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等以“武汉病毒”发泄心照不宣刺眼侮辱的偏执分裂扭曲态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12 15:31:38

推特上许多暴民出于精神变态的病症、俄狄浦斯情结向权力父亲作对的潜意识支配下为了作对而作对的政治欲望长期得不到满足、于是歇斯底里地用偏执夸张仇恨整个中国社会和仇恨整个与中国人相关的形象的外部环境、以补偿自身受伤的自恋让自身受伤的政治仇恨恨意的自恋得到歇斯底里的侮辱性报复发泄的这样的动机,非常恨不得新型冠状病毒就是武汉特产、就是武汉人和武汉的形象、通过主观仇恨恶意地侮辱武汉从而侮辱中国人、进而达到“为了侮辱中共所以就要偏执分裂态过度进行补偿性发泄地恶狠狠侮辱华人侮辱武汉在所不惜,而且侮辱的应该、不这样发泄侮辱、还讲什么人文、你就是替中共遮羞”,很多洪秀全张献忠土匪起义的哥们儿似的推特华人暴民就是这样,包括北京的章立凡、自由亚洲电台的许多记者都有这样的、章立凡就把WHO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命名称为“代中共遮羞”,好像非要把病毒这种半生物和武汉帮在一起、让自己得到发泄含沙射影地发泄对没有脱离中共管制的武汉和武汉人得侮辱,一边侮辱一边找日本脑炎西班牙大流感之类作借口、一边用这种借口表面上装作不是侮辱不是歧视的姿势去堵别人批评的嘴、一边要的就是心照不宣地发泄侮辱、心照不宣地要别人也感受到侮辱接受到自己的侮辱地获得心照不宣的侮辱的效果的。

这类人找这么多日本脑炎埃博拉病毒之类借口,实际上就是一边用这些作为借口、一边心照不宣地就是用所谓的“武汉病毒”去恶毒发泄对武汉的恶毒侮辱以便这种侮辱的余波波及到中共,所以比如章立凡才会说避免这样的用法避免这种导致对武汉和武汉人的歧视的做法是“遮羞”,如果自己都不认为这是侮辱和歧视、自己的心理兴奋都没有集中到这种“羞”上面,就根本不会有兴趣去对所谓的“遮羞”这么有兴趣还要专门纠结好像遮住了自己认为的“羞”的病名。

而帮着这种做法的那些张献忠洪秀全现代喽啰现代哥们儿们,本身也是非常心照不宣地知道这种心照不宣的歧视效果,所以乐于找什么日本脑炎什么西班牙大流感什么中东呼吸综合征来做借口,这种恶棍自己正是知道有了埃博拉病毒以埃博拉河命名之后别人和自己去到埃博拉河也对埃博拉河心存芥蒂、好像埃博拉河就像个病毒河那样,所以他们才故意装聋作哑地用埃博拉病毒的名字为借口、就是要让武汉永久承受这种侮辱和歧视、来供应它们精神变态的偏执分裂样扭曲的仇恨恨意的自恋的指向中共、进而不仅指向中共而且指向他们心理生存世界的周围整个华人环境这种“外部生活圈子”的补偿性报复的侮辱发泄,这种典型的精神扭曲的病态仇恨的自恋性狂怒发泄侮辱淹没华人环境的病态欲望,并非因为认知上智商比较低、不懂的日本脑炎换成日本病毒、西班牙大流感换成西班牙病毒侮辱导致的非常刺激性地刺眼的恶意侮辱的效果,所以才傻不拉几地说什么武汉病毒,而是章立凡、自由亚洲电台、以及推特上那些像张献忠老巢和洪秀全杨秀清的军营似的华人推特的那些用户自己非常清楚日本脑炎换成日本病毒、西班牙大流感换成西班牙病毒、香港脚换成香港霉菌的话就是如何刺激性气味刺鼻刺眼的恶毒嘲笑恶毒侮辱的和歧视的效果,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坚持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武汉病毒”,而且将阻拦这样的侮辱做法的科学家也进行恶毒的株连,谁阻挡他们和中共之间相互的病态恩仇里他们什么事情都借题发挥的、为了侮辱中共而巴不得偏执分裂样过度补偿地整个“不是自己和中共不停地恩怨”的身边异己环境的每个内容都变成自己含沙射影波及中共地冷嘲热讽不惜发泄侮辱的对象的这种行为,谁阻碍了这样的偏执分裂样过度补偿、谁就会被他们当作和中共勾结或者白左太过对中共绥靖或者白左太过圣母太过可恶地也被他们发泄病态自恋骄慢表现的代偿性的侮辱报复。WHO对新型冠状病毒的Covid-19的学名命名本来是一直以来常规的科学规范,而且公开表明了这就是吸取了”中东呼吸综合征”之类命名的确引起了对地域、人种和宗教的歧视,所以现在不将病毒或疾病名字与人种、动物和地名挂扣,不将病毒、疾病的名字与人种地域或动物挂扣的逻辑和文化思维有问题吗?这本来是文明的做法,但章立凡、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就像带正电的电子那样反物质样纳粹专门歇斯底里侮辱华人人种和地域的纳粹华人推特用户群体们,偏偏就是觉得这样的病毒与疾病命名故意不引起对华人和特别是对武汉人的歧视、它们就觉得这样做有问题,觉得这样做要么妨碍了自己为了对中共的讽刺而任何事情都不惜含沙射影波及中共的侮辱对象素材的病态补偿行为(比如章立凡和自由亚洲电台),或者觉得这样拦住了自己暴民土匪残暴凌辱的侮辱发泄对心理生活世界里作为自己生存环境外部世界的华人的淹没(比如那帮反物质电子带正电荷式地专门对自身所属华人进行法西斯洋种族仇恨和凌辱的华人推特用户),所以连那些科学家也要遭到这帮反物质样病态人士们的侮辱。

其实,埃博拉病毒的命名本身就是因为发现者为了避免对当地村民造成歧视而使用丛林里的埃博拉河作为命名来源,埃博拉病毒这个命名、本身就表明了用一个城市或者与一群人一群主体有关的名字进行命名、很容易造成对那个城市或者那群人口造成歧视,尤其是病毒不同于疾病名称、病毒这种有主动行为的半生物一旦以武汉之类与人的主体有密切关系的地名去命名,很容易被过渡成对与这些地名相关的主体的象征指示而形成非常恶意的歧视,这种心理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就像日本脑炎不仅是日本脑炎而且还要“日本病毒”一样,当然那些恶棍坚持什么武汉病毒武汉病毒的命名、要的就是这种恶性自恋的骄慢狗崽子欺负虐打别的儿童时摁住别人要别人就是要接受自己变态自恋那些病理防御机制的侮蔑性炫耀的羞辱的效果,找什么日本脑炎作为借口无非装作不是歧视的外壳去堵住别人批评的嘴、但却实打实地心照不宣发泄这种敏将日本脑炎改为日本病毒似的歹毒侮辱。

至于西班牙大流感这个例子,就更加反映出这帮人的恶毒用心,西班牙大流感的名字由来、是因为封锁疫情报道的恰好不是西班牙、既不是病毒爆发地也不是感染人数最多的西班牙因为没有参加当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也就没有封锁新闻报道、不用因为疫情报道而动摇军心让军队不敢聚集,所以被安了个“西班牙大流感”的名字、彻底成了背锅。拿这种例子去说“西班牙大流感不也这样命名一场流感、凭什么不说新型冠状病毒是武汉病毒”、科学家不歧视华人就是科学家勾结和绥靖中共的那些精神偏执分裂发狂样病态扭曲还自以为是自己很西方普世价值的那帮精神病毒样离散信号方式传播精神病的变态们,其实要的也是这种西班牙背锅那样的效果、不管怎么地武汉人和华人受歧视就是好的、华人和武汉受歧视有利于中共被嘲笑、所以就应该作为无辜罹灾城市和无辜被波及人群地受到恶意嘲笑恶意歧视,嘲笑得符合普世价值歧视得自由民主,不这样变态地不将本来传播和生长都不是哪里或者什么生物身上的土特产的病毒的命名与特定人种地域和动物挂钩、这样的文明的做法反而是是不符合自由民主不符合普世价值的是勾结绥靖的,这帮反物质质子带负电电子带正电那样地去纳粹的纳粹样泥腿子就是这样的贱变态。



阅读次数:10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