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物质样种族主义专门恶性强奸样恶毒凌辱华人种族的华人暴民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29 20:50:33

这种人多数是恨不得上街强奸杀人泄愤的那些草根垃圾暴民,歇斯底里仇恨周围社会进而歇斯底里仇恨华人社会、歇斯底里抓心挠肺丧心病狂地发狗狂恨不得全世界充当它们自己的替身替它们对着全球华人发泄恶毒蹂躏侮辱的那些变态佬来的,这帮畜牲样贱种主动比意大利人的原始心理都要精神手淫得发狂得多、比如有个推特网名“習包子”和“支那疯蛆院深切治疗部李主任”这种劣等低贱的变态贱蠢贱骨头,因为恨不得中国全员感染新冠肺炎、恨不得全地球把华人(它自己本人及其狗爹狗娘狗崽子狗婆娘这几只除外)当做病毒去消毒,主动精神手淫涂抹得好像中国就是变成传染病的样貌感觉、然后各地华人就被这种推特贱蠢支那贱骨头涂抹成支那传染病样貌形象的粘附成分、意大利的华人也要被粘附成好像就是传染病的样貌感觉的形象、根据这种精神手淫的心理安排就是没有病的意大利华人、也要被强行涂抹设置成就是有病就是传染病病毒。


所以那条猥琐的推特用户“習包子”、就根据自己这种精神手淫的粘附涂抹所设定的剧情、就是把意大利的疫情给涂抹成是被中国人给传染的那样,2月10日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的活动中觉着牌子“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求拥抱”的那个中国女孩、就被那条猥琐的推特垃圾“習包子”给涂抹成“2月10号求抱抱、2月24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爆发”,在这种猥琐变态佬强奸发泄时只管臭鸡八抽插不管别的的这种精神手淫的涂抹里、只管涂抹得剧情看起来就是那个街头为消除种族歧视而求拥抱的中国女孩给传染的、为了把这种剧情给涂抹创作出来而故意把意大利爆发的那些新冠肺炎的感染者全都没有一个有何中国人接触的历史、把意大利2月24日发现的那些新冠肺炎感染者没有一个是和那个中国女孩拥抱过的而且也没有其他中国接触史、把意大利全国上下盯着意大利华人进行排查地那个求抱抱的中国女孩也在被排查之列然而全意大利根本没有一个华人被检出感染新冠病毒的这些真正推理的线索,给全部精神手淫地抹除掉,即使全意大利感染的人没有一个有中国接触史、全意大利的华人包括那个2月10日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的中国女孩在内没有一个感染新冠病毒,那帮质子带负电电子带正电那样华人就对华人种族法西斯的反物质样华人法西斯烂贱贱蠢推特中文贱臭纳粹烂贱用户、就是发着烂贱狗狂满地打滚发狂种族凌辱除自己一伙外的华人人种的人那样地就是不管一切,只管把剧情给精神手淫涂抹它们自己的贱臭猥琐贱臭猥琐反社会变态歹徒的贱臭精液地把剧情涂抹成它们的贱臭意淫那样,只管涂抹得就是好像自己没有携带病毒的那个中国女孩2月10号街头求抱抱之后、2月24号就那些没有一个是与那个女孩或其他华人有接触的那些意大利人含糊地“反正都是意大利人、被当作就是与那个中国女孩接触过的那些意大利人”那样地“发病了”,精神手淫一边打字一边意淫发泄华人怎么被它这种烂贱贱臭粘附臭屎水样的变态暴徒给强奸凌辱供它泄愤那样、把意大利的剧情给精神手淫涂抹成自己这滩屎臭烂变态给的东西的屎样变态体验的幻想故事黏糊糊地粘附过去涂抹粘附而成的样子。

而那条烂贱发狂不人不鬼就像发狂狂魔歇斯底里邪气沸腾的贱蠢看猥琐“支那疯蛆院深切治疗部李主任”这条烂贱臭蠢的李主蛆,还在那个“習包子”这种精神手淫下一起变态佬贴一起手淫那样地、意思指向那个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的中国女孩地“这条0号病人母支蛆是不是没脸见人了这条母支蛆多哪里去了”,像那些不分不鬼妖魔鬼怪声嘶力竭地邪气沸腾的邪魔妖孽在咬牙切齿的这种变态狂魔的嘴脸,1分像人9分像鬼地发泄自己的邪魔发狂精神手淫,发着邪气沸腾的邪魔狂地精神手淫涂抹得那个中国女生就是0号病人、即使全意大利盯着华人找茬、警察医生密切追踪全意大利的华人、在意大利街头声称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而“求抱抱”的中国女生自然也是意大利那些找替罪羊的心态下的全国密切追踪行迹和揪住检查的对象、即使那个中国女孩不可能躲在哪里下落不明而不被意大利怀疑和报道、即使那个中国女孩明显没有从意大利官方监控的视线下消失而很明显接受检查并且根本没有携带新冠肺炎病毒、即使和那个中国女孩接触密切得多的她的同学、她在意大利的亲属朋友和身边的人没有发病、即使跟那个中国女孩在一起的中国同学等其他中国人没有发病没有携带病毒、即使和那个中国女孩接触要频繁密切得多的她日常生活圈子里的人无论中国人意大利人都长期就是集体不发病也即没有携带病毒、即使在意大利的中国人那么密切接触中国人自己却就是集体没有发病没有携带病毒、即使在意大利发病的恰好就不是和中国人有接触到而是没有和中国人接触过的才发病,即使这样明显的事实,“支那疯蛆院深切治疗部李主任”这种名字丢起得像抓心挠肺地满地打滚歇斯底里地声辄辄然邪气森森的妖魔鬼怪嘴脸扭曲地五官扭动的变态佬,依然就是本来就不是讲什么事实和道理而只是变态暴民报复社会发泄对身边华人社会的歇斯底里的强奸蹂躏那样的变态发泄地,就是将那个中国女孩给强奸犯发泄恶性强奸残忍凌辱的变态性兴奋地精神手淫粘附涂抹得好像就是被粘附着粘贴上“就是最初的传染源”的样貌感觉那样、发狂恶性强奸犯下流猥琐烂贱暴徒给她强行精神手淫粘附着粘贴上“就是0号病人传染得意大利疫情爆发、她即使自己都没有病我也不管,我就是恶性强奸犯发狂发泄强奸凌辱希望把我的精神手淫给强行粘附涂抹上去那样贱、把那女生给粘贴成就是意大利瘟疫病毒的源头那样就行就对了。你们一个个都要被我的恶性强奸犯发泄强奸犯疯狂发泄强奸凌辱的快感兴奋、像电脑病毒传染别的电脑复制自己信号那样你们的人脑被传染得分享执行我这种变态地跟着我一起这样精神手淫”。对“支那疯蛆院深切治疗部李主任”这种李主臭蛆贱变态,就应该给它打一针病毒然后让它作为0号病人被周围的人踩死、把它这类暴徒暴民作为一个分类把它们分类成一类传染源去消毒掉,让它们求仁得仁自作自受,反正它们现在也确实是在传染精神病,传染不是生物病毒那样的连续信号而是传染像电脑病毒那样的离散信号、像电脑病毒感染的别的计算机一个接一个复制自己的病毒程序那样心理信号感染得别人的人脑被它们传染精神病。

那个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的中国女孩、只不过打出招牌“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求拥抱,请消除种族歧视”之类,有什么错吗?自己是中国人自己不是病毒、请意大利人不把中国人当做病毒,这有什么错吗?怎么好像这样不把华人当做病毒、不会让外国人把华人当做病毒、都好像挖中“支那疯蛆院深切治疗部李主任”这种李主蛆的蛆祖坟、拦脖子铡断了李主蛆及其祖坟里的蛆祖宗们的蛆头那样让这条李主蛆丧心病狂受伤地咆哮?怎么都让“LifeTime视界”这种人说那是小粉红、然后一大堆LifeTime视界的那些臭粉丝纷纷草寇下山发泄强奸似的大骂“你在俄罗斯北朝鲜敢不敢求抱抱”,什么狗屁“虽然和疫情感染不一定有关系,但是疫情时搞这种活动不是明智之举”,疫情感染名企业的全部不是意大利华人也不是和意大利华人有接触的人、“求抱抱”里抱了的正好没有一个是被感染新冠病毒的,这不是不一定个疫情感染有关系而是一定没有关系,既然没有感染别人也没有被别人感染,即使疫情期间街头和陌生人拥抱不是很符合卫生上的保险做法,但是也上升不到政治上怎么不正确怎么政治上不明智的那种意思所说的样子,LifeTime视界和他那些恼羞成怒的粉丝无非是“你说中国人不是病毒、你让意大利人不去把中国人感觉成病毒,你就是贱啊可恨啊挖到我祖坟戳中我生殖器那样、你就是好像我找华人发泄恶毒凌辱的强奸泄愤时拦腰截断我的强奸动作发泄过程那样啊,你拦腰截断我强奸泄愤那样截断我猥琐的歇斯底里只顾越极端越疯狂越政治正确的脑残畜牲样对我仇恨的华人社会的侮辱泄愤的发泄、你就是阻挡我土匪暴徒残暴荒淫报复社会以发泄的对统治者的‘抗争’,所以你就是统治者的走狗、你就是小粉红”,所以这帮傻逼才会问“在俄罗斯北朝鲜之类怎么不敢求抱抱”,操你妈,这帮猥琐的屎臭暴民就像一群群十足的畜牲、就像畜牲发狂时只管满地打滚地发泄而不管其他、完全没有一点点自我检视的自我觉察能力和主观上的自我反省觉察的意愿动机,就是纯粹的畜牲在发泄,在北朝鲜俄罗斯之类专制野蛮的国家里不能在街上宣布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所以在民主国家意大利宣布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就是向意大利的民主自由宣战和挑衅、意大利的民主自由就是按这帮畜牲的满地打滚去变成“中国人就是病毒”所以就是民主自由?这帮畜牲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民主自由的心理营养、只有暴民打砸抢强奸杀人的畜牲样泄愤,它们所谓的“民主自由”其实只是这种畜牲样疯狗变态狂对抗确实不自由不民主的和他们利益冲突的统治者时、自以为自由民主和统治者是敌人、统治者和它们也是敌人,所以它们咬共产党之类统治集团就好像它们自己自己无论怎么变态发泄都属于自由民主那样自称自由民主,把自由民主这两个单词扯过来盖在没有丝毫自由民主的心理人格情感的营养只有残暴荒淫做梦都盼望肆无忌惮满地打滚一样淋漓尽致变态发泄的它们自己的身上。

所以,这种屎臭样恶臭暴民就没有一点点反思、根本不知道“在意大利你就感求抱抱,怎么不去俄罗斯北朝鲜求抱抱”这种好像“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是利用意大利和俄罗斯北朝鲜不同的社会自由去颠覆意大利的自由民主、不把中国人认定成捏造成病毒的话意大利就不自由不民主,意大利要自由民主就要跟着猥琐屎样恶臭暴民发狂侮辱华人种族地侮辱华人是病毒,这样意大利才好像何那帮反物质样专门种族主义蹂躏华人的华人臭蠢暴民是“一伙的、是自己人”,是它们一伙的才是按照它们的畜牲样偏执分裂地简单笨拙的脑残思维去跟他们一起披上民主自由这两个单词、才能是民主自由的,所以意大利人如果不把中国人当做病毒、不跟着反物质样专门侮辱华人种族的臭蠢华人暴民歇斯底里怎么极端怎么干怎么嚣张狂暴发泄凌辱就怎么鸡八抽插那样侮辱华人的话、意大利就“不民主”了,这帮腥臭暴民的潜意识就是这样,自己没有丝毫反思自己这种赤裸裸的变态心理的“逻辑”,而且也没有丝毫反思到自己那种好像别人在意大利有自由街上说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所以别人就是在利用意大利的自由颠覆意大利的自由那样的荒谬脑残的样子。难道像“LifeTime视界”这种人所喜欢的那样“我是中国人所以我是病毒、求歧视,求求你们歧视我也歧视我全家、歧视全中国华人”那样才政治正确才符合“不是小粉红不拥护中共”是不是?凭什么中国留学生在意大利街头求抱抱、说自己就是中国人而不是病毒、被中国官方称赞了、于是这就变成了LifeTime视界所谓的小粉红?小粉红是不是用“不认为华人是病毒那样肮脏下贱的种族”来鉴定、种族侮辱自己华人种族的就是翻身闹革命的不粉红的政治正确“觉醒”懂得自我种族侮辱以便累己自己种族里的统治者的;反之不肯自我种族侮辱的而且还年轻还是学生的、不肯自我种族侮辱、就不能把自己种族里的统治者所统治的自己种族这个“世界”给涂抹成肮脏下贱的、也就不能连累到自己种族里的统治者、不能便于把那统治者集团所统治的空间全部涂抹成有毒肮脏承担一切毒素、进而而让清洁光明正确伟大从那些毒素中分裂出来归于自己,反对自我种族侮辱的所以就妨碍了自以为政治正确的这样干的、所以就是“小粉红”?

阅读次数:16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