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对新冠病毒起源说法不全是洗地,包括中国应有多个起源地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29 13:54:16

意大利和韩国的人围绕自身国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产生的精神病病理

意大利人挖空心思举国排查在意大利的华人、目标锁定在意华人地排查新冠病毒携带者但是死活查不出、而且感染病毒的意大利人偏偏还都是跟在意华人没有接触的意大利人,于是出于自恋的傲慢、不肯放下以自身种群为干净洁白的自恋世界的自恋潜意识,意大利的防疫专家组组长推测意大利的瘟疫是中意断航之前大约1月15号左右从中国传到意大利、感染了他们那个1号病例,让他们那个1号病例在1月15号左右感染然后2月19日左右发病。这种说法假设了意大利的1号病人的病毒潜伏期长达34天左右,这还不是致命缺陷、致命的逻辑环节是即使1号病人体内的病毒潜伏期特殊地比平均值14天左右长出一倍以上,1号病人起码也要接触过从中国来的人、有与中国相关的接触史才能怀疑被中国来的病毒携带者所传染,即使是1号病人不直接接触假定是传染源的从中国来的人、但通过接触了直接直接从中国来的人的别人而相当于间接接触来自中国的假定的传染源的这种情况,1号病人34天左右那么长潜伏期之后、比1号病人还“被传染”得更早而且必须有中国接触史的那些假定中存在的人,也在意大利全国怀疑华人、而且排查与华人有接触的其他人的关注下,不仅不发病、甚至还检查不出携带病毒,在意大利的华人也不仅不发病而且同样查不出携带病毒,真的因为华人及其直接接触的人统统身体状况特别好、病毒在自己体内潜伏一段时间发作不了又被消灭了、但是潜伏期地传染给了没有和华人有直接接触的非华人吗?每一个在意大利按照“华人就是传染源”的意大利卫生部预设从而都是高感染率的华人及与其频繁接触者、身体都统统那么强壮吗?这符合统计规律吗?

所以意大利的防疫小组带头科学家推测意大利现在翻箱倒柜揪住华人检查也检查不出来的0号病人、是一个半月前那个中意断航前的时候被来自中国的病人给感染的,这个推断是不成立的,这个推断只能建立在既然与中国相关的人没有直接接触的当地人发病、那么与中国相关的直接接触的人特别直接就是从中国来的华人自己不可避免的更多更密集感染发病的基础上,既然这个华人及其相关直接接触者必须更广泛密集地大量感染才能成立的基础不存在、把责任推卸给中国来的人、则就是意大利人包括那个意大利防疫队伍组长的自身族群的自恋潜意识把脏的病的投影给别人以保全自身自恋完美的感觉的一个自我安慰,虽然他认为还不能排除病毒来自于中国是有可能的,但是来自于中国被感染者则不可能,来自于迁徙的动物等还是有可能的,而这没法隔离,也无助于意大利人把脏的病的的体验形象投影给替罪羊。

鉴于中国以外的多个地区爆发的新冠病毒感染非常与人们预想的相反、偏偏发病和确认感染的都不是华人、也不是来自中国或途径中国的其他族裔的人,也不是和这些人有接触的人,而是好像隔山打牛那样无法追踪到传染路径的人群感染了新冠病毒,因此钟南山提出新冠病毒可能并不是起源于中国、并不见得一定是中共授意的洗地,而是有一定的新冠病毒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自发的产生的科学可能性作为基础的,当然因为中国的疫情率先两个多月发生,所以新冠病毒可能在某种地球新的环境条件下由世界各地动物身上潜伏的旧型某些冠状病毒混合重组而纷纷地自发演化形成,而这种情况首先在中国的武汉发生,此后随着导致旧的不同冠状病毒混合重组的某些自然环境条件在别的地区也有所形成、加上当地本来潜伏有相应的旧的冠状病毒,那么当地就有了出现自己本土的0号病人的可能性;

而中国爆发疫情以后,世界各地出于恐慌和自闭-接触心位的好像不同的皮肤感觉被包裹在不同的外壳里;中国爆发了疫情那么就像是“中国”这个自闭接触心位体验模型所感受的样貌体的样貌属性、染上了传染病的印象感受的“属性”,所以中国就变成好像传染病本身,又由于全世界的那些卫生部不懂的觉察自己的潜意识、被自己的心理病态给误导了自己的生理防疫工作,自以为把那个被自己自闭接触体验模式水平上的潜意识投影机制给投影了“瘟疫”的形象色彩的中国相关的人的形象,就相当于把所有瘟疫的传染流行的都投影堆放给自己心理印象上的“中国”,然后“自己的世界”的样貌感觉重新干净起来没有一点问题和风险了,所以纷纷违反医学常识,自以为把“中国”这个形象样貌的意象从自身隔离开、比如从中国来的人等等都给隔离开、就像外壳包裹住自己了那样、自己就把不好的都投影排放给了有病的传染病样貌意象那样的别人了自己就肯定干净、肯定高枕无忧了,于是纷纷违反医学常识、自己不做纵深的防疫加强和卫生消毒的防疫准备,只把防疫指派给包裹住鸡蛋蛋清的鸡蛋壳那样的边界隔离,隔离虽然查的很紧、但却像个马奇诺防线,马奇诺防线背后的自己内部根本没有做好能够纵深对抗疫情的卫生准备,所以,中国的病人连离开自己家都被过度夸张地封锁得很困难、跨国时还要面对国际的防疫封锁、已经不能向世界输出病人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比中国疫情爆发得要迟来一个月的其他国家的疫情爆发。这就不可能像伦敦帝国理工大学所推断的那样是中国还在掩盖疫情时从跑到世界各地的人给传染引发的,因为中国向世界各地输出感染者的时候更密集的像本地首先爆发疫情的地方以外的各个地区也在输出感染者,然而中国其他地方很快就接二连三地病人发病了、世界其他各国的病人如果是被中国前来的病人给感染的的话、有什么理由会集体延迟一个月才发病呢?一开始外国发现的从中国前来当地旅游和出差的病例虽然不少,但是传染半径范围内的人都遭到了及时的隔离,而现在中国以外各国爆发的疫情的病毒潜伏期平均时间也依然是2星期,有什么理由认为中国以外每个爆发疫情的国家的第一个感染者身上的病毒统统不约而同潜伏一个多月、然后把时间从现在往过去逆推一个月地认为那些地方的病人就是最初被中国来的感染者所感染的呢?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这帮意大利人和韩国人找华人的麻烦,实际上相当于历史上中世纪的猎巫婆,凭借自闭接触心位那种最原始最简单最脑干网状结构原始模型“粘附”式印象感受的、心理因素简单平面而肤浅的想法所形成的心理印象过程,去构筑出关于“现实世界”的形象画面、还把这种最原始的体验模式所形成的简单肤浅而离谱的”现实”形象当做现实去烧死几个女的、把被烧死的几个女的当作替罪羊。看看韩国那些脑残医师协会、居然厚颜无耻地声称韩国现在的疫情不是因为新天地教会万人集会发生的感染、而是因为不知道是谁的在韩国的中国人武汉人感染了疾病有偷偷摸摸不知道究竟怎样感染了新天地教会集会上的人、所以新天地教会才传染别人的,在韩国同样找不出华人感染病毒的案例、同样感染者反而都是没有接触过华人的、到韩国去的华人同样几个月前就没有游客和岀差只有长期工作学习而起码几个月住在韩国而且就是长时间不发病也检查不出携带病毒的,但韩国那些心理原始就像低能的野兽受了惊乱咬人那样简单原始心理活动的脑残、就是自己爆发了中国也爆发的疫情、就觉得是自己感染了携带着疫情形象色彩的中国形象的样貌感觉、自己的世界的样貌感觉被中国的疫情形象的样貌感觉所“感染”了、所以哪怕在韩国的任何一个华人包括武汉人都没携带病毒、也要被那帮傻逼集会起来冒着自己互相传染的风险高喊“中国人武汉人滚出去”。自己的国土上自己人有病别人没病、但自己的有病无论如何就是没病的别人给感染的、只是因为别人的十万八千里外的老家的人很多有病所以没病的别人也要被粘附心理的粘附感觉给粘附涂抹成携带着“有病”的样貌属性、然后把自己给传染了,于是这样被粘附样涂抹得携带“有传染病病”的样貌属性的别人就按照这种自己想象里过滤加工的样貌感觉、自己偏偏没有携带传染病病毒地把病毒传染给了自己,于是自己国土上自己有病而别人没病、这是因为自己被一直没病的别人给传染了,所以有病的自己要一直没病的别人”滚出去”以免那些没病的别人把病传染给有病的自己,这就是非常典型的中世纪猎巫、把黑暗印象投影给替罪羊、烧死替罪羊来泄愤的做法。人类群体的潜意识其实跟仅凭本能乱窜乱跑的低级动物其实也差不多,虽然低不到鱼类爬行类等低级脊椎动物的地步,但也和飞禽走兽发狂受惊乱咬乱啄差不多。这种情绪当然中国自己的人也不能免俗,并非只有韩国人意大利人或别的什么非中国人才会这样,精神分析的杰出贡献之一就是非常直接地把握到人类的丑陋需要一直保持足够的觉察和警惕

阅读次数:28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