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致江女士:言尽于此!


虹桥科教论坛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edu/



送交者: ding 于 2018-03-07 15:39:56

致江女士:言尽于此!
刘鑫6_6 2018-03-07 07:34:51 举报
阅读数:71万+
那些分摊过三叔人血馒头的缺德媒体、自媒体、营销号!一个都别跑!

​​​江歌母亲您好:

几个月来,忙于奔波各种诉讼证据的固定,无法及时在网络上看到并且对一些质疑的问题做出回复。包括您的十问一请,我也是连夜赶着回答您的,自认为回答的不够细致。今天,所有诉讼中我能参与的部分已经告一段落了,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回复你一封信了,我来告诉你案发后的那些日子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第一次遇见,是在机场,你们全家和我的全家来送我跟三叔去日本。你加了我的微信,并叮嘱了我跟三叔在异国他乡要互相照应。从那一刻起,我感觉到了你作为一个母亲望女成凤的心情,你迫切的希望三叔好。所以虽然你对她有些许的强势,我仍然相信你爱她,胜过爱自己。而现在看来,我宁可不需要你口中的互相照应,相信三叔也不想要这个相互照应。你,就更不想了!毕竟你说相互照应这句话的时候,为自己女儿想的多一些。当然我能理解,每一个母亲,没有不为了自己孩子的。您说呢?难道相互照应也是错么?我确实不该相互照应,这样三叔不会死,你也就不用时不时在微信上打探三叔的“小道消息”了!

再一次的见面就是你到日本来看三叔,因为吃不惯日本的食物,总是胃疼,走路总是勾着腰。我私下里还对三叔说:“买点东西回去煮了吃,你看阿姨走路总是勾着腰,是不是胃不舒服。”我们三个一起出去玩,日本的大街小巷,每一个地方你都觉得新鲜,想要照相,三叔却对此嗤之以鼻不愿意给你照。在我看来毕竟是一个陌生的国度,你觉得新鲜也不足为奇,所以她不愿意照的时候,都是我跟在你旁边让你别气我来给你照。而现在,我手机里还存着曾经给你和三叔照的那些照片,你却三令五申的对大众说我没有家教。难道这么做也是没家教吗?我确实没有家教,我就该跟着三叔掉头走,把你扔后面自己自拍去!

案发后的几天里,我不止一次的在微信上求你。

2016年11月3日晚上,我还不知道三叔离世的消息,我就在微信对你说:“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你、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力量协助警察破案!我不忍心告诉你、我能想象你有多伤心、只要不抓住犯人我不会罢休的。”因为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想不到三叔为此丧命。只是觉得三叔住院了,你好伤心!

2016年11月4日晚上,我已经知道了三叔离开的消息,并且警察当时已经基本确定是陈世峰干的,但警察不能让我对外界透露半点消息、我想告诉你,也想暗示你是谁做的这些事情,所以我发了微信对你说:“阿姨、我知道你现在伤心难过、也很恨我、我也又恨又害怕、你恨我可以之后再算账、我们要先团结一心找到凶手、我一直在尽全力协助警察、之后也会把我在调查的过程中做的事情如实告诉你、但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请你谅解。”要是别人做的,或者我知道是谁做的还不告诉你,你恨得着我么?我会说你很恨我吗!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没再跟你过多的联系。因为只有每天睡觉前,才算是有一些自己能思考的时间,其他的时间全部都是在一刻不停的说案情、说经过、说各种!在警察局的这段日子里,我每天除了说案情做笔录、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失声痛哭,我不知道陈世峰怎么就会是一个杀人犯、更不知道他会杀了我的三叔!日本警署的所有警察,包括看门的都可以作证,我每天都是自己不受控制的在流眼泪。伤心、绝望到不能自拔。我全然像一个疯子!

某一天,具体不记得了,因为我已经没有时间意识了。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翻译老师突然对我说起了你的微博,还有你对案情在微博上的描述以及网友对我的破口大骂!我对翻译老师说:“随她去吧” 当时我没有想到更多,只想到你很伤心很绝望。

第二天,木村是学中文专业的,他基本可以无障碍的看懂中文、看懂你的微博。2016年11月6日,警察很厌烦的再次对我说:“你对她说的?” 我赶忙告诉他我没有。以我当时的情绪,完全没有去思考为什么警察会生气。后来做完笔录睡觉前,我突然反应过来,陈世峰还没有被抓起来,所以我赶紧打开手机给你发了这样一段话:“三叔妈妈,你冷静下来可以吗?我是当事人、为了尽快破案给三叔和你们一个交代、我每天都在尽全力的配合警察!现在谁是凶手还没着落、我不见你不是我躲着不敢见你、是现在谜点太多没有找到凶手没法给你一个交代!你现在知道一些风吹草动就在网上散布、散布的信息越多凶手越难抓!!!而我现在除了警察谁也见不到!你每天在微博发的那些东西不着边际!引来无知群众的猜疑、然后对我造成伤害!大家一起抨击我你心里痛快的话,我无话可说!从你来了日本以后我就一直担心的,还从警察那里打听你的状况、你却让网友这样诋毁我......我不恨你、但是你已经对我造成伤害了、事情解决以后也不会再见你。放心吧、为了我的三叔我拼死也会找到凶手、这是我唯一能对你承诺的---刘鑫.”

11月6日开始,我在警察局配合办案的第三天,你已经开始了在网络上对我的围剿。那时候,我真的不恨你。我也没有时间去恨你!我们已经很确定是陈世峰作案了,但是找不到理由抓他的时候。我发现好多对他不利的东西都被销毁了之后,我又急又气,所以对你说“再出这样的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事实也证明,陈世峰看到了你发的内容,连他微信微博账号的动态全部被他删除了。

11月7日,徐静波这个斯文败类,歪曲了事实写出来的文章,我相信你也看了!连吵架时间都被挪到了晚上,写出这样的报道。去警局的时候再一次被很厌烦的问到:“你说的?” 我回答:“不是” 对方说:“不要再跟她说任何有关的事情了。” 我当时简直都要崩溃了,为什么你口口声声把案情发布出去要大家监督警察办案? 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不管在日本还是在中国,没有哪个民众可以监督警察办案吧?事实上,你发出去的那些东西,没对案情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引导了陈世峰逐步的制定他的逃跑计划。我想发微信警告你,但是想到你可能已经非常不理智了,不想再去火上浇油了。所以11月7日没有发消息。

你11月8日你回复我说:“刘鑫,我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报道,你可以从头到尾的看一下我的微博和微信,我有半点中伤你的意思么?.............” 我当时真的想去提醒提醒你,中伤或者不中伤我,在你眼里那么重要吗?我发所有消息警告你,威胁你,都是基于不想让陈世峰看到你发的消息,如果只是中伤我,我已经表过态了“随她去吧”!因为我当时坚信,你一定会看到卷宗的。我当时已经精疲力尽了,你理解错了我也懒得去纠正了,另外你11月4日就已经把我朋友圈屏蔽去发你的宏伟蓝图了!懒得计较这些,就微信回复你说:“我那也只是气话、我真的在努力的做笔录,不管凶手是谁先抓出来、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也不想让三叔死的不明不白,我最近也是一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泪流不止,我知道你比我更伤心、我都不敢去问你、所以我们可不可以平静下来,然后齐心协力的解决案件!”

你给我的回复就是,让我告诉你真相,让我告诉你那些警察连续三次警告我不能告诉外界的东西!因为警察也知道,一旦告诉你,你会一个字不落的发出去。所以我再一次的回复你:“阿姨、虽然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跟你说、但是请你相信我,不会多久就会水落石出了、我也不会让等太久”

11月9日,你对我说:“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所以你是知道谁杀了江歌的” 我当时就在想,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能做什么呢? 我还是不能告诉你。所以我就回复了你:“我个人觉得是前男友,但是这句话你自己看到就好了”

接下来,你在微信上跟我讨论了案情,之后你就开始了胡搅蛮缠式的围剿。对吧? 你对我说:“那个门是从外面可以打开的,就是关上了,不锁也可以从外面打开的啊!那个门我去过,我知道可以打开的” 这是你11月9日问我的问题,我当时心里在想,你是把陈世峰当成摆设吗?如果门外只有三叔,她打不开门一定是我锁了,可陈世峰也在外面,你问我为什么没锁门三叔却进不去,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陈世峰好了?我除了知道我推不开门,我还知道什么???

11月3日-11月10日,我不止一次的对木村说,我看到三叔了,在那里!她在对我笑!然后我就失声痛哭,大声的问三叔:“三叔!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这样的情景,木村警官见过不止一次,每天都会见到一两次,在问询过程中,我就突然这样,木村警官就静静的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每次碰到这样的场景,我就要他带我去见三叔,活的死的我都要见。我近似于哀求的让木村带我去见见三叔,木村告诉我,见三叔必须请示负责三叔的警官,而木村只是负责我的警官。每次都说请示,却不了了之,我就会再提。最后,负责三叔的警官回复木村说必须要经过你的同意才可以。那一刻,我放弃了。我决定不去征求你的同意了,不让见就不让见吧,这样也好,三叔一直都是美少女战士一般的活在我心里!

11月11-12日的追悼会,我又一次要疯了的感觉,我告诉警察我必须要见三叔,必须!再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我对警察大吼大叫,情绪完全失控,警察淡淡的回复了我一句:“好”。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去见三叔,在路上问木村:“我可不可以进去?” 木村回复我说:“可能有记者,需要看情况”!我们坐在车里,看到了载着三叔的车,木村警官指着车对我说:“看,就是那辆车”!那一瞬间,我感觉世界都是冰冷的,我们说好的.....说好的那么多,我多么后悔,认识了三叔!!!最后,也没有让我进去看一眼。

在追悼会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问询过程中见到过“三叔”了。、



终于等到了那天,陈世峰被抓!可你我却已经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不同的人来学校骚扰我,没法正常上课,所以我退学回家。我回国前,与木村、检方做了告别,我想尽快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回国后,想去找你,跟你一五一十的说说。去了你家,找不到人,敲门不开,你却每天在微信上问我:“刘鑫,血馄饨好吃么?” 我问你:“为什么不肯开门”你却回答我:“我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吗?” 是的,你没有义务回答我的问题!所以你说我没有去过你家,你说我没有跟你联系。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去上班,你三番两次去工作单位骚扰。而我去找你,你却不给我们开门。

你利用大家对我的愤怒,发起死刑签名。我可以不说话。为了陈世峰可以死刑,我忍多久都可以。你可以尽情的发泄你的不满,尽情的在网络上表达你的诉求,我都可以不说话。因为那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您就是单纯为了争取陈世峰死刑而做了这些,如果是这个目的,你做什么都无可厚非,我可以忍着,包括你煽动网友寄给我家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甚至我都提出,要陪你一起去日本的签名的征集活动。可当我看到你日语版的上申书后,跟案情相差太多了,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我不想去出庭作证还没出庭,就已经被警方抓走了。


说实话,我根本不懂日本的法律,对我来说一窍不通。直到我看到造谣者发的《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这篇文章,随后我就联系了日本的检方,咨询作证的事宜,日本检方一直以来态度都是不需要我去作证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我并不需要出庭作证,该说的已经都记录了。可我一直要求,也没有后续的答复。

我在开庭前10天,几近绝望!如果日本检方不同意我出庭作证,我就没法去日本,因为已经退学了没有签证,我出入日本是不自由的。如果一旦我没法出庭作证,您指不定还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道德绑架。所幸老天有眼,在开庭前一周,接到了日本检方的出庭邀请。让我以检方证人的身份出席庭审,半个小时就为我办好了签证,并且为我买好了去日本的机票。

在飞机上,空姐对我说:“您好,您坐在这里不要动,最后一个下飞机。”到达日本,别人都走了,只有我坐在飞机上不知接下来何去何从的时候,进来了5位办案的人员。他们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不要害怕,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那一刻,我落泪了。我从来没有因为三叔的案子,有过这样的情绪!一个在中国被围剿了一年的人,到了日本听到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那是我一年以来,唯一能让我感觉到有温度的话了。他们送我去了提前为我定好的宾馆,并且嘱咐我不可以独自外出,想要外出,不管去哪里都要提前给他们打电话。

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但是被阻止了,他们说随便我去任何地方都必须跟着我。我想去看看我跟三叔生活过的地方,再一次被阻止了,因为有记者。


接下来是庭审前的准备工作,全部都是对话,并且对话中涉及了很多检方的诉讼技巧和手段。在此就不向您一一汇报了。他们对我说的最频繁的话就是:“不要乱说话,记忆非常深刻并且十分肯定的再陈述,记不清楚的一概如实回答记不清了” 我回答说:“好”。出庭前,再次提醒我:“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记不清的事情不要说!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让我这么说,其实我很多事情都想的起来,例如:门铃声。我记得是有的,但是我说不上来响了几声,也想不起来是在哪一通报警电话里有,所以我就回答记不清了!事实上,我就是真的想不起来,因为慌乱之中的几分钟,时隔一年我真的记不清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你们更疯狂的围剿。例如:“刘鑫失忆了、假装不知道!”等等。不觉得可笑和荒唐吗??后来咨询律师我才知道为什么检方让我说记不清了,他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既然我出庭了,就是要让法庭最大程度采信我的笔录中的内容,不能因为我出庭,反而把我自己的笔录推翻了。那个什么你不要闹了,在笔录里我就已经更改过了。

全部的庭审过程,我只能参与我出庭的那天,其他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都是从新闻上了解的。

这就是这一年来我做过的跟这个案件相关的事情,案发后的一段时间和出庭前。虽然不能清晰的记录时间了,但是事情我可以清晰的记录。

这一年里,我就不该注册这个微博,更不该在网络上跟你隔空喊话。更不该相信王志安这个人渣,打着让我和你缓和关系的旗号,干着造谣诽谤的勾当。王志安在我家像个复读机一样的问我:“你锁门了吗?” 问了三遍,我不耐烦的说:“我都说了我没锁门了你为什么还在问” ? 被剪辑播出的只有第三遍!这就是一个前央视记者的职业素养,跟癞皮狗有什么区别?

最后,向大众承诺要你我二人对簿公堂的人,是你不是我。所以你别问我敢不敢跟你对簿公堂了。你问我敢不敢,不是在挑衅我,你是在利用你147万的粉丝挑战国家的法律!除非国家有关部门能公然的宣布说你人肉不违法,那我确实不敢!违法信息已经固定完证据了,大家也不是睁眼瞎,你说呢?退一万步说,你跟我深仇大恨,跟我爸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一个成年人,我有自己担负责任的能力,你却对对我父母造成巨大的伤害,你觉得自己不违法吗?国家会说你不违法吗?醒醒吧!别沉浸在147万粉丝给你勾画的美好蓝图里了,可以吗?

同时,我也不是在法庭上回答的您十问一请,您要是不敢回答就别给自己找借口了。我从开始就没想过跟你争什么,一年来随你污蔑随你诽谤,我没说过什么!可开庭之后呢?不仅没有对你之前歪曲的事实有过反思,同一天的庭审,你揪着我一个酒吧字眼喋喋不休,置杀人犯大肆污蔑三叔的十万日元于不顾,我都想去撕破他的嘴,你呢?你却在跟我扯着酒吧不放!隐忍换来了什么?你的肆无忌惮、违法人肉、随意捏造?我家里收到的快递都是些什么?殡葬用品、玩具炸弹!

你到现如今还在说,你要为江歌讨回公道。你能向有关部门或者公权机构解释一下你的诉求吗?到底什么才是你认为的公道?如果是让我死,去给三叔陪葬,对不起,你没这个权利。

我曾经以为你利用大众对我的仇恨只是为了给陈世峰判决死刑,但是现在看来,是我太傻!我从你开始造谣我发文章,欺骗广大群众隐瞒事实骗取捐款的时候,我就已经看透你了,不揭穿、隐忍只是觉得你失去了女儿如果钱能让你得到些许安慰,就由着你吧。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却如此贪婪。

另外,我没有什么小号,也没有什么水军,如果你想把所有骂你、指责你的人,都归咎于我的“小号”和水军,那我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号,越来越多的水军!我曾经说过,我与三叔的情谊了断与此!因为如果我不在心里做一个了断,我下不去这个狠心走上诉讼之路。也就意味着我将背负着骂名去继续接下来的生命。凡人,做不到!就像你做不到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一样。我也做不到去感恩一个伤害了我一年之久的人,毕竟你不是三叔!

我跟你的对话就止于此吧,接下来我不会再在网络发布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争辩了。我也希望你能赶紧恢复你自己的生活,别成天沉浸网络了。毕竟网络暴力也暴力过了、诽谤污蔑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了、钱也圈的差不多了、说好的要跟我对簿公堂也石沉大海了。可你还在喋喋不休,无非就是想给你自己圈的钱找个台阶下罢了。您说难道不是吗? 好自为之吧!​​​​


阅读次数:11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
Copyright © 2000 - 2005 rainbowplan.org