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的政治暴民心理的潜意识片段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3-16 15:13:42


章立凡先生的政治暴民潜意识心理片段

美国之音某一档节目的老嘉宾章立凡先生,其实内心深处也是政治化得十分严重十分政治挂帅的变相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人,只不过文化修养终究比如同洗脚上田乡巴佬做梦梦想着天国天堂于是吭哧吭哧地扛起锄头上街打砸抢上网喊口号似的粉丝们高不少,不像那些文盲乡巴佬似的,怎么丑陋怎么表现,而是有了文化修养了懂得收敛隐藏自己丑陋的地方,然而到了自己意识注意不到的时候、前意识和潜意识地还是照样流露出自己内心按照政治挂帅的运动形态进行运作的状态来。

几小时之前有个傻不拉几的看起来靠着基督徒身份办理政治活动进而取得政治庇护的中文推特用户“愤怒的扁鹊”,这个傻不拉几还得意洋洋的“愤怒的扁鹊”的那些粉丝,就是十足的一代暴民,像怨念深中的一群疯狗、拼了狗命把现实给偏执分裂心位地偏执分裂体验想象成要么是呆在国内生活不想造反的共产党走狗、和一旦出国就反共推翻中国当局的两侧对立世界,这样去过度补偿自己内心世界潜意识的幻想性的满足品尝,对于中国留学生回个国居然都上纲上线歇斯底里、好像回国一趟也属于反西方饭自由民主反普世价值而爱墙国防火墙主义、多么的要被他们这帮歇斯底里地积极表现自己的老畜牲如何地好像自己多么高高在上多么自以为自己是列强似的拼命侮辱,这帮老傻逼,这是因为它们闹革命追求民主自由所以这个样子吗?明显就不是、纯粹就是报复发泄,所以要的就是不讲道理、要的就是胡乱发泄,一个个心理变态的老流氓为了病态弥补自己的自恋缺陷所以一边尽情发挥施虐侮辱炫耀的快感刺激性、一边用这种状态去捡起政治站队上纲上线的武器变态发泄,跟红卫兵用政治罪名去收拾他们嫉妒的人、上纲上线的整人是一样的、一样的人格心理,过去这帮红卫兵以及来不及当上红卫兵的文革时的小学生幼儿园小朋友小暴民,现在老了变成自诩民运的暴民老狗了、过去小狗崽子用共产党政治整别人为什么不够紧跟共产党,而现在小狗崽子成了老狗老崽子、跟共产党闹翻了又用自己三岁大看五岁看老地奠定的相同任何人格基础用反共政治去整别人为什么不够以反共斗争为纲、整别人为什么不是一切围绕着以反共和排斥共产党执政着的中国国内这个整体的反公阶级斗争为纲、整别人为什么不够出国留学不是留学而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地出国留学其实是为了出国方便起义方便帮他们发泄政治运动,过去比他们老的不够亲共要被它们整,现在比它们年轻的不够反共不够偏执极端、不够以阶级斗争为纲地出国留学就是留学而不是以留学为幌子去搞不能回国或绝不主动回国的政治发泄的话,好像也是有罪的也要变成被政治审判和批斗那样的。而这种暴民就得到章立凡自己暗中喝彩似的附和和赞许。

其实这帮自诩反共的傻逼暴民,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有毒燃料似的政治推动力们的反共运动,除了乌合之众起哄之外、正经有效的策略行动十画还没有一撇,像西班牙内战时教育奥威尔明白什么是《1984》和《动物庄园》的西班牙共产党式样的偏执刻薄心理极端的变态暴民的样子就已经流露得淋漓尽致。章立凡之类中文推特用户的圈子,其实十足不折不扣的一代暴民,他们批评香港傀儡政府和香港一代年轻人作对,他们自己呢?他们自己不也是在和中国大陆整整一代人甚至整整两三代人作对吗,凡是中国年轻人90后00后的、就是小粉红,如果是90后和00后的学生、又没有好像天地会三合会青帮洪门反清复明似的他们那样精力放在就是和中国当局进行政治对抗上面的,哪怕是普通老百姓那样不够“革命”不够逢中必反不够逢中必侮辱,那么就是这帮五六十岁的老傻逼口中的小粉红,尤其是90后、00后还是出国留学的,更是一被那帮反共暴民看到就刺激的这帮暴民眼都红了地疯狂仇恨地被歇斯底里发泄嫉妒和仇恨地定性为爱国小粉红,其实这就是文盲乡巴佬红卫兵怨毒地打断钢琴家手指发泄羡慕嫉妒恨的人格基础的垃圾、一直保持着从不想好好过日子想的全是政治运动折腾争夺各种权力以当作人生乐趣的这帮中老年废物,用自己这种共产党流氓无产阶级教育塑造出来的流氓无产者的猥琐人格用于“反共”自诩民运或者连民运也懒得自诩、就是土匪下山发泄兽欲似的暴民泄愤乱发泄一通,看到别人年轻、出国留学,眼都红羡慕嫉妒恨歹毒嫉妒夹带着自卑和仇视、十足造反派红卫兵打断资产阶级少爷小姐弹钢琴的手指时那种样子,夹持着歇斯底里的政治正确去鞭笞人家是所谓的爱国小粉红,以发泄自己自恋性羞愤恼羞成怒的羡慕嫉妒恨的歹毒嫉妒和恨意,就这么一帮丑陋猥琐的歇斯底里的老狗,连国外大学因为疫情而放假、学生想要回国回家,都要被那帮老变态一看立刻红了眼歇斯底里飞起来“爱国脑残、到了自由民主外国还想回墙国”,这哪里是什么反共之类政治幌子,跟共产党基层组织打天下时什么狗屁共产主义什么幌子都是假的,仇恨社会要睡地主老婆抢钱抢粮食才是真实需要那样,这帮反共政治暴民老变态其实也不是真的什么反共反不共,就是丑陋猥琐的病人在病态仇恨对人格的扭曲下心理变态、恨不得对国内华人发泄各种偏执刻薄施虐凌辱的攻击,动不动别人稍微不符合“打着留学名义不是出国留学而是出国革命”的标准、动不动别人稍微不符合“出国留学的‘出国’就像从中共国阵营投靠到外国阵营”的变态想象,那么别人就成了小粉红或者至少成了“爱国”群众,这种心理变态偏执刻薄地沉浸在自己歇斯底里的政治权力站队斗争的自恋世界的幻想中、上纲上线地歇斯底里。

包括章立凡本人其实内心深处也有这样的内容,只不过平时克制住不发作,但其实还是盼望最好能够痛痛快快地宣泄自己那种上纲上线恨不得“在国内的是没办法,出国留学了都能出国了的就该像逃离延安投奔重庆那样才对啊,你怎么出国留学都出了国还没参加起义还能回国还居然回国、还居然没有变成跟回国的那个国时敌对两军的起义军,你就是小粉红”,法国那两个回北京的留学生、只有“回国,在北京被隔离被饿两天无粮无水”而再没有别的信息,不知道是怎么判断出那就是“小粉红”的?我不知道那两学生是不是小粉红,但不管是不是小粉红、像那个猥琐的“愤怒的扁鹊”及其傻逼粉丝一看两学生出国留学居然是留学而不是起义、出国了既然不留在国外起义而是还可能回国、本来就希望这样的学生就该被折磨杯报复、再一看真的在北京被饿两天了耶好耶大喜过望的那样子,本来就心理变态地指定这样的留学生就是小粉红,这种小粉红认定方法认定出来的小粉红其实根本不能确认是不是真的小粉红。再大不了就是加上那个“愤怒的扁鹊”的心理变态粉丝底层贫民仇恨社会、巴不得抢劫杀人闹“革命”的那些脑残弱智“能出国留学的家庭非富即贵、都是既得利益集团及既得利益集团周围游走的阶层”作为“所以,出国留学的学生就是小粉红”的判断标准,这不是那些等着血红的狗眼羡慕嫉妒恨歹毒妒忌又满心怨毒、被贫贱的底层生活弄的人格扭曲心理变态的流氓无产者和留学生这样整整一个人群、整整一个留学生的人群的所有家庭和亲友作对是什么、不是那些黄巢张献忠似的流氓无产者地痞无赖恨不得上街打砸抢睡地主女儿强奸地主老婆“砸烂你们这些所谓的既得利益的不那么贫困”,这样的暴民放在美国也是被严厉防范的民粹,并不是因为自己遭受命运不公或不是因为社会不公(虽然社会确实不公),而是社会虽然自动地存在不公,但偶然碰巧地这种流氓无产者无德无能之辈在公正的社会的话它们的处境也差不多,这种人本身无德无能、没有品德和才能是配得上公正命运下的好的果报,他们自己这么心理偏执的样子从科学上说也有很大程度是自己性格的原因而不可能被环境主导塑造他们这种心理气质。

而章立凡先生,可能对于这些出国留学的学生及其对于那些出国打工的中年民工要更多一份嫉妒,所以平时他不会跟着“愤怒的扁鹊”一起犯傻,只不过现在一看自己平时确实上纲上线地觉得留学生出国就该像投奔到自己偏执分裂地划分的“国内土共阵营、国外民主阵营”两个偏执分裂楚河汉界的“国外”一侧的世界、好像出国留学的就相当于从做土共奴才的偏执分裂一侧摆动到投奔了对土共民运要瓦解土共的所谓的敌对势力的国外世界的另一侧,既然留学生就是从偏执分裂的国内一侧摆动到了偏执分裂的国外这一对立一侧的人了、居然还没变成土共眼中的敌对势力居然还会回国、还没好像两军对垒不得私下接触对方那样而是还和国内有联系,于是“那怎么不是爱国,怎么不是小粉红”,虽然这种上纲上线在章立凡先生的内心过去一直欲抱琵琶半遮面欲言又止地掩盖着、别人也不确定章立凡先生是否确实是这样想,但是章立凡先生一看自己盼望着倒霉的既然还回国的留学生、现在确实回国了就倒霉了,跟着“愤怒的扁鹊”之类自诩自己的神棍草根政治如何扁鹊的赤脚政治医生一起大喜的同时、心想你既然爱国回国还倒霉了嘛我批你你反驳我的你的心理基础就被抽掉了、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于是弄出个“你爱国、国爱你吗”来“小粉红在国外待墙国如初恋,回国照样被墙国虐千百遍”去幸灾乐祸冷嘲热讽、“你爱国、国爱你吗”有道理,爱需要相互、包括对非主体如物品和学科的爱也是客观效果的回赠上互相反馈地才能延续下去这没错、”小粉红待墙国如初恋、墙国虐小粉红千百遍”也大概率可能发生,甚至不是小粉红的照样被墙国虐、甚至跨境虐也是很可能,但是这些小前提虽然都对,那两个在法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仅仅因为回国居然就成了小粉红,这种大前提,这种令人发指的歇斯底里上纲上线好像留学生只要不是被暴民裹挟得“出国留学变成出国不是为了留学、而是为了出国后不再国内便于把那个国当作两军交战的敌对方去充当无所谓敌对势力”,哪怕出国留学是为了留学而不是为了出国去海外起义出国去将那个国进行排斥隔离,那就是小粉红就是爱墙国就是反自由民主反普世价值反西方反人类、就是共产党的走狗而且是热脸贴上冷屁股的走狗,这种上纲上线的偏执变态的政治暴民心理,明显就是荒唐的所以章立凡那条推特的这些东西的小前提虽然都对但大前提不仅错而且错的非常令人发指,只不过这令人发指的政治暴民心理潜意识渴望发泄的满足、看到有人好像符合自己这种心理所幻想的对手形象正在正中下怀地掉进这个对手自己给自己挖的坑里的样子,幸灾乐祸大喜过望地得意洋洋之下来不及隐藏自己这种暴民心理、而且也觉得对手都底气坑里了嘛自己没有对方的反制了嘛所以逼迫自己隐藏暴民心理的压力也减少了、所以这种偏激暴民潜意识就表现出来了,

当然、人都是多少有病的动物,忍有神经症甚至精神病的心理片段并不可以避免,有这样的心理片段不一定就很糟糕,章立凡也一样,总的来说章立凡离政治暴民还有很大不同,只是某些心理片段上和政治暴民类似,就像普通人虽然不是神经症患者但总有一些神经症片段那样,然而章立凡转发推特去附和的那个“愤怒的扁鹊”就处于模糊过渡的阶段了,至于这个“愤怒的扁鹊”的粉丝和读者,就已经是不折不扣流氓无产者垃圾人渣、不折不扣地就是那些发泄自己为政治正确率自以为自己代表普世价值的偏执变态的暴民流氓了。大部分正常人只不过和这帮老变态之间隔着一个得罪了所有阶层所有人群的共产党,加上防火或者生活圈子距离太远、并不很感受到那帮土匪网民政治暴民的作用力,所以没怎么在意他们、一旦那天共产党垮台,想要建立健康的社会、就得首先把这帮怨毒疯狗苦大仇深的垃圾政治暴民统统赶到木船上驱逐去太平洋让它们自生自灭、哪个国家愿意收留这种垃圾哪个国家自己开船去接收就最好了。

阅读次数:30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