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朝鲜样性保守通奸罪的性变态五毛@韩东言 的前世今生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18-12-04 22:36:40

鼓吹高丽样性保守通奸罪的性变态五毛@韩东言 的前世今生

@韩东言 这个东西,过去曾经当过好几年公知,也曾经满口开放啊说什么倒退是死路啊,2016年年初还愤愤不平的“我说完这句忠告、再也不说了”,还表示要自我禁言,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不管他自我禁言不禁言衙门对他强制禁言、还有所谓的“科研经费”被扣住不发放,这就让@韩东言 这种骨子里潜意识先天气质是卑鄙小人、只是在公知批评政府可以获取掌声和人气的时候自己出于“以直邀宠”的趋炎附势动机去趋炎附势装作自己是公知,所以一旦公知开始被公权力打压了、这种骨子里的小人很快就会慌了手脚,一边内心很快动摇“我是不是要改行干五毛”,一边看着自己看的狐朋狗友张起淮,拿半桶水的真功夫跟自己差不多都是半吊子的本事,自己比张起淮还会装理性中立客观还会装逼,张起淮可以仗着人脉本事呼风唤雨小人得志,自己仗着人脉本来也可以、却因为以直邀宠装公知的动作惯性一时没完全转弯、自己反而被打压,@韩东言 这么想着,心里老不是滋味了,当年明朝嘉靖年间的著名奸臣严嵩、不也是之前前半生以清廉正直为本、结果越正直越倒霉,倒霉倒到一定程度就心思活络换成迎合嘉靖皇帝胡作非为迫害正直士人的大奸臣、于是变成了权势熏天的主吗?虽然不知道@韩东言 有没有想起严嵩,但它的严嵩道路是总算开始了,接下来叛变当五毛、心思一转卖身朝廷充当鹰犬以便荣华富贵的中老年文人无行的严嵩发展方向就这么在它那里确定下来了。

从2016年中期开始,曾经@韩东言 满嘴经济学、以便显得自己像个“国师”的弄个经济学学者之类的名号也换了,换成“法律博主”之类,即不会显得自己显摆国师指导国家领导人经济学政策的风范、不会不知不觉犯忌讳,又可以以“法律博主”的名义去配合各种对维权的镇压、配合对人权尊严的维稳与迫害,在小人得志、越是小人卑鄙越是吃香喝辣的黑暗社会里这倒也是常态,可是,@韩东言 毕竟是和张起淮张海航这样水平不咋滴的主,一个能自创“美国刑事诉讼法”去对着新京报摇头摆尾神情自若地胡说八道,一个能舔着脸说“摄像头视觉信号检测化学烟雾以便预警”,都是些无能之辈,@韩东言 想靠着这点本事当五毛洗地洗出好来,自然有难度。

所以@韩东言 就观察、就“学习”,寻找看看那个洗地能地出漂亮招式和真本事来的,自己就学,它学的,其实就是张鹤慈的套路,“坚决刹住受害者、穷的一方就是有理的这股歪风”,“刁民维权闹事难道真的合理吗”,“人权律师吃人血馒头,炒作闹事”的那一套,可是,张鹤慈的洗地,不完全是五毛,多少像是香港的建制派亲共议员、跟五毛跟直属喽啰还是有很大差距,张鹤慈的那些洗地,即便是替中国官方讲话、也是除了人权律师和小贩向城管维权还有外交战这三个方面以外,别的都大致能坚持一定的道德和理性底线,张鹤慈关心和洗地的那些议题,很多是即便是中国官方立场上也是那个立场上有道理有合理性、而与之不同或者对抗的一些维权和“穷人与受害者就是天然有理”的网络发酵炒作确实自己没道理的事件。

然而@韩东言 可不是这样,它学张鹤慈,只学张鹤慈的技巧,以便让自己五毛样子装的更加的“正直”;但张鹤慈的理性和道德的底线,@韩东言 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地把张鹤慈的道德与理性的底线这种韩东言眼里的“糟粕”给去除掉;所以一方面张鹤慈不像是真的五毛倒是诚心诚意愚忠愚孝而被骗上当,真的以为就这样中国会走向什么现代政治的那种人所以张鹤慈坚持一面给中国官方洗地、一面对其寄予厚望,在假造英雄、隐瞒毛时代荒唐罪恶历史等问题上,张鹤慈不向官方让步,以至于张鹤慈身为这么大的“统战对象”,屡次三番被销号;一方面@韩东言 却一旁偷学着张鹤慈的如何发现维权草根本身的草莽和素质低下、维权的如何的社会建设性不如维稳的的有经验等等、另一方面却不是像张鹤慈那样真的相信官方会怎么建设性,而是明知官方就是耍无赖就是有建设性能力也拒绝建设性选择,明知朝廷完全不是张鹤慈所一厢情愿地寄希望的那样,@韩东言 自己也要偏偏就是依附和趋附着当帮凶;凡是张鹤慈有棱角有个性地顶撞官府的话题,@韩东言 一概即学习张鹤慈的逻辑方法论述技巧、又抛弃张鹤慈使用逻辑方法论述时坚持的原则和底线,参考论述的逻辑推理去用于诡辩、故意迷糊大前提、然后用被自己模糊掉的大前提去进行“推理”。

所以,张鹤慈有点像封神榜里那个闻太师,正直有原则但愚忠愚孝;而@韩东言 则像严嵩,就是纯粹的一个从正直堕落为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奸佞、一个正直人格完全消失然后就是一个纯粹的小人的那种;张鹤慈用逻辑分析问题时除了他自己站在恶的一边的人权律师、小贩、外交战这三个问题外,其余的都能坚持原则坚持检查大前提,不会因为小前提及其推理结果有利于官方、就不顾大前提的事实;而@韩东言 则一边模仿张鹤慈逻辑推理的样子、一边坚持像一个十足的奸佞卑鄙小人冷血无情唯利是图地,只要有利于自己讨好官方协助维稳,那就肆无忌惮故意篡改大前提、指鹿为马一样篡改大前提然后用篡改厚的前提去“推理”证明权贵有理官府有理;张鹤慈反对欺负妇女、反感王宝强和张起淮,@韩东言 则反感妇女,相反非常像个老奴才那样对有权有势的王宝强和张起淮当作自己老奴的少主、前辈;张鹤慈反对炒作江歌案、反对栽赃陷害,@韩东言 则趋炎附势就是“顺流而上”配合栽赃陷害配合荒唐的迫害;张鹤慈支持性开放、坚持人性的原则而不站在性保守与性统治的一方,尽管很多具体问题他根本不懂的灵活,带着明显道德空想主义的空想图像里的机械僵化,但起码大方向人家是正确的。而@韩东言 这傻逼就邪门了,简直像为了荣华富贵、不惜甩开膀子做自恋性变态、讨好高丽化讨好得如痴如醉自我投入地“要迎合朝廷,就要迎合得纯粹”、对高丽化变成高丽性保守那样性禁锢和性嫉妒性统治充当高压政治正确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变态样,那@韩东言 也是甩开膀子就是拥抱这样的变态就是崇拜这样的变态就是变成这样的变态,搞得好像“出轨”婚外情一个这种人类自然规律健康正常本能里,很自然很寻常完全没有大惊小怪的价值、本来作为微不足道的平常心下就能自发地具有的正常性欲望和两性互动社会关系的情欲需要与机能,却被@韩东言 这种SB搞得好像高丽国封建社会主义偏执变态、高度性保守高度性禁锢地“出轨都能洗、服了”地出轨这么微不足道和自然合理的正常事情都多么严重政治不正确、严重破坏高压性保守政治原则底线的多么大毒草那样,@韩东言 那副不人不鬼、高丽样高压性保守、为荣华富贵而甩开膀子做变态地甩开膀子变成高丽样封闭愚昧的高压性保守下反人性、践踏人类快乐,践踏人类心身的十足毛时代“揪出大毒草”那种的“政治先进分子”猥琐变态恶毒自恋性嫉妒的变态鬼样,韩东言这样的变态潜意识人格形象可以说暴露得非常传神。

@韩东言 舔着这么样的一副变态狗样,还什么出轨怎么没有道理?装什么牌坊逼,这种毫无原则、只知道当水军做五毛、或者发泄自己猥琐性嫉妒自恋的病人,要别人不出轨要别人傻不拉几好像别人的情欲本能和需要好像只是你这种变态佬性嫉妒幻想安排的固定配套借口另一个人的东西、好像别人的情欲性本能根本不是正常人有弹性有多层次有社会关系本质的丰富性那样不会对不同异性有正常的性爱的欲望和正常机能,好像别人的情情欲心身就是木头地被配套属于固定另外某一人那样,这个样子说起要别人怎么怎么不出轨好像他妈的出个轨多么天塌下来那样装逼,然后自己要出轨自己要对不同异性有性欲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意淫毫不犹豫地撸管和能操就操,@韩东言 这类东西就是这种货色。


像@韩东言 这种猥琐性嫉妒好像要有通奸罪一样的变态、十足一猥琐无行文人甩开臂膀加入封建社会主义性禁锢性保守的高丽化航程里去、好像“出轨”都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出轨都能洗”的罪行,放你妈的狗屁,你@韩东言 不愧是王宝强醋王八猥琐自恋性嫉妒的变态病人+“摄像头视觉监控化学烟雾”的科盲,不知道人类乃至生物界性本能的自然规律、不知道人类的情欲本身就是不符合你王宝强样醋王八的猥琐自恋性嫉妒幻想地本质就是出轨就是情欲性本能是社会化关系的吗?居然脑残得为了做狗,恬不知耻地挺身卖命表现自己多么够高丽多么够保守够变态的样子去“出轨都能洗”、猥琐得好像自己高丽样自恋性嫉妒多么取代人类本能和科学规律去作为世界原则那样,吃你妈狗屎。

阅读次数:42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