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慈的思维有时相当奇怪,居然认为方方的日记应疫情后再写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3-13 19:25:29

张鹤慈的思维有时相当奇怪,居然认为方方的日记应疫情后再写,还引用”国家不幸诗家幸”去说没人希望因为要看诗人的文章而让国家不幸、这就显得十分奇怪了,诗家的“幸”不是因为无病呻吟而是因为真情实感,而真情实感来源于现实的不幸、现实的不幸是因、诗人的真情实感是果,张鹤慈倒是好像捂住诗人的情感不许抒情、唯恐诗人的真情实感引起共鸣“煽情”不利于统治者自恋世界”稳住一切”优先的秩序,这其实也是掩耳盗铃的一种品种、不仅通过让大家不要被煽情不要抒情就把现实中的不幸给自我麻痹掉、不可能不去抒情地装作这些真实存在的心理好像不存在那么那就真的被压抑被否认得变成不存在掉、不是这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维稳和幻觉很稳那样,而且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张鹤慈居然说“国家不幸诗家幸,方方的文章再煽情再好也应该等到疫情过后再发表”,这简直狗屁不通,不就是为了让人们的真情实感在真情实感需要抒发的不幸的当下不能被抒发出来、要等到已经没有什么抒情必要了再装模作样允许抒情、十足网信办那套吗,“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看来也是应该等到安史之乱平定了再发表、甚至等到大宋重塑百年承平之后再发表,就是这样的奇怪的感觉。

安史之乱的不幸是杜甫煽情煽得那么不幸、如果杜甫不这么煽情是不是安史之乱的人民和国家就会感觉自己“幸”一点?鲁迅如果不那么辛辣、是不是阿Q及阿Q们的国里的阿Q们就会感觉自己“幸”一点于是鲁迅也该等到不知多少年后中国完全没有适合鲁迅那些文章小说所批判的形象了以后再在阴间发表?国家不幸诗家幸,病家不幸医家幸、没有人希望因为有许多复杂的病理供应医学研究而让医学发达,是不是不研究医学那么病人的病理就被压抑得像注意不到的潜意识那样可以被自己自以为得消失掉?国家不幸诗家幸、那里的诗家的幸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正如病人家不幸医家幸里的医家,诗家在国家的不幸里的“幸”恰好是诗家的作品就是如同良药对国家的不幸的病理结构敏感反应地敏感激烈的纠正,“应该等到疫情过后再煽情”实际上是“就是不要触动心理上对社会不幸的敏感,不要去敏感注意到带来不幸的痛感的来源”,就是这种潜意识白日梦梦念隐意,所以才会有等于让“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等到家书重新不值钱后再发表那样的的奇怪想法的白日梦梦景表象。

阅读次数:10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