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帖子里“刘强东一按的深度解析”的胡说八道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北斗天巡 于 2018-09-06 04:59:38

那篇文章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有点方舟子的笔法,可能是学方舟子的,反驳那些什么“对报案者的恶意猜测”反驳得自以为很有理,实际上是些小聪明找借口掩盖下真正实在的逻辑线索链条、说“称刘强东有钱不至于强奸,那好莱坞大亨更有钱怎么也强奸,好莱坞那些性侵是性勒索,所谓的“强奸”实际上是被性勒索被性侵犯的美国女星自己被性侵后心理创伤的性厌恶心理障碍病例防御自己这样觉得时强奸,然后美国和不少地方纷纷把受害者当作圣人、把受害被创伤然后心理创伤的病人的病理防御当作政治正确,刘强东被报的案是强奸而不是性勒索之类,按照刘的财势、对一个前一个钟还对自己进行崇拜的粉丝不诱惑不勒索不威胁、那女生都没有被威胁被勒索然后拒绝和离开的过程、直接好像是先知道别人不会被收买不会屈服威胁肯定反抗(所以肯定报复)然后还策划直接强奸似的,被报案的当事人对这这个作为报案者的女生既然这么垂涎、那就不会是头一次见面就那么非性交不可、只能是盯上很久迷了很久了才“非上了她不可”,那既然这样怎么都不事先收买和性勒索于是那女生还毫无准备的去赴宴呢?跟好莱坞制片大亨那类性勒索女星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至于什么在没有包间的公开的餐厅里就餐所以不存在仙人跳、不存在价格谈不拢被反咬一口等等“理由”、纯粹这个作者自己转移自己的自我感觉良好去投影同一化情绪感觉操控得别人觉得他这些理由算是“理由”,实际上狗屁不是,这种理由刚好自己证明自己是错的,既然在公开的餐厅里,又怎么可能大庭广众都没有证人、还不容易调查还要拖这么多天?大庭广众不在包间所以才没有仙人跳和谈上床价格?谈上床价格又不是上床,哪需要包间?相反性侵在大庭广众下性侵,好像“同样有钱有势”的好莱坞性侵大亨也没有过这么饥渴吧?再说说“消费了四十瓶红酒”四十瓶红酒是多大容积?两个人的膀胱加上小肠大肠肠道加上胃囊哪怕再加上嘴巴和食道、容积撑死了能有多大?两个人喝四十瓶红酒酒瓶大小的矿泉水给我试试看绷和得下吗?那不得一边喝一边拉、中间得上多少厕所?就这样一边上厕所一边忍着被性侵强奸(还是一级强奸),等到强奸完了再跑出来报案?若是这样的话究竟是被强奸完了再跑出来报案还是爽完了再跑出来报案?消费了四十瓶红酒还没有包间、都不会引起别人注目吗?要找个证人证明一下可以起诉就那么难吗?是不是那些证人看到的不是强奸而是在那爽所以警方为难了?

至于该作者不断提Me too,那幼稚神经质而又乌托邦的Me too的鼓吹者多数就是那些少年(包括中老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地伪文青制造点歇斯底里来装装逼的,专门那些无关痛痒的摸个屁股之类不断地癔病夸张得多么严重多么严重,实质上就是复活弗洛伊德时代的性神经质,用那些性神经质的性禁忌去发泄自己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凡是这类人对真正的人世艰辛对真正的江湖凶险、对那些流氓歹徒恶性性侵强奸抢劫之类从来都漠不关心、也从来不对着流氓歹徒喊自己那些主义口号不宣称因为流氓歹徒不懂他们的主义所以这样去残害女性,也不试图用他们那些什么颠覆父权之类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伪文青的幻想投射去制止恶性强奸,对那些恶性强奸性侮辱威胁和辱骂女人的同样不关心、不问为什么社会流氓这样不懂他们口头上不要荡妇羞辱的主义,只是对于那些本质上不是为了侮辱而是为了求欢的那些情欲挑逗和引诱、就为赋新词强说愁地用越来越性神经质越来越将两性之间情欲体验与行为诱导的心理投射渗入的行为给禁忌成性侵和性骚扰,因为对这些本质上无关痛痒的情欲挑逗求欢的上纲上线地折腾称多么严重的禁忌和罪行才能符合无病呻吟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对于真正凶险的流氓歹徒恶性强奸性侮辱杀人等等现实的凶险风霜无法拿来矫揉造作无病呻吟、无法用这些凶险的现实风霜区伪文青卖弄姿态地为赋新词强说愁了,所以就不关心了。

比如那篇文章的作者就是这样的人,即使这么为赋新词强说愁地复活性神经质的Me too也还是曝光有不少真实的性侵,但是也这些Me too大量夸张地性禁忌歇斯底里的夸张指控当中少部分(相对数量不多、绝对数值不少)的真正性骚扰里,也依然只有少数是立案的,你所说的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摸女人屁股被立案拘捕的、其实就是你自己在老年伪文青为赋新词强说愁地折腾些性禁忌性神经质地发泄一把性压抑的歇斯底里、过把伪文青歇斯底里情绪无病呻吟地折腾的瘾,于是用这种性神经质的性禁忌来为故意捏造出些无病呻吟的多么被性侵多么严重了不得的“受害”来,事实上美国那些酒吧里乱摸女人屁股的多了去了也不都是女人自己一开始就愿意、却没有多少立案的、由此可知不可能是都没有报案才这么做、而是这种实在够不上立案,而那个疾控中心主任摸女人屁股被立案就不仅仅是情欲挑逗求欢的情感动作信号的摸屁股那么简单、而是有对方认真拒绝但强制继续、并且开始的唐突生硬等等状态、但是你却只说个摸屁股、搞的好像摸屁股并且被摸的没有一开始就希望被摸所以就得是骚扰,按照这种方式其实是个口袋罪,大到真正的骚扰小到任何对方原本没欲望的从语言到行为的各种求欢各种情欲诱导的动作语言和表达只要接触到对方的感知觉乐都可以当做骚扰,有些美国变态佬和变态婆还真就把夸异性漂亮也定义为骚扰,你疑似也有他们这类倾向,实际上就是想要复活苛刻的性神经质性禁忌、故意把那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的案子说的非常按照性禁忌来立案那样

与美国文化大体同源并且比美国要讲礼仪讲社交得体得多的英国的专家在BBC上也分析过、所谓性骚扰的关键特征就是上述两点、远远没有美国许多伪文青那些Me too 那么乌托邦、并不是求欢的性挑逗本身如果对方不是一开始就接受、不是如果不不带感情不带情欲唤起的打报告那样的询问“愿意吗就情欲挑逗的话就是骚扰的、人类试图进行心理交流时不能是这样乌托邦的隔绝对方打开自己心理边界地带着诱导和暗示进入自己体验世界的行动、不能因为自己原先没有对方想诱导的行为和感受的欲望、对方试图打开自己心理边界进入自己体验诱导自己有这样的欲望和行为而自己还是不愿意;对方就是骚扰的,比如吵架的夫妻一方逼着另一方做家务,怎么就不是家务骚扰和家务侵这么荒唐呢?还不是因为性禁忌的神经质吗?是只有当丧失了相互交流调节的状态、一方强制投射强制操控另一方而自己不受对方调节作用,丧失了相互之间微调整交流的本质、才会是病态的人身操控和骚扰包括性骚扰之类的。

阅读次数:5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