrington, J. Fast Facts: Asthma for Patients and their Supporters. Karger Medical and Scientific Publishers, 2020. p.13.

【23】Davis, J.M. and Viney, C. 1998. Water-mucin Phases: Conditions for Mucus Liquid Crystallinity. Thermochim. Acta 315(1):39–49.

【24】周汉良、陈季强主编:《呼吸药理学与治疗学》,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版412页。

【25】“Gel-forming mucins are produced by mucous tubules in submucosal glands in the large conducting airways and in goblet cells located in the surface epithelium in both large and small airways.” Mason, R. J. et al. Murray and Nadel's Textbook of Respiratory Medicine. 5th ed.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 2010. p.227.

【26】亦明:《关于方学研究的几点个人看法》,虹桥科教论坛,2010-11-02 05:42:05。

【27】Poole, B. What Do Snot and Wasabi Have in Common? The Naked Scientists, 26 January 2008.

【28】引号内的话,来自方舟子对《科学是什么?》一文抄袭指控的辩护,见方舟子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8-22 22:42。

【29】王献章:《也谈感冒和打吊针》,新语丝2008年4月9日新到资料。

【30】方舟子:《常用中成药的真相——维C银翘片》,新语丝2008年12月14日新到资料。

【31】方舟子:《“感冒”并非“伤风”》,新语丝2008年12月27日新到资料;2008年12月31日《中国青年报》。

【32】亦明:《方舟子抄袭剽窃100例之25——〈达尔文的兰花〉》,虹桥科教论坛,2010-12-01 04:11:33。

【33】亦明:《戳破老偷巨骗方舟子的新谎言》,中国学术评价网,June 27, 2015 07:30PM。

【34】见方舟子搜狐微博,原始链接:2012-12-04 15:39。

【35】方舟子:《陈明远,不能这么“引用”我的文章》,新语丝2008年5月26日新到资料。

【36】Tanaguchi, M. et al. 1988. Effective Utilization of Horseradish and Wasabi by Treatment with Supercritical Carbon Dioxide. Journal of Fermentation Technology 66(3):347-353.

【37】Kinae N, et al. 2000. Functional Properties of Wasabi and Horseradish. BioFactors 13(1-4):265–269.

【38】中文维基百科:辣根。(取阅日期:2020年5月13日。)

【39】Coles, H. 2007. Small Matters, Big Issues. Nature 450(7172):946–947.

【40】Murphy, G. 2007. The Scene Is Set. Nature 450(7172):952.

【41】“This is purely because the protein contains a form of iron that reflects green light and absorbs all the other colours. Incidentally, you find a similar protein in wasabi, the type of horseradish you eat with Japanese sushi, which is why that's green too. Think about that next time you eat horseradish. Or a bogey.” Murphy, G. Why Is Snot Green? : And Other Extremely Important Questions (and Answers) from the Science Museum. London, UK: Macmillan Children's Books, 2007. p.141.



附录:全文比较(见PDF文件)


阅读次数:137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