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汉疫情汪诘的“科学思维”的不科学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20-01-26 15:24:11

关于武汉疫情汪诘的“科学思维”的不科学

上海中国官方管控下一个叫“科学声音”的节目组,出镜撰稿人汪诘、最近替武汉疫情做中国官方喉舌的工作,宣称要教育大家用科学思维去信政府、列出第一级WHO到第二级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第三级中国国内垂直媒体第四级专家第五级像他那样的科普人为信源的各个等级,声称”科学思维”就按照这种等级排序去选择信谁不信谁,并为自己处于自己排的最低级别中辩护、说科普不是告诉大家自己有什么发现而是告诉大家科学思维方法、按信源等级排序去相信是最科学的最大降低出错的。沿着这种不看事实逻辑而看话语权势力大小,对于那些对具体争议问题缺乏知识和思考辨识能力的无知状态好像这样选择才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方法,沿着这种方法和状态,按照这种不要获得逻辑和知识的能力而要保持着无知状态去选择无知状态下怎样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方法,就会明明觉得一个问题权威部门的说法违反逻辑和知识、却不从逻辑和知识出发、好像自己感知逻辑和知识以及在用逻辑和知识进行分析判断的感受是不真实、既然不真实得所以连接不到真实环境的真实对象的实体的,所以不论自己怎么想法都是虚无缥缈的、把权威对象的想法当作想法才是可靠的接触到实体对象的,被洗脑了那样了。

所以,很自然的就会得出【塔西佗陷阱是有色眼镜…不要认为政府骗过你一次他就一直在骗,官媒背后是活生生的人,非常时刻我们应该相信他们相信他们的人从光芒】,【2.就算政府在撒谎,只要所有人都相信它,也远比让恐慌传播开来社会彻底失去组织能力要好得多】……


这种状态,对应着变得潜意识舍弃依靠客观做事实判断的心理基础、变得潜意识里自身主动与外界实体发生实实在在接触、接触触摸到实实在在的实体的感觉变得漫无边际没有实体边界感,丧失了实体世界对自己的感觉的支持感,进而自身心理与物体实体感觉之间的关联感觉仿佛被幻化被虚无化、从而产生不真实感、从而虚弱自身对包括自身在内的一切的陌生感不可靠感无依赖感,这就导致产生人格解体中关于外部和他人的不真实感、进而自我怀疑、进而核心内聚性人格趋于解体,然后就是依赖着动摇自己实体感的对自己洗脑的人的操控安排,好像动摇自己实体感的人才是垄断和掌握着实际世界的,这就是许多人身附属关系比如处女情结之类虚弱他人的心理,对他人(不管男女)的认知进行扭曲诱发他人内心那种缺乏实实在在可靠实体感觉带来的抱持性环境、从而诱发他人关于世界的不真实感,让他人内心仿佛得不到真实世界实实在在的实体连接上自己心理感觉、缺乏实体感的抱持性环境的支撑而自我虚弱、进而导致自身真实感受似乎像幻影而不可信、缺乏自身真实感受的实体边界感地不安全感和无自信,然后就被那些处女情结种种人身附属关系下的自恋世界合并统治他人的变态低级自恋世界的感觉所操控,好像扭曲自身感觉、剥夺自身实体感剥夺自身主观感觉和实在世界的链接的处女情结的那些变态体验因为剥夺了真实感所以抢占和垄断了真实感、真实世界按照处女情结性变态性奴役自恋合并统治体验自恋自淫的变态感受及其各种体验反应去被扭曲,好像真实世界不是真实世界而是按照那些处女情结性变态自恋的体验结构去被设计出来的变态精神病世界,北大的处女情结变态佬牟林翰精神操控得它女朋友包丽从现代女性蜕变称虚弱琐碎的封建小女人、靠的就是这种自恋性变态的精神操控。

当然汪诘没有到达这种程度,也不一定有这样去洗脑的主观恶意,但安排他有时从事宣传工作的某些官方的非常专制邪恶的势力、却就是在培育这种被洗脑的老老实实皈依政府皈依自己任由自己愚弄的,北大处女情结性变态自恋患者牟林翰出身腐朽官僚家庭、习惯和醉心与这种奴性洗脑的精神操控,它的处女情结洗脑邪术与官僚家庭习惯指鹿为马和精神依赖与操控的耳濡目染应该说有关系。把政府的宣传列为高级信源、宣称科学思维就是科学地相信科研媒体多于相信科研专家、相信政府比如卫生健康委员会又要更多于相信科研媒体,宣称这是科学地避免最大出错概率的方法、好像不需要主观心理想法链接上具体问题客观逻辑的实体事实、从而主观判断不需要具体问题实体事实的事实逻辑分析、从而作出主观判断的主观体验也没能连接和固着在对具体问题实体事实的具体实体感上,心理动力上不从对具体事实的实体感出发、分析判断也就不从对具体实体事实自身的事实和逻辑出发去做分析判断,只需要像是自己什么想法什么感受都是不真实的不能作为为分析检验对错的来源和素材,不能接触触摸到实实在在地实际存在好像自己的感觉和判断、也就不能从自己的实际感觉和想法以及与起关联的具体事情的实体似的实际情形出发、不能分析自己的实际感觉和想法以及与之相连的事物情况的对错,好坏,仿佛这些判断过程和判断素材全都变成变成虚无缥缈不真实的不可站在其上面出发去做什么的,所以也就不存在对讲逻辑判断的事实的实体感、好像讲逻辑讲事实变成没有实体感的虚无缥缈的不真实不可靠的、只有依赖着扭曲自身认知地塑造得自己这个样子的权威部门、把权威部门的想法当作自己的想法好像才抓住唯一有真实实体感的东西那样,初步具备这种煤气灯操控的洗脑模型,尽管搞这一套的人自己不一定意识得到。

【1.塔西佗陷阱…不要因为他骗过你一次就认为它永远在欺骗…】————塔西佗陷阱为什么会成为政府的陷阱?就是因为政府习惯于撒谎、不信政府包括不信你鼓吹的信政府好似信科学的说法、才是科学的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比如就仅仅一天前,武汉医生和武汉卫健委发出相反信号、一线实战医生说医疗资源紧急快要顶不住了医疗体系快被冲垮了,武汉卫健委说没事的物资够用我们政府做的好,你不是说要相信人性先相信官媒政府后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吗!所以就相信人性地认定绝望的医护人员的求救是诈骗似的冷血没人性没判断分析吧

【2.就算政府在撒谎,只要所有人都相信它,也远比让恐慌传播开来社会彻底失去组织能力要好得多】————武汉人就是因为”只要所有人都相信它”,于是明明瘟疫在传染、还当作没事那样大摇大摆人流聚集,然后就”好得多”地成了今天这样、成了今天这样还要继续当作这已经是”好得多”地要感谢自己听信了政府的撒谎。

那一期节目就是用以科学思维为幌子,要求听众要追求对具体某一问题认知能力无知的状态下适用的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方法、以追求保持着对一个一个具体问题的认知能力上无知的状态,因为无知所以信政府还是比较妥当、于是政府撒谎也要继续心下去,这样隐秘地承包不要脸的政府的宣传工作的。

宣称看哪个信源应该看逻辑,那个信源有逻辑信哪个,而不是看等级,不同“等级”的信源说的不同消息和理论、应该看各自的逻辑和依据是什么,比如管轶说为什么传染面积比SARS厉害国家卫健委说不会、武汉医疗机构直接SOS而国家卫健委和WHO都当作武汉没什么紧急,按照等级就后者比前者高、但是按照逻辑究竟该信谁?信源等级高就不用分辨说法自身的逻辑依据了吗?信源等级高所以官大一级压死人那样不用看观众自己的逻辑、“科学”地信等级高的官当得大的所处组织庞大的而不信一线现场一线资料、因为组织庞大而等级高所以就代表接触掌握事实和公布事实?事实不是事实不看事实本身的逻辑和不管是否利益相关不管事实现场与否、“等级高”的规定比等级“低”更接触现场更接触事实更利益立场公正无私心更有逻辑、就不用管究竟谁更接触事实更掌握现场?按照你这种“科学思维”,警察破案也就公安局长在后面唱什么高调就是什么、局长等级比现场勘查的法医刑侦的等级都高所以警察局局长发布的信息比现场勘查的警察说的情形还要可信,按照你的“等级”排序我们就不该信武汉当地医疗机构跳过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直接紧急求助的现场事实而相信高高在上的卫生健康委员会了。

而且每一级别的信源,也有不同的不同的内部意见,不如WHO认为现在武汉肺炎很有威胁的和认为不那么有威胁的专家各占50%,最后跟最终决策者的总干事的意见相反的WHO的专家的意见究竟算哪个信源等级?信源等级如果有这样的主观指定的等级高低决定了被指定等级高低的信源们各自搜集的信息和作出的研究的客观事实、也自动对应被指定的信源级别等级高低而又各自的等级,下一等级的信源所接触的事实,按照自己这种等级指定就自动地不如上一等级的信源所接触的事实那么“事实”、指定了下一等级信源所做的研究就自动不如上一等级的信源的研究那么有效,那么就不存在下一等级的信源的发现改变上一等级的信源的原有说法。

所以汪诘的这种看信源等级排序选择信谁不信谁而不看事实、不试图尽量接触事实依据事实逻辑去获得更大的正确概率,而不管事实逻辑地最高信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用自己费心逻辑判断事实分析,这种“科学”思维根本就违反逻辑和违反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按照这种“科学思维”,不是最高信源的根本就不用自己独立研究、自己独立研究也不用按照事实逻辑去作为分析判断的依据,就按最高信源的意见作为依据、它说什么是什么它怎么看自己就怎么看、研究中获得怎样的结论的依据事实逻辑而是最高信源的意见、万一按研究事实逻辑得出的结论和最高信源的说法不同那么就不按研究事实和逻辑而按照最高信源的说法去强行改称应该是怎样怎样,这不仅根本就不是科学,而且这种自以为“最大概率避免出错”的所谓科学思维实际上只是一种迷信,潜意识里隐含着就是要对逻辑和事实完全无知、在对逻辑和事实一窍不通的情况下对最高信源最信任确实是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那就就是以避免最大出错概率为名就是保持着对逻辑和事实无知的没有自己判断分析能力的状态、因为对逻辑和事实无知的状态里的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是这种方法,所以以选择最大降低出错概率为名地鼓励大家保持对逻辑和事实无知的状态然后名正言顺选择这种无知状态下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这种方法,这就太有问题了。

如果不是判断者无知于事实和逻辑的状态、WHO自己就不采纳汪诘那些的判断者应该怎么去判断的所谓科学思维方法的教导、WHO鼓励伦敦帝国大学作出与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非常不同的认为疫情流行严重得多的计算评估,认为那有助于修正对事实的发现,那岂不是鼓励造反有理鼓励不如卫建委等级的信源不向自己看齐不信自己、鼓励大家认为最高会次高等级的信源的信息居然被“不会那么可靠”的信源得不那么可靠的观点给修正掉自己最可靠和次可靠的观点了吗。


WHO为什么不教导伦敦帝国大学要采取这种科学思维”的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所谓方法、不教导伦敦帝国大学要信WHO主席要信卫健委而别做这种唱反调的判断结论了?因为而这种科学”思维实际上就是装作科学地大体按照组织大小、话语势力大小排列从大到小的等级、然后好像这等级排列就固定指定了客观上对应的不同等级上的信源的人和组织的工作和想法的合理逻辑程度的固定大小等级那样,人为指定自然规律那样指定了话语权大组织庞大的机构不管内部意见如何最后最高负责人发布的信息自动就比“等级低”的人更讲道理更有逻辑、不用看事实那些不同说法自己的依据和逻辑是什么,这科学吗?

尽管你可以辩驳说你不管具体哪一个事实怎么样、只管谁对谁错的概率,但是只看谁对谁错的次数概率而不看不论次不次数的某一具体事件的具体逻辑、那就是对每一个具体事件每一个具体争议豆保持着没有逻辑事实分析判断的知识甚至没有对对应争议事实那方面的现实检验的能力,只能依靠迷信状态总是在押宝进而押宝要押大腿粗的赢、对武汉疫情也要保持对这件具体事情方面的没有事实逻辑的知识和分析甚至没有现实检验的能力、保持着对武汉疫情的能力上的无知状态去去押宝大腿粗的机构比大腿不那么粗的要讲的对、还说保持对武汉疫情的认知能力上无知状态而这样押宝是出错概率最小的、所以就该保持这种状态以这样押宝就是科学思维就是最科学最降低出错概率的,这就是隐秘的扰乱思维!


按照这种“科学思维”的信源等级排列、好像等级高的自动就自然规律那样固定救得比等级低的更讲道理更高水平更公正所以更可信那样,那么索性都不用有这些信源等级排序、不用有不同信源了、所有信源一律向最高信源看齐一律做好四个维护做到大局意识做到看齐意识、只需要根最高信源保持一致就行、不用有自己独立调查和独立分析判断,反正调查了分析判断了也是固定因为自己“信源等级低”而不如所谓等级高的机构得调查和说法有合理性、那么何必自己调查自己自己分析判断?不仅是普通观众、就连信源本身都是每一级别的信源向上一级别的信源看齐就比独立分析判断和调查研究来的“更加科学思维”、如果跟上一级别信源说法不同那么不管自己这一级别的信源的调查实际结果和实际分析逻辑是怎样不管事实,怎样反正就是“科学思维”地自己因为这一级别的信源而不如上一级别的信源的级别高、规定就是自己这一级别低点的信源所接触的外部事实也比级别高点的信源所接触的外部事实的事实等级低点,自己这一等级的信源的思维分析判断规定就是比上一等级的信源的思维分析判断要蠢些要虚幻些,最后成了不依据客观事实去观判断那个主观判断更可以客观上合理,而是依据主观指定去规定客观事实是怎样不是怎样、用自己的主观去指定客观事实按不同主观判断者角色而自动对应客观事实自身在那些不用判断者角色的主观判断那里的含量大小,主观指定客观事实药自动对应不同主观判断者们的角色身份而在其各自判断中千篇一律固定大小含量顺序排列,那这种科学思维科学吗?不仅不科学而且还是病理性的,接近于心理上的煤气灯操控那种故意否认和消除对方的现实感、让对方怀疑自己的现实检验的感知而陷入漫无边际没有边界感没有真实感、最后任凭自己牵制自己说什么对方就只能信什么的手法。

比如说卫生健康委员会说动物能感染人、在人身上致病繁殖的病毒不会人感染人,这就是胡说八道违反科学的,病毒在人身上致病就证明病毒没有失活、就在繁殖,传染途径就那么几种不会因为宿主不同而不同、而病毒是必然要控制宿主的生理将病毒繁殖出来的个体给释放出去感染别的寄主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那种不能人感染人的说法在没有更新时,你说它对的概率大还是我对的概率大?当美国科研机构和中国科研机构评估有矛盾,你说中国老百姓该信谁?按照垂直关系信中国的?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严重性略高一点、怎么可能需要封城?即使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比如SARS而只比流感高一点、那也不可能现在官媒报道的连普通感冒都不如的传染病患的案例数那么少,就这个都能证明现在官媒就在撒谎,你还要别人信官媒?官媒混蛋!而且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负有维稳的责任、不考虑这种因素而就将它当作科学权威,本身就是极其不科学的,跟苏联人信苏联共产党卫生部党委书记的宣传那样、无知状态下泛泛而谈信卫生部党委比信医生朋友可能还是对碰巧撞对的几率更大,但对具体事件、不以改变对具体事件的认知能力无知状态为方向、而保持着考虑不了各种因素也甄别不了观点逻辑的无知状态地以适用于无知状态下最大概率降低苏联人卫生状况出错概率的信苏联卫生部党委为方向,这明显就没有培养科学能力、也没有改善对某一具体事件的具体认知能力了!


所以这种“科学思维”最大降低出错概率的适用范围就是旁观判断者对争议事件处于认知能力上的无知的情况下,泛泛而谈说遇到各种自己不懂的事情也来不及获得什么知识时判断谁对谁错、选择这样最科学,那是可以的;但具体到一个问题比如具体到武汉疫情或者别的问题、不是就这个问题开展具体的知识逻辑的判断考究而是劝导大家就用无知状态下适用的判断方法去判断并声称这就最科学最不犯错,这就不是科普、而是暗中劝大家以追求最大降低出错概率为名追求适用于无知状态下如何降低出错概率的方法所对应的无知状态了!


阅读次数:191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