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说说像傻大个顶牛似粘着鈍重人格类型赵士林的“武汉肺炎”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4-14 18:07:36

今天来说说像公牛顶牛一样死心眼傻大个兴奋感粘着着偏执思维错误逻辑地鈍重执着歪理那样、去执着武汉肺炎名称的中国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

热衷于转发那些暴力民粹脑残狂热得低能支那推特用户发的脑残推的中国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至今不肯放弃将武汉肺炎和北京鸭(全聚德烤鸭)等等同成一类分类的弱智逻辑,这就是赵士林这种人为了反共不惜粘着点中共的边的只要不是直接反共的哪怕完全中性的东西也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无所不用其极地去发泄羞辱和贬低,为此强行牵强附会、明明是想通过武汉肺炎达到去丑化武汉一边给包含武汉的中国也达到攻击,因为这种愿望太强烈了于是却一边强行把这种名称摁给别人而强行把一个肺炎形象和一个烤鸭形象等同、把某城市接受出产本地肺炎和某城市出产烤鸭的形象等同起来、以便强行把肺炎形象摁给武汉,烤鸭和covid-19病毒肺炎都不是北京货武汉的特产,烤鸭可以在全世界制作,所谓的就是武汉肺炎也可以流行世界各地,而且现在世界上主要流行的还跟武汉的是不同型号、基因产生了变异的,之前那些脑残推特支那暴民为了羞辱武汉羞辱华人以发泄变态低级混乱人格得仇恨而宣称武汉病毒武汉肺炎,虽然主观上非常恶毒但客观上还能有一点依据,但是病毒已经产生变化肺炎也分化成不同类型,那么武汉肺炎这种名称就连客观依据也没有了,现在流行的肺炎既不是武汉生产的也不是带着武汉特色的去变种、而是并不依赖武汉任何特色、不带地域风土特色地在各处自行繁殖变异的病毒在世界上流行着自己不同的版本;而武汉等地的版本和欧美的不一样,就这样还能强行正式冠名“武汉肺炎”、还能为了这样强行称呼,赵士林为了反共而血冲脑门大咧咧不要逻辑地还能得出“烤鸭侮辱全聚德”的逻辑来,都没有客观属性的逻辑制约、都是主观情感的表现、全聚德烤鸭表现的是用烤鸭对全聚德的赞美,表现的是善意,武汉肺炎是用肺炎去称赞武汉吗?不同的场合可是可不是,就像用科学家名字命名科学家发现的疾病就是表现科学家的能力,武汉肺炎这种命名在赵士林混的那些暴民垃圾推特中文圈里只能源自和期待变态暴民发泄变态心理结构混乱偏执攻击性残忍快感凌辱蹂躏幻想的作用,不是表现武汉人扛住了肺炎如何顶住中共的压迫之类,而就是把武汉人当作传染源!

赵士林之类明知就是这样的舆论效果、还傻不拉几固执钝重粘着兴奋地强推“武汉肺炎”,兴奋得癫痫似的快感地注意力全在强行灌输武汉肺炎的名称的偏执想象上、别人说是将城市名字和疾病名字绑定的名字和名字绑定的做法是侮辱、他就只顾“名字和名字绑定不是侮辱”而完全顾不上注意下稍微不那么癫痫样注意力狭窄的别的东西,烤鸭吃了会肺衰竭吗,烤鸭会让人像躲瘟疫那样歧视吗,将好的东西的名字和城市名字绑定,赵士林这种人就属于德国精神病学家、人格心理学家Kretschmer·E所指出的比较罕见的癫痫粘着气质人格类型,傻大个似的内心情感鈍重固执地粘着感地兴奋、从而死心眼的思维和容易兴奋的情感粘滞不化结在一起给人一种傻大个公牛似的感觉、还很粘滞地兴奋于这种死心眼思维,钝重粘滞死心眼公牛在顶牛地傻大个说什么烤鸭不侮辱全聚德肺炎病毒怎么就会侮辱武汉的说法就从这种人格类型潜意识状态出来。

按照这样的心理状态的粘滞着兴奋而不能自我觉察的弱智思维,赵士林写的文章可以叫赵士林文章不是侮辱、那么赵士林得的病就应该叫赵士林病、不管是中风偏瘫还是老年痴呆什么病在赵士林身上出现就叫赵士林什么什么病、比如赵士林患上风湿就叫赵士林风湿,赵士林得了老年痴呆就叫赵士林老年痴呆,很多疾病还用发现疾病的科学家名字命名比如阿尔兹海默症、Balint综合症、安东综合症、Gerstmann症候群等,按照赵士林胡平等“武汉肺炎怎么就是侮辱了,很多疾病都用当地甚至用发现者的名字命名,这甚至被当成荣耀”的逻辑、赵士林得的老年痴呆就改名赵士林老年痴呆,赵士林得的某种病毒变异的感冒就叫赵士林型感冒,就跟赵士林写的文章可以叫赵士林文章那样赵士林患的老年痴呆也叫赵士林老年痴呆,看看还“荣耀”不还能硬着头皮死撑着“全聚德烤鸭怎么不侮辱全聚德”不?都没有烤鸭或者Covid-19病毒肺炎分别专属全聚德和武汉的客观逻辑限制、以全聚德冠名烤鸭和以病毒冠名武汉表现的其实就是主观的善意恶意,也许赵士林以他自己那种粘着气质人格类型去粘着鈍重地以为用武汉冠名病毒是朝向中国一侧发泄贬低的攻击性的、所以就是正确的反专制的、所以死心眼认歪理地就是公牛斗牛在顶牛角似的这么干,实际上这么干共产党没来得及受多大损失、武汉人先在全国全世界被当成病毒。


这个赵士林还甚至还转发那些妄想样执念的什么新冠病毒是中共制造出来的生物武器、转发那些傻不拉几的2015年时贴着“我国对冠状病毒研究取得进展”新闻截图的“瞧瞧这还不是你研发的病毒?说是什么时候把病毒作为武器了”的脑残科盲科普水平不超过初中的那些文盲暴民的推特,这种教授的逻辑思维的素质有时真跟那些文盲草根也差不多,这些人的舆论影响力其实主要依靠中共自己撒谎成为常规,依靠中共的信用实在太差不仅太差还太得罪人太专制野蛮,导致民怨沸腾,老百姓看到赵士林这种的以为中共愚昧得对立面应该是理智了吧,于是赵士林的影响力就上去了,如果没有中共的弄虚作假的宣传背景、赵士林放在正常环境中他的水平简直low透了,这类人的影响力实际上靠的不是多么了不起而是中国官方做的多么烂、对手名声坏了自己好像就相反方向被抬举了那样。其实理智的逻辑是统一的、正常的心理思想是可以交流沟通的,低级愚昧心智不能把握统一而相通得真实性的偏执分裂态幻想却必须互相冲突,互相不能调和而互相不能自洽的错误逻辑支配着的心理状态互相冲突,而这恰好是显示出健康高级心智的符合逻辑真实性而稳定有效、自身的状态的延续预期是有效的、相反愚病态愚昧状态的自己状态延续的预期因为逻辑上虚幻不真实而导致悖论引发自我冲突的逻辑哲学性的表现,因此心智健康的情感思维能够沟通协调、试图把握真实的新闻关注也能互相沟通、共同以普遍的真实逻辑的效能的表现为基础,然而中共和赵士林就不行了,中共和赵士林就像病态愚昧的愚昧心智下逻辑不真实引发悖论、相互之间就像低级心智的社会集体心理之内低级逻辑自我矛盾的“集体心理”按照自身低级心智不能自洽的逻辑,引发偏执分裂态低级心智的对立想象双方对决地对峙的、愚昧执着的集体心理系统自身走向不能自洽地偏执分裂态相互对峙互相冲突的不同低级心智,赵士林和中共的宣传喉舌就像偏执分裂态低级水平下低级逻辑导出的互相悖论地偏执分裂对峙的心理分裂的分裂两侧,他们的观点对立、就像导出自我中断的悖论的低级逻辑状态下的心理状态自我走向偏执分裂对峙分裂时分裂心理的偏执分裂对峙两侧各自的两侧幻觉与幻想,看起来相互冲突,实际上是同源于同一个低级逻辑状态下的心智状态,同一低级水平导致自我悖论、虚幻而不真实所以必然导致虚幻的幻觉在演化中自身逻辑发生冲突地自我不兼容的对立幻觉,赵士林的低水平表现和中共的低水平表现就是这样。

阅读次数:16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