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一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redox 于 2018-07-01 19:58:02

回答: 笑喷了:方粉龙飙泪 由 redox 于 2018-07-01 19:55:07

还有个死忠,忘了叫什么,看到方舟子的科普文章,说是孕期能做爱,经期也能做爱,结果不但平时把卧室弄得满墙血,后期还把怀孕的老婆干流产了,哭着到微博上来找教主要说法儿。方舟子一看出人命了,就把那人拉黑了。

龙飙泪也是个死忠,见了方舟子,肿眼泡里满是无限崇拜与慈爱,就好像一米二的妈,亲自奶大了一个两米一的儿子,又恍惚又激动。有一次我们一起喝酒……

括弧,跟方粉喝酒是一种折磨,没有别的话题,全是教主又打了谁的脸,谁又泼了教主脏水,无聊得很。因此每次叫我去,我都先问饭店,好地方就去,破地方或AA制,我就不去。为什么AA制我不去呢?因为AA制不A方舟子,他永远是白吃白喝还打包,我反感这种不平等的场面。尼玛,还不是打一个包,是打一兜子包。有的菜端上来一筷子还没动呢,有殷勤的方粉就说:这个菜别动了,直接打包,带给宝宝吃。宝宝是指方舟子的女儿。这边刚说完,另一个女方粉也站起来了:这个也别动,带给纯美嫂子吃。“纯美”是谁?我偷偷问坐在我右边的吴兴川,吴兴川低声说:就是老方他老婆啊!我说老方他老婆不是叫“刘菊花”吗?吴兴川说对啊,是同一个人。敢情叫了四十年的名字“菊花、菊花”的,两口子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恶心了,可能是五岳散人老喊“菊花万人捅”刺激的,方舟子一咬牙,领着他老婆去把户口改了,叫了个“纯美”。我当时要不是嘴里有块牛排假装嚼不动,真的要把脸笑变形了。这不是此地无菊三百两嘛。


阅读次数:8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