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模糊数学打击HIV家族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13 04:30:34

用模糊数学打击HIV家族

从模糊数学的角度来看,每一种真实度从0到1的半开半闭区间的模糊集合里都包含着真实度为1、对应着康托尔集合论里的经典集合的子集,这种非真即假二律背反的简单信息秩序的子集实际上就像模糊集合的元素的定义的地基,偏执分裂心位的二元对立简单模式也是抑郁心位复杂信息关系的演绎过程所依赖的背后的母体、就像从大前提推衍像细致的小前提,经典集合非此即彼的二律背反,就正是跨越二律背反的机械法则、从而在更加充满可能性的空间里来回振荡、辩证地在二律背反的两极之间反复互相否定、在这种两极之间反复互相否定的过程中不断找出对立一极中与自身相似的演化为自身的倾向、从而形成”辩证”的相互依存的性质、进而跨越了二律背反非此即彼的机械法则地、将二律背反非真即假的真假两命题的机械形态柔化、将对立两命题分解为更细致可重组的成分地相互不同程度不同组合方式整合起来、这样形成的真实度介于0与1之间的模糊集合,就好像说一个“美人”、究竟怎么个美法、具体什么指标得什么数值精确范围是多少算是美人或者非美人?这就不是二律背反的机械法则所能处理的复杂高等信息内涵了,不过这样的真实度在0到1之间信息内涵总会有一些非此即彼的化简分类到最后的、都可以化简到不能再化简的、类似于最基础最原始的出发点上的析取概念,对应着最简单最普遍得二律背反的、偏执分裂心位心理模式(正常使用状态地)所处理的二元对立的分类,这种分类秩序构成了逻辑思维的原始地基,丰富的辩证逻辑推荐就像在这种二元对立的笛卡尔式样“永无差忒的几何线条”发生震荡整出来的模糊光影和模糊边界、使得机械变得弹性和有了生命。

费了这么大力气说完这些抽象的模糊理论的数学集合和逻辑哲学,其实我是说想说,淋巴细胞对待艾滋病病毒这类生物武器人为不小心制造出来的奇怪病毒,缺乏的正是对艾滋病病毒的表面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那些“不同亲缘程度上属于艾滋病病毒物种”的不同排列方法的这种模糊集合、其中必然包含的非此即彼非真即假的氨基酸序列形态片段———给辨识出来的自组织应答性辨识,艾滋病病毒这种加入了生物武器战术在里面的特殊病毒、与其他所有病毒都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即使这种病毒的遗传物质RNA没有变异、其自身的蛋白外壳的氨基酸序列也会不停地变动以躲避淋巴细胞合成的抗体的追踪,但是这种氨基酸序列的变化方式的排列组合的范围就像是一个模糊集合,在这种真实度从0到1的半开半闭区间里艾滋病病毒毒蛋白外壳氨基酸序列的变动虽然会因为艾滋病病毒的RNA的变异而存在从一种型号的HIV的氨基酸序列向另一种型号的HIV的氨基酸序列过渡的可能性,不同型号的HIV对人类的毒性也不同,如果HIV的RNA及其对应的氨基酸序列变换方式与范围变异得太远、就会丧失HIV的亲缘性变成失效的死病毒或者变成不起毒性或者不能逃避查杀的病毒,比如感染猿类的艾滋病病毒SIV和感染人类的HIV就不同,虽然二者有一定的亲缘关系,但是亲缘关系超出某些二律背反的明确分类范围,所以感染人类的HIV在黑猩猩体内立刻丧失活力根本无法感染黑猩猩的细胞,而感染猿类的SIV也在人体内缺乏生存能力。

所以,艾滋病毒家族的毒株在人体体内能否生存和传染、对应的RNA序列及其支配着的蛋白质外壳的氨基酸序列不停变化过程中的排列组合,是有一定的边界的,虽然在哪其感染也对其反击的分析艾滋病病毒抗原而生成细胞因子指导对应抗体合成的Th细胞看来,不断变化排列氨基酸顺序的HIV毒蛋白外壳好像是不断翻新的新的康托尔经典集合的新的元素,但是如果Th细胞不将这些HIV病毒蛋白的氨基酸序列看作是康托尔经典集合论的二律背反“要么就是这种特定的一个一个氨基酸完全处在相应位置氨基酸序列、要么就不是”的集合和元素,而将其看作一个模糊集合、在迷糊集合里无论HIV的氨基酸序列的排列组合怎么变化、各种变化对应着HIV邪恶病毒的亲缘属性远近的不同也就是真实度的不同,但都有一个真实度为1的氨基酸序列排列方式的子集合作为“能够感染人类的那类艾滋病病毒的氨基酸排列的内容”的集合定义的边界,超越了这个边界、其内涵就会一下子发生拓扑结构的突变、遵照二律背反方式地从量变到质变地一下子变成不能感染人类的另一种“种”或者“属”,就像弹簧拉到一定程度突然发生突变不能自动恢复形变前状态那样。

这种数学定义上的拓扑结构的突变,对应着HIV无论怎么变异怎么变换氨基酸序列,在Th细胞的角度看来这些不断变换的氨基酸序列就像是一群有着不同属性不同亲缘程度地有着不同毒性的一类模糊集合,如果要一个一个地追踪,就像假如要说什么人长得算是恶心、将“长得恶心”的面部特征用经典集合的定义一一列举精确部位及其精确数值,显然是跟不上随着时间变化的“恶心”标准的真实度的变动的,这样的列举是无穷无尽的,所以如果将HIV的邪恶氨基酸序列当作一个一个精确集合的元素、那么永远都数不过来,Th细胞如果也按精确集合的方式去数HIV的氨基酸序列,那么就数不过来、难怪会抗日的合成跟不上HIV氨基酸序列的变化、疫苗也跟不上邪恶的HIV的邪恶的RNA变异了。

但是如果Th细胞能够将HIV作为一类模糊集合的元素、也进而将HIV表面不断变化的氨基酸序列变动看作一个HIV模糊集合的模糊非空真子集合,这种HIV氨基酸序列的变动、就相当于属于HIV氨基酸序列的排列组合的真实度的浮动,浮动到不同距离对应着亲缘和毒性的不同变化,在这个模糊非空真子集合里必然存在非此即彼二律背反的、能够抓住之后就一劳永逸地追踪认准的、属于康托尔经典集合的氨基酸序列片段(可能连续也可能跳跃也可能不同真实度地连续和跳跃),这一部分氨基酸排列的片段,是不能改变的、对应作为HIV这种邪恶物种的邪恶氨基酸序列的浮动变化所形成的模糊集合里、作为一个模糊集合的必须的定义基础的、符合二律背反定义法则地非此即彼的康托尔经典集合里的元素的属性的氨基酸序列排列方式的片段,这个片段可能不是连续的也可能是连续的,但就像一个模糊集合里必须具有不模糊的元素作为逻辑地基那样必须存在,而这就是构成河保障HIV的毒性和物种亲缘归属边界的氨基酸片段序列方式,只要刺激Th细胞识别这种片段,或者找到这种片段所对应的RNA片段、接下来疫苗和这种方法下的药物就只是技术成熟当面的时间问题了。

阅读次数:237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