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无辜居民万家宴感染新型肺炎而残忍狞笑大声喝彩的暴民土匪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11 20:29:12

武汉江岸区百步亭万家宴的人,被蒙蔽疫情、不知情时参加万家宴这种民间娱乐饮食活动,就连这、都好像跟那些大声喊好为万家宴人群感染肺炎大声喝彩的那帮变态有阶级仇恨似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爆发人传人、在中国官方掩耳盗铃下大规模传染以来,那些网上平时骂共产党怎么独裁、给人以为这帮人多么热爱自由民主但再一看全是对待自由民主就像洪秀全对待天父天兄似的、发泄的全是阴暗扭曲的仇恨情绪、以咒骂共产党独裁为名发泄的主要就是自己阴暗扭曲的变态仇恨,主要就是和共产党有恩怨而且过得不好的自己,把自己活得不好的华人种群社会当作一个和自己分裂对峙的整体另一侧,这样偏执分裂划归“压迫自己”的环境一侧里面各个都是共产党世界内容,个个个体不管实际个性如何全都是共产党在压迫它、或者再稍微精细点按党员身份按职务按参加过什么社会生活等齐划一划分指定性质属性,被划分为好像阶级敌人那样的所谓共产党和所谓帮凶通通承担它仇恨的发泄折磨、供它阴暗变态的心理,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感染、蔓延全国病导致华人在国际上受到一些歧视,这帮变态就最是高兴的像狰狞的邪魔呲牙咧嘴手舞足蹈地狞笑,怨毒得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的怨恨恶毒得猥琐眼神下丑陋的嘴巴咧嘴歇斯底里地狂笑一样。


就是这帮变态,丧心病狂地好像参加个万家宴多么死有余辜多么活该被恶毒折磨活该肺炎的罪行、好像万家宴只不过共产党用来粉饰自己治下的太平所以参加万家宴这种民间过年的生活都变成多么罪不容诛、多么活该被肺炎恶毒地折磨、多么要被它们冲上去作为共产党帮凶恶毒发狠地凌辱虐待的这帮“反共”网民,其实就是那些丧心病狂残忍变态的令人发指的变态暴徒凶手在怨恨虽然官府、官府虽然很坏或者很差、但这种人格扭曲残忍恶毒又偏执发狂的变态歹徒仇恨了官府就成了好人了吗,对官府发泄的仇恨久真的是受压迫民众奋起反抗那样正义了吗,这样的歇斯底里丧失人性、残忍冷血地丧失起码人类正常感情、完全从正常人性中脱落出去的不人不鬼冷血恶毒得狰狞发狂的暴徒,一个一个单独行动不掺杂政治那就谁都看得出来是变态狂,这样丧失人性丧心病狂的变态掺杂了政治好像某一政治派别而且还是在骂权力欲极强的共产党、在用冷血怨毒的表情诅咒没跟中共开战的华人,由纯粹刑事精神病上的变态佬变成政治暴徒,这时候政治暴民的政治就掩盖了暴民的残暴,好像杀一个人是犯罪杀一个城市的人就是政治风云而已那样,这帮变态也靠着这种政治去麻痹自己的顾忌之心、越发反人类残忍恶毒冷血狰狞得歇斯底里!


就这样的残忍冷血的变态,好像别人参加个万家宴这种不是政治生活的民间生活活动都成了“替共党张目”,以后共产党还有任何一个政绩工程无论盖房子放贷款唱歌跳舞扩招学生各种各样凡是共产党炫耀过的政绩的项目被老百姓参与过的,参与者就动不动变成替共党张目,动不动成了活该肺炎该被恶毒折磨虐杀的那样,这种“反共”的自诩什么自由民主什么人权什么普世价值,哪有哪怕0.001点的普世价值自由民主人权之类的线索在里面,从头到尾就是一群变态发狂恨不得自己的残暴折磨的发泄淹没全社会的发狂匪徒在自称自己是政治异义是民主自由的,比洪秀全杨秀清那些自以为多么洋的乡巴佬土匪十足封建土包子土匪拜上帝教还要更假。

一群这种像洪秀全拜上帝教样的”异议网民”十足土匪暴民一路烧杀抢掠发泄仇恨自以为自己者很政治正确的傻样的东西,这种土匪暴民的本性还结合上共产党土改文革搞斗争迫害的政治逼格的色彩,谁不够偏执分裂地阶级斗争谁就是共产党阶级的帮凶、这些谁谁谁们的肺炎就是活该、就是阶级敌人患上的肺炎是不该同情的、是阶级敌人就应该这样患上肺炎就应该这样没人治疗地病死折磨死的,纯粹就是没有人性的灵魂扭曲变态狰狞的变态狂,在发泄自己变态狂那些阶级斗争政治站队地歇斯底里发着狂发狠迫害不够坚决站队和共产党处于偏执对峙的战争状态的老百姓,实际际上就和共产党土改文革大清洗时歇斯底里地偏执极端上纲上线的样子一样,这帮共产党有仇互相咬的反社会人格扭曲的土匪暴民、就是那种文革偏执极端阶级斗争变态熏陶过来的老人渣,成长期间长期接受文革式列宁党苛刻偏执斗争文化的邪恶熏陶,现在就用这些被熏陶出来十足文革土改时发泄内心变态而恶毒残忍折磨迫害被上纲上线的恶棍样,实质上就是就这样的恶棍属性、这帮恶棍的这些变态过去以共产党抓阶级敌人的形式迫害和折腾一般人;现在这帮恶棍的这些变态、在这帮恶棍身上以抓共产党和共产党的帮凶的反过来的形式表象、去同样红着狗眼发狂上纲上线朝外部世界倾斜发泄变态仇恨地对社会对一般人发泄恶毒仇恨的变态发泄、对着社会一般人疯狂发泄形式方向相反逻辑性质一样的偏执发狂歇斯底里的上纲上线,用形式方向相反而逻辑内涵属性实质一模一样的偏执变态政治正确去抓共产党及其帮凶这种“阶级敌人”,疯狗一样对着一般人发泄上纲上线的歇斯底里。



这种变态狂所谓的反独裁纯粹,不就是就像互相残害的黑帮培养出来的土匪按老大教自己的去杀老大顺便和老大一样杀站队自己不够坚决的绑票人质和老百姓,又和黄巢张献忠之类其实差不多,黄巢张献忠之类吃人肉大屠杀的土匪对朝廷黑暗政治压迫到自己心怀不满、挣扎起来心说压迫别人也不应该轮到朝廷而应由自己这帮大屠杀吃人肉的土匪来当老大来当压迫别人的爽角色,这种黄巢张献忠的本质加上土改文革熏陶培养出来政治上纲上线偏执极端政治站队阶级斗争的手法,实际上就是残暴恶毒变态心理扭曲人格而仇恨社会和仇恨人类的那些狂魔样变态疯狂的恶棍,就像起义反抗朝廷的黄巢吃人肉和张献忠大屠杀、这种草寇土匪杀人放火朝社会发泄仇恨的变态加上了从列宁党的熏陶那里学来的政治上纲上线偏执极端搞政治正确阶级斗争的插入基因,于是就用共产党上纲上线划分阶级成分揪斗阶级敌人那样去上纲上线揪斗因为参加万家宴这种民间过年娱乐文化所以是“共产党的帮凶”的阶级敌人,黄巢张献忠的土匪样加上了土改文革歇斯底里上纲上线划清政治站队界线、偏执极端上纲上线划分阶级成分揪斗阶级敌人的样子、黄巢张献忠的恶毒残忍土匪嘴脸还加上偏执极端上纲上线地对与共产党这种阶级敌人斗争不够坚决决绝的阶级敌人的发动恶毒迫害的残忍折磨和斗争的政治表情,于是这帮把参加只不过是共产党的政府官方承办所以就好像成了了共产党恶毒政治活动的万家宴、被隐瞒疫情条件下不幸染病的这种情况,都要当作是共产党的帮凶的这种说法的嘴脸,就好像乔治·奥威尔写《1984》的生活经验来源里的西班牙内战里“革命”的那帮共产国际“革命访问”,这里发狂地搞站队划界限斗争迫害的变态就相当于奥威尔参加过领教过怎么偏执极端的的那些共产党,偏执极端上纲上线地歇斯底里搞斗争迫害的样子,这里歇斯底里“万家宴百步亭社区万家宴的人参加万家宴就是给共党张目,肺炎活该、死得好!”的那群抓心挠肺地发狂的变态疯狗,就是那种歇斯底里搞站队划界限搞变态快感乐在其中得斗争迫害的那种变态,歇斯底里疯狗一样恨不得像条疯狗拼命谁不追随自己发狂打滚谁就要涂一身病毒才好的死样。

这样的死样,其实一直都有,黄巢张献忠朝人类朝社会发泄变态仇恨就是这样的嘴脸,不过在网上把帮抓心挠肺地发狠的暴民那里它们自身版本的黄巢张献忠嘴脸上,要加上土改文革的草根流氓起劲地偏执极端上纲上线、起劲偏执发狂着发动以阶级斗争为名揪斗阶级敌人的社会迫害、从而好像全社会就得跟着自己的偏执发作而紧急处于与“阶级敌人”的紧张军事战争状态、紧急军事战争状态下还参加对方的万家宴于是那就是通敌的的这种表情,于是这帮自己这种造共产党的反就像黄巢张献忠变态土匪造朝廷的反的土匪,在自己那张对着共产党的黄巢张献忠嘴脸里添加土改和文革的歇斯底里表情后,就变成全民都要像土改共产党批斗地富反坏右文革“革命派”批斗阶级敌人时那样揪斗共产党及其帮凶,全民都好像文革土改时随时紧急与“共产党及其帮凶”处于紧急军事战斗状态,于是这时候谁不听从这帮文革土改政治特色的黄巢张献忠的意淫、谁没有按它们的意淫紧急处于与共产党你死我活军事战争状态那样对峙、还居然正常过日子地去参加共产党高的万家宴去过年,谁就是典型的好大一个要揪斗出来私通共产党的共产党的帮凶,好像社会本来就应该是这帮黄巢张献忠狗蠢土匪的土匪窝、哪个人不跟着这帮带着文革土改政治划分成分揪斗敌人的共产党人整人色彩的黄巢张献忠们随时的意淫去随时和中共处于战争对峙、谁就是土匪窝里的”阶级叛徒、共党帮凶”,谁这样当了阶级叛徒变成了共产党的帮凶这种阶级敌人地去过年去参加共产党政府主办的万家宴,谁就是本来就该死该被黄巢张献忠们恶毒折磨残忍虐待、活该被张献忠黄巢变态佬们发泄阶级斗争的,于是万家宴上被共产党隐瞒疫情而感染肺炎、就好像是本来就该上纲上线地恶毒批斗恶毒迫害的阶级敌人帮凶跟阶级敌人坐一起过年的行为、感染病毒了就是挺好的、不仅不值得而且不可以被同情的、同情这些人就也变成共产党的帮凶的、就要这样歇斯底里变态发狂地偏激满地打滚着发泄变态暴徒歹徒对社会的恶毒仇恨、才是政治正确阶级斗争推翻共党地政治正确得大义凛然的、就要把这样人性灭绝同情心同理心完全毁灭的恶魔禽兽不人不鬼恶毒发狂发泄仇恨恨不得肺炎感染全中国所有共产党统治区域内按共产党提供的政府去社会生活的人口,歇斯底里得不人不鬼恶毒残忍自恋性狂怒地撕心裂肺发泄残忍狂暴想象和残忍快感的这帮政治流氓草根土匪,纯粹是没有共产党幌子的正宗列宁党熏陶出来的正宗流氓无产阶级的变态,在和另一伙现在还没有那么热衷于斗争和迫害热衷得原汁原味的共产党在互相咬、纯粹就是变态发狂的底层垃圾心理扭曲的变态狂发泄仇恨的样子。


这帮狗变态根本就没有任何民主自由的内心世界在支持它们这么干、有的仅仅是发狗狂的歇斯底里的土匪垃圾变态人渣出于自己和官府老爷的恩仇从而从仇恨官府到仇恨全社会的那些变态狂对曾经的身边社会的恶毒仇恨,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对民主自由的支持而全部就是变态发狂发泄仇恨的狂魔用自己毫无营养毫无良性建构图式、只有粗糙垃圾一样的变态心理的狂烈仇恨发泄折磨别人的幻想和情绪去建设些精神变态的恶毒垃圾出来,实际上就是一群变态狂魔在张牙舞爪,阶级斗争变态熏陶出来你死我活非此即彼地、偏执分裂态歇斯底里仇恨一切不跟自己拼命去你死我活的普通人的那种变态,共产党也只有最正宗的文革列宁北朝鲜,才能比肩得起这帮歇斯底里超过拜上帝教洪秀全式那样实际上没有一点西方民主自由人权心理内容、纯粹是底层变态残暴垃圾在向统治者发泄仇恨反扑向社会发泄弥补自身残暴自恋的恶毒泄愤的。

阅读次数:276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