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使用“武汉病毒”称谓的侮辱性敌视涂抹丑陋色彩的恶意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2-10 20:58:33

口口声声“武汉病毒”的那些人比如法广中文网那个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就是很明显但自己不明白说出口的种族主义,这是因为过去那些素质低下、自以为自己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殖民地是城市人而大陆是乡下佬的那种轻浮傲慢(香港话里叫”白鸽眼”)演变成自己血统高人一等、大陆人属性低劣的那种种族主义,恰好那种种族主义通过混淆中共统治结构与中国大陆地域种族的形象、把自己这种19世纪种族主义式的傲慢轻狂当作是”反专制”地伪装起来,满嘴武汉病毒武汉病毒、好像那种病毒是武汉特产的好像北美狼似的,要是香港土生土长出或者首先在香港感染一种病毒,这些香港白鸽眼就不会按同样逻辑称呼香港病毒了,而且理由还会包括香港不属于乡巴佬地区所以不脏不能这么说。有人会说“用地域称呼疾病不代表歧视”,但是疾病跟病毒这种半生物体还不太一样,以一个地方的地名命名的疾病作为一个名词不反映主观性,但是换上病毒就很容易恶意地指代与该地域相关的主观性,法广中文和甄树基这种人就是故意恶意发泄侮蔑态度、恶意地用类似于模糊数学的模糊概念那样的含沙射影、通过“武汉病毒”这种模糊地影射武汉相关的主体的主观性的词语、故意轻慢恶毒地发泄将武汉相关的主体给涂抹上病毒的色彩,来发泄恶毒的侮蔑贬低的。比如日本脑炎可以说日本脑炎,但如果将日本脑炎病毒说成日本病毒的话即使现代日本人比较崇尚和平而未必会大规模抗议,但即使旁人看来、这真的合适吗真的对日本形象公平吗?又有人拿埃博拉病毒的命名做为理由,事实上埃博拉病毒的命名恰好是发现埃博拉病毒的发现者为了避免最初发现埃博拉病毒的村庄收到歧视、而以最初病人感染病毒的埃博拉河河畔所关系的埃博拉河作为该病毒的命名,按照这种方式,明显埃博拉病毒的命名是命名者就知道以城市过着村庄这类人口居住地地方这类具有人口主体性的象征意味的为命名会引起对这些地名相关的主体的歧视,所以才选择了丛林深处的埃博拉河为命名线索,即使按照埃博拉病毒的命名逻辑,新型冠状病毒也不是叫武汉病毒而是直接还没有合适俗称命名方式。

而那个法广中文的合作单位居然是明镜网和博讯网这类连正规主持人都没有的专业中国海外民运网站,严肃地说按照新闻学里的专业根本不入流,完全是政治运动的一个过程,万维网虽然也很多中国人的社会陋习,而且也不算办得太好,不过传媒水平上还算专业的比起明镜博讯之类不可同日而语,而法广中文合作的单位居然就是博讯明镜,法广中文网究竟有多招法国含量,恐怕跟”全美广播电台”差不多都是一些政治势力外包的,就是外包的势力互相对立而已,虽然互相对立但本身品位都半斤八两。


李文亮曾经按照单位的要求在微博表态支持香港警察、于是一些香港种族主义精神病人就在FB口称“果然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这种幼稚弱智的精神病式思维方式,就是不折不扣的潜意识幼稚儿童游戏式想象、把自己想象为“非支那”的集中了真善美民自平的偏执分裂地分裂对峙的两侧中“好的形象感觉”的一侧为,而自己没能甩掉的中共就被过度补偿地凡是处于中共管制下的中国大陆所有人全部偏执分裂地划归偏执分裂地分裂对峙的两侧中“集中了全部的坏的了形象的一侧,把坏的形象全部分裂排除出去堆放在自己这样想象制作出来的“支那人”的一侧,于是就达到过度补偿地把完美的好的和“彻底摆脱中共管治”弥补自身愿望的形象内容给偏执分裂地“全部”分裂堆放到自己身上、满足自己那些典型病理自恋症状的心理自体垂直分裂所形成防御机制病理性扭曲地弥补满足而造成的侮蔑性炫耀的特权自大自恋炫耀。什么“支那人每一个好东西”之类就跟那些怨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一类幻想一样的幼稚,而且支配这种幼稚认知的还不是怨妇的性变态情绪而是傲慢病理性的防御性夸大感,“支那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包括海外和大陆没有支持香港警察的、甚至因为满腔热情支持这些香港人而被大陆官方严厉镇压,都因为属于非香港华人的种族身份、以及没有跟着疯狂侮辱非香港的那部分所谓支那人,从而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大陆的“支那人”被压制着不能呈现反对香港警察暴力的舆论形象、所以就被这帮香港白鸽眼当成都属于香港白鸽眼们偏执分裂态想象制作的偏执分裂对峙的两侧中与“把好的真善美自民平(自由民主平等)的光辉形象都分裂出来划归自己”的香港白鸽眼们分裂对峙、而将分裂出来各种乡巴佬低劣种族专制愚昧划归“大陆那一侧”的内容,变成了这样的幼稚心理简单想象所想象制作出来的偏执分裂态下“被分裂划归坏的的一侧”的这个整体“一侧”里根据这种简单幼稚如同儿童的想像制作而性质等齐划一地“没有一个是无辜的”、都是按照想象制作共同组成被自诩自由平等民主的法西斯式种族自恋式幼稚想象所想象制作的“分裂划归坏的一侧的整体一侧里的一缕内容”、都是组成这种想象中的被分裂划归“坏的有辜的”的”一侧”的,于是“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充当牵强附会的歪理地“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这些香港白鸽眼很容易被那些走火入魔、歇斯底里仇恨社会的大陆草根土匪样网民用“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的格言去辩护,这些人其实跟社会底层仇恨社会进而仇恨整个种族上山做土匪杀杀杀杀杀的心态是类似的雏形的,“没有一便雪花是无辜的这种概念实际上被那些文盲们滥用,按照同样的物理原理,世界上任何一个恶棍没死都是因为没有出现导致恶棍死亡的蝴蝶效应、由此可以推广到只要全世界有一个病人没治好有一个罪犯没被抓统统都可以把责任分摊到没有充当导致蝴蝶效应令这些情形消失的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件事的头上、全地球甚至全宇宙每一粒夸克都可以被”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掉。所以“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种诡辩只是法西斯样歇斯底里地过度补偿仇恨发泄的情绪、通过简单幼稚看起来易于实行的认知方式感到好像对应这样简单认知的简单行为可以简单便于施行地补偿发泄情绪的幼稚低级心理的法西斯式歇斯底里寻求发泄时的自我合理化伪装,本质上仍是种族主义或者偏激幼稚不分青红皂白的仇恨发泄。

所以说香这种香港白鸽眼,每一个都是精神分析盲,对自己的潜意识毫无自省能力、国际视野上其实跟会英语的英国19世纪种族主义乡巴佬换上黄皮肤差不多,但却自以为自己多么洋气多么“先进”,反送中虽然做得对,但这绝不偏执分裂态地意味着力主反送中的所有人都从头到脚是好人、做的所有攻击性指向大陆一侧方向上的形象里的内容的事情都好像都是民主自由“政治正确”似的,其实里面很多就是不折不扣的香港白鸽眼自以为是的香港种族主义来的。差不多幼儿游戏想象幻想里安排的形象、幼稚地觉得共产党没被推翻所以整个中国就是自己幼稚儿童幻想中“共产党走狗自干五”形象世界的成分内容、中国的人特别死的人就按照自己这种幼稚弱智的儿童游戏式泄愤幻想去变成这种成分内容的一部分。当然这些人的这种幼稚病态还会因为一个支那人鲁迅对华人民族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而被另一些愚蠢偏执的人以为附和那些法西斯纳粹式偏执分裂想象的投射是多么一副鲁迅大义凛然恨铁不就成钢状鞭挞本支那其他人那样,好像鲁迅这个在日本就自称支那人的支那人会有或者会附和这些“支那人没一个是无辜的”的法西斯轻狂炫耀式侮蔑似的,也好像鲁迅把中国人的缺点当作中国人特有而其他人尤其日本人和西方人所没有的观点是对的、以为全世界没有一个心理学家没有一个心理学理论哪怕最强调民族集体无意识的荣格都根本没有的所谓国民性这种某一国国民特有的心理规律的东西是存在的的假设是对的,这就是看不到鲁迅悲愤奋激中来不及考察外国人、急需外国人作为完美安全的模版以便于提供安全的心理阵地大后方去批评中国社会的伪善与病态,把临时的可行的防御想象当作社会甚至自然科学上严肃的事实,或者以为鲁迅会符合“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的一贯不间断不反思的白鸽眼的轻狂,那就非常幼稚了。

阅读次数:7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