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这个大SB这会火烧自身了。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harry 于 2018-12-31 04:43:52

再说饶毅、管坤良实验室联合发表的论文数据造假

  ·方舟子·

  昨天我发出《关于饶毅、管坤良实验室联合发表的论文数据造假的分析》后,
饶毅转给我他当天登在其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饶毅、管坤良就论文图片的分析》
(以下简称饶文),作为对“有人匿名散发指饶毅参与署名的9篇论文中图片有
造假问题”的回应。由于第6、7、8、9等四篇文章“不存在需要解释的地方”,
饶文称只需回应第1、2、3、4、5等五篇文章——对此我也同意,我在前文也只
分析了这五篇论文。

  但是实际上饶文只回应了“饶毅需要负质量和监管责任的图片”,指的是这
两篇论文中的图片:

  论文1:
  J Neurosci. 2007 Jan 24; 27(4): 957–968.
  p130CAS Is Required for Netrin Signaling and Commissural Axon
Guidance
  Guofa Liu, Weiquan Li, Xue Gao,1,2 Xiaoling Li,1 Claudia Jürgensen,
Hwan-Tae Park, Nah-Young Shin, Jian Yu, Ming-Liang He, Steven K. Hanks,
Jane Y Wu, Kun-Liang Guan, and Yi Rao1

  论文2:
  Nat Neurosci. 2004 Nov; 7(11): 1222–1232.
  Netrin requires focal adhesion kinase and Src family kinases for
axon outgrowth and attraction
  Guofa Liu,Hilary Beggs,Claudia Jürgensen,Hwan-Tae Park,Hao
Tang,Jessica Gorski,Kevin R Jones,Louis F Reichardt,Jane Wu,and Yi Rao

  饶文指出,论文1的Fig.2d和2e有重复的图片,论文2有两个地方重复出现图
片,重复的原因都是因为是同一个实验,不是造假。为了精益求精,饶毅和管坤
良还给发表论文1的期刊编辑部写信做了更正,把Fig.2d和2e并为一图。对此我
完全同意,我在前文中已经指出,这三个地方不是造假。

  然而饶文因此说,论文1、2、3、4、5“完全没有资料真实性问题,也就是
完全没有造假问题”,则是在误导读者。首先,饶文完全没有分析论文3、4、5
的图片问题,其次,饶文在分析论文1的图片问题时,只分析了其中没有造假的
Fig.2d和2e,却忽略了存在造假的Fig.2h。正如我在前文指出的,Fig.2h的第1
行第2条带和第6条带相同,第4和第5条带相同,但是这都是不同条件的实验结果,
不是显示同一次实验的结果,所以是造假。他们向编辑部写信要求修改不存在造
假问题的Fig.2d和2e,却放过造假的Fig.2h,不是很滑稽吗?

  “饶毅需要负质量和监管责任的图片”的论文2有一张图片是造假,另3篇论
文的图片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图片造假,其中论文3是大面积的造假。这5篇论文中
有4篇有不同程度的造假,岂能分析了3处没有造假的图片就宣布这5篇论文“完
全没有造假问题”?岂能只去更正一张没有造假的图片,却放过那些造假的图片?

  从饶文可知,这些造假的图片都是密歇根大学管坤良实验室提供的,并非饶
毅实验室的,饶毅实验室不用承担造假的责任。但是饶毅既然自认需要对其中一
篇造假论文负质量和监管责任(因为他是唯一通讯作者),那么为什么不要求更
正或撤回论文?另三篇论文饶毅不用负质量和监管责任,但作为合作者,看到造
假造得这么拙劣的图片,没有引起警觉吗?因为从来不去看合作者提供的图片?

  这些造假图片都是出自当时在管坤良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的李维泉博士之手。
除了这4篇把饶毅牵连进去的造假论文,李维泉作为第一作者、管坤良作为通讯
作者的论文至少还有三篇存在类似的图片造假:

  J Biol Chem. 2004 Sep 3;279(36):37398-406
  Transformation potential of Ras isoforms correlates with
activation of phosphatidylinositol 3-kinase but not ERK
  Weiquan Li , Tianqing Zhu , Kun-Liang Guan

  Fig.3D第2行第2~5条带与第7~10条带完全相同,他只是把四条带全盘复制
了一遍就作为另一个不同条件的实验的结果,还放在了一起,不怕被人一眼看出,
就是这么肆无忌惮。

  J Biol Chem. 2001 Sep 14;276(37):34728-37.
  Function of the Rho family GTPases in Ras-stimulated Raf
activation
  Weiquan Li , Huira Chong , Kun-Liang Guan

  Fig.2A第1行第3、4条带与第5、6条带完全相同,就是这么肆无忌惮。

  J Biol Chem. 2004 Jul 30;279(31):32824-31.
  The Down syndrome cell adhesion molecule (DSCAM) interacts with
and activates Pak
  Weiquan Li , Kun-Liang Gua

Fig.5C第3行第2条带与第3条带相同,就是这么肆无忌惮。该文已被撤稿,
撤稿通知只是说作者要求撤稿,没有说撤稿的原因。

  李维泉是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与昆虫研究所的博士,1998年到密西根大
学做博士后研究,把中国生物医学界盛行的以PS代替实验的先进技术带到了美国,
发扬光大,发表了7篇造假论文后,2014年毅然回国,担任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代谢综合征研究中心教授。

  至于饶文用了很长的篇幅说明5篇被指控造假的论文的结论已被别人重复出
来,那与问题无关。生物科学是实验科学,不是PS科学,不能以PS代替实验,即
便PS出来的结果碰巧是对的。

  2018.12.25.


阅读次数:25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