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文章携带图片字符也发不出~又要麻烦重发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3-15 13:15:12

科盲“LIMETIME视界”对意大利的瞎点评和章立凡的瞎附和

很多民运和所谓的时评人,其实80%归属度以上采取的也是政治挂帅的逻辑方式,当然列宁式政党和纳粹式歇斯底里的政治挂帅尤其典型),只是自认为自己不是鼓吹专制所以不是政治挂帅的人真的不一定意识得到自己的政治挂帅,或者自认为自己的政治挂帅挂的不是专制政治的帅所有没问题,然而政治的特点就在于以政治权力对人的不同个体处理的等齐划一、去消灭掉人的真实主体的个性、从而弱化人的栩栩如生有血有肉的人性的个性主体、进而蚕食人的主体性,所以政治挂帅的那些政治动物、往往无情而虚伪、政治挂帅的运动、往往口号高大上而实际上无视人性、用不符合个性不符合事实的政治标准去充当真理准绳而经常麻木不仁地践踏人类有血有肉的感情。现在有些人也是这样,看到是政治敌人“新华社”主办的,所以就不遗余力地恨不得在意大利街头“我是人类我不是病毒”的“求抱抱”活动是导致意大利新冠肺炎传播的源头,出于政治目的希望是这样、那就精神手淫各种姿势地涂抹、也要涂抹成这样,一看到意大利现在开始禁止公众场合一米以内的接触,推特上民运圈头号岳不群、头号一脸大义凛然却最没有真情实感的老傻逼LIFETIME视界如获至宝,以为现在意大利禁止的和过去意大利不禁止的都是一回事、好像现在禁止的形象和过去不禁止的形象都是一回事,即使导致现在禁止街头拥抱的意大利新冠肺炎流行的原因,就好像可以涂抹成过去“求抱抱”,那个老傻逼LIFETIME视界还把“求抱抱”给说成“为新冠肺炎传播做了最好的诠释”,这叫政治小丑这老傻逼自己跟个三国刘表蒋干似的水平的高分低能人物自己逻辑差、自己意识不到自己那些非要把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给涂抹成新冠肺炎传染源的情感思想行动在逻辑上漏洞百出、一边漏洞百出一边兴奋的积极这样漏洞百出还得意洋洋,那就显得丑态百出。什么叫做”这为意大利疫情传播做了最真实的注解”?中意友好协会主席也好中国留学生的那个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究竟多少华人作为假设的感染源去“求抱抱”求近距离接触?是几十人还是上千人?近距离接触的人是多少?近距离接触的时间是多少?间接接触扩散链扩散率是多少?而同一天,意大利全国各地街头拥抱接吻的、群聚近距离游玩、酒吧舞会、观看球赛拥挤在一起、球迷拥抱还有派对拥抱的,有究竟有多少人?是全意大利在这一天这么干的总共跟那街头“求抱抱”似的几十人大约相当还是多得多还是少得多?全意大利在这一天这种各式各样寻常生活里不符合呼吸道为主的感染疾病新冠肺炎流行期间禁止公众场合拥抱禁止公众场合内近距离接触一米以上的禁令、但是是作为正常人类活动的,究竟得有多少人?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究竟是多大面积是被那个LIFETIME视界所谓“这为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传播的原因做了最好的诠释”的华人在意大利”求抱抱”的近距离接触所造成的?又有多大面积是意大利人自己本身正常生活也会这样近距离接触的各种有拥抱有人群拥挤的活动所导致的??

意大利医学调查给鉴定或怀疑那个华人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行为是“为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做了注解(还要被说是最真实的诠释)”了吗?至今有一个科研团队有这个调查结论吗?还不就是LIMETIME视界这种政治小丑和五毛党狗咬狗、各自各挂各的政治帅的货色在用自己那种五毛和共产主义相同逻辑方式相同逻辑水平但相反逻辑命题的人,就只有这样政客似的政治评论人在拼命这么干,但没有医学结构是这样的看法,跟那些政客搞选举时不遗余力使出浑身解数牵强附会去涂抹得对手被染上各种丑陋形象色彩那样的政客丑态百出、以攻击政治对手为最高原则河绝大部分原则的样子非常相似。

意大利的0号病人是谁?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以来一直盯着中国人查找感染源、然而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的前两个星期不仅没有华人感染,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疫情最初的传染者还根本没有华人接触史,如果”新冠肺炎在意大利的疫情传播的原因”是被那虚伪的政治动物LIFETIME视界所说的中意友好协会所搞的那个“求抱抱”给“真实的注解”也就是“正是因为这个活动把病毒给传染开的,所以是真实的实际关联着的的注解”的话,怎么会去和“求抱抱”的华人拥抱过了的意大利人一律齐刷刷的都没有在疫情最初爆发时发病、一开始疫情爆发的有两个星期的感染者里怎么反而都不是华人甚至都没有华人接触史?

意大利的防疫专家组组长自己说意大利全国上下盯着华人排查,是不是反而忽略掉“求抱抱”的那些华人及其接触拥抱过的意大利人的接触链条?意大利的医学专业没有任何“求抱抱”活动及其参与人员作为传染链扩散的鉴定和怀疑,事实也没有什么医学机构甚至没有什么普通媒体这样的恶意嘴脸,倒是那些类似于民间政客的LIFETIME视界之类恶心的人,以政治为挂帅去上蹿下跳的就很积极地只要是自己的政治敌对势力、就要用政治诊断得那些人医学健康上有问题、传染传染病,至于为什么是这些人传染的传染病、原因就是这些人是中共指使的,跟中共那些整人的政治挂帅是相同的逻辑方式,而且都是丑态百出的政客、自以为是地用政治去诊断医学问题。

老傻逼LIFETIME视界就这样的政客小人,这种政客小人在专制社会专门迎合看起来势力大的统治者,在民主社会包括民主社会里经营的推特上、专门迎合那些看起来势力大的民粹暴民,吸引的粉丝多数是歇斯底里恨不得残暴土匪发泄残暴快感的歇斯底里的弱智,这货的粉丝和读者比如一个起名“在水一方”后面挂个中华民国国旗、用繁体字的货色(把自己打扮得好像是台湾人,其实一看就是大陆那些仇恨自己身边周围人的网民,因为台湾民进党一派的民众不喜欢用中华民国国旗去象征台湾,而那些听着《在水一方》台湾老歌、挂中华民国国旗的台湾人、往往根本没有和中国大陆有那么尖锐的对立心理,更不至于中国留学生在意大利搞什么街头活动人家台湾绿营没有说什么他自己先咬牙切齿),还恨不得凡不跟着自己这帮五岳剑派式的网民的都是最好要被打死地“现在他们在意大利再敢这么做,看不被意大利人打死”,真他妈搞笑,现在LIMETIME视界及其粉丝以及章立凡在意大利街头和他们各自的老婆手拉手、或者像他们过去参加的自认为绝对政治正确的街头运动、街头聚会,包括他们最喜欢的群众示威游行,在意大利现在同样是禁止的,怎么这些人不去“现在还敢在意大利街头示威游行,“在水一方(台湾中华民国国旗)”这种网民还敢在意大利街头群众运动群聚起来示威游行要求驱逐中国留学生,看意大利人不把你打死”,“在水一方(台湾中华民国国旗)”和LIFETIME视界要是现在真敢去意大利开展他们最喜欢的示威游行高呼驱逐中国留学生驱逐温州人、几百人聚集在一起要求意大利政府倾听民意立刻把意大利的华人作为传染源给驱逐出境,他们立刻会被意大利当作传染源给抓起来在监狱里隔离。你让LIFETIME视界和“在水一方(台湾中华民国国旗)”这种人搞示威游行现在在意大利再试一次或者在美国再试一次,看现在美国人意大利人会不会把LIFETIME视界和“在水一方(台湾中华民国国旗)”这种人打半死?

至于章立凡,虽然没有那么差,政治挂帅也相对克制一点,但章立凡转发评论那个LIFETIME视界那个自己用政治去傻不拉几地诊断“武汉街头中国留学生求抱抱、为意大利疫情流行的原因做了最好的注解”的推特、宣称“武汉新肺病毒的传染途径主要有两个1:飞沫;2:接触。这个视频生动展示了第二种途径”,其实就是附和LIFETIME视界的对人不对事,用貌似科学的“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两个1…2…”去傻不拉几地给那LIFETIME视界傻不拉几的“求抱抱真实注解了意大利新冠肺炎流行的原因”这种政客式自媒体用政治进行的流行病原因诊断给站台,这就也是出于附和好像是客观上站自己一边的人、对人不对事,你被章立凡称为“展示了新冠肺炎病毒的第二种传播途径:接触”的那个“求抱抱”的视频里的抱抱接触及其参与人物究竟传染了新冠肺炎了没有?传播新冠肺炎病毒的了没有?参与求抱抱活动的那帮中国人意大利人究竟在求抱抱活动的时候携带了新冠肺炎病毒了没有?如果有、是什么医学结构诊断或者数学分析推理出来的?有哪怕一家医学机构、有哪怕一个医生或者基础医学研究者不是生活中随便泄愤而是负责任地正式公布论点地这样认为过吗?如果“求抱抱”活动的时候那些参与者根本没有携带新冠肺炎病毒,你扯“视频生动展示了第二种传播途径”做什么?是不是新冠肺炎病毒可以通过接触传播,所以没有病毒在里面传播的接触也是展示了病毒传播途径、好像那是有罪的那样?知道人类所有行为、所有环境接触都是可以作为不同品种的病原体的传播途径的吗?拥抱接触的人多了,恋人拥抱接触的派对拥抱接触的球迷拥抱接触的节日狂热人群拥抱接触的,疫情期间暂时需要节制、但是不是疫情的时候这就是正常的行为,肝炎、肺结核还都可以通过母乳喂养传染给婴儿,那么现在的母乳喂养或者奶粉的广告拍摄的母乳喂养的视频,是不是也要看到万一里面母乳喂养视频的角色是个新华社的女的给扮演或真实母乳喂养的,就要点评点评“视频生动展示了新冠病毒传播的第二种途径”那样、去“那个母乳喂养的视频生动展示了艾滋病、肝炎、梅毒螺旋体、肺结核金黄色葡萄球菌通过母乳传染的传播途径”?是不是人家派对拥抱的视频只要派对拥抱的人不够政治合格、不够热心响应自己的政治欲望,根据政治动物以政治需要为最高原则的情感需要而“那个视频的派对拥抱生动展示了真菌皮肤病疱疹病还有某些闹寄生虫病的一些传播途径”?LIFETIME视界的那些暴民土匪式的粉丝绝大部分就属于这类,傻不拉几地认为凡是接触了中国官方指派和组织和那些近距离人际接触的意大利人、要不是白左傻白甜就是勾结共匪、然后根据这些政治,这些意大利人派对跳舞足球等等各种拥抱都会被当作被中国人感染了传染病然后自己到处传染,相反那些排华的意大利球迷跑到法国去“我们不是病毒”地参加球赛一起拥抱,真实导致了法国疫情爆发,LIFETIME视界因为觉得这不仅跟自己的政客政治争斗没关系,所以就貌似很关心疫情的样子、对这么重大的疫情原因也就是当作没有发生;更有甚者“白左”一派的感染新冠肺炎、中文网络圈的那些网络暴民兴奋得恨不得开Party狂欢、大骂白左报应;然而西方保守派集会会上有人新冠肺炎发作、那帮暴民就讳莫如深根本不碰这个话题。

新冠肺炎流行起来了很多人不确定是否被感染了病毒、所以才会特殊的短暂时期短暂不允许街头拥抱;要是还没有疫情传播、或者疫情都传染线路清晰可控,那时候街头拥抱的人就绝大部分概率不是传染源、就可以正常举行,LIFETIME视界这种人出于不管民主专制地政客共通的为了政治目的而不惜各种耍流氓的这种姿势,将意大利疫情出现后禁止街头拥抱、再染上好像传染源就是最初爆发疫情的中国的华人那种渲染,完全没有医学实际科学内涵而且故意就是避开科学事实的检查对照、故意避开逻辑事实的制约地,用政治去作医学推断信誓旦旦宣布疫情社区传播开始之前的没什么街上行人是传染源而且发起人起码当时自身也不是传染源的“求抱抱”活动、既然是就得被渲染成传染源的华人举办的又是当时的街头拥抱现在被禁止了,所以就是那时候的求抱抱“真实注解”了意大利的疫情,那种到了让人感觉有点下流伪善的程度的故事涂抹不择手段的这种说法,怎么不去把没有华人接触史的第一二批意大利当地人新冠肺炎感染者附近的生活圈子的那些现在变得暂时短期内被禁止的、当时他们的电影院看电影球迷狂欢、派对、谈恋爱和游客游乐甚至示威抗议的群聚或街上近距离接触给说成真实注解了意大利疫情的传播,这样说不比牵强的政治猎巫式的东西更真实点吗,怎么不舍得这么说、不就是因为什么求抱抱的活动是意大利疫情的传染的真实注解这种说法、本来就是为了把政治对手给妖魔化得恶心的整人的政治伎俩而已吗。

所以说LIFETIME视界那种伪善政客手段卑鄙十足政治伎俩歪曲逻辑的模样让人不屑,哪怕是新华社办的,要意大利人不把中国人当病毒看,那究竟怎么错了?封建反动的清政府还去墨西哥和美国抗议过歧视华人工人,把现在凡是新华社等中国官方组织的、凡是被中国官方给支援的海外华人统统当作敌人的LIFETIME视界和章立凡等这样的放到1910、1911年那时,被确实很落后和反动的满清朝廷海外支援人权的墨西哥和美国的华人工人是不是就是走狗、是不是满清这样做也是邪恶的行为?他们现在的逻辑其实就认为是。

这和五毛那种得意嚣张的样子的逻辑方式是一样的,对不讲道理的五毛用不讲道理去也野蛮应对这种有效的方法,只局限于以毒攻毒、对于对方不讲道理时自身也对对方不讲道理去让不讲道理的行为同样殃及对方让对方自作自受,但是反过来自己本身原则上就是不讲道理的、不是自己用不讲道理去惩罚不讲道理的对方去迫使对方对自己讲道理,而是自己要的就是不讲道理,现在好像多么革命多么反共多么监督作用的那些中文圈网络暴民,其实就是这样的心态。不要以为鼓吹民主自由或者哪怕真得是民主自由的政客就是好人,民主政客里也是层次不穷那是常识、只不过专制的政客当然也是真小人,几条狗互相咬好过一只狗独大、但是打着各种道德幌子政治正确的幌子地装出君子样子的那些民主政客,虽然几条狗互相咬互相丑态相互牵制、比一条狗专制独裁要威力削弱很多,但毕竟依然是互相牵制的小人丑态,算不上正直的人、正直的人也搞不来根据政治需要歪曲逻辑的政治挂帅。

专门从事政治时评的那帮鸟人,从官方政客到民间政客,从专制政党及其五毛到自诩民主自由或者哪怕确实符合民主自由游戏规则的政权热衷者,都有职业病(人格病态属性),只要是政治敌人给组织的事情行为、哪怕那些事情行为如果是自己人组织的、甚至只要不是政治敌人给组织的的时候是自己认为完全没有问题的同一类事情行为,此时也要被认定是各种罪责的源头,同一件事只要是政敌干的,就是坏的;变成自己人干的,就认为干的没问题。如果把章立凡先生过去和别人近距离接触、拥抱、握手、亲切茶话会的视频回放一遍会怎么样?是不是也是展示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接触途径?

病毒的“传播接触途径”都发生在宿主的正常行为途径过程中,宿主不正常的内禀属性上病态才会出现的比如遗传性痴呆、自闭症和饮食睡眠失调所特有的行为里才会传播病毒的话、那么病毒早就自我灭绝了,正是因为病毒不会选择宿主不正常的环境接触途径去作为传播媒介,所以病毒才能存活,也就是只要是病毒这种严格寄生生活的“传播接触途径”,都是宿主正常的环境接触途径,包括飞沫这种很不卫生但只要不戴口罩和不保持远距离就无法完全避免的东西,都是病毒通过日常正常生活形态下交流时所需的近距离接触的空间来传播的,即使不通过飞沫这种很不卫生的形象而通过从一个人的肺部、气管和口腔鼻腔呼出又进入另一个人的口腔鼻腔气道与肺部的空气直接传播,病毒利用宿主的正常生活行为作为传播途径的原理都一样,凡是有科学素质的人都不会把“传染途”给妖魔化,隔离措施不可能是常态而只能是临时应急的做法,常态的做法不是把病毒“传染途径”的里的“途径”这种空间给切断,也就是不是把病毒可能走过的道路给给挖断,而是对病毒可能走过的通路进行消毒、免疫,或者例如对于少数难以治疗的品种的性传播途径的病原体进行安全套隔离生殖器体液接触却不隔离性行为那样只作不会影响到作为病毒传染途径的道路空间那样的正常生活行为的开展和满足的少部分隔断。因此,妖魔化作为”传染途径”的人与人的正常生活行为其实是恐慌和导致非理性的歧视的潜意识来源,通常发生在心理学头脑不好、缺乏自我反思能力而且综合科普素养水平也不高的人群,尤其容易发生在民族主义、集体主义排外的人群,当然也容易发生在别有政治目的的五毛和带正电的电子那样反物质式样的反物质性五毛(即跟五毛逻辑方式相同逻辑立论题设相反的那样的心理方式的网民)那里。


阅读次数:9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