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情结紧张不安性禁令阉割焦虑导致对性传播的精神病恐惧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5-03 04:39:34

关于性关系丰富的会不会性病风险更大的这种说法、其实是台湾那些东方传统封建礼教所依赖的俄狄浦斯情结性统治唯恐自身遭到打破、性神经质紧张不安的性禁令感到触犯自己禁令的就是特别要受到报应接受报复的特别不安全的,其实性传染疾病在普通传染疾病中传染性是最弱、最容易防护的了,要是那些找的异性关系多的就好像专门医源性心理障碍所蒙上的心理阴影里所想的就是要更多感染性病几率的话、没有躲在家里不社交不出外而是抛头露面到处活动到处上班和聚会的感染各种传染病几率其实就像Covid-19感染那样容易得多、平时社会上就应该说正常人生活上班抛头露面的感染各种传染病包括呼吸传播疾病和寄生虫病真菌病等等各类各种传播途径的疾病的风险要高得多、好像正常人就是很危险很违反禁忌很要受到报应地神经质紧张不安那样了,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对于传染性强得多的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接触感染的疾病,没有“多人际社交接触”的“易感人群”,对于传染性实际上弱得多、好像一旦“多人性伴侣”就像触犯了什么惩罚机制、暗中被指定就是无形地走上要容易感染性病艾滋病的道路那样?按照这种“医学”,原始人这么多性伴侣不是早就死绝了人类断代就是原始人的后代遗传继承了群体免疫。


这种所谓的“多性伴侣者易感人群”实际上是俄狄浦斯情结的性神经质,感到“多性伴侣”了就触犯了紧张不安性神经质唯恐失败的性嫉妒和性奴役控制性关系形态的性禁令、按照潜意识认同地归附和操作着的这种性禁令、就好像一旦“多性伴侣”了就是触犯了性禁令、就要接受性禁令性神经质紧张不安地焦虑得迫不及待的报复、接受性禁令自恋性羞愤紧张羞愤不安迫不及待需要马上把自身抹除掉消灭掉的惩罚报复。而人类的性关系一旦违反自己潜意识依赖和执行着这样的紧张不安性心理冲突纠结的性禁令、那么就好像自身潜意识所依赖和执行着的性禁令的自恋性羞愤紧张羞愤不安迫不及待马上把违反自身禁令的“多性伴侣”的人类给抹除掉消灭掉,违反自己潜意识里的这种性禁令的的“多性伴侣”人群就好像被不断施加惩罚报复、这种性奴役的“道德权威”所施加的“报应”就被触发然后一直在逼近和降临了、于是对应着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就艾滋病性病那样;


反过来因为没有这种对应着俄狄浦斯情结原型性心理冲突纠结的性嫉妒与性奴役的性禁令的作用,于是在性接触以外的别的人际接触途径,人们每天都在接触肺结核、肝炎、肺炎、扁桃体炎、白喉、真菌皮肤感染、寄生虫脑感染的感染途径,也没有那个医生说“多次恋爱不同异性、抛头露面工作社交接触多个异性的人群,接触消化道呼吸道传染病传染途径的概率大增,属于患肝炎肺炎白喉肺结核脑寄生虫感染等的易感人群”的说法。其实这些传染病比起性传染病传染性强得多、而且不像有安全套之类能够去隔离,只不过因为这些接触途径都不像性关系那样触犯俄狄浦斯情结原型的性嫉妒和性奴役的性禁令、所以也就好像再怎么“感染途径接触”都好像“仍然属于正常生活,没有出触犯性禁令的禁忌而没有招致性禁令发动的报应、没有性禁令迫不及待羞愤紧张地向着自己降下艾滋病性病不现在迫近自己那样,所以也就好像再怎么工作社交抛头露面接触多个异性、都没有‘正在大量接触肝炎肺炎肺结核白喉猩红热病毒性肠胃炎中耳炎肠道和大脑寄生虫的传播感染渠道,迟早感染这些传染病”那样了,归根结底不是因为多性伴侣真的“高风险”,其风险和传染系数、发病比例其实远远比不上那些肺炎肝炎白喉鼠疫脑膜炎中耳炎之类的传染,在免疫系统获得更进一步进化之前做好多性伴关系中的安全性行为的保护措施、几乎是百分百的可以遏制住传染,把多性伴侣列为“易感人群”实际上就是出于潜意识的性心理冲突纠结的俄狄浦斯情结性禁令的潜意识威胁与报复的幻想、处于这种威胁与被威胁、报复与被报复的恐怖焦虑体验潜意识的情感思维的认知想象操作,而不是来自于什么真实的逻辑!

WHO很早以来一直到现在强调的都是使用安全套的性行为去避免艾滋病和其他主要通过体液接触传播的性传染病,而不存在那些用性传染病作为武器威胁人类服从那些假仁假义自恋性嫉妒的性道德之类的威胁和说教。

阅读次数:10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